迹部:什么?她要跟谁相亲?● POT● 网球王子● 网王同人● 迹部景吾bg

sodasinei 2021-03-06

原作者:Aro

 

   前脚大学刚毕业,后脚舅姥爷家的小舅舅就要给她介绍对象了。并劝说她的爸爸妈妈一起加入阵营。她爸妈果然立马被小舅舅说服。

   她震惊:“我还小,我才23……”

   妈妈淡定:“不小了,我像你这么大时候都有你了,况且对方家庭条件很好的。”

    ……

 

    她委婉:“这年头兴自由恋爱。”

    妈妈淡定:“就加个联系方式,也没非得逼你们有个结果,成不成在你们自己,况且对方家庭条件很好的。”

    ……

   

    她郁闷:“妈妈,你这也太现实了吧……”

    妈妈淡定:“没有的事,单纯阐述阐述客观条件,你就加个联系方式而已,你小舅舅都联系对方了,你就当完成你小舅舅的KPI,别让他尴尬。”

 

    她没办法,“好吧,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她单身23年,怪不得她妈替她着急 。

    主要是,人啊,有了个理想型之后,难免把其他人和那人比较,外貌、身高、性格、兴趣、能力、家庭……这一比通常就让她觉得她可能得孤独终老了……

    谁不想自由恋爱呢,但得有人能来给她恋啊。你说对吗,迹部?

 

    实不相瞒,她苦恋迹部久已。这不怪她,要怪就怪迹部。

    

    这人真是神了。

    帅吗?帅。

    强吗?强。

    有钱吗?有钱。

    甚至在没见过他之前,她也就早就听过了他的名,一个在别人口中骄傲放肆地活着的人。

 

    她那时候就常常想,这个人会是个怎样的人呢?

    他会因为看到一朵云感到开心吗?他会读到某个感性的章节流泪吗?他会给过生日的他自己亲手做一个蛋糕吗?他会……喜欢她吗?

 

    去年某个宴会,从顶楼出场的迹部,白色西装笔挺,面容自信,她只听到了自己心跳加速的声音。在他往下看的时候,她不自觉地就扭开视线,企图把自己遮掩。她目之所及,是布置满场的玫瑰,先前觉得它们娇艳得很,现下只想把它们捧到他面前。那会儿她好像明白了什么叫花为谁开。

 

    没想上前,可脚步不自觉就靠近。

    假意绕着场周拂过一支支玫瑰,由着心猿意马,所以她会被立得高的玫瑰的刺戳痛也是没什么疑问的。

   她摘出那一支,报复地心想着今晚就拿它泡水喝。她再回头就看见迹部四处望像是寻找谁的视线,也略过这边,她在即将对视上的前一秒迅速收回自己的视线,她不知道为什么躲,只知道按身体自然的反应来说她躲了,大概在喜欢的人面前人总是会在最后一秒怂掉。

    一群小孩玩闹着跑过这边,她才缓了一口气,笑看这群小孩儿又奔又跳,她微微侧身给他们让出路,手里的玫瑰花没拿好坠到地。

 

    “小子,你过来。”不知道迹部什么时候走过来,叫住最前面跑的小孩。“碰掉了这位小姐的花,向她道歉。”

    她还在不明情况地看着面前这人,幸好今天披肩发,否则被人看见耳朵红了还挺丢人的。

    “哥哥……”小孩被迫停下玩耍有些郁闷。哥哥?看来他是迹部的弟弟。“姐姐对不起……”小孩软乎乎地跟她道歉,道完又看向迹部,明显想回应完哥哥后继续和朋友们玩,等着哥哥放行。

   “找你有一会儿了,母亲叫你去吃饭。”迹部并没有满足弟弟的愿望,看着弟弟失望地回饭桌又回过头来。俯身捡起地上的玫瑰递给她。

 

    “你的玫瑰。”他的声音清晰。

    “谢谢。”她接过花。如果刚刚只是耳朵红,那她现在感觉她的脸大概也要红了。

 

