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魂同人番外·伪〗 潜伏期

sodasinei 2021-03-05

原作者:Vicha

 

【这次不说废话了】
(一段小光和佐为的往事。小亮客串。)


「潜伏期,指从病原体侵入人体至出现症状为止的那段时期。
根据病症不同潜伏期也不相同,有数小时、数天、数月,甚至长达数年。」


【壹 混乱】

天元头衔战进入第二战的那天,我从早上开始就有种预感。
那是个细雨飘散的日子,濛濛雨雾把棋院外的行道树洗得鲜亮如新,空气潮湿清冷,带着几分清秋特有的凛冽。

幽玄之间里的气氛依旧凝重逼人,我却有种头重脚轻的感觉,每一手落子都轻飘飘的,好像手臂根本不听使唤。
身体如此,脑子更加好不到哪里去。
从序盘开始就落了下风的那一手,一直影响到中盘过半。奇怪的是我并没有被逼入绝路的紧张感,只觉得眼前的棋盘似乎摆放不稳,纵横纹路和盘面上的棋子重重叠叠,随着对面绪方先生的镜片一起闪烁不停。

下到一百三十二手的时候我简直连眼皮都抬不起来了,盘面上的劣势越来越大,行棋勉强任谁也能看出。我投子认输,没想到对面的男人一反平时犀利的样态,低声问了一句:

「进藤你没事吗,哪里不舒服?」

一句话说完,在旁观战的众人包括记录员和编辑部的天野先生都凑了过来。
真是。原来所有人都看出状况了么?

「不要紧,有点头晕而已。」
我动了动嘴角,勉强扯出一个笑容,没想到紧接着就眼前发黑,没了重心。

喀咚……
哗啦——
一团混乱。
棋罐翻倒的厚重响声。
棋子倾泻四散的撞击声。
众人的惊呼声和杂乱脚步声。
屋门「唰」地拉开,塔矢的声音——

「进藤!」

笨蛋,大惊小怪的干吗。
想这么说的时候却发觉连睁开眼睛都是十分艰难的事,而脑中的意识也正毫不留情地弃我而去。

……真是不能再糟糕了。


【贰 假如】

第二天的同一时刻我在医院里。

病历表上「诊断」一栏里填着一个十分复杂的名称,据塔矢转述,这种急性病虽然来势汹汹但并不十分可怕,只需忍耐一段时间很快就会康复。
「不过,虽说是急性,之前也有一周左右的潜伏期。」
塔矢皱眉,「一周前你做了什么吗?」

这种事情谁记得住。
我不屑地丢给他一个「切~」的眼神,在他即将发火的时候刚好看到护士小姐推门进来,我幸灾乐祸地看着他——
到时间了,探访结束。

塔矢十分严肃地看了我一眼就转身走了,什么也没说。
我知道他想说什么,也知道自己欠他一句感谢。

……潜伏期啊。



我一个人躺在病床上,隔着一层透明的窗玻璃看流云聚集在天际,那颜色像是皑皑白雪,姿态飘逸轻盈,一片一片,幻化成各式各样的形状。
让我想起某个人的衣袖拂过棋盘的样子。

昨天又输棋了。
五番胜负才刚刚开始就连输两局,没退路了,我可是第一次拿到头衔战的最终挑战权啊。
要是,他还在的话……

要是他还在。
我知道这样的假设有多么可笑。
在现实面前,所有的「假如」都和这漫天浮云一般,只要风起就会无影无踪。
可我还是常常忍不住假设。


收回思绪,注意力就被右手背僵硬的异物感拉了过去。
那里插着一根细细的针头,被医用胶布固定住,一头连着上方吊起的点滴瓶,另一头扎进血管。像凭空嫁接在手臂上的一段无知觉的塑料脉络,顽固地依附在这个身体上。
而混合着抗生素的液体就从那里流进血液,一滴接着一滴,带着冰凉的温度。

这家医院我曾经来过两次。
一次是三年前,我站在塔矢名人的病床前大声请求他下一局网络围棋;
另一次则更早,那是在名人指名要我对战新初段赛之前,在我踏进职业棋士的世界以前,在一切变化都尚未发生,单纯的快乐尚未消散之前。

