母亲● jojo乙女● 乔鲁诺● jojo原女

sodasinei 2021-02-27

原作者:京八桥

 

乔鲁诺乙女。非爱情向。

灵感源自日剧《mother》

 

人类分为男人和女人,还有一类,就是母亲,这一类是我们无法明白的。

 

一月初,调职通知伴随着北海道的大雪飘进了家门口的邮箱,次日我便收拾行囊登上前往那不勒斯的飞机。虽然同样是冬天,但地中海沿岸的城市既没有雪,也没有寒风,甚至我一整箱御寒衣物在这里毫无用处,只能放在衣柜最深处挡灰。

锋面气旋在此时节频繁地活动,在我到达意大利时交接的女士便告诉我连日来都有降雨,然而我并没有想到冬季的雨也会来得如此猝不及防,前一秒空气中还散发着午后阳光的暖热,后一秒雨珠便倾泻而下,将来往行人逼进了路边店铺。我试图与身材壮硕的大妈们争抢超市门口免费借用的应急伞,然而刚朝人群中迈出第一步,我新买的运动鞋便与不知谁满布灰尘的鞋底来了个亲密接触。于是我无奈地后退了几步站在角落,打算等雨小一些再离开。

身旁传来轻微的咳嗽声,我侧过头,瞥见一个身高只到我大腿的黑发男孩提着购物袋站在台阶上,半边肩膀已经被淋湿了。他发现自己的声音似乎打扰到了我,充满歉意地对我颔首,然后头也不回地走进了大雨之中。

 

汐华初流乃。

真正与他认识,是在一周之后,交接工作全部完成,我正式成为这所小学的一名班主任。五六岁的孩子们就像海浪一样,时而充满热情时而过于冷漠,而我就像是被海浪冲刷的沙滩,面对这种情况时有不知所措。

“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汐华初流乃,”我视线随着学生们眼中毫不掩饰的幸灾乐祸转向后排的一个角落,而那个黑发黑眸的混血男孩猛然抬起了头,却毫不作声。

“来讲一讲你的朋友吧。”我学着培训手册上说的那样,生疏地对他扯出了一个别扭的笑容。

这个男孩垂下了眸,冰冷的嗓音打破了满室寂静:“我不想说。”

他旁边的女孩立刻发出了冷笑,随即整个教室充斥了对他的嘲笑。

“连朋友都没有……”

“真不知道为什么这种货色还有脸来上学……”

“他长大了也会成为他妈那样的婊子!”

我明显感觉到了汐华初流乃有些低沉,虽然他还是那一副什么都与他无关的表情。而教室里杂声纷纭,童稚的嗓音吐露出最真挚最诚恳的恶毒,让我不寒而栗。我大喊着安静制止了这场闹剧,目光直直朝汐华探去,嘴唇张了张,最终所有的话语都被咽下了喉咙,发酵了沉默。

 

这一周剩下的三天,汐华初流乃都没有来上学。我有些担心自己那天的态度是否伤害到了他,于是从家校簿上找到了他的住址,在下班后顺路买了些烘培饼干往他家走去。

“……老师?”我站在他的家门口,门铃响了好几次,然而却没有人应答。或许是没有在家吧,我叹了口气转过身,紧接着他从坡道下爬上的身影出现在我面前,他身后远远跟着一个年轻的女人,似乎是他的母亲。

“汐华,你怎么这么多天没有……”我从台阶上走下,在看清他的脸的那一瞬间惊诧地收回了后半句话,蹲下身抬起手往他眼上覆盖的纱布触去,指尖停在他眼前几寸,“这是怎么回事?”

他躲过我的目光,顿了顿又抬起头来,对我露出一个干涩的笑容:“没有关系,是……”

“是初流乃自己在广场摔倒了,”他身后的女人极力掩饰过自己的警惕眼神,抓起男孩的肩膀将他往房中推去,转过头有些歉意地朝我颔首,“不好意思,明天他会去上学的。”

那种违和感已经到了让我无法忽视的地步,于是在他们关上房门后,我抬起头再往二楼望去,一个年轻男人用窗帘半掩着脸朝我瞥来。

 

傍晚的时候我在咖啡馆里点了一份披萨,身侧的玻璃墙传来敲击的声音。我转过头去,那个男孩和我对视一瞬,便绕到门口走进来,坐到了我的对面。

“一份冰淇淋苏打,谢谢。”初流乃把五百里拉的硬币放在了收银台,回到座位上,“冰淇淋苏打是我最喜欢的食物。”

