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Pa/罗】心甘情未眠● 海贼王乙女向● 特拉法尔加罗

sodasinei 2021-03-01

原作者:蘇淺默.

 

7000+

——我到了淤泥深处,捡到了一颗星星。

 

我沉溺在淤泥之下,却碰巧遇见一颗星星。所以我做了个决定,重见光明,主宰命运。

 

夕阳西下,染红了西边的天空。高跟鞋踏在地面上,发出响亮的声音。你走进了一家便利店,与一名带着毛茸茸且豹子斑点的冬季毛帽的高挑男人擦肩而过,买了一些日用品后便回家。

 

可是经过一条巷子的时候,却听到了微弱的呻吟声和嘲笑声。

“喂,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

“怎么不说话?”

你微微瞪大了眼睛,瞬间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你匆匆走进巷子里,那群学生看到有人便急忙的走了。只剩下你跟那个伤痕累累的男孩。

 

男孩打得浑身血淋淋,眼睛都睁不开,躺在地上。也许在下一个天亮之前,他将失去呼吸。

 

你红了眼眶,并不是因为同情。你正准备拿出手机呼叫救护车,却有人走到那个男孩面前。是在便利店遇到的那个男人。

“你想干嘛?”

 

“我是医生,可以帮他做些急救。当然你能阻止我,然后看着他到医院后死了。”

你只是缓缓拿起手机,然后拨打救护车。你静静看着你这个男人在为男孩做急救。

 

直到救护车来了,那个男人才离开了男孩的身边。你正准备离开这里,那个男人却说话了。

“特拉法尔加罗。”

“…你的名字?”

 

“嗯。”

你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在想什么,但你认为他没有好意,你在防备他。

 

“我救了他,你不打算请我吃饭?”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吗?”

“你很想救他。”

“随便。”

你简短的一句话,他却明白了。你走出巷子,而他跟在你后头。当你在路上看到父母与孩子的时候,心里毫无波澜。而你感受到特拉法尔加强烈的视线,这让你很不舒服。

 

“我家没有什么好东西。”

“没有梅干就可以。”

“不要再看着我,很不舒服。”

自从你说的这句话,他才没有一直注视你。直到到了家门口,你才停下脚步。

 

你打开了门,特拉法尔加毫不客气的走了进去。突然,他的余光好像瞄到了什么,缓缓拿起桌子上的报纸。

 

报纸已经泛黄,上面的日期写着1996年10月6日,已经是10年前的报纸了。有一篇报道的标题吸引了他的注意,明晃晃的大字「东京日夕中学杀人案」。昨夜日夕中学发现数位学生被杀害,至今仍未找到凶手。特拉法尔加印象中记得这个案件当初引起了社会轰动,甚至到了10年后的今天凶手仍未找到。

“你是怎么看的?这个案件。”

 

你朝他的方向看过去,手中的动作顿了顿。脸上浮出淡淡的笑容,反问道。

“你觉得呢?”

 

“啊..报仇或因快感杀人。”

“我觉得你说得没错。”

“你很了解?”

“只是经常研究案件罢了,稍有了解。”

特拉法尔加点点头,好像在表示听懂的意思。

 

你走进厨房打开冰箱,发现除了刚才在便利店买的饮料就没有其他食物了。而有两个杯面放在了旁边的桌子上。

“……特拉法尔加,你吃杯面吗?”

“好。”

 

你跟着两个杯面走出客厅,这显得你们有点寒酸,但特拉法尔加不太介意,但因为职业病而说了句「吃一两次没关系,但不能经常吃,对身体不好。」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xx。”

“你觉得他会活着吗?”

你懂,你明白特拉法尔加口中说的那个「他」是指刚才遇到的那个男孩。

 

“会的,我希望他活着。”

“为什么?”

“可能是同情吧。”

“这是我的电话号码,可以联系我。”

特拉法尔加递给你一张纸条,大概是趁你在厨房的时候写的,但你并没有想联系他的打算。

 

“那个男孩住哪家医院?”

“不知道,但我可以帮助你。”

“凭什么?”

“就凭我是个医生。”

“你以为你是警察吗?”

