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蛾之死● 花京院典明● jojo乙女● jojo原女

sodasinei 2021-02-27

原作者:京八桥

 

花京院乙女。

 

00

“我坐在岸上

垂钓,身后是干旱荒芜的旷野

我是否该至少整理一下我的土地?

伦敦桥在坍塌在坍塌在坍塌

然后它隐入烧炼他们的火里

何时我能像燕子——啊燕子燕子

阿基坦王子被废黜了在塔楼里

我用这些碎片支撑起了我的废墟

好吧我就合你们的意。西罗尼莫又疯了。”

 

01

蜂拥的城市,充满梦想的城市,幽灵在大白天勾搭行人。

 

我注视着他。

阳光从我的下眼睑逃走了,教堂的彩色玻璃再次抓住了它,在花京院的脸上映出了一片光怪陆离。风从窗缝溜了进来,哭号着寒冬的逝去,以残忍又天真的姿态留下告别之诗,飘飘乎从容离去。丁香花开了,春雨将记忆和欲望混合在一起,将迟钝的根搅动。亡者在此永昼重归,生者在此永夜徘徊。想见的人在脉搏的回忆中开启了朦胧的懵动,此时此刻成为长久的沉寂。

我感受到他的目光,他注视着我。

在他死之后我无数次午夜梦回,花京院总是成为我噩梦的主角。一开始,梦中出现的只是他的笑容,坚毅而又脆弱。从前我总会思考为何两种矛盾的极端在他的身上为何能完美地融合,而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这个问题成为我闲暇时思考的主要课题。后来他死了,我不再去想这些事,但是在鲜血涌出他身躯的那一刻我仿佛明白了什么。

我在脑海中找到了一堆破碎的影像。

 

曾经我问他:“你惧怕死亡吗?”

彼时我们坐在校园内不知何处,我拿着一本数学课本,踩乱了校工剪得高度整齐的草坪。天是阴沉沉的,乌云堆积在不远的高处,灰色笼罩着它的王国,召回了夏日凉爽的风。

闷热,我所记得的感觉只剩下闷热。尽管当日只有二十五度不到,那热气仿佛从地底的岩浆里蒸腾上了草坪,顺着垫在身下的数学课本钻进了我心窝里。

花京院背着我,脸上的轮廓洒上了天边最后一缕光,颇有种神圣感。

 

他回答得很随意:“如果是寻常条件下的死亡,厌恶多过惧怕。”

我明白他的意思,耸了耸肩:“宛若盛大烟花典礼一般的死亡,所吸引的目光太多。你知道,我讨厌别人的注视。”

“但你喜欢我的注视。”

“不讨厌而已。”

 

远方的云排列成更具压迫感的模样,彼时大厦将颓的悲哀从空气里传递给我们俩,眼泪与汗水交织而成欲望的终曲。

明明不懂,却沉沦其间。

 

02

“于是我来到迦太基

 

燃烧燃烧燃烧燃烧

主啊你拔我出来

主啊你拔

 

燃烧”

 

03

曾经活着的人而今已死,我们曾经活着而今正在死亡。

带着些许耐心。

 

人为什么会死亡,死亡是否连接着下一段生命,为什么提起死亡我们总是会有原始的战栗?诸如此类问题,组成了花京院与我近五年的时光。我们是一对特立独行的情侣,也是无所不谈的至交。直到花京院死去,我们唯一爆发过的争吵还是围绕他一声不吭的离去。此后经年我总会后悔当时理所当然将他留下的态度,并且在无数个活着的日子里渐渐感受到了他的感受。

那是一种无人能懂的寂寞,是世间最古老的孤独。

“我们是空心人,我们是填塞成的人。”

 

时光划过眼角莫须有的泪水,在我身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三十岁的我,与十七岁的花京院,在此视线相接。我透过他的眼睛看到了从前的我,或许在他眼中我仍然是十七岁的少女。分针,秒针,嘀嗒,嘀嗒。我透过他的面庞看到他的骨骼内脏,他的心一片沉默。

在死亡的梦之界中,不是曙暮光之界里,那最后的相逢。

 

04

“快,此地,此时,永远——

一个绝对单纯之情境

(需要付出的不比万事万物少)

当火舌卷叠起来

成为加冕的火结之王

烈火与玫瑰合二为一时

一切都会平安无事

世间万物都会平安无事。”

 

05

我们出发了,像云插上闪电的翅翼,跟在夏日暴风雨后面飞,有的匆忙。向北、向南、向东越过海洋的荒漠,还有的向西,驶向太阳。用灿烂缤纷的颜料点染的天际,最后从视野中消失,再无踪迹。

 

花京院为我系上腰带。我们在图书馆的角落耳鬓厮磨,他的手滑过我的肌肤,他的眼睫毛如同蝶翼一般从我脸庞扫过。我流连于他的温柔之中,也沉溺于他的冷酷。他的指尖他的温度,我的发丝我的冷漠,我们唇舌交缠,在原始的欲望中寻找自我。

他很爱笑,他的笑容如同他的外表,极致温和。我勾着他的指尖,在海滩上留下一串脚印。海风也不似记忆中那般凉爽,反而有些微热。我问他:“花京院,爱是什么?”

