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乙女】风月有解 *香克斯单人向

sodasinei 2021-03-07

原作者:神通侯府唯一的女主人

 

*香克斯单人向,一发完

*灵感来自李常超的歌《风月有解》

*ooc致歉

 

第一次遇见香克斯,是在一个深冬的雪夜,三三两两的沽客携酒而去,你闲坐在柜台,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拿着烟斗轻轻敲打着柜台。

 

“打扰啦。”

 

一只手拨开了门前的酒帘,那人有着一头与周围格格不入的红发,像在漆黑的夜与纯白的雪之间燃起的一把火,胡子有些拉碴,衣襟上沾满了雪,浑身带着一股寒气,显然是赶路多时,随着他进门的动作,肩上的雪花簌簌落下,在门口晕湿了一片水渍。

 

“呀,抱歉了老板娘,好像把你的地板弄脏了。”

 

你吸了口手上的烟,摇头表示并不介意。

 

“需要点什么?”

 

“酒。”

 

“我是问你什么酒。”

 

红发男人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胡茬,“就要最烈的吧。”

 

“我们这里可没有最烈的酒。”

 

“为什么?”

 

“因为烈酒多伤人。”

 

“噗”,男人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哈哈大笑起来,“老板娘你可真有意思。”

 

“你才是,穿着披风的红发先生。”

 

“不是什么红发啦,老板娘你叫我香克斯就好。”

 

叫做香克斯的男人随意拉开了一把椅子,大大咧咧地坐在你面前,“那要最浓的酒呢?”

 

“金茎露怎么样?”

 

你给香克斯递上酒,继续坐在柜台前百无聊赖。

 

你打量起眼前的香克斯,他的眼角似乎有浅浅的三道疤,若不仔细似乎看不出来,伤痕没有给他留下瑕疵,反而添了几分英气和几分不属于这个年龄人的少年意气。风雪的寒气逐渐被温酒消退,男人脸上也红润起来,有些溢出的酒液顺着他的嘴角滑下,在锁骨留下一滩蜿蜒的酒渍。

 

最后你得出结论,如果你再年轻几岁的话,或许会喜欢这样的男人。

 

察觉到你的视线,香克斯笑笑,冲你扬起了手中的酒。

 

“清而不冽,味厚而不伤人,不愧是老板娘选的酒。”

 

“油嘴滑舌,喝完了就快点走,要打烊了。”

 

“老板娘,能不能收留我?”

 

你被香克斯的话惊了一瞬,拿烟斗的手不小心磕在吧台上,险些被崩出来的火星烫到,“我为什么要收留你?”

 

香克斯意思意思掏了掏自己兜,“如你所见,老板娘,我已经身无分文了,你今晚要不是不收留我,我恐怕要露宿街头了,外面冰天雪地的,你忍心吗?”

 

香克斯边说边挤出来几滴鳄鱼的眼泪。

 

你没忍住把手里的烟斗丢了过去,却被香克斯稳稳接住。

 

“没钱你来喝什么酒,欺负我是女人?信不信我找人揍你?”

 

“不是我说,老板娘,就算你要找人揍我,也不一定打得过我”,香克斯一脸自信的笑了笑,“你看这样行不行,要不我以工抵债,顺便兼职老板娘的保镖,等我同伴找到我,一定会把钱还你。”

 

你在心里暗骂了一句臭不要脸,才转身去给香克斯准备房间,香克斯倒是悠闲地跟在你身后,打量着酒馆的布局。

 

 

你第二天一大早就离开了酒馆,今天是采集“冬酿”的日子,所谓“冬酿”就是从山间采集无人涉足之地的冬雪化水,以备来年酿制“冬酿酒”。

 

雪线的山巅只有漫无边际的白,和偶尔夹杂在其中的几缕松树投出的翠绿,下了一夜的雪十分柔软,踩上去深一脚浅一脚的。

 

如果不是突如其来的雪崩,你都差点忘了自己还有一个“保镖”。

 

红发男人来的很及时,几乎在你坠落前一秒牢牢抓紧了你的手。

 

你心有余悸地看着塌陷下去雪窝,如果刚刚不是香克斯及时出现,恐怕你就要跟着这些雪花一起被埋在崖下了。

 

香克斯把你带到平稳的地方,等你缓过神才开口,“老板娘我刚刚救了你的命诶,不打算谢谢我吗?”

 

你很快调整好了心情,伸出手指戳着香克斯的胸口,一字一句,“首先,是我收留了你,你现在是我的保镖,你要记住这一点。其次,”你无奈地叹了口气,“你想我怎么谢你。”

 

香克斯笑嘻嘻地凑到你面前,“以身相许怎么样?”

