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王/仁王bg】啤酒冰花● 仁王雅治● POT● 网球王子乙女向同人

sodasinei 2021-03-06

原作者:Aro

 

*仁王bg

*ooc预警

 

    仁王和纯子是在夏天遇到的。

 

    纯子在熬夜一个星期高强度赶画稿后,终于在编辑和煦的炮轰声中交了上去。这个星期过得恨不能一天25个小时粘在椅子上,突然闲下来不必拿起画笔,竟让她晃了神,有点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去吃一顿大餐补偿自己被外卖和泡面虐待了一个星期的胃?还是去洗个澡好好补个觉?她望着透明的花瓶中随意摆放的薰衣草出神。

    去旅行吧。给自己放个的假。

 

    纯子倒是一直想坐大巴车远途旅行一次,她觉得乘坐新干线太方便快捷反而没有“旅行感”,也可能是因为她的某种文艺病。

    纯子上大巴车的时候,车上已经有不少人了。高中生的年纪,三五成群坐在一起说说笑笑,听他们的言语大约是高中毕业,相约出来旅游的。言语里掩不住的兴奋,满是青春的样子。

    纯子自觉与这些少年少女们年龄上有些许的差距,坐在一起难免各自都不自在,于是拉着自己的行李箱坐在了末排去,中途还向附近坐着的一位男同学寻求了帮助,请求他帮忙把行李箱放到自己座位上方的行李架上。收拾妥当后,便靠窗而坐,看着窗外陆续而来的人,等待着大巴车出发。

 

    “你好,请问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纯子回神,看向询问自己的人,是个男孩子,看年纪同那些少年们一般大,大约也是来毕业旅行的吧。

    “Puri,不好意思,没有其他位子了,请问我可以坐在这里吗?”他指了指前面,又回过头来跟纯子说。

    “当然了,请坐吧。”纯子笑笑,点头回应他。

    男生回以微笑,点了点头。他把行李箱同样放到上面的架子上,靠着纯子的行李箱放定。在举起行李箱的时候,他的手臂绷得紧紧的,线条流畅,能看见肌肉。纯子不动声色,微微挑眉。然后他在纯子的左侧坐下。

    “我是三木纯子,接下来这段路程请多多指教。”纯子对坐下的男生说道。

    “Piyo。”男生闻言转过头来,发尾用红线绑的小辫子随着运动甩到左侧肩上,他看向微笑的纯子。

    “仁王雅治。请多多关照,三木桑……”他报出自己的名字,称呼对方时却不很干脆,年轻婉转的尾音像是别有意味,但没再说话,话落时刻便轻轻颔首,转回头去,靠着椅背缓缓闭上了眼睛。

    纯子倒是兴致盎然,觉得年轻人很有意思,还有可爱的口癖。

    和一群年轻人待在一起感觉自己的身心都跟着雀跃起来。明明才25岁,心理活动活像个老年人。

    身侧小憩的仁王没有别的动作,表情淡漠而放松,身体随着呼吸轻缓地起伏,双手垂放在腿根处。

    纯子继续看向窗外,目送飞驰而过的葱郁远去,任思绪放空。

 

    大巴车前面坐着的少年少女们好似有用不完的活力,眉眼轻盈的就要抛起来,言语落不了地,下一句总能迅速而俏皮地接档。相比之下,纯子和仁王的小角落显得像封印起来的世外之地,平静无言。

    “好晒。”纯子听见一声似有似无的呢喃。

    透过车窗的几缕日光扑在仁王银蓝的发上,钻进发隙,映得这发愈加透亮,看的人忍不住想摸一摸,他银蓝的发丝可否因阳光的关照而有了温度呢?贪玩的阳光还跑到他的睫毛上,空气中的细碎的尘埃也偷偷跳跃。可是睡梦中的仁王似乎不太愉悦,眉毛微微皱起。

    纯子把车窗的布帘拉下,挡去惹恼了他的阳光,这孩子不喜欢晒太阳呢。

    仁王的眉目终于舒缓,纯子也正了身子,闭目养神。

 

