殉道者回忆录● jojo乙女● jojo原女● 荒木庄

sodasinei 2021-02-27

原作者:京八桥

 

荒木庄乙女,战争背景。

 

2011年,持续了两百年的动荡和三十年的战争终于结束了。人民冲上街头,声势浩大宛若战前威尼斯的狂欢节,他们为着终于到来的和平高声歌唱,从街头到巷尾都是欢欣起舞的人们,探戈、瓜哇、华尔兹,曾经贵族的交际舞与流行于贫民窟的吉普赛歌舞奇迹般地交汇在伦敦的土地上,为这场盛大的宴会揭开序幕。这场战争的胜者,如今的掌权势力,乔斯达一家,乘着敞篷的吉普从威斯敏斯特宫走进了人潮中,人群中不知谁大喊了一句“赞美乔斯达!”,随后爆发出了一阵又一阵的宛若精心排练的口号一般的赞叹,他们将鲜花抛掷向那一列车队,年轻的姑娘因为乔斯达家的军官扫视来的温和目光而面露羞怯,刚结束了变声期的男孩们则期冀着成为像他们一般的军人。整个伦敦犹如砍去枷锁的狂狮,嘶吼着迎来了笼外破晓的曙光。

 

与此同时,伦敦塔里的审讯官就所抓捕的战犯制定了几十种刑审方式,势必要从他们嘴里撬出一丝半点关于那三十年动荡的另一面。而审讯官得到的资料,将永远地包裹在牛皮纸袋中,不见天日,尘封于白金汉宫的保险柜里,为这场三十年的战争划上完美的句点。他们深知这群臭名昭著的恶党英俊美丽的外貌下扭曲的人格和数不胜数的手段,如果贸然上刑吃亏的只会是新党军:他们将旧日把这片陆地烛火熄灭的独裁者称为旧党军,也因曾经旧党军议政的庄园而称之为荒木庄势力,而以乔斯达家族和齐贝林家族为首的革命军则被赞誉为卫国军、新党军。审讯官们已经在连年的战事里体会到了旧党军的狡诈与诡魅的作战手段,在荒木庄势力最盛的那段时间,英伦三岛充斥着血腥与暴力,奇形怪状的尸体横陈街头,而党卫军的清道夫总会在第一时间将染上乌红的街道清理得一尘不染:只需要一辆载满了强力清洗剂的大型吉普,在五分钟之内就能扫去所有痕迹,而居住在此类街道的人们,记忆时常会缺失,当第二天再问起他们昨日的景象,往往所有人都会缄默不语,或是直言没有这回事。

 

经过一周多的讨论,审讯官最终决定派请刚转来审讯队的新秀空条徐伦作为主审,对甲级军事战犯x女士会话。x女士在卫国战争中名声远扬,她权势倾天、富贯一国,她是荒木庄最为神秘的一个人,有人说他是旧党军军官的情人,有人说她是旧党的资助者,众说纷纭,但所有的流言都统一了一点:她是一个传奇人物。在最终一战中如果不是空条少校与空条中校舍命潜伏至旧党营地将她重创,或许他们根本没有突破防线剿灭普奇神父的机会。然而就是如此的女人,她的名字从未流传于世,不知是出于保护的缘故还是为何,从未有人在探寻她的真实身份上取得进展,甚至直到她被捕入狱直到如今,审讯队也未能从荒木庄势力口中得到关于她一丝一毫的信息。直到今日,看似与往日并无不同,然而荒木庄的残党在清晨时分找上了狱卒,说明了x女士想要与审讯官会话的请求:“她已重病,时日无多了,想要与乔斯达家的人聊一聊。”

 

POV:空条徐伦

清晨六点,我疲惫地接起了军队内线电话,在雨后清新的微风中捧起速溶摩卡,堪堪抿了一口,苦涩的醇香在口中弥开,然而真正让我在初夏的闷热中凛起精神的,是审讯队关于x女士会话的批准:我原以为这个申请会石沉大海一般在伦敦塔数以万计的资料网中成为角落里积灰的废品,然而他们竟然以超乎程序运转的速度批准了我的申请,这不禁让我怀疑起当中内幕。不过事到如今军队的野心已经与我再无瓜葛,我只想亲眼见证这些让我曾经人丁兴旺的家族衰落至此的罪魁祸首们得到审判。当我匆匆收拾好仪容,乘上楼下那辆雪佛兰赶到伦敦塔时,今日执勤的巡逻官告诉我那位女士已经在会话室等待我了。这一瞬间我似乎于命运相感应,在冥冥之中听到了一个声音催促着我前行,那温暖的带有安抚性的女声让我回想起在战争中因医疗资源稀缺而死去的母亲,潸然泪下的冲动奇异地让我平静了下来,心中的怨恨在此时消减至尽。我开始感到恐慌,如果这是那位女士的能力,那我们获胜简直是不可思议。我驻足在会客室前,望着那年久失修的木制门槛,与充满斑驳痕迹的墙面,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推开了那扇门。

