痊愈的伤口● jojo乙女● 阿帕基

sodasinei 2021-02-27

原作者:京八桥

 

阿帕基乙女。

 

仿佛只要努力地蹬着这辆自行车,再骑得快一点,就可以完成飞行前的助跑,在坡道之上彻底地摆脱引力,在俯冲而下的那短短三十秒之内我就可以飞起来。生活就像一潭死水,我就像生活一样了无生气,浑浑噩噩地度日,分不清时间,分不清感觉,常常将汗水与泪水混为一谈,而只有在最接近死亡的那短短三十秒,我才会真心实意地感受到:我原来活着。

那感觉令我着迷。

 

1999年的夏天,整个社会都充斥着千禧将至的蒸蒸日上之感,而就在这洋溢着喜悦的氛围之中,我的公司因为掌权人变动而发起了一次裁员。很不幸,我失业了。

虽然说那确实是一件令人难受的事情,但是我却并没有什么实感。将个人物品收拾好,办理离职手续,乘着电梯从二十八楼到达地面,所需时间统共不过半小时。当我走出那扇大门时,隐隐之中感受到了某种联系被粗略切断的藕断丝连之感,恍惚好一会儿才惊觉自己竟然已经在此工作八年了。但即使是八年的漫长时光,也未与周遭的同事稍稍熟悉起来。说起来,这或许也是我的天赋的一种吧。

 

我走在色相浑浊中,看着潮水与我擦肩而过。高的人,矮的人,胖的人,瘦的人。人类这个词语充满了不确定性,与交响曲的旋律如出一辙。我在蛋糕店稍稍停留了些许,走出店时手中已经端着一杯红茶。红茶中映着阴霾天空的灰暗,而那分转瞬即逝的颜色在杯盏倾斜时融化消散在白昼中。

就像时间被切断了一样,关于怎样步行回家,怎样推着车走在了那条熟悉的路上,我已经记不起详细的过程,只是努力地蹬着自行车,往前,往前,努力地想要飞起来。

我经过那片麦田,麦子都尚未成熟,是一片靛青颜色。风轻轻掠过,窸窸窣窣的飏动声从空气介质传入我的耳朵。不知为何,唇角会勾起轻微的弧度,扯得下半张脸都有些疼。

不远处一个紫发的身影开着摩托慢慢行到我面前,我抬起头凝视他,他有些不好意思地错开视线,轻轻咳了一声:“前面的坡道正在维修,这条路暂时不能过去了。”

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他的意思,只顾着看清了他的警服,迷迷糊糊地从包中摸出钞票递给他:“虽然不知道哪里违反交通规则了,但是麻烦不要让我进警察局。”

他额角的青筋抽了抽,有些狰狞地压低了声音朝我再次重复了他刚才的话。我怔怔地睁大了眼,手中的纸钞被风扬起,吹向了麦田中。他愣了一下,想去帮我捡回,但我的手指不知为何捻住了他的袖口,那一瞬间一种奇妙的空虚包围着我。在此之前我早已看清的躯壳中的东西,那些糜烂的碎肉,黯淡的灵魂,而在此刻我前所未有的,想要寻求救赎。

 

“救救我。”我抬起眼,看向他惊诧的脸庞,“...救救我。”

止不住地哽咽,泪水滴落在地面,已经发臭的血液沸腾起来。我想...寻求救赎,把我从这无止境的空虚泥沼中拉出,和我说说话,和我普通地聊一聊天气,星座,普通地问候对方,在假日是能够一同出游,我希望能摆脱日复一日的消沉,能够,能够阻止我的消散。

也许是我此刻的表情过于严肃,他握住我的手腕,凝望着我的眼睛:“不要怕。告诉我发生了什么,我会尽我所能帮助你的。”

我沉默地低下头,开始怀疑这一切是否是我的幻觉,然而从手腕那处传入心灵的温暖不容置喙。为什么他能够毫不犹豫地与另一个人产生联系,我百思不得其解。在我过往的人生中,与他人的交流都是迫不得已,要生活在群居的人类社会中,这一切都是必要的。