“但我的人脉广散到全国医院。”

他说的一番话让你又有了联系他的打算。你向他点了点头后,他帮你收拾桌面上的垃圾,就离开了。

 

你走到房间里,躺在床上,眼神透露一丝疲倦,缓缓地闭上眼睛。梦里一片鲜红,笑声回荡在脑海里,许多张丑陋的脸庞,让你恐惧不已。

你被梦境惊醒,身上出了一身冷汗。你走出房间,往桌子的方向看了几秒后便去倒了杯水。

 

反正都睡不着了,不如发讯息给特拉法尔加。你打开手机,加了他的联系方式,并发讯息。

「特拉法尔加,我是xx。」

「我明天要去找那男孩,你方便吗?」

 

你以为他已经睡着了,正想放下手机,却没想到手机传来「叮叮」的声响。是特拉法尔加的讯息。

「我明早去接你。」

「你还是真不客气。」

「如你如见。」

 

你把手机随手放在一旁,又再次回到床上,这次居然昏昏沉沉地睡去了,没有那些奇怪的景象。隔天醒来还是被门铃声吵醒的,你稍有不满的打开门。

“刚睡醒?”

“你没有告诉我准确的时间。”

“气息好了不少。”

 

你看了一下特拉法尔加的脸庞,他顶着两个黑眼圈,你心里有些许无语。

“熊猫医生职业病真是重。”

“等我,去洗漱了。”

 

你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缓缓地走进厕所。话说回来,「东京日夕中学杀人案」还真是印象深刻,毕竟发生这个案件的时候你才14岁。你擦了把脸后,走出厕所,看到特拉法尔加早已把你家当成了博物馆了。

“好看吗?”

 

特拉法尔加冷静的点点头,然后向门口的方向走过去,顺便回头催促你。

“既然准备好了就出门。”

“哦。”

 

你坐上特拉法尔加的车,随著车的一阵晃动,眼皮快要合上,但你最后并没有。你不想在一个不够熟悉的人面前露出自己脆弱的一面,反正也得有这个人的出现,熟悉的人。从头到尾就只有自己罢了。

“特拉法尔加,你对于校园霸凌有什么看法?”

 

你看着特拉法尔加的侧脸,他一脸认真,好像没有听见你说的话。你本打算作罢,却听到他的声音。

“它的出现,本就是个错误。”

“你很关注校园霸凌。”

 

“你我都是可怜虫罢了。”

“…什么?”

“没事。”

你摇了摇头,往车窗看过去,看着各式各样的店铺,脸上带着笑容的路人。你不知道该想什么,只是你的心情难以形容。

 

“我父母在我读中学时死了。”

听到特拉法尔加的话,你又把视线放在他的身上。

“为什么要跟我说?”

 

“我想多了解你。”

“了解了又能怎样?”

你心里不禁一阵冷笑。你抗拒一切,把城墙堆在自己的周围,拒绝别人进来。

 

但你想了想,你决定还去回答他。

“父母?可有可无。”

“只是没有他们,我会过得更加好。”

你说的没错,这么多年来他们从来没有关心你。把你抛给那些刻薄的亲戚,受尽折磨。既然有他们也过成这样,那还不如不要算了。

 

你突然疯狂咳嗽起来,身体又开始疼痛起来,跟以往一样。这些年来突如其来出现的疼痛早已习惯了。你没有表现出过多的反应,只是额头上的薄汗,苍白的面孔,处处都表示着你很痛苦。特拉法尔加显然也看到这点了。

“哪里不舒服?”

“没事,是后遗症。”

 

“长达多久了?”

“喂,熊猫医生。我知道你是医生,但你没必要管那么多,我早就习惯了。”

特拉法尔加没有因为你不礼貌的行为而生气,只是不知道从何拿出来一盒止痛药,然后抛给你。你接过后便吃下一两颗。

 

“谢了。”

吃下药后你果然好多了。你也察觉到你刚才的态度没多好,所以就顺便跟他道谢了。

 

“那个男孩在我的医院里。”

听到这句话,你认为特拉法尔加早就知道了,但你不知道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那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

“没有我的指示闲人免进。”

你知道你现在整个脸都黑了。你还是第一次知道去医院还需要指示,特拉法尔加果然与常人不太一样。

 

车缓缓停下,你往车窗看过去发现已经到了医院门口。你解开安全带,推开门走了出去。

 

“我去停车。”

特拉法尔加拋下这一句话就开车走了。你也没有先行进去,毕竟你不知道病房在哪。过了一会儿,你看到他高挑的身影。

 

“走吧。”

你跟在特拉法尔加的后头走进了医院。途经的所有医生护士都跟他打招呼,可见他有多么受欢迎,只是他本人好像不太在意罢了。还是说,受欢迎的原因是因为其他。

 

进电梯后,他按了4楼。当走出电梯后,走廊静悄悄的,你也该庆幸你没有穿高跟鞋,不然整个4楼都回荡着你的高跟鞋声。特拉法尔加停在一个病房面前,轻轻的推开了门。引入眼帘的是满身缠着绷带的人躺在病床上,脆弱,只感受到一阵微弱的呼吸。特拉法尔加走到男孩的身边,小心翼翼的拆开男孩身上的绷带帮他换药,很温柔。此刻你才感觉到他是个医生。

 

“罗…他怎么样了?”