 

她与我想象中不甚相同。第一眼望去,我看到的只是一个包裹在单薄囚衣中的瘦弱女性,或许她还带点亚洲血统,她娇小得像一朵雏菊。然而当她含笑的目光缓缓扫过我的面颊时,我才真正意识到这是一个怎样恐怖的存在:她一声令下便致使西约克郡一整个村庄被屠杀,几年前人们提及起她都会不由得心惊胆战,害怕自己在某一个深夜里悄无声息地消失在世界上。然而她的外表太具有欺骗性了,她长有一张典型的混血脸庞,高挑的鼻梁、飞扬的眉角、深邃的眼窝,以及不同于英伦女士的,淡薄的毫无颜色的唇,这一切犹如拼接碎布一般看似格格不入,实际却组合成了一张极富魅力的温和脸庞。说是温柔却也不若其然,这位女士抬眸的那一刻,一些锋利的东西如同藤蔓一般蔓延在了室内,让我毛骨悚然。我在她对面的椅子上坐下,她优雅地向我颔首,仿佛此刻仍置身于灯火明媚的荒木庄,而我只是一个前来探访的友人。我感到羞耻,不只是因为此时此刻她作为战犯仍旧洋洋得意,更多是因对自己的不信任、对自身意志不坚定的唾弃:我竟因为她明媚的眼神而感到触动,甚至想要赞美她。作为一个军人,一个新党,一个乔斯达家族的女人,我不应该、不能、不被允许对毁灭我家园的人心软。

 

“久闻大名,女士,”我挺直了背脊,目光如炬灼烧着她漫不经心的笑容,“今天前来……”

 

“我不是来与你交谈的,”她依然毫不在意此时自己的处境,宛若旧时贵族一般微微扬起下巴,眼神中带着些许我看不懂的骄傲,“你在疑惑为什么自己的申请这么快被批准。这是我请求的,我请求在军事法庭开始前这短暂的时光里,将我的故事讲与你听。至于为什么是你,别犯傻,我的小姑娘,那是我抓阄的结果。说起来,一开始普奇还不愿意我与你接触,不过这倒是让我对你有了一丝的兴趣……希望你能在我兴趣消磨完之前听完这个故事。关于我的青春、我的爱、我所守护的一切。”

“不!”我近乎呐喊地往桌上狠狠拍下,眼中的怒火已可燎原,我感受到我的发丝因为额角流下的汗珠而被黏在了脸旁,我的眼泪包裹在眼眶中,几近不能扼制住它流下的地步。然而我还是忍住了,我大口地深呼吸,恨恨地看着她,“你没有谈论这些的资格,你所做的无非是毁灭、是伤害,难道仅凭三言两语就能洗刷你的罪孽?”

“冷静,看看你现在的模样,这便是新党军的军官?”她神色如常,往后轻轻仰去,靠在了座椅的靠背上,苍白的脸色不能减少她分毫美丽,反而因为此刻的放松神态而显得相得益彰,“乔斯达,战争是没有正义与邪恶之分的,从一开始战争的双方便成为了权势这盘棋的棋子,假设这场战争的结果是我们的胜利,今天坐在我座位上的恐怕便是你了。”

她见我沉默不语,便弯眉笑了笑,转而换上了一副犹如面具覆盖一般的毫无波澜的表情,露出她内里残酷冷漠的真实人格:“那是1980年的夏天,就如同今日一样,微风、阳光并不强烈,甚至带着些许冬日的萧瑟。我那时才十六岁,正是我生命的美好年华,然而战争……战争让我流离失所、无家可归。别用那副见鬼的表情看着我,我并不像你们想象中那样身份显赫地位高贵,一开始,我也只是一个普通的、无处可去的裁缝女儿。”她说到这里,声音顿了顿,仿佛在回味着二十年前那个久远而又清晰的夏日,氤氲的时光在她如大理石一般光滑的皮肤上消融,连月色也因她的美丽而黯淡无光。她摆了摆手,已然忘却此处是囚禁她的伦敦塔,只是习惯性地示意侍从为她端上热腾的饮品。然而四下无人应答,她眨了眨眼,目光中泛起了令人难解的笑意。

 

