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赐福于你』● 鬼灭之刃乙女向● 富冈义勇● 猗窝座● 咒术回战● 伏黑惠

sodasinei 2021-02-28

原作者:落子梨花夭

 

嫖猗窝座/富冈义勇/伏黑惠

拆猗窝座和恋雪置歉,我馋他身子我下贱

 

猗窝座

『你是我的梵天,创世之时飘落裙摆便也虏获了我的心』

“喂,小鬼,你想活着吗?”

他说出的话还夹杂着一股血腥味,你恍惚地打量他口中被月光掠过的亮红,身体不由得颤了颤。今年的冬天太冷了,你又裹紧了身上的被褥,上面的殷红刺地你眼睛疼。

“大人,我会死吗?”

你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在夜晚照料你,因为村子里的人,哪怕是亲生父母也不愿靠近你,只有妈妈会在凌晨时悄悄在这个破木屋外头放下一筐红薯。

“别想那么多小鬼……你想拥有强壮的躯体吗?”

他的尖牙看起来有些危险,好像轻轻一咬就可以把你的手腕咬断。听了这番话你有些恍惚,有强壮的身体,就可以回到村子里,开心地和阿香玩手鞠了吗?

“小鬼,想好没?”他似乎有些不耐,你的气息已经越发微弱了,羸弱的手无力举起,你艰难地呼吸着,眼睛直勾勾地顶着那位浑身咒符的大人。

“大人……我好难受。”

你将选择权抛给了他,你并不是一个善于做选择的人,对于未知的新人生你是既害怕又期待。相比起做这样重大的选择,你更想躺在山野间吹着小风不问世事。

“……别担心,一会儿就好了,一定要忍耐住啊!”

你不知道他做了什么,只是觉得身上好痛,全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叫嚣着要冲出身体。好久没有体验过这样浓烈丰富的感觉,你竟有些兴奋起来,这是生命的感觉!渐渐地痛感被另一种浓烈的感受替代,你楞楞地看着男人在月光下颇有光泽的清灰色肌肤,腹中的饥饿感好像要占据精神的主导地位,不受控制的,你咬上了他的脖子。

猗窝座有些犹豫,最终还是没有躲过你的攻击,看着你慢吞吞地咽下自己的血液,突然觉得有些后悔。因为你吞咽下的不止是冰冷的血液,还有从眼眶里踱出的咸,不知道那是什么,只觉得胸口一阵阵的疼。

此后的生活比起活着时十分地漂浮不定,你只能畏手畏脚地躲在猗窝座的身后,在他完胜时分一杯羹。随着身体里逐渐充满的气力,你的生活也越发的单一。除了吃食外,脑海里只剩下夜光下猗窝座樱粉的发丝,他凶狠的獠牙,以及印在肌肉纹路上的咒符,都让人无比地兴奋,各种意义上的。

“大人,我是在肖想创世神的肉体吗?”

对上你迷茫的眼神,猗窝座觉得有些好笑,握住了你撑在他腰侧的手。

“小鬼,我可不是什么神明。”

“对不起,大人。”

对不起大人,必需要忤逆您,您就是我的梵天。

 

富冈

梵天创世之事并不是什么珍贵而难得的事,只要这个世界走向不符正道,湿婆就会毁灭一切,连着他一起,到时候他又要耐着性子重新建起一个白纸般的世界。

你不是梵天,只是一个听说过神话故事的普通人,虽然在村子里你被称为神童,但每每面对大人们愚昧的夸奖时你只是不可见地叹口气,悄咪咪地摸一把胳膊上的鸡皮疙瘩。

你喜欢坐在石头上看天赏云,然后呆坐一整天,在傍晚时快跑回家。至于为什么快跑,是因为一次奇妙的经历。你正收拾着餐布准备步行回家,这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林子里什么妖兽都出门了。打着颤躲到巨石后 听着近在咫尺的嘶吼,整个人蜷缩在一起。就说我只是个无聊的胆小鬼啊……什么神童,神童快要被怪物吃掉了。

可是时间过得越久,身旁越是平静,距离最后一次听到怪物的嘶吼已经过去一分钟了。你慢慢地打开眼皮,对上一个身穿奇怪制服外套拼色羽织的男人,如果没有猜错的话……

你悻悻地顺着地上喷洒状的血迹看到一个正在自己燃烧的头,一口气没喘过去,失去了意识。再次醒来是被巅醒地,你不妙地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男人的怀里,正值花季的少女必是要走个流程红一下脸的。也许是你打量的目光太明目张胆,他发现你醒了,毫不犹豫地将你放在地上。你一下没反应过来,还没准备道谢就看到男人摆了摆手作势要离开。有些复杂地朝着他的背影大声道谢,迈着步子走回距离已经不远的村子。