    本未打算睡着,谁知竟是恍惚一觉醒来了,许是身侧太过安详的气氛,才让她也不知不觉心思停摆了。一觉醒来精神舒爽,就是脖颈连带着肩膀有些酸酸的,纯子小幅度地活动了活动肩膀,暗暗吐槽果然在车上睡觉总归不会舒服到哪儿去。又左右转了转脖子,扭头时看见原本睡着的仁王已经醒了,正在低头安静地阅读一本书,书平放在他的腿上,骨节分明的手覆上页角又翻了一页过去。仁王注意到这边纯子的动静,抬起头来对上纯子的目光,时间经历了两秒钟的停滞。

    “你坐过站了。”仁王开口。

    “诶?”突然接收到令人措手不及的讯息让纯子有些懵。

    “Puri,开玩笑的。”仁王转而笑了,似乎被纯子的表情愉悦了。

    纯子转过弯来了,大巴车是直达所订的旅馆的,旅馆即终点站,又怎么会坐过站呢,纯子失笑,“刚刚不小心睡着了,我睡着时没有打扰到你吧?”

    “Puri,有的。”仁王拇指与食指轻轻摩挲下颌,一副思考的样子,“你睡着之后受到重力的作用,头靠到了我的肩膀上,我又把你扶了回去。”

    仁王认真正经地说着,却把纯子闹了个脸红,“真是不好意思……”纯子连连道歉。

    “Piyo,骗你的,其实是我受到了重力的作用靠到了你的肩膀上。”仁王一脸真诚,纯子语凝。

    “啊,仁王君,真是个顽皮的孩子。”纯子终于不再相信他的胡言乱语,真是孩童似的恶作剧。

 

    一路颠簸到了所宿的旅馆,少年少女们陆陆续续下车,纯子坐在座位上想等待人少了再下。仁王从行李架上取下了自己的行李。

    “三木桑,这个是你的吗?”仁王指着旁边的行李箱问纯子。

    与此同时,先前帮纯子放行李的男孩走过来,询问纯子是否还需要帮助。

    纯子看了看仁王,又看向那个男孩。

    仁王也看到了那个男孩。

    在仁王探究的眼神中,纯子向那个男孩抱歉地笑了笑,“我朋友会帮我取下来的,谢谢你的好意。”

    男孩也注意到了这边的仁王,向纯子点了点头之后便离开了。

 

    纯子再次将视线转移到仁王身上,指着上方的行李箱。“麻烦你了,仁王君。”

 

    到旅馆稍加安顿,天色已经暗了,纯子去便利店买了两瓶啤酒,这种时候应该去旅店的小阳台上对着月亮喝几杯才好啊,她想。她去买酒之前已经踩好点了,公共小阳台上位置不错,能吹到未被建筑阻挡的晚风,还能一览撩人月色。

     只不过纯子到的时候发现阳台上有人了,银蓝色在夜晚好像格外显眼,月的流华搅着灯光铺满。书平展开铺放在他的腿上,他一手抚在书页上,一手撑着下颌,目视远方。

     片刻纯子略有踌躇,不知该进还是该退。

     那边的仁王听到声响,转头看见来人,招了招手,拍了拍旁边的椅子示意纯子可以坐过来。纯子没有拒绝,提着啤酒坐了过去。

    “Puri,三木桑一个人来喝酒?”

