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寿郎『好看吗?』● 鬼灭之刃乙女向● 炼狱杏寿郎

sodasinei 2021-02-28

原作者:落子梨花夭

 

杏寿郎单人pa

天还晴着,梦中的武士也跟着最后一抹夜色退了场,我抹去额角的虚汗。我起身爬上家院的围墙上,有一处垫上了被褥,大概是镜知晓我的动作提前准备的吧?我在薄被褥上落座,耳旁恰巧是沁香的桂花,一朵朵嫩黄里暗藏清幽,乘着风自由地四散开来。

“真好啊……”

我想起了妈妈做的桂花糕,那时小,总是从水盆里捞出一朵洗净的桂花别在耳边,傻傻地问妈妈自己好不好看。时隔多年,妈妈去了,这桂花还是当年那般旺盛。

我截断一小节木枝,别在耳边,对着空无一人的地面,作势于当年那般嬉笑神态,说出的话却有些苦涩。

“你看,我好不好看?”

本该是一个人的自娱自乐,不巧撞见一个过路人。

“小姐很好看!”

突如其来高亢的音色让我吃了一吓,寻着声源处见着一个十分精神的青年,他火红渐变的发色是我从没见到过的热烈,不是初起的晨曦,而是残年在山头尽情燃烧的夕阳。像是没有后顾之忧,用尽全力燃烧着。我不喜欢这样的感觉,夕阳代表将逝的余晖,短暂的东西我从来都不青睐。但这个青年不同,虽然外表粲然夺目但总感觉是一个内壳温柔绵长的人呢……

“是吗?谢谢……”

我开始思考脚底与地面的距离,这个高度应该不会有问题吧?青年好似知晓我的心意,离围墙又走近了几步。

“唔姆……小姐要下来吗?没问题,我可以接住你!”

说罢他真的举起两只胳膊,作势要接住我。我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挪走了屁股,松开了扒拉在墙沿的手。短暂的坠空感让我忍不住小小惊呼了一声,眨眼睛我已经好好地站在地上了。

好快……我还没有看清他的动作。

“那个……谢谢你,我叫○○○”

“○○○小姐你好,我是鬼杀队的队员炼狱杏寿郎!”

听到陌生的名词我有的懵,既然他都这样介绍自己,深入了解一下什么鬼杀队应该没问题吧?

那天我们聊了挺久,杏寿郎给我介绍鬼杀队,我给杏寿郎介绍我自己。没办法啊,我从始至终都是个无聊的贵小姐,没有那么多新奇的故事,只有还算悲惨的人生经历带来了青年的几句鼓励。

“加油啊○○○小姐!唔姆,毕竟生活还要继续。”

不知道为什么要和一个陌生人聊这么久,大概是因为……单纯地想要留住他,像每天傍晚自己做的那样,傻乎乎地张开手掌,攥住一抹夕阳,缩在自己的小木盒里,木盒里还留着母亲送给自己的月光,一起作伴的话就不会孤独了。

后来就没有见过青年了,毕竟只是一个过路人,但我记住了这个过路人的名字——炼狱杏寿郎,是像本人一样的名字。

过不久父亲便开始物色他的贤婿,我只能顶着茶杯里的桂花发呆,乖乖地端坐在坐垫上,等到脚麻的时候回房睡觉。

“哦……○○○,你觉得这个怎么样?”

男人将一张纸放在桌子上递给我,我本打算随口答应了,看到名字时意外地停住了。父亲疑惑地转过头看着我,奉上难得的关怀。

“怎么了?不喜欢吗?”

“不……只是看到了认识的人……”

“认识?认识更好啊,那就见见他吧○○○,你等你嫁人了我就清闲了,可以晒太阳享清福喽……”

“这样啊……”

也是,少了我在在家应该是给他省心不少的,只用等着哥哥的赡养费开心地吃吃喝喝,也不用为了避讳我开专门的房间了。只是……相亲,之前完全没有体验过呢。

那天我被刻意打扮了一番,手里攥着刚撇下的一节桂花木枝。

我看不见风屏后的杏寿郎,但我知道他很惊讶,而我只是淡淡地笑着。双方的谈话很和谐,但终于还是被他的一句话打破了,我淡然的笑容也凝固在脸上,微微扬起的嘴角终是提不会原本的角度。

“我现在担任的是高危职业,○○○小姐可能更需要一个心爱的能给她稳定生活的丈夫……”

“啊啊……这样啊……那可真是太遗憾了呢。”

完全没有听出父亲语气里的遗憾,我悄悄地起身先一步离开,在门口侯着,留着镜在原地打发父亲。

脚有些酸了,我终于等到了他。青年看起来有些惊讶,随后开朗一笑朝我走来。

有些尴尬,我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难不成惦着脸问人家为什么不娶自己吗?

