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海边● jojo乙女● 梅洛尼

sodasinei 2021-02-27

原作者:京八桥

 

梅洛尼乙女。

时间线捏造在1950s,一点日常琐事。

 

“孩提时代,我想象着小动物从池塘里,废弃的汽车里,石缝里,灰尘里爬出来的小动物。爬到水里,食物里,空气里,让我们的母亲像恶狗一样愤怒。

男人也会生气,但他们总会冷静下来。而女人生起气来,则无边无际。”

 

我在那不勒斯出生,长大,十二年以来从未离开过这个附属于那不勒斯的乡村。我从未对自己的生活有哪怕一点疑问,因为母亲总是告诉我:我是一个女孩。

女孩,这个名词我还没有学会怎样拼写。我对于性别的认知无非就是,男孩子们都是一群坏蛋,总是吵吵囔囔,还时不时向我们扔石子。他们总是一群人聚在一起玩,当不属于小团体的人路过时,便会刻意地停止讲话与动作,他们总是在密谋着什么。

梅洛尼除外。

 

楼上的女人们又在吵架,住在这栋白色建筑物中的女人们经常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闹得鸡犬不宁,梅洛尼的母亲是其中翘楚。我听到那标志性的细嗓子就知道是他母亲,而另一个人的声音却是我不熟悉的。好奇心驱使我偷偷猫进了楼道,在拐角处朝楼上探出了头。

她们吵得很凶,下流的词汇像流水一样湍湍不绝,我看清了另一个女人:我妈妈。我大概明白为什么她们吵起来了,无非就是父亲出轨了梅洛尼的母亲。这件事我很早就知道了,梅洛尼父亲刚刚去世时我和他便撞见了我父亲和他母亲在咖啡馆非常亲昵地坐在一起。平日里赚的并不多的他竟然会请人吃那些东西,当时我们便明了了这其中缘由。

我一直不能理解母亲为什么会生气,她总是把男人的三心二意说得理直气壮,但却又要求父亲一心一意。

我把这件事告诉梅洛尼,他告诉我他也不明白。

大人真的好奇怪。

 

我看她们吵架,两分钟不到就没兴趣了。她们的吵架内容无非就是对着对方大叫婊||||子,贱||||货,有时候情绪激动一点还会骂一些对方做过的事情。但是没有人担心她们会不会打起来:每当有人吵架,整个院子的女人都会涌过来,一边劝架一边竖起耳朵听八卦。如果有什么有趣的事情,两小时不到,东边教堂门口卖水果的培拉特也会听到详细内容。

我去敲梅洛尼的门:“出去玩吗?”

他正烦着,一会儿他母亲回家指定会打他,但他想不出什么好理由出门:“等会儿怎么办?”

“不知道,”我耸了耸肩。我觉得他很可怜,每次打他的时候他妈都会惨叫,叫得和自己被打了一样。我妈就不,她直接把我关厕所里,等我哥哥回来了再让他用皮带抽我,而且指定会往我嘴里塞一团毛巾。我想哭也哭不出,到最后基本上麻木了。

这时候的梅洛尼就稍稍有点冷漠的模子了,他笑着看我,眼角挑起,但眸中绝对没有一丝温和地感情:“别用那种眼神看人。”

其实我和他半斤八两,绝大多数时候我没有快乐,更没有悲伤。我只觉得一切都在发生,但也只是发生罢了。

“去海边吗?”我面部僵硬像大理石雕像一样,然而这样才是我正常的状态。我看见梅洛尼放松了些。

他眯起了眼:“我还没有去过海边。”

于是我笑了。说不清是怎样的笑意,但可以肯定的是我不是在嘲笑他,而是真真正正因为我们的相同点而感到舒心。我拉住他的手:“走吧,去海边。”

 

火车不断地经过。在乡村的另一边,汽车和卡车在大街上穿梭。

然而,我从不曾问过自己,父亲,老师:汽车要去哪里?那些卡车,火车,要去哪个城市,哪个世界?

 

我们穿过白色的小区,红色的学校,米色的教堂。我踩在坑洼不平的砾石路上,梅洛尼牵着我。楼上的大人们吵得火热,就像那不勒斯的夏季一样暑气炎炎。广场的草坪修剪得整整齐齐,小孩子在那里打闹。梅洛尼身上很凉,我忍不住朝他靠了靠,他整条胳膊直接贴上我的手臂,凉丝丝的。心里不知哪根弦被拨动了一下,我感觉热气蒸腾上了我的脸颊,我惊慌失措地转头看梅洛尼:他的脸也红了。

穿过大道,一直向北,过了桥洞便是一片新天地。房屋等建筑物全然消失,脚下的路也变成干巴巴的泥土。我往四周看,大片大片的荒地蔓延在视野中,不远处有羊群慢悠悠地走过。

天空很蓝,梅洛尼在书上看到大海是蓝色的,大海和天空是一个颜色吗?还是说从来就没有大海,从来都只是天空。

“大海里没有云。”梅洛尼突然开口,颇为嫌弃地瞥了我一眼。 

我也学着他的样子翻了个白眼:“你怎么知道大海里没有云呢?”

 

我们一直前行,周围的风景逐渐变得陌生,道路上飞驰的车辆变多了,行人却还是寥寥无几。我看了看天:“要下雨了。”

梅洛尼继续往前走:“什么时候才到?”

