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藥嬸。● 药婶● 药研藤四郎● 刀剑乱舞乙女向

sodasinei 2021-02-28

原作者:雪乃乃乃夏美

 

我跑來禍害新坑x

結尾是be還是he就請自己想像啦♪。是女嬸,沒啥外貌大概只算是衣著。有自己的過分解讀,粟田口內容部分來自花丸。

依舊是自娛自樂產物,僅為個人解讀,如有歐歐西請及時退出><。

 

 

藥研藤四郎已經整整在房間裡發呆四天了。

 

平時成天在實驗室里忙來忙去的人,突然消停下來,誰能不奇怪啊。雖然桌上擺著平時看的醫學類的書籍,但是這個人顯然沒有看進去,有時候甚至直接躺下一盯天花板盯一天。粟田口大家都擔心地問他發生什麼了,他也只是用“最近在研究新的試驗品,因為一直失敗所以就一直在反復思考原因”之類的話語糊弄了過去。

 

這一切都怪四天前的那個黃昏。

 

四天前,審神者派了粟田口家的一部分成員出陣。因為是夜戰,所以她喜歡的短刀基本都被她安排上了,卻唯獨沒有藥研——這個每次夜戰都被她安排成隊長,並且隨身給他帶著禦守的這個藥研,這個每次出陣受傷後都第一時間被手入,甚至審神者不惜貼加速符都不想讓他忍受一秒鐘痛苦的藥研。

 

審神者公佈名單的時候,藥研藤四郎淡紫色的眸子稍微放大了些,張了張嘴明顯想要說什麼,卻又無聲。審神者想派誰出陣完全都是出於她精准的判斷,帶誰不帶誰都有自己的道理。也許是習慣於被她這樣對待了,他心中竟有些空虛和失望。他怎麼可能是這種人,他怎麼會這樣想。自己明明一直都是不辜負她的期望和照顧,一直認真習合努力工作,一直都認真內番,出陣也總是把大家的傷害降到最低,還經常帶回來東西第一時間交給她啊。

 

不過,自己什麼時候開始習慣於被這樣特殊對待了?這種想法該適可而止了。

 

但是他真的在意起來了,一直鎮定的他有些慌了。他想著“也許審神者是想讓別的刀劍也鍛煉一下”,就這麼騙自己相信了。正當他胡思亂想時,傳來消息說審神者在那棵櫻花樹下有事跟他説,讓他現在過去。

 

躺在地上胡思亂想的藥研重新閉眼,將緊縮的眉毛舒展開來,整理了下思緒,又屏蔽了一切令人煩躁的想法,便向櫻花樹走去。一邊走一邊思考著自己是不是做錯了什麼事或者做了什麼令她討厭的事。……思考無果。沒有被安排出陣還獨自把他叫過去要談話,這種時候肯定是審神者批評他吧。他本來就是那種親口說著“自己因為習慣了戰場所以不懂什麼風雅”的人,所以黃昏下的櫻花樹又意味著什麼他一點都沒有發覺,腦子裡滿是他最近做的種種事是不是有什麼問題。

 

……到了。

 

櫻花樹下映入眼簾的是審神者靜靜站在櫻花樹下,綴著花瓣的長裙在微風下裙襬飄飄,及腰的酒紅色長髮披散在腰間,右耳邊別著的金色鏤空的蝴蝶頭飾顯得普通的髮型卻又格外精緻,櫻花樹上櫻粉色的花也在微風下發出沙沙的聲音。就算是藥研藤四郎也在走近時不禁停了幾分腳步。過了許久緩過神後於是開口:....大將,久等了。

 

明明每次都是這個稱呼,都是這個如此熟悉的稱呼,審神者的心跳卻還是漏了半拍。她咬了咬嘴唇下定決心,說出了那個被她隱瞞了不知多久的話語。

 

“藥研....我,我喜歡你。”

 

審神者的聲音明顯不同於平時下達命令時那堅定的聲音,此時的聲音十分溫柔而又帶著些許羞澀,就算是不懂風雅的他也能體會到。而且這次,直接叫了他的名字。剛剛的胡思亂想一下子變成如此般的話語藥研一下子沒反應過來,冷靜了幾分後他強忍住自己的心情回話。

 

“……大將。可我是刀。”

“那種事有什麼……——!!!”