罗手上的动作微微一怔,又迅速反应过来。

“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这几天就会醒来。”

“嗯,我会来见他的。”

 

“还真的很关心这小男孩啊..”

“闭嘴,不然喂你吃梅干。”

罗真是在我这里留下了弱点啊。你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男孩后,就往门外走。

 

“去哪里?”

“饿,吃饭。”

罗跟上你的脚步,多亏他的大长腿,他才能跟上你的步伐。本来你还以为罗要工作的,结果他回答「我休息一个月」。果然做老板的人做决定都很爽快啊,不愧是他。

 

到了医院的食堂后,你们随便拿了一些饭菜就找了个位置坐下。

“话说你读书时期快乐吗?”

 

罗看了你一眼,没有多做反应。

“平淡。反正只是每天读书。你过得怎么样?”

“就那样吧,脑海中只能想到那些。”

“会看见太阳的,我也是这样走过来的。”

“你知道了?”

“知道,那时候很痛苦吗。”

这句话明明是个疑问句,却被他说成肯定句。你拿着勺子的手没了动作,因为你没有想到他会知道。可能是真的很明显吧,只是那么多年来很少跟别人有过多的接触,所以没有被人发现。

 

“痛苦,但习惯了。所以..你是因为这个才接触我的吗?”

“可以这样说吧,毕竟我们都痛苦过。”

“…每个生命都是有意义的。”

这句话从你的嘴里说出来的确让人感到讽刺,或者也有其他的意思。

 

“为什么要说这句话?”

“不是说,人先要自救才能被拯救吗?我自救了,如今我想被拯救。”

如果自己都不拯救自己,那又怎么可能会愿意被别人拯救呢?我想拥有勇气,去做一件事情。

 

“xx。你要记住所有温暖,因为这些温暖能让你勇敢的活下去。”

“我记住了,所以我才活到现在。”

或许是一颗糖,一个人的好意后来都记在你的心里,让你活到了现在。

 

“所以那些后遗症是从中学就已经有的吗?”

“是啊。被打的伤痕累累,像只狗那样趴在地上喘息,每天在苟活。”

即使停止了校园霸凌,但那种疼痛还是伴随你十几年,你认为你已经没有办法摆脱这个阴影了。它会伴随你一辈子吧。

 

“你记得我吗?”

“我们…不是昨天才认识?”

“在中学我就认识你了,虽然是单方面。”

“……什么?”

 

*罗:

你知道吗?当时我们都活在阴沟里。爸爸妈妈生病了,离我而去了,我什么都没有了。那时候我立志当个医生,我一直在努力。当我看到你被霸凌的时候,我不敢上前,我怕下一个被霸凌的就是我了,我还有很多事情想做。但没有帮助你是我一辈子的內疚,如果我帮了你,你如今就不会那么痛苦了。所以当我在便利店再次遇见你,我马上就认出你了,你的样子我永远都不会忘记。

 

听到罗所说的话,你趴在桌子上哭了起来。你想到很多你以前经历过的痛苦,如果那时候有人帮你的话,你就不会这样了。

 

你平静自己的情绪,然后用手背擦了擦眼泪。眼眶仍然是红的,但你直视着罗。是责怪,还是其他?

