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食那只蝴蝶● jojo乙女● 迪亚波罗● jojo原女

sodasinei 2021-02-27

原作者:京八桥

 

迪亚波罗乙女。

  我知道这世界我无处容身,但你凭什么审判我的灵魂。

  我漠然地捡起幼弟打翻的饼干,在布满油污脏垢的屋子里这一片曲奇顿时成了我心目中圣洁的象征。托比欧站在一旁,对于自己浪费食物的过错一无所知,无辜地含着手指咿咿呀呀。墙上挂钟的秒针不止疲惫地走了一圈又一圈,我囫囵吞下那片饼干,紧张地又擦了一遍窗台:母亲要回来了。

  我才艰难地将托比欧塞进了婴儿椅,刺耳的门铃声便响彻室内。托比欧张开了嘴,眼泪已经包不住了,然而在他发出噪音的前一秒,我狠下了心用手帕将他口腔塞满了。

  “求你了托比欧,求你了,我的小天使,不要哭不要哭……”我慌乱地拍了拍他的头顶,套起鞋飞奔去给母亲开了门。

  “你的哥哥要回来了,”她将厚重的大衣砸在我身上,出乎意料地没有对我的打扫工作挑刺。

  哥哥。我张了张嘴,品味着这个词语。迪亚波罗在我的记忆里所占的分量并不多,相对于热腾腾的汤饭,我对他的期待程度近乎于无。他在我脑海里永远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从不关心自己的家人,与母亲是同类的人,为了利益不择手段,甚至某些时候他所做的事让我感受到了人性的泯灭。

  他是一个冷漠的商人,一个拥有漂亮外表的恶魔。

  母亲察觉到了我的怔愣,一个巴掌呼扇了过来。我感到左脸尚未消肿的腮帮火辣辣地刺痛着,仿佛一把火燃烧了我所有的泪水,此时此刻内心竟然没有一丝悲痛,没有遗憾,更没有不堪。一种奇妙的情绪悄悄地滋生在我心田,我想要做点什么宣泄我的愤怒,宣泄满心的压抑,我抬起眼,看到了那双燃烧着同样痛苦的眸子。

  夜晚的我是潜伏于人世的野兽,昏黄的灯豆将餐桌上三人的脸映得光怪陆离,我匍匐于母亲的脚下,在桌下奋力咽着中午的剩菜。足够了,我对自己说,吃了热腾的饭菜,今晚一定能做个好梦。我满足地眯起了眼,心甘情愿地收拾着从头上掉下的骨头与菜渣,尽管它们将我的头发弄得油腻不堪,将我干净的衣裙溅上混沌的污浊,熄灭了我眼中的光,在此时此刻我却满足于一瞬的温暖:或许那是幻觉,但我自甘堕落。

  水很冷。尽管不是冬天,双手浸没在水池里依然是对于意志力的考验。身后灼灼的视线迫使我转过身去,迪亚波罗靠在门槛处,手中拿着一瓶伏特加:“不介意聊聊?”

  “所以说母亲想让我嫁给你?”我一点也不吃惊,对着月亮翻了个白眼,“这样的话她虽然损失了一笔把我卖出去的钱,但是以后就能控制你了。所以,你真的赚了很多钱?”

  他对着瓶子喝了一口,然后将酒递给了我:“足以买下这个村庄。”

  我挑了挑眉,仰头灌下了大半瓶伏特加,但意识却无比清明,甚至觉得自己有力气在院子里跳一整晚踢踏舞:“你需要我帮你。”

  他不可置否地点了点头,眸中透出了些许我看不懂的傲慢。我并不在意他的态度,翻身起来手舞足蹈地比划着:“我不能白白嫁你。至少,至少要给我一百万。”

  “不成问题。”他无所谓地点了点头,粉色的发丝随着他的动作像绸缎一样流淌起来。

  “多拿些酒来,”我欢呼起来,满心的疲惫仿佛都在这一瞬间得到释放,我用咏叹一般的语气念着佩索阿的诗句,“因为生命只是乌有!”

