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阁寺● 咒术回战乙女向● 夏油杰● 五条悟

sodasinei 2021-02-27

原作者:京八桥

 

夏油杰、五条悟乙女。

 

“于是,眼镜使他们互相回到一般路人。正如人生和我们之间,总有个像眼镜般看不见的障碍物存在。”

 

我看见那座贴满金箔的庙宇,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夏油杰坐在回廊栏杆旁,眉眼间是难得一见的缱倦。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思考,我对于他是什么,五条悟对于他又是什么。这个问题放到我们的学生时代便成了一句废话:所有的人都知道五条悟厌恶弱者,而夏油杰是他的挚友。

高专时期的我们,确实是互不相干的路人,偶尔的交谈,也不过是在学校中某一处贩卖机前的寥寥几语道安。他们是一个小团体:五条悟,夏油杰,家入硝子。那时候我一度沉迷街机游戏,甚至偶尔会怀疑他们的相互吸引是游戏中主角小队的命中注定。

我一直很厌恶他们,并不是因为嫉妒或是不甘,那种厌恶是没由来的,就像某天抬头看见一片云一样没有任何特殊性,那只是单纯一种情绪,用以支撑我的生活。

 

在寺庙里的日子总是平淡且慵懒。我望着夏油杰那张慈悲的法相,心中只剩几声未出口的嗤笑。

下品上生者,除却千劫极重恶业。在他叛逃后,术式的手印就变为了颠倒的迎众印相:他从未掩饰自己的恶,甚至颇为趣味地将度化众生的手印翻转而为己所用,这种黑色幽默在他杀人的时候格外搞笑。

我亲吻着他微微吊起的眼角,犬齿在他的脖颈旁摩挲几至,清晰地感受到血液的流动。那是生命,微不足道,一如蝼蚁。

床第间的男女总是会多出几分耐心,我们也不例外。那天我不知为何心情格外好,放过了他还未结痂完全的背和齿痕未消的颈。我问他:“杰,你有没有闻到腐烂的味道。”

他淡淡地觑回,清楚我在说什么:我总是喜欢看一些奇怪的书,其中三岛由纪夫便荣获我心头最爱之榜首。有时我会坐在回廊边给他念一些内容,而最常被我提起的便是三岛由纪夫的那句名句。

“在别人眼中,我每一天都过得极其严谨认真,可是我自己知道,自甘堕落、放荡、没有明天的生活,腐败透顶的怠惰,连同由此而来的疲劳正在腐蚀着我。”

 

五条悟不止一次表达对我的厌恶。大家对他在聚会时候突然站起来表演一番自我陶醉的演讲已经见怪不怪了,演讲的内容更是千篇一律:像我这样的弱者不配和他坐在同一个教室。对此,我没有任何不赞同。确实,我是整个东京高专咒力最弱的,甚至和学弟们出任务也需要他们保护,我认同他的弱者有罪论,并且常常以举杯敬酒来打断他的滔滔不绝。

所有人都习惯了我的隐忍,唯独忘记了一点:人的忍耐程度是有限的。

我并不是一个善于忍耐的人,过往的人生经验教会了我如何不动声色地报复一个人,但是并没有教会我如何忍耐一只马戏团的猴子一直表演搞笑节目。

“噗嗤...”我不自觉地在脑海中勾勒出猴子马戏节目的模样。终于忍不住大笑出声,周围的人都用匪夷所思的眼神凝望着我,但是我停不下来,我疯狂地大笑着,直到把所有的泪水都流尽。

我感受到了一股隐秘的视线,不用回头我也知道那是谁:从入学开始他便时不时偷偷地望向我,有时候那股视线是温和的,但是更多的是冰冷得如同审视猎物。

五条悟安静了没有一分钟,那张可以说是精雕细琢的脸凑到了我面前。他像打量一件玩具一样打量着我,冰蓝色的眼眸仿佛刮来了阵阵冬风。

 

“你想要什么?”

从夏油杰口中说出的话总是带上一种高高在上的味道,尽管他本人极力经营着平易近人的人设,但假象毕竟是假象,很多年来我从未看到过他有过完全真实的温柔。

他问我告别礼物想要什么。我们此前从未在我会离去这个话题上深入讨论,偶尔提到也只是浅浅一笔带过。这是一个尴尬的话题,但是足够现实,轻描淡写地将我们二人划开界限,世界重新变得泾渭分明。我想起十六岁生日那天宿舍门口的那束满天星,却不知为何寂寂沉默而立,无法言语。

我清楚那不是爱,更不是依赖。我留在他身边是为了什么,我问我自己。心中其实早有答案,但那一行字仿佛触犯禁忌一般从未浮现,而在此时此刻那种无缘故的笑意又侵犯着我的神经。我想笑,我想大声地笑,最好笑到所有人都认为我在笑。

我想起那场聚会后一路跟随我到宿舍的夏油杰,那时候他说了什么?那好像是一句很温柔的话语,足够我惦记多年,直至现在。但是人的记忆是有限的,当我认为那段经历已经不够重要时,那些话语便模糊了,变成了遥不可及的星辰。

“拥抱一次吧。”

我听见我说。

 

每个人生来便承担责任,而我的责任便是为家族带来更大的利益,所以当签署那份婚姻届时我并不反感,只是提出了想要去寺庙修养一段时间的请求。时间到了,所有的梦都如泡沫般破碎,露出其晦暗无光的本质,像泥沼一般将人吞没。

五条悟问我为什么不恨。我很难理解他口中的恨:无论是对于他曾经的排挤以及现在一句话便决定我的人生。我应该作出怎样的反应,我应该表现得愤怒不堪吗,我应该满足他扭曲的爱好上演一出戏剧让他闭上那张喋喋不休的嘴吗?