“你有苦衷的,我不怪你。”

“说实话,我还需要感谢你。终于有人来拯救我了,我一直在等。”

 

罗紧握住你的手,仿佛要给你力量。

“我会永远在你身后。”

“……菜都涼了。”

 

吃完饭后罗就送你回家了。无论你怎么想,你还是没有办法想到罗居然是你的同学。你没有办法恨他没有帮你,因为整件事情根本就与他无关。手机响了几下,又是罗发来的讯息。

「你现在有工作吗?」

「没有。」

「那么来做我的助手吧。这也有好的理由可以自由出入病房。」

「无所谓,但你不是在放假?」

「这是我的医院。」

「……有工资吗?」

「有。」

 

你静静的坐在沙发上,最近又好像对身边的事物燃起热情了,又好像没有,还是你现在所做的一切只是对以往的留念?你不知道。你只是不想再看到其他人过你以前的人生罢了。

 

如果有人问你还痛苦吗?当然痛苦,但比起治愈内心,我现在更想要的是一个勇气。

「明天带你去个地方,早上来接你。」

「好。」

 

隔天早上,你终于早起了,毕竟罗又一次没有告诉准确时间给你。你打开门,面前这个医生黑眼圈又深了一层,你很好奇他到底做什么了。

“熊猫医生,你昨晚做什么了?”

“看医书。”

 

“作为一名医生,你还是要注意身体啊。”

你带着淡淡笑意来调侃他。但罗把今天要去的地方搞得神神秘秘,怎样都不肯告诉你。

 

你只好又坐上他的车。刚开始你以为你跟他不会有过多的接触,没想到到了现在的地步。过了一段时间,车又在一个你陌生的公寓停了下来。你疑惑的看向罗。

“我家。”

“为什么要去你家?”

“你怕我对你干什么吗?”

 

你倒是不怕他对你干什么,毕竟这个样子看着身体就不太…算了。你径直走向公寓门口,看起来像个私人公寓。不过你也不太惊讶,毕竟能开医院的人是有多穷。罗打开门,映入眼帘的客厅居然很整洁,你以为像他这种人并不会这样,不过医书倒是不少。

 

罗走在前头,你便跟着他。走上二楼后,罗推开一个房间的门,然后把你带进去。房间里虽然没有什么生活气息,但是很干净。墙壁上还贴着一张结婚照,样子跟罗有几分相似,大概就是罗的父母了。

 

罗看着你,然后开始诉说他的故事。

“我出生在「白色城镇」,在我中学那年,白色城镇爆发珀铅病,我因为在东京,所以没有被感染,父母很不幸被感染了,最后离我而去。我把这个房间空了出来,放父母的东西,就好像..父母一直在我身边。”

 

罗说完后,把你拉去天台。你不懂他想做什么,但你很怕他从这里跳了下去。罗看出你的想法了,他紧握你的手,你也回握了他。

“我怎么可能会跳,我还有你,还有父母的爱。”

“陪我看看天空吧。”

 

在这个时候,罗居然意外的话唠。你陪着罗看天空,一不小心就黄昏了。

“饿了吗?”

“你家有什么?”

“平时懒得煮饭,所以只有杯面。”

 

你们相互对视,然后笑了起来。突然罗的手机响了,看完讯息后,罗把屏幕朝向我。

「医生,那个男孩醒了。」

“走吧。”

 

罗马上开车到医院。你不知道那个男孩醒来后有什么情绪。你们缓缓推开门,却见男孩缩在被子里,变成个小团子。听到开门的声音,男孩的身体明显一颤。他害怕是那些霸凌者。

“没事的,我是特拉法尔加罗,你可以叫我罗医生。”

 

那个男孩仍然躲在被子里面,没有任何反应。你看了看罗,暗示他先出去,你有些话要说。罗点点头,便出去了。你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静静看着床的方向,缓缓的张开口。

“我经历过你所经历,所以我可以告诉你”

“绝对不要自甘堕落。”

 

男孩好像听到了,缓缓拉开被子,露出绑着绷带的脑袋。眼睛看上你的方向,飘忽不定。紧张,从他的眼睛就能看出来了。你起身走向他,然后坐在床边。

“你想说什么?”

 

男孩沉默了一会儿,他终于开口说话了,虽然是支支吾吾的。

“那,那个,什么意思?”

“我曾经被校园霸凌。我用亲身经历给你的忠告。”

“自甘堕落..”

“字面意思。”

 

男孩有点疑惑的点点头,但还是没有说什么,但你认为他以后会明白的。

“你有梦想吗?”

“嗯..医生。”

 

“你想学吗?”

“想。”

“刚才说话的那个医生是我的朋友,你要是想学的话我可以跟他说。虽然他是有点毒舌,但他是个好人。”

男孩的眼眶泛起了眼泪,但你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要是眼泪碰到伤口,可是会很痛的」,让那个男孩硬生生把眼泪憋了回去。

 

“我走了。”

你从门外走过去,没有回头。出来后看到罗站在门旁,大概也听到刚才的对话。

 

“你就这样把我卖出去了?”

