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王/忍足bg】霸道医生爱上我● POT● 网球王子● 网王同人● 忍足侑士

sodasinei 2021-03-06

原作者:Aro

 

*忍足bg

*ooc预警

 

      前几个月里她已经投了二十几份简历,终于体会到了“一毕业就失业”是什么感受。好在最近有几家公司发来面试通知,她又是看经验贴又是咨询师兄师姐的,通过了两个面试,综合行业状况、地理位置、薪资,她选了更合适的一家。对方发来体检通知,她今天就要去医院进行入职体检了。

    通知里还说体检的早晨不能吃饭,也不能喝水。她得空着肚子去。

    因为家离医院不算很近,所以她到的不算早,有的科室门口已经排了挺长的队了。

    她先去做了人少的项目,到最后,体检单上还剩下三个没做,彩超、心电图、胸透。

    彩超正在那边等排队叫号,并不着急。

    胸透在医院的另一栋楼里,留到最后做吧。

    剩下一个心电图就在二楼,所以她决定先做这个。

    二楼的楼梯口斜对着一个科室,门牌上写着“心电图”。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科室暂时没有等待的人。

    她从门口悄悄地往里瞅了一圈,只有一个医生坐在桌子旁边翻资料。

    是个男医生,年纪大概比她大,但看起来也大不了几岁。

    “你好,有什么事吗?”他注意到门口犹犹豫豫要进不进的人,抬头问她。

    他应该不是东京本地人,听口音大约是,关西?口音不难听,甚至有些性感。当然也有可能是颜值加持的滤镜,她不太确定,毕竟这个医生确实相当英俊,以至于她脑袋里转悠着一圈圈和体检没什么关系的想法。

    “我来做心电图。”她想起了自己的正事。

    “心电图?”他重复了她的最后三个字,一个充满波折与电荷的词语在他嘴里是夕阳和晚霞的味道。真想听他叫自己名字的声音。

    除了他的眼神有点怪异。

    即使是他戴着眼镜也不妨碍她感受到他的怪异,像是假装自然,又不可避免地透露着那么点儿不自然。

 

    “去那边。”他伸手指着科室外的左边,那边排着长队的地方。

    “这里不就是'心电图'?”她指了指那边的门牌,感到不解。

    “对,但这边是男宾部。”他有些想笑,但忍住了,顿了顿声,然后告诉她。

    “啊?”她倒退了两步,退到门口,看了看门牌,在“心电图”的上方赫然挂着“男宾部”的牌子。她还有些懵,“哦哦……不好意思。”尴尬地去左边的队列那里。

    过去后发现,果然女宾部的“心电图”科室就在彩超旁边。

    进去心电图科室,是个女医生。

    “躺在床上。”

    “好的。”

    “把上衣推上去,内衣也一起。”

    “啊???”

  

    “要安装测量心电图的仪器。”

    “哦哦……好的。”从来没人告诉过她体检还有这么让人害羞的项目!

    

    躺在床上,女医生给安上仪器的时候,她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要分男宾女宾部了,也终于明白那个帅气男医生的表情为什么隐隐约约透露出怪异了。

 

    太丢人了……

    其实丢人并不算什么事。

    但在帅哥面前丢人,那就是出大事了。

    做完心电图,又等了好一会儿,终于轮到了她做彩超。

    

    “把上衣推上去。”

    “啊??”

    “露出肚子来就可以了。”

    “哦哦,好的。”

    

    她当时心里一惊,还以为又要再羞耻一遍,好在彩超只露肚子就可以。

    彩超用一个机器涂着不知道是什么的膏体在她肚子上来回探照。

    膏体冰冰凉凉的,还挺舒服。

    论体验感的话,这大概是她最喜欢的一个项目,就是等的时间有点久。

    彩超结束后,她得去另一栋楼里做胸透。出门路过男宾部心电图科室的时候她还特意远远地瞄了瞄,那里面有人,但似乎不是刚刚那个医生了。刚刚那个帅气医生不论是体型还是发色都是挺有辨识度的。