回忆是不受控制的存在。
每当它毫无预警地涌上来,心也会跟着变得柔软而脆弱,像清澈水底铺展的细沙。
而往事就是水面上粼粼浮动的波光,在细沙上投射出蜿蜒的倒影。


【叁 往事】

那是平成12年的春天,塔矢刚刚成为职业棋士,而我也以院生身份迈进了日本棋院的大门。

那时的进藤光,还是两个人。
一个天真无畏的自己,和一个只有我能看到的佐为。
平常的日子像流水,除了去棋院,就是往返于学校和家之间。白天两人一起出门,我在教室里听课,佐为在窗边看风景;晚上一起回家,两个人就一盘接一盘地下棋。

胡闹有过,耍赖有过,玩笑争吵都有过。
尽管棋盘上的胜负毫无悬念,我的棋力却在那样频繁的对局里迅速成长起来。
和谷说过,要提高自己最好的方法,就是尽可能地多和高手下棋。
要是只拿对局者来比较的话,恐怕所有人都不是我的对手——

和我下棋的,是本因坊秀策啊。


春假结束后,国文课忽然换了老师。而以前的山下老师很久没到学校来,据说是得了绝症。
班里的同情气氛顿时蔓延开来,课间的时候大家都在谈论,女生们更是一片骚动。
 
「小光,呐,放学后去医院探病吧!」小明如是说。

彼时佐为就在我身边。
尽管也为这消息流露出叹息的表情,却还保持着平常的平静。可是后来的情势却有些出乎意料。

不记得是怎样开始的,大约是我问起山下老师的病症时小明回答了句:
「……是很可怕的病呢,据说是病毒性的。」
「病毒性?」
「唔……就是被传染的吧。」

小明的说法并不见得靠得住,也许她只是信口猜测,可是对这些医学术语我更加一无所知。
我转头看佐为,希望从他那里得到解释,却看见他眼中闪过一丝不安的神色,虽然只是瞬间,感觉上却比担忧更甚。

再后来就是僵持了。
下课后小明催促了几次,我都站着没动,没有别的原因,完全是因为佐为挡在我前面,并且口气坚决毫不退让:

「小光,不要去!」

「佐为……你是怎么啦?棋可以等晚上回家再下,我们先去探病!」
「小光,会传染的病人不可以随意探视!你告诉小明叫她也不要去!」
「没有那么严重啦!只是去看看而已,况且如果真的是绝症,也许以后都见不到山下老师了!」

一阵静默的对视。
我觉得佐为在这件事情上实在紧张过度,于是摆出一副义正辞严的样子对峙到底。
而他不知道哪根神经不对,就那样直视着我的眼睛一步也不肯让开。

感觉上似乎过了很久,他还是妥协了。
一语不发地把头侧过去,睫毛低垂,几缕发丝从额角的乌黑帽缘垂落下来,挡住了他的表情。

仿佛有许多话,却都湮没在空气里。


【肆 根源】

从医院回来的那天晚上,佐为变得安静了许多,甚至连下棋的时候也有些失神。
我一面思考棋局一面看着他微蹙的眉头,搞不懂这家伙在想些什么。他落子的速度和平时一样,不,似乎比平时更快,仿佛那把扇子只是凭直觉落下,完全没有用心想过一样。

即使如此我也一样下不过他,反而输得更快。
一局终了,我伸了伸手臂在棋桌旁躺下,懒得收拾棋子就任由它们放在盘面上。

「喂……你这家伙今天怎么啦?一直心不在焉的。我要睡觉了啊。」
「嗯,抱歉。」


抱歉?我一愣,思维就停在了那两个字上。
回答竟然不是「小光不要这么早睡觉啊我们再下一局啦再下一局」,而是简单一句「抱歉」就没了下文。

当年的我无论怎样想也只能想到,那是因为白天教室里那场关于探病的争执。

那天在医院,进病房之前护士小姐曾细细叮嘱了许多事情,可是我都不太记得了。只记得山下老师比在学校时消瘦了很多,完全没有了在讲台上侃侃而谈的精神。看见我们走进病房,那张苍白的脸上才露出了笑容。
生病……原来是那么辛苦的事。
不管怎么说去探病都是正确的吧。

