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灭之刃乙女向(性格突然转变的他)● 富冈义勇● 我妻善逸● 灶门炭治郎● 不死川实弥

sodasinei 2021-02-28

原作者:落子梨花夭

 

内含富冈义勇/不死川实弥/我妻善逸/灶门炭治郎

 

富冈义勇

你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从意识清醒的那一刻你就感觉到有哪里不对劲了,你揉揉眼睛想要看得真切,结果腰身上的触感差点没把你魂吓飞。

平时都是分房睡的富冈义勇居然正和你躺在一张床上,还亲密地搂着你的腰!?

你差点以为这是在梦里。

【唔……夫人,不要乱动。】

义勇小声嘀咕着,还带了些起床音。

你可以确信,眼前的男人根本不是富冈义勇!义勇会叫你夫人吗!?义勇会对你撒娇吗!?

你慌乱地拔下他的手,找到他平常放在床边的日轮刀横在胸前。

……

经过一番拷问,你可以确定他的身份了,至于为什么他会突然变成这样……你去问作者啊,反正我不知道。

这个突然变得粘人的富冈义勇让你非常不适应。

做饭时……

你感觉到腰上的触感,惊慌地侧过脸看到义勇那本应该板着的脸像小孩子一样皱到一起,还不满足地往你颈窝里蹭了几下。

【嗯,口味还是跟以前一样的吧?】

【嗯。】

你甚至感觉到男人带着的鼻音,肩胛骨被他说话时的震动弄得痒痒的,不自觉得缩了缩身子。义勇好像找到了乐趣,一个劲地往你脖子上吹气,最后被你忍不住推到一边。

【虽然你也是义勇,但是请不要得寸进尺了。】

你看着那张熟悉的脸摆出一副不在意的样子耸耸肩,然后坐到一边不去理你了。

虽然知道是同一个人,但是性格上的巨大差异让你感觉像是出轨了一样,真是糟糕。

像往常一样把饭菜端到桌上,而经常会在你做完饭默默地走进厨房帮你端菜的富冈义勇却没有了身影,你不禁叹了口气感叹造化弄人,然后认命地四处寻找男人。

正值冬季,在傍晚的时候天色已经黑得差不多了,一阵冷风吹过,夹杂着些许白色的颗粒。

越积越多的薄血像你的心情一样,你有些害怕,那个义勇不是平常那个虽然沉默寡言但是会默默地帮你端菜刷碗的义勇,不是那个会在你越过距离钻到他被窝虽然会把你推回去但是会帮你盖好被子的义勇,不是那个问你自己有没有被讨厌的义勇。

近乎颓废地瘫坐在一块石头上,你捂着脸,不可否认的,你想那个呆呆的义勇了。

你哭到一半,感觉头顶上有一个冰冷的触感,你抬起头,看到了只会盯着你看不会言语安慰的义勇,你激动地环上他的脖子。

【是义勇先生吗?是我的义勇先生吗?】

义勇很疑惑为什么你会这么说,但他决定不说话,因为在这种时候一般他说话了都会被你冷落,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今天的义勇也开窍了呢!

 

不死川实弥(未交往)

不死川实弥是个焦躁的人,待人也算不得温柔,脸上狰狞的疤痕更是让人不敢接近。

但是作为风柱的继子,你还是发现了,他埋藏在心底的温柔,虽然是给弟弟的。

今天你向往常一样到达训练场,练习着挥刀,负重跑和调节呼吸法,本该早早到来的不死川却不见身影。

【可能是有什么别的事情吧?】

你这么想着,直接开始了训练。可是期间不死川也没有来过,直到太阳升过了头顶,某个银色的身影才出现在你的眼前。

【抱歉抱歉,我来晚了。】

你直接愣在原地,他的道歉像是重磅炸弹一样打在你身上,那种感觉就是突然有一天我妻善逸不好女色并且靠谱了起来,炭治郎突然废柴了起来,伊之助突然摘下了头套并且变成了美女(什么鬼啊岂可修!)