    另一栋楼是门诊楼,明显比体检楼大了不少,还有七拐八拐的走廊,以至于她进去了之后找不到胸透的科室。

    问了两个护士姐姐,拐了两个右拐弯,看见“胸透”的指示牌了,但没找到写着这俩字的门牌,走到头也没看见。

    很明显她走得还是不对。

 

    看到一个眼熟的人。

    “医生!”她发现这个“熟人”后,合理推断他一定能帮忙,于是喊了他一声。手里还拿着体检项目表,拦住他的去路。

    “还没找到女宾部心电图科室?”他停住,看到面前的这个刚刚已经见过一面了的女孩子,不由地挑了一下眉,有些疑惑,搭嘴问了一句。

    他取过这个着急忙慌的姑娘手里的项目表,看见心电图的前面已经打了一个对勾,说明她已经做过这个项目了。目前只有胸透是没有打勾的状态。

    他抬眼看她,示意她自己说明情况。

    她被他一问,本来感觉已经没什么了的事情,又让她又羞又臊了起来。

    “不是心电图,心电图已经做完了。我没找到胸透在哪儿做……”原本有底气的声音不知为何也变得没底气了。

    “胸透应该在这边吧。”他略一思忖,转身一边说着一边往刚刚她来的那个方向走,她看着对方像是要带路的样子,也紧跟了上去。

    从走廊的这头走到那头,最后回到了她之前就路过的指示牌那里,而指示牌指向这条她已经走了两遍的走廊。

    无解。

    “……胸透好像搬到别的地方了。”他似乎有那么个胸透室换地方了的印象。

    “……那怎么办?”

    他把手机的体检单递还到女孩手上,“先不做了,去吃饭吧,我没吃早饭,饿了。你早上肯定也没吃饭。”

    她接过体检单,听见对方的话还有些吃惊,“你怎么知道?”又反应过来对方是医生,肯定知道来体检的人都不可能吃早饭。“我确实也有点饿。”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走吧,请你吃饭,带你一起去蹭一顿医院的员工餐。”

    “诶?那我的胸透?”

    “没关系,胸透可以餐后做,科室的位置吃完饭我再帮你问一下。”他推了推眼镜。

    “那真是麻烦你了,”她机灵的眼神瞄到了对方的胸牌,略微的停顿后跟上了对方的称呼,“忍足医生。”

    “嗯。”忍足听见称呼后若有所思地抬眸看了她一眼,看见对方眼神略过自己的胸牌,他又收回眼神,向她点了点头。

    她倒是很惊喜,对方会提出请她吃饭,她几乎没有犹豫就应下了,一是她确实饿了,二是有这么个形象好、气质佳,让人见了脸颊通红、心脏砰砰跳的小说男主脸请吃饭,她不去都对不起那些年看言情小说流过的泪。

    

    “入职体检?”忍足喝了一口咖啡,询问对方。

    “对,收到通知要求今天体检。”她咬了一口三明治,小口咬的,在他面前她不自觉地每口咬得都变小了。

    “哪家企业?”忍足有些好奇。

    “向日电器。”她回答。

    

    忍足看了正在吃三明治的她一眼,“嗯,是的不错的企业。”

    “你翘班了?”她看看时间,现在才十点钟。

    他笑,“我今天其实休息,刚刚帮同事替了会儿班,一会儿就回家。”

    

    后来聊到爱好这种问题上的时候,他们倒是挺有共同语言的。

    当然不是网球,她一点都不喜欢运动,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她的爱好就是一项能躺着舒舒服服进行的活动,看言情小说。

    他俩差不多可以说是一拍即合,只不过他把那些称作,“日本本土纯爱文学”。

    虽然她觉得好像没什么区别,但看忍足一本正经的样子,她没有向他发出疑问。

    还真别说,帅哥连给自己的爱好起名字都很有品味,什么“日本本土纯爱文学”,听起来就比“言情小说”高级很多。

    和忍足聊天挺惊喜的,因为他们俩阅读书单的重复率还挺高的。她说起这一本书,忍足就能接上这个作者的另一本书。谈到书中人物情感纠葛,忍足能分析出人物行为背后内在的逻辑。她内心雀跃,忍足剖析的那些人物就是她看书后在心里刻画出的人物。忍足对人物还有作者什么的吐槽也特别有意思。