我想起孩提时代,那些肮脏的衣物,老鼠与蜈蚣,在睡梦中偷走小孩面包的大一些的孩子,那些嘲笑与怀疑,那些冷漠与市侩。我深深地呼吸,一大口混杂着灰尘的气体从喉管滑入肺腔,然而在我想要将一切尽数托出时,熟悉的压抑感回到了我的身躯,我只好咬咬牙,轻声嘟囔了一句:“没什么。”

那些令我痛苦不堪的,只不过是最最细微的小事而已,并没有拿出倾述的价值,更何况,如果我将这一切说出,或许会被当成疯子吧。因为呼吸着,看着这片天空下的风景而痛苦,因为喝了一口红茶,那种温暖令我战战兢兢,自责不已,因为没有办法去飞起来,因为没有翅膀,因为我存在着而痛苦。

 

他的眼神更加锋利,紧紧地握住我的肩膀:“我是警察,帮助你是我的职责。”

那一句话仿佛千钧重,狠狠地下坠于我身体上。黄昏已至,一瞬间空气像是分成了两半,在裂口处漏出了几缕光线,那是畏惧而又渴望的一种风景,只会在我眼中出现的风景。

“人类会长出翅膀吗?我中学时代常常会思索这个问题。对于翅膀我有一种执念,当时的我想要一双带我逃离一切的翅膀。你懂得这种感受吗?”我默默地抬起了头,不知为何轻松了许多,甚至微笑了起来,“我暗恋着班上的一个男生,他也是紫色的头发,和你很像。我总是在课间撑着头从玻璃窗看他疾驰在跑道上的身影,那种自由的感觉,是我一直一直憧憬得到的。很多人喜欢他,包括讨厌我的一群女生。”

紫发的警官嘴唇颤了颤,却没有开口,他用眼神示意着我继续。

“有一天下午,我的抽屉里出现了一张纸条,署名是雷欧阿帕基,纸条上写着让我放学后在天台上等他。当时我开心极了,最后一节课还没结束就收拾好了书包,铃声响起我便从后门冲上了天台。我还记得那时的感觉,就像吸入过量致|||||||幻剂,浑身都战栗着。现在回想起来那一天,像是透过毛玻璃看到的夏天,是蘑菇奶油汤里的一只苍蝇,夏日的寒流,甜蜜的毒药。

我站在天台上,等来的却是拿着摄像机的几个女生,还有坐在我前座的长满青春痘的男生。他们把我逼进了角落里,那几个女生围在一起,堵住了我逃走的道路。他们想要把我的衣服脱光想要那个男生侮辱我,想把录像放给所有人看。那是金色阳光下不起眼的角落,发生的一切事情都不会被人注意到。那个长卷发女生使劲地踹我的腹部,然后抬起脚,把鞋尖塞进的我的嘴巴。那是咸咸涩涩的,令人恶心的感觉,和泪水一样。我没有哭,我闭上了嘴,努力地攀着墙面想要爬起来,但是他们踩住了我的手,我的小拇指被踩断了,好痛,红色的液体流了满地,但是所有人都像习以为常一样,毫不慌张,有条不紊地继续殴打我。

没有人来救我,即使我嘶吼的声音整栋楼都听得清楚,一个人也没有来。我清楚那个女孩的家室很好,甚至有帮派背景,但是平日里那些热心的勇敢的人仿佛在一瞬间全部死掉了,留下的只有令人作呕的丑恶脸庞。我拼命地攀着天台边缘,他们嘲笑我,认定了我不敢从五楼往下跳。我这一辈子,最害怕别人的质疑,但是那一天他们的质疑成为了我的翅膀。

砰。”

 

我笑着看向他:“阿帕基,谢谢你愿意听我说这么多。”

他一下子瞪大了眼,伸出手想要拉住我。我挥开了他,奔向麦田边缘。我看见那处坡道已经被切断成为了陡崖,我往下跳去。

 

人类,不会飞翔。

 