最后,我把手里的桂花枝别在耳后,抬起头对上他的目光,摆出平常常用的笑容。

“你看,我好不好看?”

“唔姆……”

青年用手调整了我耳后木枝的位置,突然缩短的距离让我嗅到了扑面而来的浓烈的气息,是清晨的露水,湿漉漉的但很清爽……我感觉自己的脸有些热,不自然地偏过头去。

“嗯!这样更好看!”

后来我们会长通书信,偶尔能见到他出现在我所坐的围墙下,我见到他便会拉着他一起。有时候是晒月光,有时候是看日出,他奇怪我作息的不稳定,一本正经地教导我,而我则是和他分享院里丫鬟的趣事和相亲之旅的坎坷。就这样,院子里的桂花谢了一轮,他从来没怀疑过我不平顺的相亲。

这次的杏寿郎来的时间很新奇,他是在傍晚来的,神态还有些着急。他从羽织里掏出一个手镯,温润的光泽中有一个金圈,圈上隐约雕刻着一簇桂花。我看着他不由分说地抓住我的手,要给我戴上,错愕地看着他低下的头。

这时我的脸一定非常红了,给女子买手镯已经超过了朋友的界限。亦或者,在我们肩并着肩一起相处时就不直觉地越了界。

“唔姆……好看!”

“嗯……”

他说他还有任务,急匆匆地飞似的消失了,而我站在原地久久地看着手上的手镯傻笑着。

双线,选择性观看

①存活if

②原剧走向

 

①我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嫁给杏寿郎,只要下次见面时他坦白自己的感情,哪怕是忤逆父亲我也会做他的妻子。

可是已经小半年过去了,依旧没见到他的身影。我也扛不住压力坐上了婚轿,只觉得满眼伤心,把手上的桌子摘了放在小木盒里。那里有可爱的月辉和余曦,它大抵是不会寂寞的,然后默默地在灰尘中沉淀。可是我在坐上轿子的前一刻依旧抱着盒子,我发誓,只要我看见杏寿郎,我会毫不犹豫地戴上那只镯子然后扑进他怀里。我不甘心地看着,仔细地看着,想在人群中看到杏寿郎的身影。

我心下一惊,看到一个戴着一支眼戴着眼罩的男人,他有着火红的渐变头发,不会错的。我疯了一样打开木盒,扯下头罩就要向他奔去。激动的泪水划过面颊,头上的发髻似乎都要散开来,但我不会停止我的脚步,谁也不能阻止我。

真是遥远,终于环住他的腰身,在众人惊奇的眼神下把头埋在他怀里。这大概是我平生最胆大的一次……也许?

“唔姆……○○○很好看呢。”

“笨蛋,又不是为你穿的,哪里好看了。”

“哈哈哈……新娘子应该是我的吧?”

“嗯……”

 

 

我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嫁给杏寿郎,只要下次见面时他坦白自己的感情,哪怕是忤逆父亲我也会做他的妻子。

 

可是已经小半年过去了,依旧没见到他的身影。我也扛不住压力坐上了婚轿,只觉得满眼伤心,把手上的桌子摘了放在小木盒里。那里有可爱的月辉和余曦,它大抵是不会寂寞的,然后默默地在灰尘中沉淀。可是我在坐上轿子的前一刻依旧抱着盒子,我发誓,只要我看见杏寿郎,我会毫不犹豫地戴上那只镯子然后扑进他怀里。我不甘心地看着,仔细地看着,想在人群中看到杏寿郎的身影。

可是没有,怎么找也没有,我艰难地咽下喉中的不适,硬是忍着没哭出来。

后来我在婚礼后拜托镜把盒子埋在了那颗桂花树下,再也没敢打开过,连带着那封信。

信是一个不认识的人写来的,内容却让我大哭了一场,通红的眼角被长辈训斥。

○○○小姐您好:

      炼狱先生在离开前拜托了我这件事,他说希望您可以找个好人家嫁了,努力试着把他忘了吧!手镯要是看不顺眼可以当了,找个地方丢了也行,没有能力继续参与您剩下的人生很抱歉。

狡猾的杏寿郎,这样更忘不掉了你了啊……

新的院里没有桂花树,只有鲜少的几只素雅的山茶。我折了一支,别在耳后,问自己的新夫婿。

“你看,我好看吗?”