你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只是吓得不敢直起身子,整个人差点埋在土里。

【没有没有没有,是我来太早了!风柱大人不必道歉!】

废话,风柱道歉在你这里就意味着判刑。

【啧,快给老子直起腰来!低声下气的像什么样子!】

听到责骂的你甚至有点小开心,风柱大人终于变正常了。

但是很快,你发现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因为风柱的变化,被指导的你错误重重,你甚至可以感觉到他的隐忍,脸上的青筋都快爆出来了还是温柔(划掉)不厌其烦地教你是怎么回事!?

不死川见你又一次走神,终于不满地出手——食指与大拇指交叠,弹了一下你额头。

【唉唉唉!?】

不应该重重在你头上敲一个包吗!?

见到你满脸通红地愣在原地,不死川居然笑了!跟嘲笑不同地微勾起嘴角还无奈地摇头是怎么回事啊!

你心态崩了。

 

我妻善逸(未交往)

【哎呀!】

一声石头撞击的沉闷响声响起,你匆忙走出院子,发现了躺在地上已经昏过去的我妻善逸。你快步走到他身边,抄起他的胳膊挂在脖子上往蝶屋赶。

【没有问题了哦!但是可能会遗忘什么或者出现其他症状,不过应该是暂时的。】

忍向你递过一碗汤药,冒出来的蒸汽散发着苦涩的味道,你看着呆愣地望着你的善逸,不禁担心这碗药到底灌不灌地下去。

从没想过这种担忧在此时是多余的,以至于在善逸乖乖地结果看着味道就很苦的汤药一口灌下的时候你被吓了一跳。而后者则是乖巧地看着你,甜甜地笑着。

【欸?欸?欸!】

你捧着善逸的脸,左右转动查看,并无大碍。金发少年茫然地看着你,因为距离很近,他金黄色的眸子里只倒映了你一个人。许是见你久久没有动作,少年狡黠地轻笑着,趁你不注意在你侧脸上轻吻了一下。

你红着脸后退,一不小心就撞到身后的柜子,腰被膈地生疼。然后善逸在你龇牙咧嘴的时候下床拉住你的手,把你摁在床上坐下,自己则绕到你背后,两只手搭在你腰上揉搓着。

从来没和少年如此近地接触过的你已经羞耻到捂住脸,弓着身子,于是连带着少年一起趴在你的背上。紧接着,你的腰被紧紧抱着。

你心态崩了

 

灶门炭治郎(已交往)

看着蒙蒙亮的天空,屋外白茫茫的一片,湿润的雾气布遍了训练场。你带上准备好的便当,准备给炭治郎送去。

果不其然,没走几步就看到了正在训练的炭治郎,他正在负重跑。你思考了一下,决定还是不打扰他训练了,你安静地坐在台阶上,视线随着少年的身影一圈圈奔跑。

你头靠在柱子上小憩,胸口随着呼吸小幅度地起伏着。

【✘✘酱,起床了哦。】

你迷迷糊糊地揉揉眼睛,一睁眼就是少年微笑着的脸,嗯,感觉和平常有些不同呢。

非要说的话,多了一丝邪魅?

【炭治郎啊,便当在左手侧哦!】

你回应着他的笑脸,你以为他会起身去找便当,他却在你面前蹲下,一个轻柔的吻在你的嘴角盖下。你瞪大了眼睛,羞红的脸上还带着清晨的雾气。少年的吻遍移了位置,温热的舌头将你的唇形描绘了一遍后,满足地咂咂嘴。

【✘✘酱真是贴心呢,这是奖励哟!】

【嗯……】

你把脸埋在膝盖里,食指搭在还湿润着的嘴唇上,回味般腼腆地笑了。

正在进食的少年突然转过头来,瞧见你一副既害羞又开心的样子,不由得打趣。

【看来✘✘酱很喜欢我的味道啊……】

你心态又崩了

 