  母亲对这山雨欲来的倾颓感全然无觉,她仍然指使着我完成一件又一件根本不可能的任务,沉浸在即将拥有无尽财富的喜悦中。

  我对此嗤之以鼻,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我同样耽溺于对未来的展望之中。我想到很多:阳光,向日葵,海边的细沙……所有一切美好的事物。我的生命仿佛被点亮了,那一百万成为了我忍受这一切的盼头。

  托比欧在房间里饿得哇哇大哭,我从梦境中惊醒,母亲不满的注视已经落在我身上许久,然而我却毫无反应。她提起高跟鞋朝我扑来,像一只巨大的乌鸦,将尸体踩在脚下。鞋跟对着我的脸打了过来,落在我的颧骨上,我听见了清脆的响声,不知为何觉得这与勃兰登堡协奏曲的敲击部分交相辉映,我成了艺术品,我站在万众瞩目的舞台中央,观众们屏息着等待我的表演。

  我尖笑出声,鞋跟戳进了我的嘴巴,牙缝里渗出腥甜的血气。好!好一出完美的咏叹调,女高音突破了传统的唱法嘶吼着开启了戏剧的高潮。

  “Bravo!”欢呼声绕梁不绝,掌声回荡在空荡的舞台上,尖叫与口哨声混杂成了独特的韵律,让这片沉寂重新鲜活。托比欧哭得声嘶力竭,我笑得肩膀一直颤抖,我指着母亲的鼻子,深吸了一口气:“婊子。连狗都不如的婊子……!”

  她气得往上翻了好几个白眼,一口气差点没有喘过来。她抄起灯盏往我的额头砸下来,拳头像雨点一样洛泽不绝锤在我身躯上。我一口血喷在了她头上,她愤怒地尖叫了起来,托比欧终于挣脱了婴儿椅,抄着比他头还大的铁锅往母亲后脑勺狠狠地敲了下去。

  世界终于安静了。

  迪亚波罗从窗口探进了脑袋,看着房内过分惨烈的状况鼓起了掌,我瘫在地上抬了抬手,嘶哑着声音示意他将报酬给我:“支票,我不要等价的珠宝,只要钱。”

  他仿佛听到了什么荒谬不堪的话,乐不可支地大笑着,眸光冷漠地扫过了我:“我迪亚波罗的胜利不容许任何不确定因素。”他抬起手来,我怀中的托比欧渐渐淡了身形,而他的身后出现了一个长着雀斑的少年。

  “你要杀了我吗,托比欧?”我捂着腮帮从地上爬起来,冷冷地凝视那个一直被我照顾着的少年。我很慌,手心的刀片没有被他发现,但是我找不到可以靠近迪亚波罗的机会,而此时此刻我手中唯一的筹码就是托比欧对我的依恋。我必须牢牢握紧,否则……

  “很抱歉,虽然我很喜欢你。但是,boss的命令永远排在第一位!”托比欧冲了过来,随手捡起地上的玻璃块,直直往我眼球戳来,我努力往地板另一边翻去,然而却防无可防,玻璃片刺进了我的太阳穴,我清晰地感受到脑组织撕裂开来,像脆弱的布条一样成了碎片。睫毛滴落下红色的液体,我伸手抹了抹脸,攒着刀片回身插在了托比欧的动脉上。迪亚波罗来不及阻止我,他从房门口冲进来,但我死死地按着托比欧的脖颈,他已经没有了脉搏。

  “迪亚波罗,你怕死吗?”我嗔笑起来,痴痴地望着月亮,“你是懦夫,你是我见过最懦弱的男人。”

  他额角的青筋暴起,神色扭曲地朝我踢来。这一脚毫无怜惜,我的后背撞上了餐桌,桌上的盘子纷纷摔落,在我脚下堆成了白瓷海滩。我咳嗽着又吐出一口血,更加无畏地朝他袭去。

  我疯了。我能够感受到生命的流逝,然而我紧紧地握住迪亚波罗的双手,他的生命也开始流逝。一秒,两秒,三秒……我们像静止了一样停留在原地一动不动,那两个身躯倒在地上,与周身的混乱融为一体。

  灵魂。灵魂一直是禁忌的话题,在千百年间没有人成功破解它的密码。

  我在虚空中咧开了嘴,将迪亚波罗的灵魂捏在手心,往嘴里塞去。

  我感到有些乏味。

 