 

也許是早就料到他的回答,審神者脫口而出。她也許早就在心底下了肯定會被拒絕的決心吧。

 

雖說如此,葯研藤四郎也不是很清楚自己對審神者的情感。

 

他祇不過每次都盡力幫著審神者,經常在她生病的時候貼心照顧,認真完成工作之類的。審神者倒也每次都把葯研安排成隊長,也每次都不忘囑咐他隨身的禦守。上面都說過了,就這麼個來往。不過从午後的事起,他就發覺自己有些不對勁,自己是什麼時候開始在意起這些小事的呢?

 

在聽到審神者的心意後,他突然明白了自己對審神者的情感,也許自己是不知什麼時候開始喜歡上她了吧。

 

但是這樣是不行的。

 

“審神者是不可以被某位刀劍男士獨佔的,如果真的這樣做的話,說不定本丸里就會產生摩擦。大將您是人,也就會有自己的私心,其他人也就會因此嫉妒。為了我,豁出去整個本丸……大將,這不值得。”

“但是……”

“……要怎麼說大將才會明白呢?”

 

自己是刀,她是審神者,註定不能在一起。這是原則。自己是藥研藤四郎,不能像其他短刀一樣向審神者撒嬌,也不能像其他人那樣我行我素。他一直都是本丸里最珍惜現在的時光的人,一直都是最珍視這一切的人,是他在一期哥不在的時候撐起整個粟田口家,是他儘管毫無信心但還是溫柔地哄著弟弟們說著“一期哥過不了多久就會來的”。他是最有原則的、最會站在客觀角度上思考問題的藥研藤四郎,也是最溫柔的藥研藤四郎。

 

雖然沒有明確規定,但是這也是他必須遵守的原則。他清醒地告訴自己不可以因為私欲而影響整個本丸。

 

最後的結果就是藥研藤四郎拒絕了,他把自己的心意深深的藏在心裡。

 

發呆之餘,恍惚之間,一天又過去了。外面已經滿是星星點點,粟田口的大家也基本都睡熟了。藥研藤四郎隱約聽見有人在走廊里慌亂地喊著審神者發燒了的消息,他急忙沖出房間跟大家聚集在一起。

 

……發燒?

 

已經是深夜了,但是已經睡熟的刀劍們多數都起來了。聽其他刀説萬屋的退燒藥都已經沒貨了,春節期間又沒有補貨,本丸里也沒有了,可審神者還燒得厲害。藥研奔出來時腦子一片空白,聽到這也沒怎麼思考便直接跑到廚房,打算熬點生薑紅糖水給她。反正走廊很亂沒人注意到他去哪了。

 

正當他端著生薑紅糖水走出廚房時,走廊里熱鬧的氛圍已經無影無蹤,剛剛他在廚房時好像聽見了他們說什麼“早上要不去遠些地方看看有沒有賣藥品的地方,畢竟大半夜的也沒有什麼地方還沒関門了吧”。藥研放輕腳步,小心翼翼地端著小碗走到審神者的房門前,說了聲“失禮了”便推開了那扇因怕他人起來照顧她麻煩而虛掩著的門。

 

審神者的臉頰顯然燒得有些發紅,眉頭緊鎖著好像睡得十分不安穩,就算是深夜身為短刀的偵查使藥研也能清楚的看清她的表情。藥研輕輕晃了晃她,在審神者清醒了一些後便把枕頭豎起靠在床頭,讓她躺在上面。為了減少些起來時頭暈的痛苦,藥研便直接讓她端起碗一飲而盡。看著她乖乖喝下,藥研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虛弱的身體讓她有些堅持不住,隨後直接環住藥研的腰睡著了。藥研慈愛地望著主動抱著他的審神者,不禁小聲自言自語著原來發燒的人喜歡撒嬌是真的啊。想到這個姿勢起來可能會很難受,藥研便重新讓她躺回了床上。為她拉好被子後,藥研借著過近的距離,望著她可愛的睡顏,那一刻仿佛時間都停止了。

 

藥研藤四郎忍不住在審神者的眉間留下了一個帶著祝福的吻,低聲在她耳邊留下她再熟悉不過的聲音,祇不過最後幾個音節輕到無人聽清:

 

“大將,祝您早日康復。

                ——我也戀慕著您。”

 

男x你】重逢 #加州清光 #压切长谷部 #石切丸 # #笑面青江● 男神X你 ●
】 他怎么也没想到,再次见到审神者时,她已经和他一样,穿上了白色的大褂。 “欢迎回来......”紫色的瞳孔中充满了惊讶,他轻咳声,深深鞠了躬“大将,好久不见了。” “,”你走上去摸摸他...
【一药】不要离开我 ● ● 一期振● ● 一期
x         一直都不知道,自己已经是这个本丸里的第二把极化的“”。          那天他修行后归来时,在本丸里属于振的居室里找到振也是这个偌大的本丸里除了他意外...
【一药】君可知 ● ● 一期振●
原作者:有只鸽子叫晨曦♬   咳,盲狙全国二卷的产物xx 一期振将军设定,【紫瞳】“礼物”侍从设定 瞎写√ 0、 一期振,我是个不合格的间谍。 1、 那年,将军一期振收到了份“大礼...
1】何以论平生 ● 宗三左文字● ● 压切长谷部● 不动行光● 舞台剧
,偶尔被拿来出出阵,练个级,安心等毕业。 但脚踩进一个坑,另只脚就免不了要踩另一个。无奈躺尸在家的几天补了很多游戏衍生作品,其中就包括舞台剧。微词在先,我对《》的游戏性一直持保留态度...
震惊!粟田口私立学校学生出门失踪教导主任寻找再度失踪!● ● 一期振● 一药● ● 厚
。”         ……         最终没挣过振,被强行背了回去顺带“享受”了一期振的伤员专属服务。然后,学生与教导主任一期振都请了一个长长的假,当然,的假是振请的。  ...
眠月 #审神者 # #
侧穿过的手,姿态像是非常亲昵的恋人间的耳语。   又是不是那样的关系呢。   下地顺着她的头发,也如同那声音一样漫无目的地思索着。   和人。主从。应该就是这样的关系。   如果往那纯粹...
我家审神者脑子有坑(二) ● ● 压切长谷部● 鹤丸国永● 烛台切光宗● 一期振● ● 重庆
。在生里第一次嫌弃自己的身高。毕竟萧箐也是个有170的大姑娘了,更何况现在还是站着的。一期振充分发挥了自己比审神者高7厘米的身高优势一个手落下去。        压切·目瞪口呆·我可能看见了...
我家审神者脑子有坑 ● ● 烛台切光忠● ● 鹤丸国永● 重庆
引起了山姥切的注意,转身看了过来。只见萧箐正躺在地上摔得跟个二傻子一样。然后成功吓住了男士。都要提着药箱赶来时就看见萧箐翻身跳了起来,“别担心,我没事。”烛台切注意到萧箐的嗓音变低了...
[]酱的恋爱咨询教室♪ (一期振×审神者) #
原作者:姬上叽叽叽   *的视角,主体还是振×审神者 *流水账,很没诚意的飞速解决事件,把积在word里的坑翻出来写的睡前段子     最近。   主人好像在避着期哥。     「啊,...
【审神者日记】动物化的本丸 ●
把你出卖了。。按照这个套路……那个就是咯?【瘫】         下午,我枕在小狐丸【当然是变成狐狸的那种!贼大只呢!】身上,抱着从动物堆中随手捞的只猫【看起来是山姥切】胸口上趴着粟田...
长谷部大危机 ● ● 男神X你● 压切长谷部● 压切
原作者:木琴   #压切 #甜 #不知道写的什么   长谷部大危机 黑田家的重宝, 第六天魔王的爱, 时之政府最受欢迎的之一, 本丸审神者最器重的, 压切长谷部面临巨大危机! 他! 居然...
我家审神者脑子有坑(三)● ● 压切长谷部● 鹤丸国永● 蜂须贺虎彻
了啥啊?”陆奥守问站在他身边的和泉守,和泉守脸茫然的看堀川,堀川摇了摇头看了那扇关闭的窗户。“难道是生理期?”推了推眼镜脸严肃的小声说着。         然而,萧箐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