困倦的我并没有多想就换了衣服投奔床铺的怀抱。


直到很久以后知道了本因坊秀策的生平,我才终于了解当时佐为不安的来源——
并不是只有一场争执那么简单。

一百四十年前,我还不存在于这个世上,那是佐为和秀策——虎次郎在一起的年代。
那个历史记载中德才兼备的人,那个哪怕只是偶尔提及也会被佐为称赞的人,那个把自己一生的棋局都交付给佐为的人,就是在某次探望霍乱病人之后被传染,辗转三天就去世了。

在那短短的三天时间里,不知道曾经发生过什么。
染病固然痛苦,在一旁注视一定更加煎熬。
一个连形体都没有的魂灵,什么也做不了,却又无从逃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方忍受痛苦的折磨,看着生命的火焰一点一点流失。

那必定是藏在他心底的一道无可磨灭的伤。
像一颗荆棘的种子,埋藏了那么久的光阴之后,又被一句无心之言唤醒。


【伍 守护】

探病之后第三天,我忽然开始发烧。

最初只是低热,向学校请了假在家里休息,没想到温度计上的红线一路爬升,到了傍晚连呼吸都觉得烫人。
妈妈拿着毛巾冰袋退烧药进进出出,隐约听见她和父亲的对话,「这孩子一向很少生病怎么最近这么不注意」和「再跟学校打电话请几天假吧真是让人省不下心」之类。而我则完全没力气思考,全身像压着一层厚厚的炭火,燥热疲乏得只想一直沉睡下去。

就那样一直睡了一天两夜。

也许是被连续高烧侵占了思维,我完全没有去想那次探病和自己生病会有什么联系;而去医院这件事我压根没有对父母提起,他们顺理成章地当作普通的感冒,其它一无所知。

可是,佐为是知道的。


隐约记得中间醒来的时刻,喝水吃药的间隙,佐为就在床边看着我。
似乎只是平静的注视,那神情既没有悲伤也没有喜悦更没有焦灼。
我想对他喊「喂那是什么表情啊」「都不会关心一下吗」「真是无情无义的家伙」,却觉得头晕目眩喉咙干涩,话没出口就又被拉进了睡神的怀抱。


第三天早上我终于醒来。
睁开眼睛就看见佐为。
仍然是那样安静地坐在床边的姿势,仍然是那样出神般注视着我的表情。

「……佐为。」我开口喊他。
「小光?你醒了?还不舒服吗?」他好像刚刚从沉思中清醒过来,身子朝我这边倾了倾。
我动了动身体,那种透不过气的灼烧似乎消失了,重新有了枕头和被子的柔软触感,微弱的气流随着我的动作从被子下面钻进来,凉凉的,很舒服。

「好像好多了,不难受了。」
「……嗯……太好了。」他微笑,好像终于松了一口气。
「佐为,现在是什么时候啊?」
「诶?……嗯,是早晨了呢。」好像连自己也没察觉到似的。
「……我还想睡。」
「就再睡一会吧,我会一直在这里陪着你。」


我会。一直。在这里陪着你。


后来我常常想起那段往事。
一遍又一遍的重历之中,我终于懂了那句「小光,不要去」的含义。
那不是任性,而是恐惧。
他阻拦我去探望山下老师,他在从医院回来的晚上一直失神,他在我高烧期间沉默不语,是因为他害怕我会遭受和虎次郎同样的命运。

即使他曾经平静地说过,像他这样的魂灵可以一直存在下去,等我去世他还可以等待第三个第四个人,可是总有些事情让人不愿经历。
我知道,佐为他,不想跟我分开。

我仿佛站在时间的彼岸,隔着滔滔洪流注视着当年的佐为和自己。
我看着他在那漫长的一天两夜中默默等待,看着他在我醒来之后露出安心的笑容。
在那一天两夜中,那个素衣长发的身影就在同样的地方维持着同样的姿势。
那温柔的目光一直守护着我,

一刻也没有离开过。



【陆 景色】

一年零十一个月后,初中毕业仪式上我看到了康复回校的山下老师。
原来他的病症虽然严重却并不是绝症,而我那时生病也很幸运地和那些没有关联。

一切安好如初。
只是佐为已经不在我身边。

我面对着山下老师和蔼的问候,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
我想起了佐为,想起了病好之后回到学校上课的那天,放学后樱花盛放的长街。