】不可描述● ● 炼狱杏寿● 时透无一
。   咬了后疯狂道歉安慰告诉没有被讨厌你,可是在对方想要接近抚摸你时候又控制住自己,回过神来已经咬上去了,最近水柱大人因为肉眼可见咬痕被人疯狂指指点点。   经常像你索要...
】猫片● ● 炼狱杏寿● 嘴平伊
原作者:蜂蜜柠檬和冰糖   大家都是猫,灵感源于学校猫猫日常被迫营业以及自己强行白嫖!白嫖猫使快乐!!私设大家都是猫,你猫咪设定带点橘色小猫   Ver.   经常性可以看到猫...
//伊/炼/ 救命 你实在是太甜了 #男神x你 # #嘴平伊助 # #炼狱杏寿 # #
?        “啊——先生,嫌麻烦话,请允许为你包扎吧!”你心里有些忐忑,你暗恋已经两年了,好不容易抓到这种独处又加深感情时机,上白上啊!         “唔,谢谢你。”歪了歪头,额上细碎...
:恋人未满,拼命暧昧● ● 炼狱杏寿● 甜文
遮蔽,使空气又湿又冷。   也许这一地严寒就像你现在心情,低落,悲伤。迎面吹来冷风,让你脸像被小针扎了一般。 就在刚刚,你趁着醉意表达心意,换来是一阵沉默,愿意接受更多目光羞辱你...
(当你坐在了她/床上)● 惠州● ● 炼狱杏寿祢豆子
原作者:落子梨花夭   ooc预警 文笔稚嫩,各位嫌弃的话请看下去吧! //炼狱杏寿/祢豆子 当你坐在了/她床上   &你 今夜无眠,脑海里回放着一张脸无法散去...
】当工作时你突然凑上去亲亲 # # #炼狱杏寿 # #锖兔
。   于是你抱着“先下手为强”理念去亲了一口,明显呆了一下,继而露出了熟悉而温柔微笑。   “啊,xx酱是想让吻你吗?下次直接说就好了哦,只要xx酱愿意,会拒绝。”   【...
】熬夜伤身 ● ● 炼狱杏寿● 时透无一
,“是美人吗…”   ▪ 时间一到就催促你快洗漱睡觉,你弱弱发出抗议,被用超凶声音压了回去, “哈?你这人大半夜睡觉想干嘛?!” 你偷偷瞧着神色,小心翼翼地开口...
喜欢突然染发还性格大变(上) ● all● 宇● 炼● 时
,嘴平伊助和两位柱正在风中凌乱“少年?什么情况啊?”炼狱杏寿开口询问道“知道啊,一去找就已经这样了”回答道“血术吗?”说着,但现在状态也就只能先判断是血术搞鬼了...
】若你问起,为何热泪盈眶。●●蝴蝶忍●●时透无一●男神×你
先生这件事为什么昨天说?”   困惑地皱眉,“有必要么?”   、可、去、你、、吧!   你气呼呼地握拳,“,帮!”   “诶……可是先生是前辈……”   “那伊助...
//童 让父亲带孩子就离谱 #男神x你 #bg # # # #童磨
性格。” “诶、什么…?等等等等,什么意思?”惊讶地睁大双眼,在反应过来对方说了什么后收起了原来和笑容。 “她长不好看??女儿可是镇上好评美女。”(名句重现)似乎有些激动了...
】看起来是在捉迷藏其实是在调情呢 #男神x你 # #bg # #炼狱杏寿 #
。             “诶——捉迷藏吗?...没玩过呀xx。”少年因羞涩而睁大了眼睛。   “很简单来躲你来找。就这样,不许偷看哟。”你笑嘻嘻地把背过身去,自己转身寻找着躲避处...
互补 ● ● all
助也瞬间警惕了起来“什么什么?发生了什么”开口说着,边说边放开了伊助站了起来,大家都望着门口,但在杀队待那么久,该有警惕还是有,直到离最近打开了,便看见一个红色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