“冰淇淋苏打是饮料,不是主食。”我严肃地指出这一点,有些怀疑他瘦小的身材就是不好好吃饭所导致的。

他没有说话,慢吞吞挖起冰淇淋吃了一口。

 

自那之后,我和他相遇的次数越来越多。

无论是周末晚上在咖啡厅一起吃饭,还是平时放学后他留在我的办公室看图画书,都成为了我们心照不宣的约定。

他有时甚至会带来自己的小本子,给我念他所写下的热爱的事物。

“只写喜欢的,关于讨厌的只字不提,虽然是一种逃避,但是这样的话,我就有很多独属于自己的快乐了。”

熟悉之后我才发现,他并不像外表那样木讷呆板,反而有一种不可岂及的灵气。我有些好奇他的本子上都记录了什么,于是玩笑般地询问他:“可以和我分享你的快乐吗?作为交换,我可以带初流乃去想去的地方。”

他眼神闪烁,却在下一瞬变得有些黯淡:“妈妈会担心我的。”

“这样呀。”我眯了眯眼,发觉了他的谎言,但是没有说破。

 

二月三日,初流乃又没有来上学。下班后我从教室旁走过,余光瞥见他桌肚内的硬皮笔记本。

那不是初流乃很宝贝的记录本吗?我有些疑惑为什么他会将本子忘在学校里,他平时都会小心翼翼地揣在衣服包里。

“自行车骑过时带来的风、广场上飞起的鸽子、澡堂里温暖的水雾……”我转过头去,初流乃在我背后站定,声音平静无波,“迁移的鸟儿、冰淇淋苏打……放学后办公室内的烘焙饼干。”

“想要去的地方…是北海道。”

我怔怔地看着他拿起本子,对我摇了摇手,身影在走廊中消失,我就驻足原地,许久之后才发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

 

北海道的研究所打来电话,告诉我我的新项目被通过了,可以从意大利调职回日本继续我原本的工作。此时已是四月,北海道的天气预报仍在提醒居民小心倒春寒,而那不勒斯已经到了脱下外套的季节。

初流乃一周没有来学校了,我有些担心他。这一整天我都在犹豫着要不要去家访,一直到八点半,太阳完全落山了,我才踌躇着出了门。

此时夜还不算深,路灯将小径洒满昏黄,月光如水流淌在空气中,而淅淅沥沥的雨落在道路上,将此刻映得孤寂却清明。初流乃家也不算远,十分钟左右,我便走到了他家门口,然而我按了好几遍门铃也没有人应答,往房内望去,也是一片漆黑。

或许是有事出门吧。我这样想着,开始慢吞吞地往回走。

当我走到小楼前方的垃圾堆处时,一个黑色的塑料袋里传来了咿咿呀呀的声音,我愣在了原地,随后意识到什么,直直地冲了过去,将垃圾袋解开。

是初流乃,他被当做垃圾扔在了这里。

他抬起头,眼中的泪水淌下,然而嘴角却勾起了一个大大的、令我难过的笑容。

 

我将他带回了家,看着他狼吞虎咽地吃掉了一份楼下超市买的速食披萨,终于忍不住上前摁住了他的肩膀,迫使他抬起头来看着我。

“听着,初流乃,我打算诱拐你。”

他懵懵懂懂地望了过来,看着我严肃的表情有些不安。我尽力地收敛起自己眼中的情绪,指尖却止不住地颤抖。

“老师,你会被抓去坐牢吗?”

“是啊,可能会吧。”

“牢房是用石头砌起来的,很黑、很冷,还有老鼠。”

“是啊。”我抱紧了他,将下巴置于他头顶,然而眼泪却不争气地从面颊滑落,将他发旋沾湿。

“不可以的。”他的手掌很小,但是很温暖,覆在我背上,轻轻地拍着。

“我只能做这些,可能是做错了,可能会让你难受……但是……”我闭上眼,声音愈发地坚定,“我想成为你的妈妈。”

初流乃猛地抬起头,我看见他的眼角泛起了红色,他像卸下盔甲一样再次扑进我的怀里,紧紧地攒着我的衣角。

“知道四月一日吗,”我顿了顿,“是可以说谎的日子。

“说谎吧。离开这个城市,去谁也不认识我们的地方,在那里我是你的妈妈,你是我的儿子……

“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一辈子都要说谎。说得出口吗?”

我低下眼,与他额头相抵,哽咽着咽下了苦涩的泪水:“一辈子。从今往后的一辈子。不会让任何人知道似的,能谎称我是你的妈妈吗?”

“初流乃,说得出口吗?”