  

   她头一次感受到面对一个人的兴奋。

    

    她其实并不是一个表达欲很强的人,最是怕和别人冷场。所以平常和别人说话时,她表面看着云淡风轻的,其实大脑在不停运转,想着接下来该找点什么话聊下去,或者找点什么由头赶快结束话题。但和忍足聊天完全没有这个困扰,她甚至没有特地去想该聊什么,从头到尾都是你来我往地聊,天马行空地聊,她少有地有了享受聊天的心情。不过她觉得这大概归功于忍足的本身包括眼界、社交能力在内的综合素质就比较高,所以他就是有能和人舒服地相处的能力,什么都能聊,对事物总有自己的见解,也知道如何和别人沟通。

 

      她喜欢的男孩子的标准到目前为止有两个:好看、声音好听、话多(这一点的喜欢与否取决于第二点)。

      忍足也非常给面子,完美地符合了以上三点。

      另外,她之前为了让自己喜欢的男生的标准范围缩小一些,还增加了一个附加条件:职业为医生。

      在此刻她不免在心里定论:忍足,你要是不做我男朋友,就太浪费人生了。

      

     她认真地分析了一下现状,现在忍足还坐在这儿和她聊天,一会儿他就要回家了,从此两个人就天高水长,再也见不到面。这不行,她得给自己创造创造机会什么的,现在上网搜索一下“如何追求医生”来不来得及?

  

她趁忍足喝咖啡的时候打开浏览器。    

“如何追求医生?在线等,挺急的!”

“谢邀,医生大部分时间都挺忙的,建议直接主动点约他!”

忒不靠谱,你倒是告诉我怎么约啊!

      她心生一计。

      她假模假样地翻了翻包,做出一个懊恼的表情,直到忍足似乎也好奇地看过来了,才说。

      “忍足医生,我本来打算今天坐公交车回家的,可是刚刚发现我没零钱了,你能借我一点吗?你留给我联系方式,我改天还你。”她尽量用她最诚恳的语气在说了,不要让自己的目的太明显,但实在是第一次追求人,还是用考验演技的方式,表情还是有点绷不住,不知道忍足有没有看出来。她不禁后悔还不如直接开门见山地要联系方式。

      “啊……我也没零钱呢。”

 

      忍足,你没零钱就没零钱吧,你笑什么?请你体谅一下这个第一次挑战自己演技的小女孩。

       莫得面子,莫得钱,莫得联系方式。记一次失败的追求经历。

      太惨了。

  

      :(

      

      “一会儿我送你回家?”忍足喝完了咖啡,收拾两个人的餐盘,对她说。

      这让刚刚失恋没两秒钟的她又愣了两秒钟。

      ……

      “好!”

      她坐在忍足车里的时候还有些晕晕乎乎的,怎么就坐他车了呢。

      怎么就和他吃了饭,又坐了他的车呢?

      不对劲。

 

      但她又想起来了她还没要到联系方式。这个问题实在是更让她苦恼一点。这该怎么再开口呢,自己根本就没理由要他的联系方式。

      她想了一路也没想出来该再找个什么借口要联系方式,眼看车已经在家门口停下了。

    “忍足医生……”  她犹犹豫豫地喊他名字。

    “嗯?”忍足疑惑地看她。

     “那个……”她绞尽脑汁想自己怎么才能轻描淡写又端庄矜持地表述自己想要联系方式这件事。

 

      “你体检的发票没拿吧?”忍足忽然问她。

      “……对诶!”她被提醒后突然就想起来了,入职体检费用的发票是要拿去公司报销的,她确实给忘了。当时做完胸透就跟着忍足走了,完全忘了这回事。

    “给我你手机,我给你存上我的电话,我明天去帮你拿了,你哪天有空就去我那儿取。”

