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灭治愈短文:落地根● 鬼灭之刃乙女向● 富冈义勇● 灶门炭治郎● 炼狱杏寿郎● 小短文● 甜文

sodasinei 2021-02-28

原作者:落子梨花夭

 

架空世界,短篇,清水暧昧向

那孩子就蜷缩在角落,透白的月光比她身后靠着退了皮的墙干净的多,她像是在哭,眼泪却是盖了层玻璃,怎么也掉不下来。照以前她可以抱着心爱的三味线,如果忽略脚前长了草的台阶和她偷偷藏在破被褥下断了弦的三味线。

“那孩子是个疯的,家主的手都被她咬破了,也不知道打不打紧。”

“她就是条疯狗,好心收留她不领情,天天不好好干活就想着逃走。”

也就是从那个油腻的家主手被她咬破后,在邻居客人看不到的小黑屋里,经常传来惨叫声。如果认真听,那声音还稚嫩的很。于是每天早上,她便又顶着新增的一身淤血伤给客人们沏茶倒水。每当客人问起,家主就暴躁起来,从那以后也就没人问了,谁都不想往自己身上揽事。

她的伤不会好,除了每日必增的青紫块,她睡的褥子都是霉的,那会加重她身上的伤。她讨厌身上无故生起的红疹,但是她的被子没有可以拿到太阳下晒的资格。但即使她不在意,家主打起来没什么差别,女主人还是很介意的。如果她身上令人生厌的红疹子不消退下去,她将不会被允许出进屋子,也就是饭也吃不上了。

生与死的夹缝中,这颗尚小的嫩芽却仿佛经历了几十年的沧桑,像一个衣衫褴褛的流浪汉。即便是流浪汉,主动去觅食也是有成果的——她被一个女人捡了去,给她用冷水洗净了身体。她的身子骨算不得强硬,结果就是她被允许躺在被窝里一整天,直到她被捂出汗来,再顶着红彤彤的脸蛋把被子洗了。

她的被子可以挂在主人家旁边的小架子上,她很开心,可最让她开心的还是在当天被带去主宅问话。

“年岁多少?”

“不知道,大人,没有人给我计算过。”

她在那个粗暴的房子里被折磨了整整三年,日复一日,每天的日子都很忙碌,烦躁而粗糙,她甚至无法计算过去了多少岁月。

“可有名字?”

“不清楚,大人,他们都叫我疯子,我想这应该不是个得体的名字。”

“倒是不卑不亢,此后便留下吧,就叫桑麻,跟着主人家姓灶门。”

她就这么留了下来,夫人待她极好,每当看到她好奇在屋里打量的目光就会温柔地抚上她的头。她从没有被温柔以待过,可她一点儿也不受宠若惊,她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概念,就像是院子里没有意识任凭落下多少花瓣的粉白花树一样。抚慰一颗破碎的心,可能还没有那么简单,至少炭治郎是这么想的。炭治郎带她捉过院子里的蚂蚱,也牵着她的手逛过自己最喜欢的小街,可桑麻的脸上一直波澜不惊的,如果不是在晚上经常会听到女孩子小声的抽噎,他以为桑麻的面部肌肉都是锁定了不能动的。

今天桑麻像往常一样出门为冰柜里添置些新鲜的食材,但她在回家的路上出了些小问题——她被一个不识名的人狠狠地撞了一番,手里的菜散落了一地。桑麻像个麻袋一样杵在小街中央,路人纷纷绕道而行。她只是在思考如何将破烂了袋子里的菜装回去,又怎么和夫人交待,怎么在晚了时间回去拒绝祢豆子的插花比赛。

好在一个男人走到她脚边撑开了崭新的麻袋默默不语地将地上的菜拾掇进麻袋里。桑麻一低头就看到了男人炸起来的头发,看上去很是生硬,像是两年前她被家主殴打时被家主宽大衣裤半遮挡放了许久的扫帚一样。于是一时好奇的桑麻弯下腰去揉了揉黑色的炸发,男人拾捡的动作顿了顿,然后加快速度拾掇完站起身来。他比桑麻要高上不少,诚然,桑麻还在生长期,但此时她不得不放下手,仰视着没什么神色的男人。

“我是富冈义勇,就住在这条街的东边,你可以来找我。”

桑麻心生怪异,她从没听过这样的介绍。

“我为什么要去找你?”

“可以……来揉我的头发。”

真是个奇怪的人,一个沉默寡言的奇怪的好人。

回到灶门家果然被祢豆子拉着去插花,委婉地拒绝后再挨上厨娘的一顿骂,她便可以全身以退了。只是没想到她的工作又加量了——好像来了什么客人。于是桑麻粗略地盘起刚放下的头发端着茶盘子慢步走到前廊,利索地给每个桌上都铺了茶,然后退到后厨等待应声。这个时候她就又可以假装无事地欣赏窗外的花树了,接近黑夜,任是在白天晃得人眼疼的粉白花瓣此刻也安安静静地待在枝条上默不作声。她仿佛听到一阵缥缈的声音,像是小孩子拍手鞠的声音,里面塞了个裹着金漆铃铛,裹着花布“彭彭”作响。真是奇怪啊,比富冈先生还要奇怪。