    “是啊,仁王君要不要来一瓶?”纯子作势朝仁王递出一瓶啤酒。

    “Piyo,那我就不客气啦。”仁王看着眼前递过来的酒,毫不客气地伸手去接。

    纯子却没有松手,“诶?等一下,我还没问过呢,小朋友,你成年了吗?未成年是不可以饮酒的喔。”

    仁王一愣,“我,已,经,20,岁,了。”

    纯子松手,“啊,抱歉抱歉。我一直以为仁王你——我可以直接这样称呼你吗?我以为仁王你和那些孩子们一样刚刚高中毕业,出来毕业旅行呢。”

    仁王有些无奈,接过啤酒,打开了它。

    “不过20岁和18岁也并没有差多少,我仍是大你几岁,你可以叫我三木姐。”纯子笑。

    仁王取过纯子的啤酒瓶打开,又递到她手中。

    

    纯子从他手上接过自己的,又抬眼看着仁王微微仰头喝了一口啤酒,他咽下去的时候眼睛微眯,喉结也跟着动了一下,纯子仿佛听见他喉咙发出了“咕咚”一声,丝丝凉的。

    他合起腿面上的书,拿在手中晃了晃,向纯子示意,“我出来,是因为这个,我要找一个人。”

    纯子一眼便知道了,“《欺诈师的谜底》。”纯子回答仁王,确定的语气。

    “你知道?”仁王反问。

    “我知道,因为……”

    “因为这本书的女主角叫纯子,三木纯子。对吗,纯子?”仁王打断了纯子的话,兀自把解释补充完整,他看向纯子,目光变得灼热。

    对吗,纯子?

    对啊,因为这本书的女主角叫三木纯子,因为这本书的女主角就是她,渡边的女朋友,三木纯子。准确的说,应该是作者渡边的前女友三木纯子。

    

    渡边说,“我同纯子去了小川看薰衣草,漫山遍野。她在花海中笑着与我说,她已经找到了我的破绽,猜到了我的谜底。后来我曾想将她的名字纹于心上,再后来,我们分开了,我还是没有找到我的谜底。”

 

    纯子回视仁王,转而低头轻笑,不置可否。

    “那你呢,仁王?你来找谁?渡边已经离开了,你找不到他了。”

    仁王把啤酒举到唇边,“我不找他。”而后又仰头喝了一口。

    纯子挑眉,心下已经了然。

 

    仁王起身,“Puri,走吧,带你去看烟花大会,纯子。”

 

    纯子穿着浴衣站在路边,看着熙熙攘攘的人流,等着仁王。

    仁王去买苹果糖了,他说别人都在吃,所以也给她买一个。纯子环视一圈,其实也没都在吃,那都是些小孩儿。她合理怀疑仁王是反击她不小心叫了他“小朋友”。

    

    “嘭。”烟花漫天绽放。

    “小心。”他揽过她的肩膀带着她往旁边移了一步,躲过来人,几个小孩儿笑闹着从她身侧冲撞了过去。

     仁王身着深青色的浴衣,样式简单,没有多余的花纹,在他身上格外合身。他满眼笑意,一只手臂揽着她的肩膀,另一只手把苹果糖举到纯子眼前。“Puri,你的。”

     一路,纯子吃苹果糖,仁王揽着纯子的肩膀,像普通情侣一样相伴玩遍了大大小小的摊位,仁王始终没有把手臂拿下。

    实话说,纯子挺喜欢仁王的,他好看,还很好玩儿,口癖和小辫子都很可爱,肩膀还很有力量。纯子并不讨厌被仁王揽着肩膀,相反,她很喜欢。被揽着肩膀的时候有种可以把心安放的感觉,热乎乎暖烘烘的手臂在后背,像被宣告保护。仁王虽然有时候看着不着调,实际上却是个很让人有安全感的男孩子。

    另外,其实纯子以前试过揽着好朋友的肩膀,真的挺累的。所以全程没把手臂放下来的仁王让纯子心里给了他“手臂很有力,身体素质不错”的高度评价。

 

    纯子仰头看着夜空里一丛一丛绽开的烟花,炫亮又转瞬流落泯于无垠的漆黑。

    “仁王,你喜欢星星还是烟花?”