    “抱歉,弟弟年纪小,比较调皮。”不知道迹部这个人是谁怎么回事,声音性感得让她听见道歉也像是表白。

    “不会,是我没拿稳的原因。”她仰起头面向他,也不知道脸上到底有没有沁上来的绯色,只是向他微微笑,摇了摇头。

    远处有长辈向迹部招手。

    她注意到,对迹部说,“我这边没事的,你先去忙吧。” 

   迹部见她确实没什么不悦的样子,向她点了点头示意,去了那边。

    

    这是他们俩的相见的一天。

    不可避免,这也是她掉进爱情的一天。

 

    想和迹部自由恋爱。

 

    ***

 

    妈妈的催促不绝于耳。

 

    叮:用户A发来好友验证申请

    叮:对方通过验证申请

 

    接受了好友请求,她觉得还是应该礼貌地询问一下对方的姓名,再和对方讨论一下各自的想法,实话说,她觉得对方也是被迫的,他们俩大概都是被迫出征的小可怜。

 

    “你好,怎么称呼?”她心态平和地发过去消息,打算先礼貌友好一番。

 

    “迹部景吾。”

    轻飘飘的几个字大摇大摆地撞进她的眼睛里,她竟然有点懵。

 

    一时间她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先前准备好的慷慨激昂的自由恋爱论她一个字也打不出来。若是脑电波能被对方看见,估计对方就能看见一串比他网球拍还长的感叹号。她觉得她应该表现得温和平静一点,比如“你好,迹部,久仰大名”?还是“你好,迹部,好久不见”?迹部还认得她吗?她不确定,因为她自己就是迹部生命中比一片玫瑰花瓣还要小的插曲。她噼里啪啦地写,又噼里啪啦地删掉,实在拿不定主意怎么回复才比较好,想给迹部留下个好印象什么的,突然觉得家人给介绍对象什么的,也还不错嘛。

 

    大概迹部看着一次次出现又消失的“正在输入中”,察觉到了对方的纠结,索性直接发过来了消息。

 

    叮。

 

    “你好啊,玫瑰花小姐。”

 

***番外

 

   她:“妈妈,我想了想,小舅舅给介绍的对象也不是不可以。”

   妈:“眼光不错。”

 

    后来她和迹部熟悉起来。

    她总是有很多事想去探究探究。

    想知道他的心情,想知道他的习惯,想知道某一刻他的情绪,想知道某件事他的方式。

她不得不承认,她想拥有更多关于他的碎片。

 

    “迹部,你会因为看到一朵云感到开心吗?”

    迹部仰头,看向今天呈一团一团形状的云。其实他经常习惯性地抬头看云,那种时刻像是故意忽视这个世界,什么都没有,什么也不必想,是放松而喜悦的。“我喜欢看云。”

 

    “迹部,你会读到某个感性的章节流泪吗?”

    迹部回想起前些天被父亲推荐阅读的书,本以为是全然的哲学思考,没想却被书里写到的情绪片段所感染。“上次看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卡拉马佐夫兄》有流泪。”

 

    “迹部,你会给过生日的自己亲手做一个蛋糕吗?”

    他所喜爱的东西,他会尝试,虽然这可能不算蛋糕。“做过一次约克夏布丁。”

 

    “迹部……你喜欢我吗?”

    迹部想起在宴会上把他选的玫瑰仔仔细细看了个遍的女生,他原本还想称赞她的品味,但没想到,她挑了开得最好也是品种最贵的一朵摘了下来,他头一次体会到哑然失笑是什么状态,母亲看见也来调侃他“宴会的玫瑰选的不错,招人喜欢。”

 

    看着近在咫尺的女孩儿,他总也忍不住想起来她的可爱行径。

 

    “摘了我最贵的进口玫瑰。”

 

    “就看你打算还多久了。”

 

