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回乙女】欧皇还是非酋 #五条悟主场● 咒术回战乙女向

sodasinei 2021-03-05

原作者:Az-杏

 

五条悟主场。

又几个月啥都没写整天光顾着玩,然后突然开始小段子复健。

很短,很ooc,真的。

下面可以开始了哦。

 

↓↓

 

怎么说呢,这个情况。

 

“所以这个池子里绝、对是没有五条悟了吧……”

你窝在沙发里,看着手机屏幕上闪闪发光的“超神款·虎杖悠仁粘土人……”默默叹了口气。

 

这是你抽的第十九发魔力赏,十九发力你甚至抽出了价值285的超神款粘土人,也没抽到均价19的许愿款五条悟小挂件。

 

这到底是欧皇的象征,还是非酋的象征?

 

 

“还~没抽到吗?”突然出现在沙发后面的五条悟将下巴抵在你的头顶,他可记得,你在他正要出门的时候就开始抽魔力赏了。

 

同居了有一段时间,你也差不多已经习惯他的神出鬼没。“还~没有,”学着他的语气,说出这个令人心痛的事实,“买到甜品了吗?”

 

他边哼唧着“什么嘛吓不到你就看不到你可爱的反应了啊犯规”边绕到沙发前面坐到你旁边,提着甜品店的袋子在你眼前晃晃。

 

“好啦别管挂件了,我还买了你喜欢的和果子哟,要吃吗?”

 

“……吃!”

 

 

某不愿透露姓名的5t5先生:看着手机上一发入魂的许愿款,陷入沉思。

 

本大爷整个人都是你的…这个挂件又没本大爷好看。

 

想着又把魔力仓库里的虎杖悠仁粘土人回收掉了。

 

 

其实是上课间隙的瞎摸鱼,甜品本来写的是喜久福,但发前猛地想起来喜久福是仙台特产orz

梗源现实生活悲惨故事(指我真的抽了十九发b站的魔力赏,真的抽到了虎崽的gsc,真的没抽到许愿的5t5。

 

】高专最强们攻略指南● 男神×你●
弹幕里一对嘤嘤嘤漠不关心,“分为多个时间线,分别为高专线(高专时期),命运线(虎杖悠仁),前夕线(骨)和if线(全员存活)为这次我们主要走最难通关按你们的话地狱模式的线路:高专线...
写老师的擦同人被发现了该怎么办(x我)●
原作者:川越   Tips. 1.x我(无具体设定) 2.梦/ 3.就很擦(ooc) 4.不写老师的擦擦同人别误会啊!!     “洲崎绘里一双明眸...
双向暗恋(/梦)x我●
。”   “那为什么?被以前最欣赏的学生、现在最关注的新星师这样排斥,就算是我也感到很受伤啊,讨厌我吗?”   接连两个形容攻击太猛,我腿一软直接摔下去,早有准备的随手一捞,彻底将我圈在怀里,他的...
】我的两个骗子爱人 # # #夏油杰
酸涩:“你说和夏油杰?确实这样。”   一位界百年难遇的六眼师,被称为“最强”的存在。哪怕他已经不在世上,现在仍旧没有出现能够与他匹敌的人。 另一位早已叛逃高专的特级诅咒师,...
玫瑰少女 (/原) x她 ●
欣喜,却又立刻因他的问题挂上愁容,她戳戳自己的额头,又望天又跺脚,在原地蹦跶了一会儿,十分难过地承认,“我没有名字,也想不出来起什么名字。”   “……”   合着这灵刚从胎孵化而来...
金阁寺● ● 夏油杰●
原作者:京八桥   夏油杰、。   “于是,眼镜使他们互相到一般路人。正如人生和我们之间,总有个像眼镜般看不见的障碍物存在。”   我看见那座贴满金箔的庙宇,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夏油杰坐在...
】戒断反应 # #狗卷棘 # #虎杖悠仁 #夏油杰 #骨忧太
原作者:伊莎莎莎莎莎莎   ★内含/夏油杰/骨忧太/虎杖悠仁/狗卷棘 ★ooc有。每个你都不同个体,欢迎自行代入。 ★在学校玩不到手机产生的小脑洞。短,一发完 ★越到后面越跑题()   戒...
】被最爱的人诅咒了 # #狗卷棘 # #夏油杰
扭曲的诅咒了。” 看着骨忧太,和他背后的祈本里香。 后者若有所思,再抬头的时候发现老师的身后有好大一团黑色的雾气。 特级的气息。 他摆出应的姿势,然后想起眼前的这位老师界最强...
//惠/虎杖】被窝搏斗● 伏黑惠● 虎杖悠仁
原作者:绯鲤姬   *不色批梗,沙雕梗 *别名睡眠保卫       你和同居了。交往后他来你家过夜的次数越来越频繁。190的个子,每次都要和你挤那张粉红色单人床,晚上连翻身都做...
征募灰姑娘(/梦) 骨,狗卷,伏黑惠,虎杖,宿傩,
原作者:川越   Tips. 1.全员→你(骨,狗卷,伏黑惠,虎杖,宿傩,) 2.全员ooc,天雷滚滚 3.当成厕所读物轻松无脑看个爽就好 4.其实只个潦草的大纲,并不想...
×你】双向吃醋●
的样子,只不过配字很鬼畜:“惊!界最强的情侣装照流出!” “…这啥。”,你一脸无语地望他。 他非常放松地笑着:“就是你看到的那样。据说上头那帮老家伙看到的时候脸都绿了。”,说着他凑上前来...
)所谓爱情的证明?● ● 夏油杰● 骨忧太●
原作者:めぐみ⍤⃝         出场人物(×)红线  系发  结晶     微黑         “就像猫猫一样呢。”你经常会看着这样感叹出声。     “嗯?什么猫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