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她降落● jojo乙女● 岸边露伴● jojo原女

sodasinei 2021-02-27

原作者:京八桥

 

岸边露伴乙女。

 

  我坐在靠背椅上,十七度的空调吹得我一阵一阵战栗。我大口地呼吸着,然而这却无济于事,眼泪依然止不住地顺着脸颊沾湿了衣襟。本该整齐码在桌上的手稿被揉成了一个又一个纸团,随意地丢弃在房间角落。冷空气扑面而来,夺走了所有力气,我抱紧了双腿缩在椅子里,几近脱力地闭上了眼,然而即使歇斯底里让我的眼眶变得无比干涩,此刻我仍有流泪的欲望。

  我将下巴放在膝盖上,这个姿势让手臂和小腿的骨头磕在一起,发出了一声闷闷的低响。我痛得倒吸了一口气,眼角却再也流不出任何液体,只能默默咽下这份难过。

  手机的闹铃滴滴地响了起来,我费力地爬了起来套上一双红底高跟鞋,在巷口拦了一辆出租车。

 

  今天是岸边露伴结婚的日子。

  新娘很美,是他的理想型,温柔可爱楚楚大方,她对我微笑,笑容真诚又灿烂,我更加确定了她会是露伴喜欢的妻子。我微微颔首,挺直背走入会场,我说不出内心是什么感受,或许有遗憾也有嫉妒。

  他来了。

  我的身躯微微僵硬了一瞬,便迎面撞上了匆匆往外走的岸边露伴。我装作未察觉他的到来,转身便向另一个方向迈步,我能感受到他暗地里又回过了头,视线停留在了我的背后,就像曾经每一次送我回家时默默注视着我上楼一样。

  我像在案板上挣扎的鱼,无谓地逃避着事实:岸边露伴要结婚了。仿佛在这一刻我才真正理解到这句话的含义,我呼吸愈发急促,脑袋像被浸没在了泡沫水池中一样,耳边嗡鸣不止,排山倒海般袭来的乏力感击垮了我,我无法再挂着完美无缺的笑容在这一群曾经的同事面前挺直腰背。眼前像蒙上了一层纱,又像地震了一样晃动不停,我的手指在空气中胡乱地抓着什么,最后抓住了一个人的袖口,他转过身来,我感谢的话语被咽下了喉咙:是露伴。

  “你没事吧?”他有些担忧地望了过来,将我扶到了旁边的座位上,“你又在节食了吗。”

  难为他了,即使分开了三年还以为我的神经性厌食症是节食。我在心中轻轻叹了口气,又理所当然地认为这就是露伴老师,他对于不那么重要的东西所持的态度一向十分随意,如果我能早一些意识到他骨子里的这一份凉薄,或许现在就不会这么痛苦了。

  那位美丽的新娘注意到了这边小小的混乱,她有些紧张我的状况,小跑着过来询问我是否有什么需要,我的视线却紧紧地黏在露伴自然而然牵住她的动作上。这一刻我那些莫须有的心思都像三年前露伴家玄关的古董花瓶一样,摔成了碎片,最后只能被当作垃圾处理掉。

  露伴握了握那个女孩的手心,凑近了为她敛起耳边的碎发。我更加被眼前这一幕刺痛了,将礼物递给了他们便找了个理由告辞了。

 

  我回头望去,这间教堂一样的会场在阳光下显得肃穆而圣洁,我却感到了十分的嘲讽:这是我和他一起设计的结婚礼堂,最后自己却成为了一个无缘的过客。

  当初我与他也是这般相爱。

  我几乎睡到中午才起床,被窝的另一半已经冷了,床头柜上放着吐司和酸奶。我随意地套了件他的衬衫,光着脚便往卧室对面的工作间走去,露伴被我翻动画稿窸窸窣窣的响声打扰到了,抬起头往我瞥了眼。我连忙举起双手作投降状,坐在他身旁的座位上开始枯燥无味的写作工作。

  “我想设计一座教堂,以后我们结婚就去那里。”我突然想到了这个点子,戳了戳露伴的手臂朝他眨眨眼。

  他放下了画具环起双手:“别想了,我不会给你做免费劳动力的。”

  “你居然识破了我的计谋,”我不甘心地攀住他的手臂轻轻摇晃,“画嘛画嘛,做什么都可以答应你哦,就算是…就算是作全裸模特也可以。”

  他挑了挑眉,直截了当地吻上了我。

 

  这样的甜蜜终究只是独属于热恋期,当我们渐渐冷静下来便感受到了两人之间难以填补的沟壑。他是一个过于理想主义的人,或许也正是因为如此,他并不在意生活中的细节,不止一次在我感冒或者胃疼的时候冷淡地让我自己去医院开药。他只是短暂地爱了我一下,但是我是那么热烈地爱着他,热烈得让我长时间故意忽略了我们的矛盾。他长时间忙于工作,忘记了所有的纪念日,忘记了我的生日,忘记了我父母来看望我们的日子。