第二次见到救命恩人是在一片血肉横飞的屠杀场里,你双手持着一把菜刀横在胸前,想要保护好身后母亲的尸体。虽然是胆小鬼,但也不是任人宰割的!快疯掉了,你只记得自己胡乱飞舞着菜刀,血糊进眼睛的滋味并不好受,可你知道自己不能停下,直到一个有力的手揽住你的腰身顺带卸去你手里的刀。你听见他用平静如湖的声音对自己说

“对不起,我来晚了。”

失去庇护所的你被好心的救命恩人带回了一个名叫“鬼杀队”的组织,在那里担任后勤。

不会经常见到他,甚至连名字都是从同事口中打听来的你提着一盒萝卜鲑鱼,来访这位水柱大人。你看着面容冷峻的男人见到自己手里的饭盒好像一只见到小鱼干的猫一样动容,有些好笑地将盒子递给了他。就这样,因为一盒萝卜鲑鱼你和水柱熟络了起来。

在鬼杀队的生活远比你想的要平静,因为只是在厨房打杂,你的日程单上只有做饭和探望水柱,这样的日子过了几年,你像往常一样带着萝卜鲑鱼来到他府邸,他跟你说世界和平了,鬼杀队也要解散了。你有些愣神,不知道在想什么,半天憋出一句“这样啊”

你带着这些年存下来的积蓄在山里搭了一个小木屋,想着在山间孤独耕作孤独终老的生活也算落得一个清闲,只是在一天一个熟悉的拼色羽织晃悠在你身前打破了你的生活。

那天,你听见他说……

“我想吃萝卜鲑鱼了。”

 

伏黑惠

你有一个同桌,名叫伏黑惠,是个容易害羞的可爱正义少年。和惠熟悉起来是因为一次狗血的偶遇,那天你在巷角被不良抢蛋糕,好同桌惠突然从天而降三两下打到了一溜不良,动作快捷身前轻松,因为吊桥效应你记得惠的身后渡了层金光。从此以后伏黑惠多了一个迷妹,整天不要钱似的往他桌洞里面塞各种甜品,总是喜欢握住他的双手把他弄的面红耳赤,还总是喜欢把救命恩人挂在嘴上。

“惠!周末一起出去玩怎么样?”

每当你这样热情地邀请惠,大概率都会被他回绝。

“不了,周末要训练。”

你不知道他口中的训练是训练什么,只是觉得遗憾,然后在放学后依依不舍地多塞给他一个草莓蛋糕。

惠有些苦恼,因为自己的好同桌嗜甜的癖好和爱分享的天性他的身边充满了各种甜品,五条悟总是拿狐疑的目光打量他一番最后在见到好同桌握住他的手犯病时捏着下巴感叹一句。

“惠也到这个年纪了啊……”

“才不是!”

伏黑惠苍白的解释被好同桌再次塞过来的草莓大福彻底失去了可信度。

美好的青春总是过得极快,你在毕业季给了伏黑惠一个难以忘却的回忆。你想学着其他女生向有好感的男生面前要第二颗纽扣,可当你气势汹汹地来到伏黑惠面前,看到他白净的小脸骞然失去了信心,支支吾吾半天只能灰头土脸地塞给他一个豆乳盒子,很没用地逃跑了。

毕业季的结尾就是被他抱了个满怀,在迷茫中昏着头看到他重新把你给他的豆乳盒子递给你。也许是拒绝的意思吧,你失落地捧着那个豆乳盒子,越看越生气。什么嘛,偏偏还要给一个不明意义的拥抱,真是讨厌。你把那个象征着失败的豆乳盒子扔进了垃圾桶,无能狂怒地躲躲脚。

你高中去了东京,继续着普通人该有的生活。从那以后你们像是退化到了普通朋友,line也很少发了,豆乳盒子被你划入了食谱的黑名单。

被同学拉去说要早一步踏入社会的活动,作为乖宝宝的你在重金属音乐中不敢动,老实地抱着自己的果汁喝完便离开了。东京的晚上很热闹,但你家里可不热闹,心里盘算着要去公园走一圈,却在到达后不久可怜无辜弱小地苟在木椅后哭红的眼睛。

“不要过来啊呜呜呜……”

于是狗血的相逢便在二人间上演,丑陋的怪物被两只狗狗轻松解决,青年快步跑来询问你的情况。

“呜呜呜惠!救命恩人呜呜呜……”

你抱住了他,都说人在情绪激动的时候理智是宝贵的东西,你接着眼泪壮胆说出了一直压在心底的话。

“可恶的惠……嗝,为什么要拒绝我啊,还不和我联系!柔弱女子献身报恩救命恩人不是很好嘛!”

