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灭乙女向:恋人未满,拼命暧昧● 富冈义勇● 灶门炭治郎● 我妻善逸● 炼狱杏寿郎● 甜文

sodasinei 2021-02-28

原作者:落子梨花夭

 

ooc算我的,点赞评论算你们的,私设众多。

本文4000+,三连再看!年收百万!

今年的冬天有些冷,早上被踩得脏乱混着黑水的地面很快被新的一层白雪覆盖,太阳已经被厚重的云层遮蔽,使空气又湿又冷。

 

炭治郎

也许这一地严寒就像你现在的心情,低落,悲伤。迎面吹来的冷风,让你的脸像被小针扎了一般。

就在刚刚,你趁着醉意向他表达心意,换来的是一阵沉默,不愿意接受更多目光羞辱的你匆匆跑走了。

当然,也没看到身后那人欲要挽留的手。

红彤彤的脸蛋已经分不清是冻得还是醉酒的红晕,你觉得自己走累了,索性靠在一家店铺旁稍作休息。只是头越来越沉,像是滑落到枝叶边角的水珠,好像马上就要掉落下来。头好晕……你感觉像是看到了走马灯,一幅幅画面都是一个人,他有着暗红色的短发,自然地捊到脑后,笑起来很是灿烂。

他美好地像是远在天边的影像,无论你怎么挥动双手,无论你怎么努力地接近,也许,你们本就不是一个空间的人吧……

恍惚中你只感觉身子一轻,本能使你向温暖的地方靠近,舒服地蹭蹭睡着了。

“✘✘酱?可以先起来喝药嘛?”

说话人声音很轻,软软的像是你吃过的棉花糖。

“唔……”

你的声音带有感冒后特殊的闷闷的声线,听起来像是在撒娇一样,实际上你确实有在起床时撒娇的习惯,只是没人会听到而已。

“✘……✘✘酱,我……我把药放在床头了你一定要吃啊!我,我先走了!”

你揉了揉眼睛,直到他走出房门你才看到真切,你端起药碗,不一会就被热气腾腾的水蒸气模糊了双眼,至于落入碗中的咸水珠,多多少少也被掩藏入白雾中。

突然打开的房门声打断了你小声的抽噎,来人面上的担忧之色一分不减,你眼睁睁看着他坐在床沿上,伸出手温柔地抹去你的眼泪,那一刻你仿佛知道以为他是你的恋人,一切都美好得不成样子,仿佛置身于仙境。

“对不起,我……有些紧张,不能够很好地回复你,不过……这样应该可以吧?”

你不明白他的意思,任由着他抬起你的下巴,好看的唇越来越近,你激动地闭上眼睛,紧接着一个湿热的吻落在了你轻微颤抖的眼皮上。

那触感仅仅维持了不到一秒,要不是看到他认真地看着你脸色通红,你甚至要怀疑刚刚的一切都是错觉。

“对不起,如果冒犯到✘✘酱的话还请唔……”

你没有给他机会说完,那个吻不能给你安全感,你擒住他的肩膀,身子也往他的怀里靠近,你生疏地舔䑛着他的唇,心里涌上的紧张感让你根本不敢睁开眼睛。

他会是怎样的呢?是欢喜?震惊?还是厌恶……

身子一瞬间的失重感让你得到了答案,他把你压在身下,终于不再无动于衷。

原来,我也可以得到光明……

 

我妻善逸

“呜呜呜……✘✘酱力气好大啊……上次看到你单手拎起三十五千克的杠铃呢……”扒开黏在身上的青年,听到他日常欠揍后皱起眉头,把手放在他金色的脑袋上,企图往外扒。

“我警告你啊我妻善逸,不要得寸进尺了!这种事情就不要说出来了啊啊啊!”

#我真的是淑女#

#我是个被好友耽误的清纯小姐姐#

“✘✘酱,请不要再揉我的脑袋了,我已经从你身上下来了。”话虽是这么说,青年的手还是搭在你的手上,尽管画面不太和谐。

“快松手啦!”你红着脸抽出手。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两月前善逸就一直缠着你,不同于以前的缠就是期间多了很多有意无意的肢体动作,每次你都会被他逗得面红耳赤,后者倒是没多大反应。

“我要迟到了啦……”

你有些心悸地看着青年可怜兮兮的样子,金黄色的头发在阳光的照射下好像变得更加耀眼,啊……好想rua~

不不不!你还有事情要做呢!怎么可以那么轻易地被金毛迷惑!?