那天我们边走边说起那些有关围棋的永远说不腻的话题,路边细碎的樱花瓣随着微风吹拂纷纷飘落,在空中划出优美的弧线。

「呐,佐为,平安时代也有那么厉害的小孩吗?像塔矢那样的。」
「平安时代棋风很盛,从贵族到平民都会下棋,也有不少好棋局出自小孩之手。」
「这样啊,那江户时代呢?」
「江户时代也有,我和虎次郎就遇到过。」
「……果然。」
「什么?」
「佐为你会不会不甘心……」
「不甘心?」
「就是……在这个时代遇到我……」
「嗯~这么说来的确,像小光这种对围棋一窍不通的孩子我还真是第一次遇见……」
「那是以前啦!现在的我——我——」
「呵呵。」
「你这家伙,那是什么表情啊!」
「——是是。现在的小光已经今非昔比了。以小光的能力和努力,就算在别的时代,也一定会成为非常出色的棋手。」
「……」

脸红得有点措不及防。

「佐为,今天早点回家吧。」
「怎么了?」
「这几天一直躺着没下棋我手都痒了,你也是吧?今天要多下几局,把没下的份都补回来!」

……

你是否看过天边那些恒久不变的云霞。
每一个朝朝暮暮,当阳光穿透薄霭洒向大地,一片炫目的淡紫色在天际蔓延,天空清澈得透明,整个世界都映照在这抹霞光之中,让所有看到的人都心生温暖。
绚烂如画,美不胜收。

如果,那时那刻,你就站在我所在的地方,以我的眼睛去看盛开的樱树下佐为的笑容,你会明白我在说些什么。

那笑容我一生都不会忘记。


【柒 尾声】

医院门口和谷和塔矢的组合似乎有些出人意料,加上越智、社清春和编辑部的小岛先生,这迎接阵容隆重得简直让我有些震惊。

然而还不止这些。
越智以酸得倒牙的口气暗示我看远处…….一群年轻女孩子正从那里望向这边。
我想都没想就喊塔矢:「解决好你的棋迷,麻烦的家伙!」
塔矢却没像平常那样吼回来,很平静地回了句:「跟我无关,是看望你的。」
我顿时哑然。

回去的路上和谷说起伊角有比赛不能过来,又说起新入段的两个院生后辈总是争吵不休就像我和塔矢,最后开始感慨我在头衔战这种又重大又关键的时刻生病。

「不过话说回来,你还真是恢复得快啊,我上次……唔……从摩托车上摔下来,在家足足趴了一个星期。」
「跟你不一样,我是被守护的。」我笑。
「说什么啊,一副了不起的样子!恐怕潜伏期的时候你自己都没感觉吧?」和谷在我身后张牙舞爪。


潜伏期。

这世上有一种名叫「思念」的病毒,有着我所知道的最漫长的潜伏期。
它潜伏在我的身体里,在许多个不经意的时刻反复出现。
清晨醒来的时候,走在林荫道上的时候,路过叶濑中学的时候,下雨的时候,月圆的时候,每一场棋局每一次落子的时候。
也许随着时光流逝它会失去最初的汹涌猛烈,可是力量却不会减弱半分。它在皮肤之下,溶进血液,渗透进骨髓深处,最后化作阳光和空气,充盈在呼吸之间。

我并不担心它的存在,我接纳它,就像接纳一种习惯。
一如当初,我习惯你在身边。
我在围棋之路上不知疲倦地前行,向着「神之一手」,向着你曾经走过的方向。
我总是在想,我这样努力,你一定能看见。


我再一次回到幽玄之间。
上楼前在电梯口遇到桑原本因坊,看见我他意味深长地大笑:
「哈哈,平常的进藤光又回来了吗,今天这一局一定很有趣!」

已经输了两局,没有退路了。可是我完全没有即将败阵的自觉,反而充满信心。
因为我是被守护的。
是吧,佐为。

扬起右手,棋子落在盘面上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



【终】


1. 之前那篇梦境轮回被友人说太虐(虐的只是铺垫好吗),虽然是关于佐为的文但始终不希望被悲伤浸透,毕竟佐为是那么让人温暖的一个人(……魂),所以希望关于他的故事就算悲伤也会有些温暖的感觉。如果能实现这样的目的就太好了。(达不到的话我继续面壁……)