    “Puri,意有所指?”仁王低头,戏谑地问到。

    “所以?”纯子回视。

    “实话说,如果纯子你在我旁边的话,太阳也不是不行。”仁王敛去调笑,眉眼低了下去,澄澈自然却不显得随意。

 

    仁王看着身侧的人眼底积蓄起的眼泪,无言叹息,轻带过她的肩膀压入怀。

    她哭时都是压抑的,并不出声,只能感受到肩膀微微颤抖。

 

    仁王总觉得其实她才是欺诈师,骗人的温和外表,却不知她的情绪是如何翻涌的。书中的纯子笑吟吟地站在渡边身旁,看渡边投入地扮演每个角色,看他融入又脱离,看他忘我难自拔,他邀请她一起为这无瑕的盛装喝彩之时,她便举起双手鼓掌。他们跋山涉水,他们寻寻觅觅。可每每她回应渡边以微笑,仁王便心脏泛酸,仁王想,她孤独。仁王觉得纯子的委屈快要把她淹没,也快要把自己淹没。

    仁王的心脏仿佛被她攥紧,挣扎不得,他想祈求纯子松一松手。

    他的心脏即将被她战胜,直到被她占有。

    如果她能得救,那自己也就得救了。

    如果,她能得到,爱……

 

    原本计划第二日去看著名的薰衣草田,可惜天有不测,大雨阻了他们的旅程,大部分旅客都决定待在旅馆等下一日天气放晴。

    确实,这样的天气很适合安安静静地待在房间里。

    “仁王,我可以给你画一幅画吗?”

    “需要我做什么?摆什么姿势?要脱衣服吗?”

    “……不必,你随意做你的事情,我可以。”

 

    一个小时前,仁王接到了隔壁的电话,顺口答应,并顺便邀请到对方来到了自己的房间为自己作画。

    窗外乌色的云还是像要压下来,密集的雨滴落到地复又不认输地弹起,溅出一粒粒水花。运气好的能砸到绿叶上,顺着纹路凝聚成股淌下。还将这叶洗得新绿。窗外是噼里啪啦的嘈杂,穿过厚实的墙壁,窗内声音已是小了大半儿,权当播放了轻音乐。

    仁王盘腿坐在桌前,用桌子作支撑,一只手撑着下巴。纯子和他隔着桌子相对而坐。仁王以为要被仔细观察了,还没来得及羞涩,便发现对面的女人根本没看他几眼,只是低头细绘手中的画,反倒是他自己,盯着作画的人挪不开眼。谁也没有再说话,只有雨声作陪,敲打出他和她的小心思。

    

    一个小时后仁王明白了“我可以”的意思。

    当他看到一幅裸露上半身的自己时。仁王了然,她在报复他口出狂言。

    只不过她可能不知道这哪算报复,这是调戏。

 

    “Puri,纯子,你这里画得不对。”仁王指着画里自己的左胸口,取笑地看向纯子。

    “什么?”纯子不解。

    “想知道?”仁王反问。

    纯子没说话,想看他打的什么主意。

    “自己来看。”仁王此刻指了指自己的左胸口,挑眉。

    

    一时间屋内又恢复了安静,雨还在下。

 

    “你不想看看谜底吗?”

    

    两人都没有再动,约莫有一分钟。纯子缓缓站起身来,绕过桌子,在仁王旁边坐下。

     纯子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仁王知道她知道他是什么意思。纯子的呼吸开始有些急促。

     她从上而下解开他的衬衫扣子。第一颗,第二颗……直到最后一颗也从扣中挣脱。她按着他的前襟,往外侧推,直到衣领都快滑落肩膀。她的视线落在仁王的左胸口,准确地说,是左胸口上的纹身,几个字,“三木纯子”。

    仁王拉过纯子的手,抚在这几个字上。

    纯子感受着指底的温度,和有力的“扑通…扑通…”,引领着她的心脏也开始兴奋,一下比一下剧烈,震得她身体发颤。响得她再也听不见窗外的雨声,只剩她自己,和手下跳动的、灼热的几个字。

   “纯子,你看到了吗?”仁王向她靠近,拥入怀中。“我的谜底,是我的爱情。”