    “好!谢谢你,忍足医生!”她把手机解了锁递给了他。忍足真是个不错的家伙。

      

     她看着忍足接过自己的手机,突然感觉想明白了什么。

    “等一下,忍足。”

    忍足抬头看她。

 

    “你是不是在泡我啊?”她问向刚刚接过她手机的忍足。“你请我吃饭,送我回家,还留自己电话。明明在医院就能告诉我没拿发票,但回家才告诉我,让我回头再找你拿。”

    忍足没忍住笑了,看了一眼她的手机,然后把她的手机举给她看,“明明是你在泡我吧?”

    手机屏幕是刚刚在餐厅搜索的问题的界面。

  ——  “如何追求医生?在线等,挺急的!”

  ——“谢邀,医生大部分时间都挺忙的,建议直接主动点约他!”

    ……

    她现在后悔坐他车还来得及吗?

 

    她夺回手机,强装镇定。“不可以吗?”

 

    忍足伸手拿过她握住的手机,退出浏览器界面,打开通讯录存上了自己的手机号,然后无辜地点点头,“可以,可以,当然可以。那个网络问题的回答也说了,建议直接主动约我。”

    忍足的回答倒叫她不知道怎么继续好了。

    

    她有些犹豫,“那……那你明天有空吗?”

    忍足倒是回答的干脆,“有空。”

    “那你后天有空吗?”

    “有空。”

    “那你大后天有空吗?”

    “你哪天泡我我就哪天有空。”

 

    *******

    番外

        忍足那天看到她的时候觉得很意外,大概类似于见到“传说中的人 ”那样的感觉。这个传说从哪儿来的呢,是从他的好搭档向日岳人那里来的。

      岳人家的公司招聘那天岳人也一起去面试了,是家里的意思,让其做做除了网球外其他的事,锻炼锻炼,和面试者们一起去面试。岳人那天在候场室里等着的时候,旁边有个女孩子特别安静,在非常专注地看一本书,坐那儿半个小时没动一动,这让岳人非常好奇,是什么书这么好看。他没忍住,戳了戳旁边的女孩儿,问她看的什么书。

      女孩儿看了看岳人,特别正经地回答:“《世界经济形势分析与未来发展趋势》。”

      这名字一说出来,让岳人佩服地五体投地,看这本书的人要是不录用简直是浪费国家栋梁之才!

      岳人没想到来面试的人水平是如此之高,不禁也感觉到了一丝丝紧张。

      女孩儿终于进去面试了,下一个就是岳人。那本书被留在桌面上,岳人也想看看这本光看名字起来就让人肃然起敬的书。

      取过它来一看,岳人直呼好家伙。

    《霸道医生爱上我》。

      那个女孩儿面试成功了,因为岳人看到他俩被分到了一个组里,他觉得这个人太好玩儿了,就加了她好友,两人熟络了起来。

     当天晚上岳人就把自己的面试经历跟忍足说了,岳人把她怎么骗自己看的是经济分析实际上是霸道医生跟忍足吐槽,顺便向忍足安利,还把她朋友圈的美丽照片都给忍足看了,说你这个霸道医生和她那个小骗子倒是挺般配的,郎才女貌,狼狈为奸。

    忍足说请你不会用就不要乱用成语。

    反正忍足最后是记住了“霸道医生”。

    那天她一进来就说要做心电图,真是让人羞红了老脸。咳,他告诉自己不能羞,有违霸道医生的形象。

    后来又碰见了她,不知道为什么就邀请她一起吃饭了,大概因为霸道医生就需要霸道一些吧哈哈。她很有意思,说话也很好玩。她连要联系方式的谎话都很可爱,套路太老套了,就让人很想逗逗她。

    送她回家前故意没告诉她发票还没拿,想让她再来找自己,没想到被她拆穿了,问他是不是在泡她。

      

      他好想说,是呀,是呀,他再不泡她,就要被她泡到啦。

 