2. 某些细节可能会和真实情况有偏差,比如各种时间,请见谅。

士的风骨 #桑原仁 #进藤光
激烈程度不亚于武士的生死决斗。 平时他们在寻常之中藏匿着刀锋,只有是高手的才能察觉到危险;可是到了胜负对决的时刻,隐藏的所有气势都会扩散开来,未落子,刀未离鞘,一场搏杀已经像绷紧的弓弦一触即发...
关于扇子的那些事● ● 以申相煦
入乡随俗,在这种青山绿水的地方拍戏,那只能是住农家院 小胡老师挺接地气,给个环境就能玩出花来 小郝还没这心思,拿着手机来来回回的找信号,还有一堆公关微博等着他出马 小奶包想和他对戏也被婉拒了,开拍以来...
&以申相煦●
原作者:芙蓉   剧开拍了有几天,可是与另一个主角的正式对手戏在今天才要拉开帷幕 郝朋友坐在剧组的大巴里看着脚本,一遍遍在心中默念将要演的情节和台词 看来他还没到... 制片连打了几个电话,说是...
忍不住● ● 以申相煦
跳下去的片段,后面的可以全靠剪辑和特效 前面的内容都没有太大问题,演员发挥的很好,一声“卡”后就是...跳下去 虽然现场做好了一切安全措施,下面也有接着 但小奶包就是抑制不住的害怕 往栏杆上爬的时候...
【梁皇无忌】归尘 ● 金光布袋戏
原作者:碧落溪   按: 1、AU,真正剧向。因为某魔迟迟不出场,我就直接脑补了一下他的退场:众人合力扳倒了蟹黄,但九界连通的势头已经不可逆转,天地重现盘古时期的样貌。梁皇无忌在灾劫中存活了下来...
【系列词】山鬼 ● 填词
问团栾。   “何以不知返?”临江风,从相问; “归去来,皆杳然。”未作答,胜了然。 “更漏催孤。”再添新句,月华满。 “俱相类,请[2]为伴。”便归,将夜残。   来岁今朝何处聚散? 相逢杯酒或...
【铁骕求衣/墨雪不沾衣】道相承 ● 金光布袋戏
。” “如此……多谢。” 初见时只觉眼前少年太过孤高凌厉,如今看来,倒也是识大体、知进退之。铁骕求衣理清思绪,为他一一道来:“中苗之嫌,一时半刻绝无冰释可能;然而东瀛合作,跟与虎谋皮也没什么两样,我只知王...
jojo乙女 承太郎x你x花京院 ② ● jojo
,猛的扭头看向他们,怪事了,明明还是平时的表情怎么声音要刀一样。 你甩了甩头,把奇奇怪怪(非常真实)的想法删掉,自豪的掏出一面镜子放到面前,严肃的问:“魔镜告诉我,全校第一不应该和别人同流合污,我要独...
jojo乙女承太郎x你x花京院③ ● jojo
,发现没有后才小声对女生声:“这是用来封印我的东西,我要把它销毁!” 说罢,你气势汹汹的离开了。 对你的话摸不着头脑的眼镜女生留在原地,看着你的背影噗的笑了出来:“什么道具,那不是舞会的裙子吗...
jojo乙女 承太郎x你x花京院 舞会① ● jojo
的话,单手把你夹在腋下就带出了教室,花京院也自发的提起几个的书包,温柔的给早就习惯的同学们打了招呼就追了上去。 门外还能隐隐约约听到你的求饶声,没了你霎时安静的班上静默了几分钟,才有开口:“你们说...
【漫综乙女】当你被校园欺凌●文豪野犬乙女向●中原中也●太宰治●江户川乱步●森鸥●银●火影●夜兔神威●宇智波鼬
黑手党首领-----森鸥。森首领看着你脸上的巴掌印,杀意在瞬间释放,看着那几个不良的眼神就像看着死一样。 森首领揉了揉你的头发让爱丽丝先带你回去上药,随后,这些不良被森首领拖到偏僻处,拿出了惯用的...
【海贼乙女】错误恋爱示范 ● 海贼王乙女向● 艾斯● 萨博● 基德
温软软让想咬一口,可在海上战无不胜的他竟然想不到任何除了吃霸王餐能够留在你身边的办法。所以马尔科嘲笑他一个大男人随身带手帕他忍了,因为说只想去岛上吃饭还差点被萨奇误会痛揍了一顿。小姑娘的心远比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