JoJo黄金之风/中心】衔尾蛇咬着你的心脏 #乔鲁诺·乔巴拿
的璀璨鳞片昂首看着他,而他是颤栗着,凝视着它自眼中折射的自身的虚无。锋锐的獠牙贯穿了有型时间的每一个切面,将名为的存在连同骨髓与灵魂一同咬碎,然后以一种永恒的不在场呈现。(5)   那么我...
暴雨昨日● jojo
作者:京八桥   。   “她觉得世上是该有地方专门出产幸福的,幸福就像一株特别的植物,生长在那些沃土之上,移到别处就会枯萎。”   昨夜有暴雨。天气预报早早就将提醒发到了我的手机...
JOJO】是谁合上了笼门(X你,应该算囚禁)
作者:Dio左激推海带   ooc向,意淫产物  X你,应该算囚禁    你躺在地上,双手摊开,望着挂了水晶吊灯的天花板。你就把自己放在它的正下方,等待它有一天落下来,砸碎它自己,也...
】再见!新宿(第一人称BG,属性大概是吝啬社长x虚荣职员)● JOJO向● 男神x你
作者:写写   *第一人称BG,属性大概是吝啬社长x虚荣职员   0. 所有人都知道社长是小气鬼,只有我背地喊他冤大头。 1. 是我的社长,也是每周六在新宿酒吧喝得烂醉的渔网衣男大姐...
JOJO】当你给他们写三行情诗● 奥● dio● 茸茸● 乔鲁诺乔巴拿● ● 空条承太郎● 安
作者:Dio左激推海带   DIO/承太郎/茸茸//安    DIO    羸弱细指遮盖起蒙灰的红宝石。  沉稳的海水勾起温柔的唇角。水鸟和蝙蝠的嬉笑声打湿衣衫。  不算上停止的时间,一年...
我亲爱的jojojojo
作者:京八桥   我心里涌出数不清的怪念头。   我时而调皮,时而快活,时而倦怠,时而忧郁。   我有根,却在流动。   ——《海浪》弗吉尼亚·伍尔夫     我亲爱的,展信佳。 已经临近...
JO|趁他睡觉时给他化妆● jojo● 乔纳森● 乔瑟夫● 承太郎● 仗助● 卡兹● DIO●
的,口红是意大利人对美的追求,指甲油并不在这个美的范围内”   然后你一脸对不起下次还敢的表情拿出了一个镜子,看到他张美丽的脸穿上了毛衣   其他人不是不配,是我不会写啊,枯了  ...
JOJO】虽然失去了兄弟但有了男友似乎也不错。(承太郎X我)● JOJO● 空条承太郎
作者:Dio左激推海带   ooc  承太郎X我    承太郎背着夕阳朝我伸出手来。他稍显急促地喘着气儿,尚显稚嫩的脸颊上沾上了些许泥土,黑色的自然卷短发稍显凌乱,但对比起我就显得体面很多。我...
JOJO]当你们一起看恐怖片(ฅ•﹏•ฅ)● DIO● 乔鲁诺● 仗助● 承太郎● 布加拉提● 乔纳森●
  掏出压路机扔过去“你不要过来啊啊啊啊啊!!!”   【一天dio想起了被压路机支配的恐惧】       ver.   本来想趁这个机会让你依赖一下他   结果在贞子出来捂住你眼睛时被你...
JOJO】当他们听到“喜欢他们死的好”的言论时● 奥● 荒木庄● 吉良吉影● ● 卡兹● dio
。”卡兹不知什么时候绕来我的身后,轻轻抚摸我的头顶,“他们一大群人,却能共用一个脑子。蚂蚁一样的可悲。”    我垂下眼睑,稍微放宽了心。    “我可从没觉得自己屑过。”总是皱着眉,他一...
JOJO】荒木庄神奇生物商店(荒木庄X你)● 奥● dio● 吉良吉影●
逃跑。自不量力…”紫发的巨人在你耳边吐出冰冷的气息。你发出一声痛呼,愈发浓烈的香气令你窒息。   “喂…卡兹,别把她杀死了。很久没有人来陪我们好好玩了…”不知道是谁在说话。   “既然看见了我...
JOJO】被发现了!
作者:还行吧   *虽然不知道这样写对不对_(:_」∠)_   黑承ver.   学校天台,你被他按在护栏上,他一手抱着你防止你从自己身上掉下去,另一手护在你脑后。   丰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