初流乃看着我,狠狠地点了点头:“……妈妈。妈妈、妈妈……!”

 

他一遍一遍地哭喊着,声音像心碎了一样。

我紧紧地抱着他,仿佛抱紧了世界。

 

*摘录了《mother》台词

*如果有空的话可以去看看这一部剧,很震撼。

 

JOJO】下雨天适合撒娇( Dio/X你)● 迪奥
作者:Dio左激推海带   ooc   Dio/X你 今天状态太差了,让我休息一下,所以只有取悦自己的两篇小段子。休息归休息,咕咕是不可能咕咕的。   Dio    并不是倾盆大雨...
JoJo黄金之风/迪亚波罗中心】衔尾蛇咬着你的心脏 #·巴拿
,他忽然自那深不见底的噩梦清醒过来。   是他们!那些该死的背叛者,那来自过去纠缠不休的亡魂,那根本不应该存在于这世上的骨肉!布加拉提,波那雷夫,特莉休,还有那他想要杀死千万次的——   “...
[JOJO]你第一次叫他老公时他的反应● DIO● ● 仗助● 承太郎● 纳森
” “喂!臭女人” “老……老婆,行了吧” 【暴躁福葛在线教学】         ver. 不管是多冷静的人遇到这种情况都不会冷静的。 朋友在旁边轻轻晃两下你的胳膊,再奶声奶气的喊一声“老公...
JOJO】高中生们的日常(内含、仗助、承太郎、西撒)
作者:还行吧   *内含、仗助、承太郎、西撒?   1.(前座)          你很高兴能坐在的后面,虽然看黑板有些费劲,但是你可以和他玩。对,玩他的后背。你可以把手放在他后...
JOJO】对不起 给的实在是太多了 #向 #男神x你 #bg
拭你的下巴,引来旁边顾客的惊呼。        “?你的新名字?”你装作漫不经心地搅动着杯里的咖啡,方糖还未完全溶进去,你有些焦躁地用勺子戳着。          你感觉有什么东西破土而出,却...
JOJO】1-5 kiss是恋人间的心动游戏 #向 #男神x你 #bg
作者:选我我超甜   /一到五 /第一次写JOJO ooc很抱歉 /文笔渣 逻辑渣   情人节的提前祝贺(?)     纳森·斯达      来自绅士的亲吻是甜蜜的。下午茶时光是每个英国人都...
JOJO】我的伯父Dio(亲情向主Dio X 我部分纳森X我)● 迪奥
。Dio伯父更直接,我小学毕业就用带我出去玩的理由直接给我丢上了去往意大利的飞机。告诉我我有个哥哥在那里读书会好好照抚我的。然后我就见到了和我一样被丢在意大利的。   和我毫无血缘关系的哥哥摸摸...
[JOJO]当你回来了 ● ● 仗助● 承太郎● 纳森● 瑟夫● DIO
扑过来的仗助君   坚持着帮你脱鞋子却自己闹了个大红脸   蔚蓝的眼眸自下而上望着你   随即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学姐,欢迎回来!” 【好像看到尾巴了诶】       ver.   搂住你的腰把...
[JOJO]当你告诉他你撑不下去了● DIO● 花京院● ● 仗助● 承太郎● 布加拉提
着在办公桌上熟睡的你   轻轻的把你抱起来   吻了下你的眉梢   “可以再多依靠我一点啊,傻瓜”        ver. 他心疼的看到你流下眼泪   把你紧紧的抱住   将你眼角的泪水吻去...
[JOJO]当你早上不想起床● DIO● 花京院● ● 仗助● 承太郎● 纳兰迦● 济南
醒时会懊恼   “这可真是太不great了”   【毕竟是正在发育的高中生嘛】        ver. 放任你再睡五分钟的要求   如果五分钟后还不起   会吻你吻到你窒息而醒   在你醒后继续...
【茸】枪响之后(X我)● JOJO● 茸茸● 巴拿
作者:Dio左激推海带   X我  私设与茸青梅竹马,教父茸  一切只为了我不切实际的脑洞胡扯,无逻辑,别深纠。    枪响了。    子弹打碎了窗户玻璃,擦着我的胳膊飞过。根本没想到有人会...
[JOJO]当你看百合番被他发现● ● 花京院● 纳兰迦● DIO● 纳森● 承太郎● 仗助
作者:拾久不是JO   二/花/DIO/承//仗/纳 写的时候只顾自己爽了哈哈哈 希望大家能喜欢吧   ———————沙雕分界线————————   瑟夫   他发现了你藏在床底下的百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