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山川河海的神明● jojo乙女● 布加拉提● jojo原女

sodasinei 2021-02-27

原作者:京八桥

 

布加拉提乙女。

  像一阵风,我遇到他的岁月无影无踪。

  “布鲁诺!”远远我便看到布加拉提从家门走出,黑发在海风吹拂中飘扬而起,盖住了他的笑容。我高抬起手臂朝他挥,将裙子绾了个结,便迈开步朝他跑去。

  海风阵阵,吹来满身汗水,潮水漫过我的脚踝,洗涤了炎夏的苦闷。布加拉提就像一阵风,一阵海风,他身上有常年捕鱼留下的鱼腥味,也有在花田里奔跑而过沾染上的香氛,总而言之,那些琐碎的东西组成了布加拉提。

  我的布加拉提。

  我奔到他身前,他张开怀抱接住了我:“小心一点。”我看着他,他对我微笑,沉稳的性格让他褪去了几分稚嫩,然而青春期尚未长开的脸颊暴露了他只是一个少年的事实。

  “爸爸让我叫你来吃晚饭。”我对他眨了眨眼,将他递来的水瓶拧开了,一股柠檬清香悄悄地飘进了鼻子。

  布加拉提有些怔愣,他惊讶的目光一闪而过,而后便止不住地嘴角上翘:在西西里半岛,这样的邀请一般会被默认为女方家中对女婿的承认。虽然他还是一个少年,他早已规划好了人生的道路:成为像父亲一样善良的渔夫,与爱人相伴长大,结婚,生子,成为一个父亲……。

  布鲁诺.布加拉提在心动的那一刻就已经准备负起责任了。

  我牵着布加拉提的手,我们一起漫步走向村子南边的集市。已经是下午了,集市上没有什么人,各家摊贩聚在一起闲聊打扑克,我看到布加拉提的父亲也在那里。我捏了捏他的手指,努起嘴示意他看那边。他果真转过了头,我踮起脚尖往他侧脸亲了口。

  “布鲁诺,你害羞了?”我轻笑着抬起头回望突然转过来的布加拉提,他的父亲在不远处坐着,看到了一切,爽朗地笑了起来。布加拉提孩子气地捏紧了我的手,黑发下隐隐露出了耳尖的红潮。我携着他坐到了打扑克的人群中,熟悉的人们纷纷转头和我们打招呼,用促狭的眼神开玩笑地从我们牵着的手上瞥过。

  “爸爸,今晚我不回家吃饭了。”布加拉提突然来了一句。

  他父亲愣了愣,随即笑了起来,眼角的皱纹叠起温和的弧度。而众人也不吝啬自己的祝福,以善意的微笑望向我们。走的时候我们提着两个袋子,装满了大家送的礼物:一条肉质肥美的鱼、一小包水果糖、几串葡萄……这些寻常的东西在此刻承载了所有人的祝贺,在我们掌心提着的袋子里愈发地沉甸甸。

  晚饭时光过得很和谐。

  父亲和母亲都很喜欢布加拉提,甚至一打开门就将他迎到客厅,连眼神都没有留给跟在后面的我。母亲向我使眼色,让我上楼去,布加拉提看到了,微微朝我颔首,我还是怕我妈妈在他面前说我的坏话,索性冲上楼换了件衣服便蹲在楼梯拐角处听他们说话。

  “布鲁诺,你下定决心要娶我的女儿了吗?”我听到妈妈严肃的声音。

  “是的,”布加拉提没有犹豫,很坚定地回答了母亲,“在追求小姐之前我就已经做好了成为她一生的伴侣的准备。虽然现在我还太年轻,但我可以肯定地告诉您:我爱她。”

  我心里的石头落了下来,但随即我的心又像热气球一样漂浮了起来,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我清晰地听着自己的心跳变得急促,而我的眼角微微有些湿润。我好想冲出去告诉他,我也爱他。

  我冲进了他的怀抱:“布鲁诺,我也爱你。”

  母亲无可奈何地笑了起来,严肃的表情褪去了,只剩下作为亲人对我们的祝福:“我很高兴你能找到正确的人。”

  我鼻子酸了酸,抱住了妈妈:“我会一直幸福的。”

  父亲在一旁清了清嗓子,指指摆满了菜的餐桌,我和布加拉提相视一笑,坐进了椅子里。

  “意大利的夏季。午后一两点的嘈杂蝉鸣。我的房间。他的房间。把全世界隔绝在外的阳台。微风追随花园里的水汽,沿着楼梯往上吹进我的房间。

  那年夏天我爱上钓鱼,因为他爱。爱上慢跑,因为他爱。爱上章鱼、赫拉克利特和《特里斯坦》。”

  我们一起去捕鱼,他撑着船,我为他念书。我最爱念安德烈·艾席蒙的《夏日终曲》。他写的是他,他写的是我们。我们乘着一隅小舟在大海里漂流,从天蒙蒙亮到日暮来临,我和他唱歌,在船上午睡,我们从沙滩边缘亲吻到鱼群中央。

  我多希望夏日永远不要结束。

  悠长夏日在我念完了十五本散文以后结束了。       

  布加拉提从窗外翻进了我的房间。我吓得赶紧蹦起来套上了外套,将床上的饮料瓶扔进垃圾桶。他轻轻地抱住我,那个拥抱好像泡沫一样,我不由自主流下了眼泪。

  “你要离开我了。”我陈述着事实。

  布加拉提的表情没有变,依然很温柔,但是在那温柔的深处我感到了决绝,以及冷酷。我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从一周前布加拉提的父亲就传话来让我们不要接触,爸爸和妈妈更是不许我踏出家门一步,然而朋友们早已通过电话告诉了我一切:布加拉提的父亲卷入了毒||品纠纷。