大人到底分手了没??● 网球王子POT
音乐平台了,听着音乐的时候也喜欢做点什么,比如看看关注的歌单什么的,看看大家有什么喜欢的歌。      我在音乐平台上关注了的女朋友。关注音乐平台账号这种事情应该也算常规操作吧,毕竟社交账号是...
乙女】雪日●bgx你● 网球王子● 虐向
学生会,看见你后并不吃惊,不过你看得出来他似乎很不希望你的到来。     为什么?明明你什么也没做错,为什么这么讨厌我呢?     忍住心里的不安,等到所有都走后,你才问起:“你看起来很不...
与美人鱼的故事● 网球王子POT
的时候戛然而止,意识到了什么,“什么,你和隔壁公主结婚?”     “不结婚,我不是王子。”       不结婚,太好了。美人鱼一颗心落了下来。还没等落到底,头又嗡的一声,等一下,他不是王子...
经常请吃饭的同学● POT网球王子乙女向●
我走,本大爷请你吃饭。”       脸上的问号都打到黑板上去了。       说完,也没等发表个意见,转身就往门口走了,末了还回头看了一眼。     同学在学校里积威甚重,一只小...
【芥川慈郎x你】你和小绵羊的日常● 本命x你● 网球王子● 男神x你● ● 丸井文太 #
胃部轻揉着。但即使是这样你脆弱的胃依旧没有让你好受。你疼的快要哭出来,慈郎见这样没让你有所缓解,赶忙拿过手机给打电话:“小,胃疼怎么办?揉了也不管用的那种。” 你听不见电话那头说了什么,只见慈郎...
【忍文】声(我流忍侑,忍含量较低)● 忍足侑士● #
他也就着一起打起了网球。 但有时候,忍足搞不清网球对自己而言到底是什么。他很容易打出别人很难打出的球,教练称他们兄弟俩都是练网球的绝佳苗子。但在他看来,轻轻松松就能站到顶端,着实有点无趣。不过...
【忍文】关于进食● 忍足侑士● #
。 “说一定是人类血液的。”很是生气,甚至气到想冲去检查一下狼一族的种族基础教育是否出了什么问题,结果差点却被眼前那家伙一句“啊,有些课感觉没有听的必要嘛”给堵到嘴角抽搐。 在大少爷不忿的碎碎...
【忍文】恋人絮语:相思●忍足侑士● #
原作者:弓土长川   后来去了英国,忍足回了大阪。 “时差很糟糕啊,小。”在某次闲谈中,忍足笑着谈起这件事来。他现在已经能很自然地捉着身边那的手,亲昵地叫他。 “就算是发邮件,但等小...
【忍文】雨夜观察报告● 忍● 白谦 # #忍足侑士 #
家伙,心里不自觉地冒出一股极淡的排斥感觉。 “你好,我是白石,白石藏之介。” 看了眼那伸出的手,没管它,只是轻轻抬了抬下巴,声音是一贯的倨傲:“本大爷是。你和忍足谦也那家伙是什么关系...
【双】【跡塚】1004&1007生日快乐(跡x手塚国光)● 网球王子pot● bl #
的火热,跡和手塚这边却安静如常。 跡本想找点话题身边的说说,刚开口,一个平日不太起眼,今日却盛装打扮的女孩,被几个年龄相仿的同事推搡着来到了手塚身旁。跡把刚说出口的话咽了回去...
【忍文】天台闲谈 #忍足侑士 # #
。他换成正躺的姿势,光就这么不加阻碍地铺了他满脸,晒得脸有些发烫,他甚至能感到脸上那细小的绒毛。 眨了眨眼。 “都大会吗?本大爷觉得只要一个正选就够了。” “是网球的大家一点锻炼的机会吗?”忍...
【忍文】关于种族互换的探讨● 忍足侑士● #
似乎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他伸手指了指和自己,“如果我们种族互换的话,可能这个世界就要乱套了吧。” 瞥了他一眼,似乎觉得忍足的奇思妙想颇为愚蠢。但他还是顺着思考了一下,如果他是狼,无可否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