“不愿意?”

“无所谓。”

你心满意足的点了点头。但你突然想到了个问题,这个答案你现在就想知道。

 

“罗,我问你个问题。”

“嗯?”

“你希望杀人犯去自首吗?”

你肉眼可见的看到罗顿了一下,但罗把手插在口袋里,又变成平日的样子。

 

“希望。”

殊不知他把一句话硬生生的憋回去,把说出来的话变成「希望」,他原本想说的话是「如果是你,我希望不要」。但他知道你真的很需要这个鼓励,去面对你所做的一切。

 

“那么,会再见的。”

还未等罗回答,你便用吻堵住了罗的嘴巴,罗也不甘示弱,摁住你的脑袋,不让你离开。你的脑袋一片空白,只是感受到这个吻是饭团味的。

 

两人分开后,你深深的看了罗一眼,然后就离开了医院。罗没有挽留你,只是看着你的背影,直到你上了计程车。

 

但这辆计程车车的目的地并不是你家,而是警察局。当你跟警察说你是「东京日夕中学杀人案」的凶手后,他们把你带到审讯室,安排一名警察帮你录口供。

“你,是凶手?”

“是的。”

 

“杀人原因。”

“校园霸凌。”

 

“他们对你做了什么?”

“把我的头摁在水里、关在更衣室里、把我打到满身淤青、浑身血淋淋,反正很多事情都做过。”

你冷静的不像话,好像只是用第一人称诉说一个故事,仿佛受到伤害的并不是你。

 

“你知道杀人是错误的吗?”

“知道,那时我死也希望有人帮我,但没有。”

 

“你后悔吗?”

“是也不是。我现在回头看,我不会后悔自己的决定,因为我的确过得更好了。但如果人生可以重走一遍,我不会选择杀人。”

杀了他们,让霸凌者都消失了,让你不用整个学生时期都处于霸凌的阴影下,但杀人的这段记忆还仍然存在你的内心深处。

 

 

“为什么要自首?”

“本来就想自首,只是有人给了我勇气罢了。”

“谁?”

你不想拖累罗,所以隐瞒这件事。

 

“警察先生,这个不重要,逮捕我吧。”

最后你「如愿以偿」被关进牢里。虽然是很无聊,但好像没有被世俗捆绑了。

 

直到有一天,警察跟我说有人想见我。你脑海中浮现罗的脸,果不其然就是他。毕竟除了他,也被有其他人想见你了。来到一个房间里,你与罗隔着一块玻璃,或许这就是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你们拿起旁边的话筒,注视着对方。

“罗,你早就知道了吗?”

“嗯。”

“如果早点遇见你就好了。”

“不晚,我等你。”

 

你们两个人剩下的时候静静的注视着对方,看着看着你眼眶就泛泪了。罗拿起话筒,用他好听的声音说「别哭,我帮不到你擦眼泪」。你不必担心他不会来,因为你信任着他。果不其然四年后的今天,他在门口等着你。

 

“罗…”

“我们上个星期不是见面了吗?”

“那不一样,隔着一块玻璃。”

虽然罗嘴上嫌弃你,但还是紧紧的搂住你。

 

只是站在旁边的那个男孩咳嗽了一声,不然你都没有注意到他。

“你?”

“这几年他都在跟我学习,现在是我医院的实习医生。我先带你去吃饭吧。”

“嗯。”

罗马上把你带离男孩,就剩下男孩在随风飘摇。

 

 

——END.

 

解释:

 

女主「你」在中学的时期受到了校园霸凌,身边没有人帮助你。而你无法承受这样的痛苦,所以把霸凌者都杀了,把这么多年来的怨恨发泄出来,「东京日夕中学杀人案」10年前,你14岁。

 

所以当你走过巷子的时候听到呻吟声和嘲笑声的时候才会微微瞪大眼睛,知道发生了校园霸凌。你看着躺在地上的那个男孩,红了眼眶并不是因为同情,而是在他身上看到了以前的自己,懦弱、无能。那时候因为害怕而不敢反抗,满身鲜血躺在地上。所以你后来一直想帮他。但你跟他不一样,你因为不甘心而重新爬了起来。

 

而特拉法尔加在第1次见面去你家吃饭时找到的报纸是你10年前杀人后第2天收到的报纸,你放在家里了10年。结合救那个男孩、反应和这张报纸暗示那个凶手就是你,埋下了伏笔。(不过我觉得很明显。)

 

后面那些感觉很明显,不懂就问。

只是觉得这个剧情怎么跟少年的你很像?