“可爱的小姑娘,我猜你会想要这个的。”兀然蹦出的金发男人手里捧着她想象中裹着花布的手鞠,因男人的动作“铃铃”响了两声。“里面的铃铛是裹了金漆的哦!”男人补充道。

奇怪,为什么手鞠里面要放铃铛,还非得是裹了金漆的。

“打气精神来,少女!不要像个小大人一样严肃,不会有人喜欢正经的小孩子。”男人作势微笑着,露出一口健康的白齿。

“啊……”

桑麻承认,那是位有趣的客人,每次登访都会抽时间溜到后厨给她递上意想不到的礼物,有时是一束花,有时是一个带手柄的摇铃……

炭治郎经常会询问她那些大大小小物什的来源,在听到答案后又长篇大论地警告她不要和陌生人走得太近什么的。

“祢豆子最近和我抱怨妳不理她,她插的花都枯了三瓶了。”

“我以前的女主人和我说过,不要试图和自己的主子亲近。”

“那是以前的!”少年脸上染上几分怒气,倒是难得。

炭治郎很生气,这难得就是怎么也捂不热她那颗心主动和他们接近的原因吗!?太荒谬了!

“桑麻要学会亲近我们啊,其实父亲也很喜欢妳的。”

说到后面炭治郎像是想不出什么好词了,原本因怒意涨红的脸持续着粉嫩,为了遮掩囧相撇过头而翘起的红棕卷发更是可爱。

 

//伊/炼/实 救命 你实在是太了 #男神x你 # #嘴平伊助 # #炼狱寿 #不死川实弥 #
了胸口,嘴角也止不住上扬。            “你早就赢了哦,伊助。”            炼狱寿        “炼狱先生?”你看着匆忙跑来的炼狱,有些疑惑的叫出声...
】少年 来一事后烟吗 /炼/ #男神x你 #bg # # # #炼狱寿
原作者:选我我超   //炼狱寿/ /激情短打 算是上一篇的后续~ /ooc警告 不喜勿入 /文笔渣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户的缝隙轻盈的...
】年上or年下 //炼 #男神x你 # # # #炼狱寿
原作者:选我我超   ///炼狱寿 /年下年上梗 之前有写过 想写点不一样的 /ooc致歉 /文笔渣致歉 /好像不怎么(气愤      21岁       “xx...
】那啥了之后还怎么做朋友 /炼/ #男神x你 #bg # # # #炼狱寿
原作者:选我我超   //炼狱寿/ /ooc警告 /文笔渣警告 /趁没开学我爆肝写          “啊,是先生!”你听见队员们叫喊着他的名字...
】doki doki♡ //炼/忍 #男神x你 #bg # # # #炼狱寿 #蝴蝶忍
原作者:选我我超   ///炼狱寿/蝴蝶忍 /ooc致歉 /文笔渣 /撞梗致歉           最让人心动的瞬间...当然是长男力爆表的时候啦...
:恋人未满,拼命暧昧● ● 我妻善逸● 炼狱寿
遮蔽,使空气又湿又冷。   也许这一严寒就像你现在的心情,低落,悲伤。迎面吹来的冷风,让你的脸像被针扎了一般。 就在刚刚,你趁着醉意他表达心意,换来的是一阵沉默,不愿意接受更多目光羞辱的你...
】不可描述● ● 我妻善逸● ● 不死川实弥● 炼狱寿● 时透无一
原作者:蜂蜜柠檬和冰糖   段子欧欧西预警,天雷,血术捏造。名字只是代号,就是觉得不写不通畅。   Ver.(未交往双向暗恋狗狗化)   刚刚结束完任务的听到你中...
】我怀疑你在ghs /炼/ #男神x你 #bg # # # #炼狱寿
原作者:选我我超   /炼狱寿/     *ooc *文笔渣          你看着手里新改的队服,迫不及待想着自己穿上它的样子。      这件新队服对比之前...
】看起来是在捉迷藏其实是在调情呢 #男神x你 # #bg # #炼狱寿 #
原作者:选我我超   炼// *高考之后的复健产物 *ooc致歉 *文笔渣        炼狱寿   “捉迷藏吗?哈哈哈,难得的假日,如果是少女你的话,我可以的哦!”   炼狱毫不意外...
】猫片● ● 我妻善逸● ● 不死川实弥● 炼狱寿● 不死川玄弥● 嘴平伊
原作者:蜂蜜柠檬和冰糖   大家都是猫,灵感源于学校猫猫日常被迫营业以及自己强行白嫖!白嫖猫使我快乐!!私设大家都是猫,你猫咪设定带点橘色的猫   Ver.   经常性的可以看到猫...
】熬夜伤身 ● ● 不死川实弥● 炼狱寿● 时透无一
略显天真无辜的发问, “姐姐希望无一怎么对你呢?”  他亲了一下你的耳朵尖,“这样够吗?”  又下啄了一下你的唇,半眯着眼瞧你, “姐姐有心动吗?”   ▪ 你抱着手机不肯放,今晚x物语...
(当你坐在了她/他的床上)● 惠州● 我妻善逸● 炼狱寿祢豆子
原作者:落子梨花夭   ooc预警 文笔稚嫩,各位不嫌弃的话请看下去吧! 我妻善逸//炼狱寿/祢豆子 当你坐在了他/她的床上   我妻善逸&你 今夜无眠,脑海里回放着一张脸无法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