你看着惠错愕的眼神更加生气了,二话不说就准备非礼他。被吻住的惠眼睛瞪得更大了,你似乎感觉到他的翘上天似的头发也跟着炸了起来。

事后他跟你说

“我以为你看到了盒子里的扣子,拒绝了我。”

真是蠢到家了,为什么要把扣子放到豆乳盒子里啊!那还能吃吗!

(全场最惨:豆乳盒子)

我是伏黑单推人本来还想嫖大爷,后来觉得大爷的cp好像必需是be,以免你们伤心我就放弃了(其实就是懒)

 

】关于朋友的病娇小心思(内含/赤司征十郎/太宰治//羽快斗)● 篮bg● 文豪野犬● 名侦探柯南● ● 男神x
原作者:Fiercebark   *ooc致歉 *内含/赤司征十郎/太宰治//羽快斗 *三观不正,内含病态的爱,不适请退出 *妈咪呀病娇太香了(流泪 *开始吧     Ver.赤司...
】若问起我,为何热泪盈眶。●●蝴蝶忍●●时透无一郎●灶门炭治郎●男神×
收回前言,果然还是讨厌这家伙。   不再搭理他,低头继续工作。   “别哭,”的声音像风一样轻,“他们不会想看到的。”   忽然感受到他身上浓重的悲伤,水波一样漫四周。   “别哭,要...
】不可描述● ● 灶门炭治郎● 我妻善逸● ● 不死川实弥● 炼狱杏寿郎● 时透无一郎
。   Ver.(已交往狗狗化)   听说中了血,飞速赶来看看的情况,发现除了长出了狗狗样的大耳朵的尾巴一切都很正常,那双大耳朵看的蠢蠢欲动,想要去摸摸...
(性格突然转变的他)● ● 我妻善逸● 灶门炭治郎● 不死川实弥
,反正我不知道。 这个突然变得粘人的非常不适应。 做饭时…… 感觉到腰上的触感,惊慌地侧过脸看到那本应该板着的脸像小孩子一样皱到一起,还不满足地往里蹭了几下。 【嗯,口味还是跟以前...
】熬夜伤身 ● ● 不死川实弥● 炼狱杏寿郎● 时透无一郎
略显天真无辜的发问, “姐姐希望无一郎怎么对呢?”  他亲了一下的耳朵尖,“这样够甜吗?”  又下啄了一下的唇,半眯着眼瞧, “姐姐有心动吗?”   ▪ 抱着手机不肯放,今晚x物语...
】我居然徒手拆了我锁的cp? #男神x #bg # # #炼狱杏寿郎
原作者:选我我超甜   /炼狱杏寿郎xx /我流修罗场 /ooc警告 /文笔渣     /不会写修罗场 我太废了   (1)         “先生....”话音未落,就连忙止住了...
【无始而终】●
饭店的店老板的女儿。 说起来,深深地怀疑认识只是因为你们家的鲑鱼萝卜好吃。 不是没想过先生表白,但是很快放弃了这个想法,想先生那样优秀又强大的人,怎么会看上呢? 所做的...
】年上or年下 炭//炼 #男神x # #灶门炭治郎 # #炼狱杏寿郎
腰腹线落进那隐秘处,平时有些炸毛的头发此刻的乖乖地搭在肩上,眼睛也非常好看。等等、眼睛?         看着正注视着,害怕的吞咽了一口。        “嗨、好巧啊哈哈哈。”不知为何...
】大的小的我全都要!炼//童 #男神x #bg # # #炼狱杏寿郎 #童磨
的诱惑着又想起了还是个粉嫩嫩的孩子的他。        “我还是最喜欢了!杏寿郎!”发出鸡叫朝他扑了过去,乖巧地在他的怀里。     (未交往)       清晨的阳光从窗口照射...
】那啥了之后还怎么做朋友 /炼/炭 #男神x #bg # # #灶门炭治郎 #炼狱杏寿郎
的关系传遍了杀队。                  ——:计划通     炼狱杏寿郎         距离那个疯狂的夜晚已经过去三天了,颇有些坠入云端的梦境感。        “哟...
】无始而终·眼中雨●
请您交给他,作为那孩子的父亲,总要为她完成最后一个心愿,安心的前往极乐才是。』   【五】 最近的一个杀队的孩子老是缠着。他没什么感觉,只觉得有些烦躁了。   当他把这意思那孩子表达时,那...
:恋人未满,拼命暧昧● ● 灶门炭治郎● 我妻善逸● 炼狱杏寿郎● 甜文
,再次被逗乐。 “已经这么依赖了啊……”   设定:小可爱的&无意撩人的 “呜哇啊!为什么这里会有兔子啊啊!” 双眼放光,像是一个得到糖果的小孩子,抿起的唇像极了某种小动物,兴奋使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