 

】Wedding ● ● 山治● 艾斯● 索隆● ● 路飞● 卡塔库栗
”     “是战斗吗唔——”       堵不住你喋喋不休的追问,只能选择物理方式让你闭嘴。       不管怎么看大家最近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你一出现就立马安静如鸡,一旦迎上你的视线还...
】我的妹妹究极可爱 #艾斯 #萨博 #路飞 #· #索隆
。     Ver.·[医生] 你倒腾着两条小短腿往外科楼跑去。   “哥哥——”你一边跑一边喊,却一直找不到人。   直到一个眼冒红心的护士小姐姐走过来在你面前蹲下,“你在找哥哥吗?”   你重重点头...
【多弗朗明哥x你】沉沦♥(下)● ● 男神x你● 西南迪● 柯松● 同人●
太想让干部们知晓你的身份,只是随口提了一句,就莫名其妙认定了你是他朋友的身份。   “少主夫人你在干什么啊?”  baby5从巴身后探出脑袋,一脸好奇地看着你手里的针线。   “啊不是说别叫我少...
】当他们当爸爸了● 多弗朗明哥● 克洛克达● 基德● 艾斯● ● 卡塔库栗● 尤斯塔斯基德
。   过来一把揪起了他的自家小鬼【,等你今天的学习任务完成了在给我出门。】自己想他这么大的时候,医学系的书都看完好几本了。   【嗯,我才不要呢,我要跟妈妈学海军六式成为一名像柯松叔叔一样...
【one piece】好感度不同时的他们 ● ● 山治● 索隆● 多弗朗明哥● ● 男神x你● 路飞
原作者:祁橙橙橙   ※内含:索隆/山治/基德/路飞//多弗朗明哥 ※路飞为友情,ooc怪我 ※代入日语食用会比较好   ◆索隆   0%:“喂,你这家伙不会有什么企图吧,啊...
】Nighty-night。● 同人● 香克斯● 克洛克达● 尤斯塔斯基德● ● 山治
成为他的负担,从上船的那一天起就立志要变得更强大的小小助理,自认为做了一个无比正义的决定。       你信心满满的搬到隔壁开始刻苦钻研起医术来。          而这正是让头疼的地方...
】疗伤 ● .
原作者:chris.   ooc ·单人     “船长!贝波抬着你送到了船长室。 放下手中的书,看见你满身伤痕的样子,整人都不好了。 “谁干的。”拿起鬼哭,只要贝波说出名字他立马...
单人]自尊●
,虽然偷偷笑了,但还是放慢脚步让你跟上。   走了一段路终于到了黑胡子所在的地方,你也想不明白船长为什么不用能力。   “,你终于来了。” “有什么事?” 船长站在这个「恶魔」面前没有退缩...
】当你们一起看恐怖片● 多弗朗明哥● 艾斯● ● 克洛克达● 尤斯塔斯基德● 卡塔库栗
打扫卫生,琵卡和巴负责重修天花板,乔奥G负责现做拉面夜宵,迪亚曼蒂和托雷波负责在旁边给少主念合同,古迪乌斯和马哈拜斯负责搬新沙发,另外还专门请了按摩师傅给你俩按摩泡脚……   【呋呋呋...
】omega如何在一群Alpha下生存?● 马科● 山治● 多弗朗明哥● 卡二● 卡塔库栗●
。”         你想挣脱的控制,动了几下发现根本无济于事。         “omega?有趣。”他像是发现新奇物种一样盯着你。         你看到了脸上恶劣的笑容。         “,你在做什么...
】暗恋(内含   索隆/马科/./山治)
试试呢yoi。”       医学院的天才——·。他似乎天生就该是个医生。 医学界的天才。 其实一开始你也是不认识他的,那为什么认识了呢,据说每天不止本校的女生去围堵他,连外校的都...
是cos呀● ● one piece● ·● 波卡斯·D·艾斯● 香克斯● 多弗朗明哥
了一件外套过来,“这样才对嘛​。” “什么嘛!”你有点不满,“是cos啦,cos!既然是cos那就肯定要还原啊。”​谁叫你演的时候还光着身子?醋死你。 “诶?”艾斯坏笑,“但是这件衣服是我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