男人皱了皱眉,毫不犹豫地摘下了山茶,随手扔在地上。

“你要是想要头饰我给你买,这个不好看,衬不上你。”

鼻头有些酸,我看着地上的惨状,不自然地理好耳后的头发。

“这样啊……”

终究是不一样的,我在期待什么啊……

 

】熬夜伤身 ● ● 富冈义勇● 不死川实弥● 炼狱寿● 时透无一
。 你反射性地先叫人,“寿…”  然后才意识到手里还攥着作案工具,拇指掐了屏幕,你忐忑不安地看着他,下意识狡辩道, “我…就是看你还没回来,拿手机看了一下时间…” 料想中的责备没有出现,炼狱...
】当他死后● 同人● 炼狱寿x你 #单人
了,一行字…          炼狱寿妻—xxx         xxx夫—炼狱寿         千寿转身之际,余光却看见一男一在紫藤花树下注视着他们,隐隐约约听到他们说着...
】历史老师太撩人了怎么办● 炼狱寿
原作者:晚来   炼狱寿单人。 题文关系不大(?) 前世今生梗有。私设。   一   你被下课铃声惊醒了。   ……糟糕,刚才那节是数学课来着。   你睁大眼睛看桌面。虽然手里还握着笔,但...
】年上or年下 炭/义/炼 #男神x你 # #灶门炭治 #富冈义勇 #炼狱寿
。”         “......”         还真是破坏气氛的好手。     炼狱寿  21岁        你开心地拿起眼前的披风,OMG!这不就是炼狱先生的披风!!        火焰纹的样式有着炼狱独有的...
】大的小的我全都要!炼/义/童 #男神x你 #bg # #富冈义勇 #炼狱寿 #童磨
原作者:选我我超甜   /ooc致歉 /文笔渣 /写着写着就朝沙雕方向去了     炼狱寿(已交往)     眼前的小孩正在努力地举起剑练习着,汗水浸透了他的背,金红色的头发也有些杂乱了,漂亮的...
】义/炭/伊/炼/实 救命 你实在是太甜了 #男神x你 # #嘴平伊助 #富冈义勇 #炼狱寿 #不死川实弥 #灶门炭治
了胸口,嘴角也止不住地上扬。            “你早就赢了哦,伊助。”            炼狱寿        “炼狱先生?”你看着匆忙跑来的炼狱,有些疑惑的叫出声...
】爱是占有● ● 我妻善逸● 灶门炭治炼狱寿
。   也许他已经疯掉了。   Ver.炼狱寿   你是一个很普通的人。你不像妹妹一样,心思缜密活跃,做事八面玲珑,也不像妹妹的搭档那样,无畏生死,只为救人。有些时候,你觉得自己根本不配待在杀队...
】当你轻唤他的名字,他就成为了你的花●●男神×你● 灶门炭治炼狱寿● 悲鸣屿行冥● 嘴平伊助● 童磨
。 后来你觉得你们俩最后能把太阳花种活,真的全赖于这种花着实顽强的生命力。 当他在那片开的艳丽的太阳花丛前拥吻你,你轻声唤他的名字。 一字一顿,他就成了落在你唇边的太阳花。   炼狱寿――【向日葵...
】少年 来一根事后烟 义/炼/炭 #男神x你 #bg # #富冈义勇 #灶门炭治 #炼狱寿
地方奇怪的变化。        而不知何时醒来的富冈,早已静静看着你很久了,纤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            “可以?”     炼狱寿         你有些艰难地睁开了眼,你动了动...
】双向吃醋时● 同人● 炼狱寿x你 #单人
原作者:王富贵花   *寿单人 *现代自设: 他:300亿影帝炼狱先生 你:少女才编剧  *日本法定结婚年龄好像是16,男18(百度的,俺也不是很清楚,如果有错请大家指正!!) 此处设定你...
』当黑夜降临● 男神×你#炼狱寿#胡蝶忍#累
寿握住,惊的你差点叫出声。 『失眠了?XXX少女。』 黑暗中传来他的声音,和平日不同还带着些许微醒的迷糊,低哑性感的要命。 『嗯……』你小声他讲述你在黑夜中奔跑却看不见头的梦境,往他那边靠靠...
】不可追● 炼狱寿
热,一直遵循着强者保护弱者理,所有人都认为他是值得依赖的可靠的实力强大的人,所有人都称呼他为炎柱。但炼狱寿不是太阳,也不是火焰,他只是一个人而已,既然是人,他迟早会被这火焰吞噬。   我不记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