 

得寸进尺。

 

你作势就要推开香克斯,“我想掉下去应该死不了,你还是放开我吧。”

 

“过分诶老板娘,太无情了。”

 

香克斯这么说着,又把你往他身边带了几分。

 

“那要不然作为报答,今晚带你去西楼听小曲?”你问他。

 

“乐意奉陪。”

 

 

驰道杨花满御沟,红妆漫绾上青楼。

 

画楼人声喧沸,错落摆置的辉煌灯火有些晃眼,楼中央赤红色的画楼横梁下是一个巨大的戏台,浓妆艳抹的艺伎掀开后台的帘子,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一步一步从后台走出,随着艺伎的步伐,人群中不时爆发出几阵欢呼。

 

周遭烟雾缭绕,男男女女相拥调笑,又夹杂着几声市井间的咒骂,绕是香克斯,也终于明白了这是什么哪里。

 

“喂喂,老板娘你可没说要带我来这种地方啊。”

 

“不会吧,难道你没来过这种地方”,你好笑地看着香克斯一脸窘迫,“我还以为你这种人会经常来这地方找乐子。”

 

“我哪种人啊,老板娘说话不要太过分”,香克斯拉着你的手臂把你拽到一个人少的角落,“虽然我确实跟贝克曼他们来过几次这种地方,但是我可不是那么随便的人哦。”

 

“你要不是那么随便,怎么会那么厚颜无耻地赖在我店里。”

 

“这是两码事啊老板娘,”香克斯一副哥俩好的样子伸出一只手搭在了你的肩膀,“跟老板娘在一起这么能叫随便,更何况老板娘这么风姿绰约,那些庸脂俗粉怎么能比不是?”

 

“少来,油嘴滑舌的”,你一手肘向香克斯的腰袭去,却被香克斯熟练地躲开,“看上了哪个姑娘跟我说,我跟这里的老板娘很熟。”

 

“不是吧,你认真的?”

 

“当然,为了感谢你的救命之恩。”

 

其实你只是看香克斯老是一副不正经的样子,想逗逗他而已。以你这么多年看人的眼光,香克斯也就是嘴上会说,内里纯情的很,看他吃瘪也许会很有趣。不过就算他真看上了哪个姑娘,以你跟这里老板娘的交情,给香克斯把人找来并不是什么难事。

 

“可以啊,那麻烦老板娘上楼帮我开个房,我一会就带姑娘上去。”

 

这下轮到你吃惊了,难不成是你看错了人,香克斯其实是个情场老手?

 

但是话你已经说出去收不回了,只好按香克斯的意思上楼开房间去,上楼时你回头瞥了一眼香克斯,他正跟一个刚刚从台上下来的艺伎聊着什么,逗得那艺伎掩嘴轻笑。

 

这个人,说不定在撩妹方面还真有一手,不过跟你没什么关系就是了。

 

弄好房间后你就招呼香克斯上楼了,寻思着一会趁香克斯办事,你可以去楼下尝尝这里的秋露白。

 

你探头往香克斯身后瞅了瞅,却没看到其他人的影子。

 

“香克斯,你不是说一会带人上来吗?”

 

“人不是已经在了吗?”

 

等你反应过香克斯话中是什么意思的时候,他已经转身把房门关上了。香克斯解下自己的披风随手丢在地上,向你一步步靠近。

 

你本能的反应想要后退,香克斯先你一步伸手扣住了你的腰,温热的鼻息呼在你的颈侧。

 

“需要我再说的清楚一些吗,我想要的人是你,老板娘。”

 

你没有回应,或者说不知道作什么回应,这次分明是你自己翻船了。

 

见你没反应,香克斯怕你不相信,捧起你的脸,与你四目相交。

 

“我想娶你。”

 

香克斯收起了平时不羁的笑,一脸认真地看着你,你第一次觉得他的视线这么灼人,偏头躲开了。

 

“得了吧,你连喝酒的钱都没有,拿什么娶我。”

 

你想推开香克斯却被他揽进怀里。

 

“用我看过的山川河流,给你当红妆。”

 

在那一瞬间,你有种看尽千人千面的错觉。

 

你终于还是点了头。

 

 

香克斯没有骗你,他确实在等他的同伴。

 

带着枪的银发男人狠狠给了香克斯一个爆栗后才冲你道谢,你知道他,好像是叫贝克曼,香克斯跟你提过,贝克曼想给你留下些钱致谢,被你摆手拒绝了。

 

“真想感谢我就快点把这家伙带走吧。”

 

香克斯还想说些什么,就被他的同伴拖出去了,你看着他最后的嘴型,好像是再说‘等我’。

 

你一笑莞尔,关上了酒馆的门。

 

风雪已经停了。

 

你没有刻意等谁,因为你深知有一轮月便有一轮圆缺,人世的故事大多留有遗憾,只是偶有夜晚闲来无事,才会想起某天的夜阑珊,沽客散尽,一位满身霜雪的过路人掀开了你的酒帘。

 

“打扰啦。”似曾相识的声音从门口响起的时候,你有种恍如隔世的错觉。

 