  布加拉提要离开我了。

  此时此刻我无法不悲伤,我回抱住了他,在他的唇角轻吻:“布鲁诺,不要告诉我原因,不要回来。”

  我没办法置自己的家人于危险之中,即使那个危险是我的爱人。

  我选择了自私,我羞愧地低下了头。

  然而布加拉提温柔地抹去了我眼角的泪珠,捧起我的脸认真地对我告别:“小姐,你知道的,我爱你。这一生我都会爱着你,不管我身在何处,这是我对你的承诺,我会尽我的责任守护你,守护这一片村庄。你要开心地生活,去寻找自己的幸福。”

  他不等我反应,便从窗台翻了出去。我怔怔无语,好一会儿才想起来把眼泪擦干净。

  夏天结束了,夏天永远不会再来了。

  我这样想着,突然有些不甘心。

  我学着他从窗翻了出去,我知道他要从港口离开,然而邻居们都在帮着爸爸妈妈看着我,我不能从大路上过去。

  我跳进了海里。

  布加拉提的船没有走远,我很快便追上了。他的手垂在水中,一如既往地肆意,我轻轻地握住了他的手掌,感觉到他指尖传来的颤动。

  我埋下头,在他手背落下了一个羽毛般的吻。

  再见,我的神明。

[JOJO]当最后一次活在你生命里● ● 阿帕基● 纳兰迦● DIO● 里苏特● 花京院● 西撒
作者:拾久不JO   /纳/茶/花/西撒/DIO/里苏特   第一次接触圈a 小短篇请大家包涵啦!   ———————吾分界线————     你抱着渐渐消散身体   把脸...
】风沙星辰● jojo
尖叫着,我目不视物,耳边汹涌着那不勒斯潮声,我踌躇在点,不知何去何从。我飞鸟,被困在一隅之地,我翅膀无法展开,我身躯早已在寒风中僵硬,我嘴唇颤抖着低声呼喊名字。 “到这儿来,”...
● 茸茸● 头脑风暴● JoJo五部
。     信封里果然有给信,我把信交给了。我也真再也没有见过琪娅。里面也有一封给我,可是我没敢看。     有人说她被一些不知真面目大毒枭处决了。养育她亲人早已离去她而去,她不很讨封建妇女...
jojo 经纪人! ● jojo同人
作者:啵啵   马上就你上场时候了,着你检查麦克风检查服装,像个老妈子一样把你弄团团转。 你张开双手乖乖让检查,美丽到极具攻击性脸此刻却如同软包子任人搓扁。 “好了,都没问题...
[JOJO]当你告诉你撑不下去了● DIO● 花京院● 乔鲁诺● 仗助● 承太郎●
  “我女人不需要背负那么多”        ver. “怎么了”   有些不解看着你把头埋进怀中   随即亲了下你头发   “撑不下去我陪你一起撑”       乔纳森 ver...
[JOJO]哄你睡觉● DIO● 花京院● 乔鲁诺● ● 仗助● 承太郎● 济南
?”   “不愧你啊”   “那我们玩个游戏,嗯?”   “我数三二一,我们一起闭眼,看谁坚持时间长”   “赢了人明天有奖励哦”   “嗯嗯,我在呢” 【有点狡猾哦】       福葛 ver...
[JOJO]当你对搞突然袭击♡ ● DIO● 花京院● 乔鲁诺● 仗助● 承太郎● ● 里苏特
揉了揉你头发   语气不常见别人没听过只属于你温柔       ver.   你散着湿漉漉头发蹦到面前要帮你吹头发   在拒绝前一秒吻上唇   拿着吹风机轻柔拨弄着...
[JOJO]当看到你仗着来姨妈不疼瞎嘚瑟● 乔鲁诺● 花京院● DIO● ● 仗助● 承太郎
……啊,就就就就……”   把你抱进怀里抢走零食“就是不可以啦” 【意料之中脸红呢】       看着因为冰箱里草莓蛋糕被没收可怜巴巴你   温柔从背后抱住你   交换了一个带有...
jojo文[你想要孩子]● ● 阿帕基
作者:妈爱吃辣   *有错字 原谅我 *ooc√     【】   和你总忙着工作,都没有时间来次甜蜜二人世界。   某天,你坐在办公室看杂志,则自己坐在...
JOJO]当你们一起看恐怖片(ฅ•﹏•ฅ)● DIO● 乔鲁诺● 仗助● 承太郎● ● 乔纳森● 迪亚波罗
”   【像妈妈一样呢(bushi】       DIOver.   你十分害怕大喊“woc,有吸血鬼!!!”   瞥了你一眼“小面包,本DIO也吸血鬼”   你看着离你越来越近眼睛里还闪出红光...
JOJO】喂,承太郎论文写完了吗?
虽然马上制止了自己想要把咖啡喷出来行为,但是还吐舌头。“口味太重了吧JOJO,你这么喝真的不因为你已经对咖啡有抗性了吗?”         “…呀嘞呀嘞打贼。”这么说着,压了压帽檐。“算了...
JOJO】虽然失去了兄弟但有了男友似乎也不错。(承太郎X我)● JOJO● 空条承太郎
作者:Dio左激推海带   ooc  承太郎X我    承太郎背着夕阳朝我伸出手来。稍显急促地喘着气儿,尚显稚嫩脸颊上沾上了些许泥土,黑色自然卷短发稍显凌乱,但对比起我就显得体面很多。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