花京院停下了脚步,潮汐抚过他的脚踝,像我心中的踌躇,褪回了大海。他远远地虚睨着地平线,一片海鸥越过游轮,消失在我们眼前。

“对你来说,爱是什么?”他侧过头回望我。

“爱?”我勾了勾嘴角,环起手眺望天际无边的蓝,“或许是性,或许是占有。也许是泡沫一样转瞬即逝的美好,也许是钻石一样璀璨永恒的瑰丽。爱不属于我,我属于爱。”

他笑了起来:“爱是此时此刻的我们。”

 

06

“你花儿满抱,头发濡湿,我却

口不能言,目不能视,非活

亦非死,茫然不知一切,

凝望着光的中心那一片寂静。

大海凄凉而空阔。”

 

07

我向前跑,冲向了花京院。

他倒退着倒退着离我越来越远。

我醒了,这一场梦,这一场无休止的噩梦与美梦。

 

08

经历这场瘟疫之前,我已经饱尝瘟疫之苦。

 

JOJO】混合物(X我)●
作者:Dio左激推海带   X我   我越过哥哥去拿我寄存在他的手办架上的R18游戏。正在玩赛车游戏,刚好玩到要过弯的紧要关头,顾不上脑袋上还顶着我的裙摆视线穿过我的大腿去看...
JOJO】好兄弟(X我)●
只在开学典礼才会穿的制服。它还是和几年前一样合身。   我打算去最后一面。   他有可能了,也有可能和我一样还在哪个废弃屋子里等待不可能到来的救援。没有救援,也没有安全的地方。   我踩上...
JOJO】从背后靠近(Dio//龙舌兰姑娘X我)● 迪奥● ● 乔瑟夫乔斯达
书籍,抬起手臂侧身将我揽进怀里。   “真肉麻。”他的声音听起来像在笑,“但如果这是你想要的,那就这样做吧。”     看上去是个很纤细的男孩子,他的脊背看上去也没有那么宽阔,我站在...
JOJO不在这里吗?
感觉自己写了个无CP(面无表情)   短打,很短很短     你与是挚友。   这是法皇绿映入你眼底时,单方面认定的标签。      埃及五十天大冒险险些把你和他送走,但是坚强蓬勃...
JOJO】因为想要牵手和拥抱引起的小型风波以及完全没有恋爱想法的你(出镜演员:、承太郎以及你)
。   “……jojo,你和XX?”的刘海都飞起来了。“是我想象的那种关系?”   “不是。”空条承太郎面无表情的,把你抱得更紧了。   “那就……”“不过应该很快就是了。”“好...
jojo承太郎x你x③ ● jojo同人● jojo
扭头看过去,发现这两狗男人抢了你的巧克力吃的津津有味。 “味道还不错。”感叹 “啊。”空条承太郎赞同 “喂!你们那么多干嘛抢我这一个啊!喂!理理我啊喂!!” 你气成河豚。  ...
JOJO】看○书被抓包后(Dio//乔瑟夫X我)● 迪奥● 乔瑟夫乔斯达●
,比较实用。”指着另一款,紫罗兰色的眼睛牢牢地盯着书页,摸着下颚看似很纠结。最后他大度地将选择权交给我,“你觉得哪个舒服就买那个吧,反正是用在你身上的嘛——”   “还有给你的礼物。”...
JOJO】 一百天,不止一百个吻(X你)●
打开仔细欣赏。你只来得及看到这里。因为向你走过来。紫色的眸子里只有你的倒影,拉起你的手,吻你。   吻,最甜蜜的情话。你温柔的恋人从不吝惜他的吻。   他在放学后,洒满瑰丽夕阳的教室里吻你...
JOJO】竹马抵不过天降吗● 迪奥● ● 东方仗助● Dio● 空条承太郎
水彩里的我,我攥着一支画笔把自己弄得一脸油彩,另一只手拉着小朋友的手。我的脸腾地就红了,想要解释,“其实……”   “对了,”仗助从身后探出头来,飞机头都被他挠得有些变形。厚唇紧紧抿着,表情...
jojo 承太郎x你x 舞会番外① ● jojo同人
都认为是挑战信。”你的前同桌叹了口气。 “那我们下个注?下周的舞会我猜空条同学邀请她当舞伴!” “不不不,我觉得应该是同学。” “我压空条!” “为什么不是我啊!?”不心的jojo生。 这...
jojo向承太郎x你x(1)
作者:啵啵    埃及一游后,你和承太郎的关系明显好了起来,毕竟是有过生死共存的同伴了,虽然你之前被种下肉芽袭击了承太郎,不过现在已经往事随风,现在你们是新晋好兄弟三人组! “承太郎!”你叼...
jojo承太郎x你x② ● jojojojo同人
作者:啵啵   在熬过令人困顿的上午后,来到你的桌边,看到你睡得不省人事,机灵的脑瓜子一转,伸手把你横抱了起来。 “jojo,麻烦拿一下我和她的便当,老地方见。”头也不回的快速逃离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