虽然你讨厌公司的年会,但是年终奖还是要的。

“好的!”青年利索地拉起你的手,快步走到楼下叫来了车,一套动作就像行云流水般自然。

“预计十分钟后到达,离迟到还有二十分钟吧!不用担心的!”

你狐疑地看着满是自豪的青年,那该不是他早就叫好的车吧……你悄咪咪地探出头打量了一番有些不耐的司机,嘶……

你不自然地抓紧了青年的手,也是因此才发现手上的触感,再次快速地抽出手,打下车窗趴在窗边。

太羞耻了……怎么像是男朋友一样的相处方式啊……

十分钟很快便到了,你先行下车,匆匆走进指定的餐厅。

你漫不经心地吃了一餐,然后听了经理的长篇大论,又被灌了几杯酒,最后你把自己藏在角落。偏过头看着吵闹的人群,与躲在角落里落寞的你形成对比。但是这是你的选择,比起在这里勉强自己与他们侃侃而谈,你更喜欢窝在家里一变rua善逸的脑袋一边看电视。说起来,你好像没有看见善逸了,应该是生气了吧,毕竟像你这样无理取闹在外人面前胆小不敢吭声在家里就知道欺负他的人,确实很无聊呢……

早该这样的,一直拥有反而让你觉得不安。

“✘✘酱,我有买铜鱼烧哦,我猜到你不会好好吃饭……欸?”

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像是一个暗黑的屋子里的门突然被推开,被隔绝的亮光再次光临,黑色的地板被新的光侵蚀,留下一地金黄,温暖了谁的心。

你觉得自己从没有这么开心过,紧紧地搂住他的脖子,你想要将身体埋在他的怀中,像被花瓣紧紧包裹住的花蕊,想要被好好爱护。

他愣了会儿好久才揽住你的腰身,轻轻地摩挲你的被,这是一种安慰,更似热情的爱抚。

“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酱离不开我了呢?”

他说话时声带的震动弄得你的脸痒痒的,你又把头埋深了几分,嘴唇贴在他的脖颈上。

动作是最好的感情传达方式。

青年轻笑,弯下腰身去揽你的腿,把你圈在怀里。他好像低下头去看你闭着眼睛羞红了脸的样子,再次被逗乐。

“已经这么依赖了啊……”

 

富冈义勇

设定:小可爱的你&无意撩人的义勇

“呜哇啊!为什么这里会有兔子啊啊!”

你双眼放光,像是一个得到糖果的小孩子,抿起的唇像极了某种小动物,兴奋使你跳着脚去追那只突然出现在你和义勇面前的雪白的小兔子,殊不知身后的人已经羞红了脸别过头去。

真的……好像一只大兔子……

天上还飘着小雪,一粒粒小小的,洁白的,好像好多只兔子~小兔子~

你手里捧着受了惊的小兔子,试图用手上轻柔的动作抚慰它,在兔子安慰下后跑到义勇身边。

“你看!是不是很可爱?”

你捧着兔子放在下巴旁,感受到兔子柔软的毛质后惬意地用脸蹭蹭。

“义勇先生要不要试试,好舒服的!”

你又把兔子往前送了送,视线里全是那种雪白的小团子,义勇却看见了些亮晶晶的东西——像是他见过的星空,如此明亮,无时无刻不在闪耀着。

义勇伸出手,没有落在兔子上,而是越过兔子放在你的发顶上。你的发质不同他的,因为在雪天里奔跑沾上了些许白色的小团子,本该融成被冰水的雪粒好像被他的手掌捂热,头上奇异的感觉使你害羞起来,身子僵硬起来。

你感觉到了,不同于往常的平静和杀鬼时隐隐约约透露出的狠厉,而是像一个普通邻家大哥哥一样温柔,不苟言笑的脸上居然被你捕捉到一丝笑意。受到美颜暴击的你赶忙躲过他的手,装作没事一样继续rua你的小兔子,可惜却是有些不知味了。

“你不喜欢吗?你应该惬意地在我手下蹭两下才对。”

没想到话题又被挑起,听到这番羞耻的话你有些生气了,因为这显得很轻浮,你的义勇先生不应该是这样的。

“义勇先生,我才不是什么小动物!不会也不可能在你的手下求爱抚的!”