“呀,抱歉了老板娘,又把你的地板弄脏了。”

 

还是灯火萧疏的夜,还是一贯不羁的语调,连襟上的雪也没变,原来也有时间不能的改变的东西啊,你想。

 

你坦然地笑了,像看见最凛冽的银月,踏过最深厚的风雪。

 

“居然还记得回来。”

 

“当然,老板娘这里有最浓的酒,我可舍不得。”

 

“金茎露?”你记得当时是给了香克斯这么一壶酒。

 

“不是哦,”香克斯故作神秘地冲你一笑,“是风花雪月。”

 

最浓的酒,是风花雪月。最惊艳的人,在眼前。

 

风入寒节雪满襟,月上满梢画西楼,有人浅浅笑尘烟,解作茶汤醒疏夜。遇见你,一生的风月才有解。

 

---END---

 

救赎(单人) ● ● 红发
看看。”你刚要走出房门就看见母亲和弟弟担心的眼神:“没事的,妈妈,说不定那艘贼船只是路过。” 你刚到港口就和约定好的似的,那艘贼船也靠了岸。“老大,那个小孩。”你走了过去:“你 在这儿...
围墙之外 ● ● 红发
女王是一名传奇人物。而她的情史也令人好奇,她的丈夫是那时候鼎鼎有名的红发,没有人知道他们是如何认识的。不过能够肯定的这是传奇与传奇的爱情。 ——《亚蒂史》 ---- 我真的太弱了!!! 这个...
假如你死了(超级甜!别被标题误解了!!!)● ● 红发● 黄猿● 波鲁萨利诺
,红发团的船长一言不发的进了屋,屋内没有声音可每个人都听见了这个红发男人的哭声。 你们相识在花街,就像所有团一样红发团也需要宣泄欲望。 而你是那里的妈妈桑,一个被禁锢的人。 坐在椅子上...
假如你怀孕了 ● ● 卡塔库栗● 赤犬● 藤虎● 青雉● ● 路飞● 马尔科
怀孕了,你都要做什么?”你以为他要学习如何照顾宝宝便说:“,我要保护他十个月,接下来还要照顾他……”你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我不要他了,**只有我就够了!” --- 我只**就够了   ...
溶液 ● 同人● ● 红发
,因为在看到的那一刻少女立刻甩开了身后的絮叨,直接登上了他们的船。 大胆且莽撞。   但爱丽丝显然不这么认为,她站在甲板上离他们只十米,她站在原地环顾四周,“又见面了呢,!”少女眼中闪...
当你看电影时 ● ● 赤犬● 藤虎● 青雉● ● 艾● 黄猿● 一笑
原作者:无名小姐   内含/赤犬/青雉/黄猿/藤虎/艾 稍微有点刀渣 人物ooc警告 世界电影设定 开始   电影刚播到一半,身边的男人就坐不住了。“**,别看了和我去睡…”觉...
】分别● ● 路飞● 罗● 艾
原作者:奇奇怪怪   ◎/路飞/罗/艾 ◎绝 对 甜 虽说之前就想试试了,但是一直没写,所以第一次写啦,什么问题各位见谅而且好久没写文了,手生的一批,估计写的都是胡言乱语   ★...
宝石(三) ● ● 红发
原作者:无名小姐   内含/多弗朗明哥/艾/基德/索隆/黄猿 人物ooc预警 撞梗致歉 开始     (蓝宝石)   你的眼睛比蓝宝石更加绚丽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酒的喧闹与...
】Nighty-night。● 同人● 达尔● 尤基德● 特拉法尔加罗● 山治
和理由!       时常怀疑那个仅凭一己之力结束顶上战争的和眼前这位并不是同一人,威慑新世界的四皇闹起别扭来难哄指数直逼上限。       “可是我明天还重要的事要处理”       一点都...
爱意 ● ● 红发● 赤犬● 青雉● 库赞● 黄猿
小姑娘没有选择别人啊。   如果选择了别人呢? “嘛,首先绝对不会这种可能,”被提问到这个问题的红发笑着说,“但如果当然是把小姑娘抢过来啦,我可是啊。” 可真是说了了不得的话呢,先生...
求婚第一弹 ● ● 赤犬● 青雉● 黄猿● 红发● 索隆
原作者:无名小姐   内含/赤犬/青雉/黄猿/索隆/  人物ooc警告 开始了   (海军中将你和他) 他对你的求婚是在贝拉岛上,一座爱情岛,也是你们初遇的岛。你记得很清楚,周围装饰的很...
特殊的玫瑰(上)● ● 青雉● 红发● 库赞
在医疗室的床上,看着白色的天花板不说话。“你在干什么?”坐在你旁边看着你发呆的样子说。 “我在想王罗杰。” “诶,船长吗!?” 你没接话只是看他说:“你不后悔带我来船上?”男人毫不犹豫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