“那是我人生中最幸运的一天。恰逢卡兹与曼彻斯特葡萄酒垄断庄园的老板约谈,我在乡间小径上与他相遇。他身姿挺拔,面庞是英伦血统与吉普赛血统的完美结合,我一眼望去,他紫色的发丝浸没在阳光里,犹如庄园田地里一望无际的晶莹葡萄,那时我便想,他是上帝派来救赎我的天使吗。我朝他走近,他有些意外,然而也示意身旁的侍从不要阻拦我。他用澄碧的、透亮的目光望着我,我像跌落山崖一般跌进了他的视线,那一刻我更加坚定了我的想法:他一定是天使。于是我大胆地朝他屈膝行礼,询问他是否愿意带我离去。他似乎从未见过我这样的人,至少从未见过我这样的女人:他后来告诉我,我将野心全然表露,我的愤怒已经在微笑之中隐约有了暴戮的影子,而他对这一切感到新奇。他好奇我能走到哪一步,是否能攀上高峰,是否会在山巅跌落。于是他将我带回了荒木庄。”

“这是我人生的起点,作为x女士。”

 

回忆录(贰)● jojojojo
作者:京八桥   ,战争背景。   POV:空条徐伦   “乔斯达,你一定没有见过那样的景象,那样华美壮观,站在其中犹如置身天国的地方,你一定没有见过。那不是威斯敏斯特宫可以相比的,更...
JOJO】妖魔鬼怪快离开!(内含部分乔家大院和部分X我)
作者:Dio左激推海带   内含部分乔家大院和部分X我   被同学骗了,可恶。   乔鲁诺同学用带我去吃烧烤的名头把我劝出家门,实则带着我去他家族企业名下的鬼屋玩。   来都来了,难道还能走...
JOJO神奇生物商店(X你)● 迪奥● dio● 吉良吉影● 迪亚波罗
作者:Dio左激推海带   X你   你一边玩手机一边往前走,结果抬头发现自己走岔了路进入一条陌生的小巷。街边不断重复的景象使你慌了神。最后又饿又渴的你不得不走向了这条街上唯一一家店铺...
JOJO】当他们听到“喜欢他们死的好”的言论时● 迪奥● ● 吉良吉影● 迪亚波罗● 卡兹● dio
应该尊重他的死亡。像是我最爱的Dio,他已经努力做到了他能达到的极限。    所有的住客都是。他们也应该获得尊重,而不是冷冰冰的“我喜欢他就是喜欢他死的好。”    如果真的喜欢他,就算不为他的...
JOJO】对方相当有女子力的地方
;》   《好看好看,茸茸你怎么编都好看(怂的一批……》     6.吉良吉影   什么家务活都会做。   毕竟一只手什么都干不了(除了他)不是吗?   做饭很好吃。(首席厨师)   喜欢各种各样的手部...
JOJO】虽然失去了兄弟但有了男友似乎也不错。(承太郎X我)● JOJO● 空条承太郎
作者:Dio左激推海带   ooc  承太郎X我    承太郎背着夕阳朝我伸出手来。他稍显急促地喘着气儿,尚显稚嫩的脸颊上沾上了些许泥土,黑色的自然卷短发稍显凌乱,但对比起我就显得体面很多。我...
【承太郎♀】小女孩 ● jojo
。 不知道第几个亲吻,飘落在唇齿间。   感觉自己太久没写东西退步了好多……看了将近一年的jojo终于打算自己亲手写一篇,承太郎永远是我的心头好但是我又太馋小姐姐了……呜,女孩子真好,大姐姐真好...
【吉良】吉良吉影是猫● jojo
暖烘烘的肚皮上。   现在这个愿望可以实现了!   龟友公司新推出巨猫男友!喜欢人外的你请看过来,给我看过来!   「系列」发售中   「乔家大院系列」「暗杀组系列」「护卫队系列」绝赞预售中...
JOJO】峡谷一线牵,珍惜这段缘(演员Dio X 爱豆小姐姐)● 迪奥● dio
作者:Dio左激推海带   演员DioX爱豆小姐姐  4k字一发完   一天的彩排结束,刚好今天是《JOJO的奇妙冒险星辰远征军》的最后一集,我打定主意就算熬夜熬死也要看完。    果然,就是邪恶...
JOJO】空条承太郎因此落泪
了红血丝。   承太郎沉默着接受了对方的怒火与悲哀。   他的内心一定痛苦不堪,你明白,也无能为力——你正与他一同痛苦着。   分别后,你坐着驶向横滨的电车悄悄离开了,没有别,也没有惊动任何人...
【承太郎】疾走● JOJO向● 男神x你
作者:写写   *第一人称BG,意识流。平行世界AU,部分情节有借鉴现实事件。   我一生都在奔跑。 穿过县境,越过废屋后郁郁葱葱的斜坡,便是空条老师的住宅。那斜坡很陡峭,用尽全力才能跑上去...
JOJO】给他们手上绑自己的头绳
作者:还行吧   1.空条承太郎 黑承ver. “啊!今天JOJO也很帅气呢!” “JOJO!请牵住我的手吧!” “喂!你这家伙贴JOJO太近了!给我离远点啊!” 啊……今早的承太郎同学也依旧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