“可是你很像兔子,就在刚刚,很可爱……”

该死的!义勇先生脸上竟然出现了可疑的红晕!好……好可爱!

你看着低下头像是在思考为什么会被拒绝的义勇,马上猜出一二。

这怕不是又被塞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书照着书上做的吧?

“那……义勇先生,照着你的计划接下来应该怎么样呢?”

说实话你有些好奇,心底还有一丝淡淡的期待。

义勇先生会怎样做呢……

你看着他离你越来越近,没过多久就已经到了一伸出手就可以被圈在他怀里的距离,强烈的窘迫感在一瞬间爆发,你的本能让你睁开他的怀抱,可是却被后者眼疾手快地拦住动作。他的手还搭在你脸上,轻柔地抹去你脸上细腻的水雾,像是真的在rua一只兔子。

“我以为上次你接受我的表白了。”他突然说了句你听不懂的话,上次?

好像知道你不记得了,他又解释到。“上次我说,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看雪,直到天荒地老。”

你忍不住被逗笑,轻巧地踮起脚尖在他嘴角轻啄一口,趁着他愣神之际挣开他的怀抱,笑得狡黠。

“嘛……这种事情,谁知道呢~”

 

炼狱杏寿郎

身为药师的你经常游走在孑梓河一带,那地方的生命力旺盛,调节能力堪比热带雨林。最近你再河边遇到了一个人,听他的介绍好像是什么鬼杀队的成员。你从小就很希望去传说中的鬼杀队,因为战死在与鬼的战场的父亲和你说过,当他因为保护人类而死时他的生命将会升华,他会变成对社会有贡献的人,他为这份职业而自豪。

“✘✘小姐……”

你抬起埋在草堆里的头,不出意外看到了浑身血污的男人,他看起来还是很精神,只是额头上的冷汗出卖了他。

“不要硬撑啊炼狱先生!不要弯腰!会加重病情的!”

你赶忙上前扶着他的胳膊,帮助他直起腰,利落地把他的胳膊放在自己脖子下搀扶着他一步步走往住处。t男人看着你有些孱弱的身子硬撑着他的身子脚还有些发抖的模样,默默地腿下使力尽量不压倒你。

“炼狱先生,没关系的,一会儿……就到了。”

这也是你没能获得他的同意进入鬼杀队的原因——这副身子根本接受不了百斤的重力,虽然你很少生病,可能也和你经常试一些汤药有关吧。

终于来到住处,你把他带到床上让他躺着,自己走到一旁去整理纱布和药品准备临时处理一下。经过了一番对于你来说是剧烈的运动后你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浸湿,胸口大幅度地起伏着,手下速度不减,很快就收拾好了一小筐东西。

“炼狱先生请坐起来哦,麻烦了~”

你趁着他慢腾腾坐起的时候把东西摆在桌子上,拿出一把小剪刀。

“炼狱先生先把衣服脱了吧,不要担心后背,我会用剪刀剪掉粘在伤口的布料的。”也不管他看不看得到,你晃了晃手里的剪刀。

杏寿郎之前也在紧急的时候来你这里进行治疗,但是这次的感觉有些有些不同。你的动作很轻,耳边传来断断续续的金属交——合的的声音,后背被一只柔软的手贴着,顺着剪刀移动位置。杏寿郎感觉头晕晕的,屋子里好像有什么香味,是一种独特的药草味儿,也是你身上一直携带着的味道,这种味道好像会抚慰人一样,一时间他竟感觉后背不是怎么疼了。

你已经用药水擦拭了一遍伤口,正开始缠纱布。因为你再他的身后,以至于你再缠纱布时不得不环住他的腰身,两人距离近得只要在向前一点点你的脸就可以靠在他的背上。虽说医生在工作时都格外认真不允许有差错 但是面对这样简单的伤口,对方还是一直有好感男人,不禁有些出戏。后者不比你好,他甚至可以感觉到你温热的鼻息打在自己的后背上,越来越急促,像羽毛一样,软软的,痒痒的。

但在感觉到身体上微妙的变化时,杏寿郎还是感觉有些愧疚,羞耻。

你皱着眉看着杏寿郎已经遍布全身的沾了灰尘黏在身上的冷汗和血污,抄起一旁的毛巾湿了水帮他擦拭身体。避开伤口处,刻意放轻了力度,逐渐慢下来的动作就像是一种爱抚——充满色qing的爱抚。