  我的情绪在一瞬间便爆发了。

  我尖叫着朝他怒吼,质问着他那些幼稚的问题,他愤怒地朝我反驳着,将一切归咎于忙碌的工作。我心凉透了,他在找借口,他在为他的不爱找借口。这一瞬间我的爱意仿佛也消失殆尽,我恨恨地冲下了楼,将他收藏的花瓶摔得粉碎,砰地一声摔上了门,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我加快了脚步,想快点离开这个伤心之地,身后却传来了呼喊我名字的声音。我转过身去,怔怔地看着他朝我奔来。那一瞬间仿佛又回到了三年前,他逆着光向我走来,手里捧着一大束玫瑰。然而时过境迁,此时此刻他已经不是我的露伴老师了,他往后的人生将有另一个爱着他的女人与他相伴相守。想到这里我忍不住轻轻地抽泣了一下,更加不想面对他了,转身便快步行走起来。然而他紧紧地攒着我的衣袖,神色复杂地望着我欲言又止,我故作平静地朝他抛去了疑惑的眼神:“露伴,还有什么事情吗?”

  他没有预料到我的冷淡,缓缓放开了我的衣袖:“没什么,来说一声再见。”

  我点了点头,背对着他渐行渐远。

 

  他本来浑身是光,有那么一瞬间,突然就黯淡了。我努力去回想他全身是光的样子,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后来我才知道,那是第一次见到他时,我眼里的光。*

 

*摘自《金粉世家》

 

】不要任性(双向暗恋,包甜)● jojo岸边
。     “岸边。”     他在黑板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鞠躬过后就走到了班里唯一一个空位,靠窗靠后的位置,和我想的一样。     我和他不是一类人,位置的差距我们没有产生任何交集,相遇的时候两个人都...
】疯子● jojo岸边
升起,绿洲之中传来一些鼓乐声,我和岸边意识到时机到了,慢慢地寻声而去。   我看到了一个很宽阔的广场,其中是一个熊熊燃烧的巨大火把,周围围满了住民,他们不管是男是都袒着上身,赤色的纹路遍布他们...
铃】兜圈● 岸边● 杉本铃美
作者:柒七七夜   绕过了城外的边界还是没告别 爱错过了太久反而错的完美无缺 幸福兜了一个圈   岸边今天也过着忙碌的画漫画生活与取材生活。 只是突然出现了一些莫名其妙的灵异现象。比如下雨忘记...
jojo岸边x你 3500+等着你光临!!● jojo同人● jojo岸边
,“喂喂,这个路怎么感觉是往老师家去的?” 亿泰挠挠聪明的大脑袋,“是吗?应该不是吧,这边房子虽然少但还是有几家的。 东方仗助迟疑的点点头,好像也是哦。 才怪!!这明明就是老师家吧?!东方仗助和...
JOJO】牛郎JO店
ver.   几乎是全场最会玩,最能带动气氛的牛郎,和乔纳森,岸边一样是腰装,但是更骚气。   “呦,又见面啦,小姐!”   “人家今天带了龙舌兰来哦!”   一个提着两瓶上等龙舌兰身穿骚粉色长裙...
JOJO】虽然失去了兄弟但有了男友似乎也不错。(承太郎X我)● JOJO● 空条承太郎
作者:Dio左激推海带   ooc  承太郎X我    承太郎背着夕阳朝我伸出手来。他稍显急促地喘着气儿,尚显稚嫩的脸颊上沾上了些许泥土,黑色的自然卷短发稍显凌乱,但对比起我就显得体面很多。我...
JOJO】对方相当有女子力的地方
。》   《哎哎哎!等等,别换啊!好看好看,这饭太好看了!(?)》     7.岸边   众所周知的————傲娇……   你知道那天你表白的时候他怎么说的吗?   “喂喂,我可没闲工夫谈恋爱啊...
【承太郎♀】小女孩 ● jojo
。 不知道第几个亲吻,飘落在唇齿间。   感觉自己太久没写东西退步了好多……看了将近一年的jojo终于打算自己亲手写一篇,承太郎永远是我的心头好但是我又太馋小姐姐了……呜,女孩子真好,大姐姐真好...
JOJO】去见
后背企图阻止这个尾巴要摇到天上的家伙。   “也不要闻我,喂---!”       岸边ver.   “啊,酱怎么在这?”   刚采购完回家的你一脸懵逼地看着那个及其熟练地坐在你家客厅里喝着你...
JOJO】花京院不在这里吗?
的饭盒几乎没被动用多少,艰难的动了几筷子后发现果然勉强不了自己吃更多,夏天火辣的太阳和闷热的空气人几欲昏厥。也曾抱怨天台离太阳太近太晒人,JOJO指了指教室熙熙攘攘的人群不做声,你痛苦的捂着脸呻吟...
jojo 空条承太郎x高桥和美(你)① ● jojo同人
作者:啵啵   你的名字:高桥和美   高桥托着腮看着外面的樱花飘落,耳边是叽叽喳喳的生在围着空条承太郎说话的声音。 “jojo今天一起回家吗?~” “jojo跟我一起回啦~” “jojo...
jojo 承太郎x高桥和美(你)③ ● jojo同人 ● 空条承太郎
!”班长崩溃的大喊。 高桥的前桌笑嘻嘻的回头告诉,说是一年一度的体育祭的事情,班长推荐班上运动能力不错的参加没多少人报名的男混合接力赛。 “诶”超级不情愿的表情。 班长冲到高桥的身边抓住的肩膀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