[JOJO]当他最后一次活在你生命里● 布加拉提● ● 纳兰迦● DIO● 里苏特● 花京院● 西撒
埋进他没有一点温度怀里   答应我   别再说谎了好吗     纳兰迦   那个吵吵闹闹男孩永远睡着了   你与他十指相扣   再也没人能伤你分毫了   我保证       你抱着一束花...
逮香蕉鱼好日子● jojojojo
原作者:京八桥   。   离开警队那天下着小雨,雨水蒙蒙盖了满地,澄澈水面映着他浑浊而不分色相眼,这时他意识到了:原来自己一直躬着身,垂眼对着地面。   或许是夏日一贯特色...
jojo文[你想要孩子]● 布加拉提●
双眼 。   “回家再说,现在我还有工作。你突然这样子我会很困扰。” 布加拉提摸了摸你小脑袋就继续办公了。   但你知道布加拉提明显开心了不少。      【】   你瞄了瞄正在戴耳机听...
Jojo/茶布】宁静海湾 # #布加拉提
原作者:七月痕   *有刀注意   虚幻不实,世间具成瘾性之物大抵如此,比如香烟云雾,比如布加拉提微笑,在日落那不勒斯,那么轻盈扬起,距离灰飞烟灭,只欠一个转身。   见过,接着布加拉提...
(进巨)关于给对方伤口上药● 埃尔文● 利威尔● 艾伦● 尔敏● 进击巨人
去医务室?啊,大方面已经去过并处理好了,剩下就在办公室吧,毕竟还有不少公文没批。” “我批公文时候你帮我换药吗?” “那就多谢了。” “请假?没关系,我批准了。”   『艾伦』 “诶?伤口吗?没...
JOJO】采访体
几次钱?” 你:“四次吧?”   记者:(转向)“听了这些你有什么感想呢?”   :“知道吗?我是个警察……”   “我一直以为是乔鲁诺拿。”   《好了现在警察先生要把你绳之以法了...
【恋与漫威】掐死你温柔 #钢铁侠 #漫威 #洛 #蜘蛛侠 #美国队长 #男神x你 #冬兵 #绿巨人
原作者:柚子   *含盾/冬/虫/铁/绿/ *很长 很ooc #复仇者联盟 因为被你爱着,才知道任性胡闹是允许   数星星也睡不着,我想去见你   盾 你深一脚浅一脚地从酒吧里走出来,被史蒂夫稳...
【普罗修特忧愁(失格功利教师x神经质学生)● JOJO向● 男神x你
,你也达不到人家十分之一美貌。东施效颦,怪不得隔壁班老师都不待见你。” 我推开好心递来纸巾瓦姆乌学长,将杯中剩余可乐悉数倒进伊鲁索盘中。   女子高中生是世上最反复无常生物,我个人就是...
【承太郎♀】小女孩 ● jojo
。 不知道第几个亲吻,飘落在唇齿间。   感觉自己太久没写东西退步了好多……看了将近一年jojo终于打算自己亲手写一篇,承太郎永远是我心头好但是我又太馋小姐姐了……呜,女孩子真好,大姐姐真好...
39岁娇宣布终身不嫁(离婚内幕大曝光)
近日根据港媒报道,39岁娇在接受采访时宣布自己终身不嫁,并决定以后单身生活,此消息一经曝光,受到很多网友关注。 娇近期新闻有两个,一个是和赖国弘婚姻,一个是受伤事件。 随着额头伤口痊愈...
jojo】茸茸bg #jojo奇妙冒险 #短篇 #乔鲁诺 #男神x妳 #乔鲁诺·乔巴纳
原作者:肥宅大佬AKI   -)jojo主都叫同一个名字哈,毕竟起名什么好麻烦呀   正文: 坐在某个金碧辉煌房间里,我不禁咽了口口水,我对着阎王爷发誓,我绝对不是故意看到那种...
【黑塔利亚向】当你和他们嚎要喝奶茶●aph●王耀●亚瑟·柯克兰●尔弗雷德●伊万·布拉金斯●费里西安诺●保定
原作者:希不鸽子精   ​向 ooc预警​ 可能会有点沙雕 有雷请左上角 幼儿园文笔   第一次写黑塔利亚有关文,有什么不足请一定指出!   以下正文   王耀   “嗯?想喝奶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