越来越明显了……真是不妙啊……

你被圈在男人怀里动弹不得,已经被吓傻了的你手里的毛巾也掉在地上。

“真是对不起啊✘✘小姐,我会对你负责的。”

被擒住嘴巴的你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反抗的动作随着男人的深入停下来,转而搂住男人的脖子。

其实一直不太懂乙女是一种什么形式,就按照我自己的理解来了。

 

】不可描述● 之刃● ● 不死川实弥● 炼狱寿● 时透无一
。   咬了后疯狂道歉安慰他告诉他他没有被讨厌的你,可是在对方想要接近抚摸你的时候又控制不住自己,回过神来已经咬上去了,最近水柱大人的因为肉眼可见的咬痕被人疯狂指指点点。   经常像你索要...
】猫片● 之刃● 不死川实弥● 炼狱寿● 不死川玄弥● 嘴平伊之助
原作者:蜂蜜柠檬和冰糖   大家都是猫,灵感源于学校猫猫日常被迫营业以及自己强行白嫖!白嫖猫使快乐!!私设大家都是猫,你猫咪设定带点橘色的小猫   Ver.   经常性的可以看到猫...
之刃(当你坐在了她/他的床上)● 惠州● 炼狱寿祢豆子
原作者:落子梨花夭   ooc预警 文笔稚嫩,各位不嫌弃的话请看下去吧! //炼狱寿/祢豆子 当你坐在了他/她的床上   &你 今夜无眠,脑海里回放着一张脸无法散去...
之刃(性格突然转变的他)● ● 不死川实弥
原作者:落子梨花夭   内含/不死川实弥//   你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从意识清醒的那一刻你就感觉到有哪里不对劲了,你揉揉眼睛想要看得真切,结果腰身上的触感差点没...
//伊/炼/实 救命 你实在是太了 #男神x你 #之刃 #嘴平伊之助 # #炼狱寿 #不死川实弥 #
原作者:选   /情人节哈皮!! /ooc致歉 /文笔渣 /写完这篇一滴也不剩了!           “啊!先生,下午好啊。”你去往蝶屋的路上,看见了正在包扎伤口的...
】那啥了之后还怎么做朋友 /炼/ #男神x你 #bg #之刃 # # #炼狱寿
原作者:选   //炼狱寿/ /ooc警告 /文笔渣警告 /趁没开学爆肝写          “啊,是先生!”你听见队员们叫喊着他的名字...
】年上or年下 //炼 #男神x你 #之刃 # # #炼狱寿
原作者:选   ///炼狱寿 /年下年上梗 之前有写过 想写点不一样的 /ooc致歉 /文笔渣致歉 /好像不怎么(气愤      21岁       “xx...
怀疑你在ghs /炼/ #男神x你 #bg #之刃 # # #炼狱寿
原作者:选   /炼狱寿/     *ooc *文笔渣          你看着手里新改的队服,迫不及待地想着自己穿上它的样子。      这件新队服对比之前...
】看起来是在捉迷藏其实是在调情呢 #男神x你 #之刃 #bg # #炼狱寿 #
原作者:选   炼// *高考之后的复健产物 *ooc致歉 *文笔渣        炼狱寿   “捉迷藏吗?哈哈哈,难得的假日,如果是少女你的话,可以的哦!”   炼狱毫不意外地...
】doki doki♡ //炼/忍 #男神x你 #bg #之刃 # # #炼狱寿 #蝴蝶忍
原作者:选   ///炼狱寿/蝴蝶忍 /ooc致歉 /文笔渣 /撞梗致歉           最让人心动的瞬间...当然是长男力爆表的时候啦...
】少年 来一根事后烟吗 /炼/ #男神x你 #bg #之刃 # # #炼狱寿
原作者:选   //炼狱寿/ /激情短打 算是上一篇的后续~ /ooc警告 不喜勿入 /文笔渣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户的缝隙轻盈地落在的...
】爱是占有● 之刃炼狱寿
原作者:蜂蜜柠檬和冰糖   考场激情短打,逻辑去世,欧欧西预警,快乐嫖男人。每一篇主性格都不一样,可能算是还没写的长篇的番外?预告?总之乱七八糟的东西   Ver.   因为是长男的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