    我的谜底,是你。

 

x你】he无疑 自定义小甜饼● 网球王子● 本命x你● 男神x你● pot #
原作者:你们的老公洛蝶   x你(鹤濑稚加) 你十岁那年,鹤濑家搬到了神奈川。这次搬家没有什么特殊的理由,只是你的父母听说,神奈川综合病院在治疗失音症方面有很好的成绩。 两年前的一个清晨,鹤...
恋爱小剧场·优秀男友● 网球王子POT
进步的同时,不忘督促我一奋进,多么感人至深的爱情!   就是这爱情有些使秃头……   “Pupina,睡觉了吗?” “……还没”   “你现在……”(被打断) “,我的书刚刚哭着对我说它太累了...
恋爱小剧场·伞● 网球王子POT
询问。      “啊……我感觉一时半会儿停不了,大概还要再慢吞吞地下很久。”    “是啊,真是让苦恼。”回答。       大概他的表情让她觉得他真得被苦恼到了。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
恋爱小剧场·生日礼物● 网球王子POT
期待了。”捏住蝴蝶结丝带,抬头看点头示意可以现在打开。   小心翼翼地打开, 是,是一个玩偶。   一时间无说话。 一个不知道说什么好,另一个毫不知情并欢欢喜喜地在等着对方的回应...
/手冢bg】光晕● POT网球王子● 手冢国光
。旗蕴,这是我中学时网球部的部员们,桃城、海棠、不二、菊丸、大石、越前、河村、乾。”手冢那群介绍了旗蕴,又旗蕴分别介绍了他们,言简意赅。旗蕴也大概明白了,这群友谊深厚的伙伴大约中学结束后还相约到...
菊丸英二×你● 网球王子 # #甜文
原作者:千程     是小甜饼啊~顺便悄悄问有想看王子×你的che吗,我这儿有×2,财前,侑士,手冢×2,菊丸,龙马,长太郎,木手×2的小破che,che发不出来真是太可惜了。     毕业季...
/忍足】天鹅物语● 网球王子bg● 忍足侑士● POT
原作者:Aro   *忍足bg *ooc警告       高二的最后一天,开完了班会,忍足在自己的座位上收拾书包,准备把自己的家当先带去网球部,然后进行高二在校的最后一次部活训练。     他把书包...
/忍足bg】霸道医生爱上我● POT网球王子● 忍足侑士
意外,大概类似于见到“传说中的 ”那样的感觉。这个传说从哪儿来的呢,是从他的好搭档日岳那里来的。       岳人家的公司招聘那天岳也一起去面试了,是家里的意思,让其做做除了网球外其他的事...
【越前龙x你】be预警,ooc预警● 男神x你● 本命x你● 网球王子 #
原作者:你们的老公洛蝶   说在前面的话:对不起,第一次写龙,对人物了解不太透彻,还债为主,短篇be,希望食用愉快。 越前龙x你 情人节,因为有了越前龙的陪伴,你终于不再是一个过...
】漫长的告别●bg网球王子● 越前龙马x你
,和他一起的网球社正选桃城武是同班人物,听着他跟你讲起傲娇的小子,你心中窃喜,‘今天也可以知道有关于他的事情了。’     这位小王子非常受欢迎,特别是女孩子,他甚至还有一个粉丝后援会...
迹部大人到底分手了没??● 网球王子POT● 迹部景吾●
奇怪怪。     收藏!下载!     什么?说我已经下载过了?   (大笑)我怎么可能下过迹部听过的歌!我只下了他……       ……   (愣住)该死的,这俩……     喜欢一首歌什么的真...
【咒术回战GB】你们的清晨● 五条悟● 夏油杰● 两面宿傩● 伏黑惠● 七海建● 虎杖悠
原作者:饴糖   ABO世界观 妹A男O 内含五条悟/夏油杰/两面宿傩/七海建/伏黑惠/虎杖悠 看个乐子就好 ooc   五条悟         “老师——”         周末他总是被你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