明明他是很温和地与我对话,我却品尝到了一丝那种高年级男孩身上常常会带有的暴躁感。我支支吾吾了两句:“可能再走走就到了,不过我们还是回去吧,要下大雨了。”

他转过身来拉起我的手腕:“闹着说要看海的人不是我。”

突然间倾盆大雨朝我们扣了下来,猝不及防地,我俩的衣服都湿透了。这下我没有顾忌了:像这样回家,我们是逃不了一顿皮肉之苦的,不如好好享受出来游玩的时光。于是我主动小跑了起来,带着梅洛尼一路往前。他不情不愿地跑了起来,腾出一只手拿出手帕擦了擦脸。

雨点打在我们身上,溅起脚下的水花。泥水将我们的鞋子和裤子弄脏了,然而我们没有在意。我看着天边的灰色,夕阳微微透了些紫色出来,在云层中夹着白与黑。耳旁是淅淅沥沥的雨声,还有梅洛尼惊天动地的喷嚏。

 

我们最终也没有找到大海,但我们好像已经见到了大海。

 

The whole me● jojo
原作者:京八桥   。 笔划了一横又一横,卷子上留下了语焉不详的痕迹。 我无法抑制手指的颤抖,脑海中什么也没有。 头痛,偏头痛,胃痛,慢性肠炎。 我想倾述一点什么,我点开的聊天界面...
】19岁(穷鼓手x叛逆高)● JOJO向● 男神x你
原作者:写写   穷鼓手x叛逆高 第一人称BG,hitman乐队paro     19岁该有秘密。 会在第二个街口等我,这是我们的秘密。 青年神情冷淡,金属耳饰闪着光。那辆他不知从哪淘来...
排球——海边海边 ● 排球少年向● 赤苇京治● 木兔光太郎● 牛岛若利● 黑尾铁朗● 及川彻● 宫侑● 二口坚治● 岩泉一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海边海边【赤苇/木兔/牛岛/黑尾/及川/宫侑/二口/岩泉】 预警:是憋到极度想海边玩的梗,有私设,有长有短,OOC致歉,第二人称,你叫OO     1.赤苇...
Jojo文【你吃醋了】(补档)●乔●杰●迪亚哥
原作者:妈爱吃辣   *渣渣文笔 *Ooc *乔,杰,迪亚哥短打   【乔】   今天乔也一如往常的出门练马了,而你打算先在家做好便当再好送给乔。难得今天你在便当上下了不少的功夫,想必...
【普罗修特高的忧愁(失格功利教师x神经质学生)● JOJO向● 男神x你
。阿部定事件似地浪漫糜烂,充斥鲜亮色彩,佐以浓郁的血腥气息。加丘认为我的爱神经质到魔怔。则持反对意见,他说日本人都有点这样,不过自己并不讨厌。 你们两个神经病自己搁这儿零距离沟通吧!加丘嚷道...
【凹凸世界向】有个可爱沙雕的女朋友是什么体验 #嘉德罗斯 #格瑞 #雷狮 #安迷修 #卡米尔 #帕斯 #丹
。      “嘉嘉,快,帮我厨房清个兵!”      后来才知道她又想喝水又想清理兵线。      《所以以后离游戏远一点行吗?》《呜呜呜石头都攒好了为什么蓝毒老婆还没有新时装!》《我跟你说话你听...
【承太郎♀】小女孩 ● jojo
。 不知道第几个亲吻,飘落在唇齿间。   感觉自己太久没写东西退步了好多……看了将近一年的jojo终于打算自己亲手写一篇,承太郎永远是我的心头好但是我又太馋小姐姐了……呜,女孩子真好,大姐姐真好...
【海贼王向】当你们参加别人的婚礼● 多弗朗明哥● 克克达尔● 尤斯塔斯基德● 男神X你● 赤犬● 黄猿● 斯摩格
原作者:考神保佑不挂科   现代梗,注意OOC 内含人物:赤犬/黄猿/斯摩格/多弗朗明哥/克克达尔/基德基拉/红发鹰眼 剧情设定:你们受到了熟人的邀请参加他们的婚礼里发生的故事。     萨卡斯...
閃/迦勒底】當我們談論同人時我們在談論什麼 #吉尔伽美什 #梅林
托克莉絲,征服王有埃爾羅二世。而英雄王,自己身兼王和魔術師的身分,這就是水仙最好的素材。────魯迅   等我實裝你們就知道了。────魯迅   迦勒底最近吹起了一陣歪風。 當藤丸立香發現童謠最近...
【试译】《奔跑吧斯》有碍书净化活动回想 #文豪与炼金术师 #文炼 #翻译
努特乌斯·春夫老师,我会奔跑的! 赛利努特乌斯:别用这么奇怪的方式说话了。 菲罗斯特拉托斯:算了算了,总之快点把侵蚀者找到吧…… 菲罗斯特拉托斯:故事拉上帷幕是在日暮时分,记住了啊。     斯...
閃】Boredom #
個人了。我也該離開了,找找弗拉德三世先生。   也許他能借我一副墨鏡。   END   最後的日文說的是"喜歡" 從段子又變成小作文 中間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沉思   *1札格斯: 伊拉克與...
閃/千里眼組】敗者食塵
,但是既然所羅門還在,那冠位到底在誰身上......」 立香的眼神在兩人之間跳來跳,梅林和羅馬對望了一秒,中間經過無數個立香看不懂的眼神之後又雙雙笑咪咪地轉回來。 「是梅林呦,不過你說的沒錯,冠位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