/】天鹅物语● 网球王子bgPOT
回忆录:       的学校是冰帝学院,今年将要升高三,有一个喜欢的,他叫。     为什么喜欢他呢?     第一,他很帅,对他一见钟情。     第二,喜欢他头发的颜色,像海,...
迹文】声(迹含量较低)● ● 迹部景吾 #
原作者:弓土长川   迹含量较低。 注意:一点偏童话向,对声音十分敏感   从小到大,对声音有着没由来的厌恶。 倒不是因为他厌恶与交谈,社交是必要的融入社会的途径,他并不想过于...
【手冢国光x你】手冢国光和你的恋爱日常● 本命x你● 网球王子● 男神x你● ● 真田弦一郎 #
冰山弄到手了。”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悠闲的举着红酒杯讲电话。 当你向窗外随意看了一眼的时候车已经开走了。 第二天当你到达办公室后,八卦的组员们成群结队的过来问你:“组长组长,那个男什么背景啊...
x你】婚后日常,恶搞向● 本命x你● 网球王子● 男神x你● 乙女#
原作者:你们的老公洛蝶   x你  你整天抱着手机刷微博,站在床边,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看了眼窝在床上对着手机傻笑的你。最近一段时间你都没认真理过,即使他搬出自己拿手的甜言蜜语,都没...
【跡部景吾x你】跡部景吾和你● 男神x你● 本命x你● 网球王子● 手冢国光● 乙女● #
!” “你有喜欢的了?”一旁的开口问到。 你可能气昏了头,想都没想就说:“对啊怎么了!” “谁能比得上本大爷?嗯?”跡部的语气有点变化,但是你却没听出来。 “喜欢的,他叫手冢国光!”你...
迹文】恋人絮语:相思●●迹部景吾 #
看见了背着包的。他靠着树站着,带着耳机,嘴角噙着笑意,迹部一下子发现自己没有挂断电话。他清了清嗓子。 “,你给本大爷站直了。” 站直了看迹部大跨步地向他走来,在迹部走到自己边上后,伸出手...
迹文】关于进食● ● 迹部景吾 #
原作者:弓土长川   众所周知,哪怕亲缘关系再近,一旦相处起来也是会闹腾不断的。 比如谦也。 但是,关于和迹部景吾,不仅不属于同一种族而且在性格上都不太相融的两位,在同居生活中...
迹文】自然而然● ● 迹部景吾 #
?” 他似乎想要伸手去捶,但他并没有。莫名觉得有些失落。 “,本大爷告诉你,你的那些缺点,本大爷所注意到的,都被你自己否认了。”他伸手打断想要开口辩解的,自顾自地告诉他,“而你自己所自...
迹文】雨夜观察报告● 迹● 白谦 #迹部景吾 # #
”这一分栏里去。   谦也,的堂弟,一个风风火火能跑能跳被亲切称为“傻白甜”的,狼。 “!” 一阵寒风突然窜进来,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而且当他看到自家堂弟向自己弹来的时候条件反射...
迹文】关于种族互换的探讨● ● 迹部景吾 #
什么不对,“上一任狼。虽然觉得你早就知道。”        迹部冷着脸看他。他当然知道,但这并不重要,因为那是在的默许下公开的讯息。 “不过现在已经推给谦也了,现在的只是你的移动血库...
迹文】天台闲谈 # #迹部景吾 #
原作者:弓土长川   迹部上到天台的时候,已经在那里了。 四月的天总是这样,要是不下雨,就是晴朗得让想舒舒服服躺好睡上一觉。天总是蓝的,透而干净,像是被故意涂抹开来装点用的;但空气中还是夹带...
/手冢bg】光晕● POT网球王子● 手冢国光乙女
。旗蕴,这是中学时网球部的部员们,桃城、海棠、不二、菊丸、大石、越前、河村、乾。”手冢向那群介绍了旗蕴,又向旗蕴分别介绍了他们,言简意赅。旗蕴也大概明白了,这群友谊深厚的伙伴大约中学结束后还相约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