我害怕幸福,所以只能爱着凶兆。

“你还忘不了杰。”他眯起眼睛望着我,我颇为不自在地别过了头,并没有否认也并没有承认,只是静静地看着窗外天空中的云朵,一如当年一般从喉中溢出了呕吐的欲望。

“漫才家,恭喜你和我成为未来的马戏搭档。”我瞥了他一眼,将婚姻届收入柜中。

 

“她每当同悠一相见,总巴望他的眼中浮现憎恶、轻蔑和鄙视的神情,然而,她每次看到的眼睛都是那样明亮无垢,这使她甚感绝望。”

 

】我的两个骗子爱人 # # #
酸涩:“你说?确实是这样。”   一位是界百年难遇的六眼师,被称为“最强”的存在。哪怕他已经不在世上,现在仍旧还没有出现能够与他匹敌的人。 另一位是早已叛逃高专的特级诅咒师,...
】被最爱的人诅咒了 # #狗卷棘 # #
。   十七岁还不够游刃有余的弄丢了他的恋人。   二十七岁的界最强不会了。   “一直陪着我吧。”       “,你说,我们这么拼命保护这些人,到底有什么意义啊。”   他看着他的...
】戒断反应 # #狗卷棘 # #虎杖悠仁 # #骨忧太
原作者:伊莎莎莎莎莎莎   ★内含//骨忧太/虎杖悠仁/狗卷棘 ★ooc有。每个你都是不同个体,欢迎自行代入。 ★在学校玩不到手机产生的小脑洞。短,一发完 ★越到后面越跑题()   戒...
)所谓爱情的证明?● 骨忧太●
原作者:めぐみ⍤⃝         出场人物(×)红线  系发  结晶     微黑         “就像是猫猫一样呢。”你经常会看着这样感叹出声。     “嗯?什么猫猫...
我那超喜欢大惊小怪的哥哥● ● 男神×你 #→我←
原作者:めぐみ⍤⃝       全文5千+     →我←     有非常隐晦的甚尔线     我的哥哥,。     是个超级喜欢大惊小怪的笨蛋。     1.     我叫贺...
】当他们把你灌醉后●
。”     “嗯?”我没听清后面说的话,因为这该死的又拿起了一罐啤酒在我眼前上下晃了。     我的注意力此刻全部在想如果今晚暗杀这个人然后立马跑路会被届发布几级的通缉...
】朋友之上,恋人未满的独处 #伏黑惠 # #七海建人 #
原作者:柚木   又名《你们都是双向的暗恋,但依旧单身》 ※内含/伏黑惠//七海建人 ※故事为日常灵感产物,应该没有ooc,总共4k多字 ※第二人称,四篇风格都不一样,太难了。  前提...
脚踏两船(/梦)●
:“到此为止吧,她本来就不擅长认人。”   你猛点头。   的怒气缓和了不少,但脸色并没有因此变得好看,眼珠子一滚瞥,坐沙发高翘起一腿:“那种事老子当然知道。”   ……嗯,就像不愿...
】与他们一起的夏日烟火祭●
认真地对他们说:“你们距离学姐这么近是不是不太好?”   像是一只被人被踩到了尾巴的猫,整个人炸起毛:“怎么?关你什么事?”   倒是好脾气地学弟解释:“我们是她的男朋友,你又是谁...
】当你写作业的时候● ● 伏黑惠● 两面宿傩● 七海建人● 男神x你
原作者:饴糖   内含//两面宿傩/七海建人/伏黑惠 ooc有   dk         “呜呜呜,,救救我啦!这个数学真的好难啊。”         你手里握着签字笔,看着那行...
】男友会帮你挑什么衣服去约会 #伏黑惠 # #七海建人 #狗卷棘 #
原作者:柚木   ※内含//伏黑惠/狗卷棘/七海建人 ※故事为日常灵感产物,应该没有ooc,总共2k多字 ※都为交往状态,第二人称,就是摸鱼小短篇   前提:你看到一个话题,是关于男生的...
】当他约你电影院看电影,会发生什么? #伏黑惠 # #七海建人 #
原作者:柚木   ※内含/伏黑惠//七海建人 ※故事为日常灵感产物,应该没有ooc,总共4k多字(我姐说我ooc了,对不起) ※都为交往状态,第二人称,还是单纯想写小短篇(可恶,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