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乙女】如果他被男人侵/犯过,你还会爱他吗?

sodasinei 2021-03-07

原作者:神通侯府唯一的女主人

 

*当你知道他被侵/犯

*含明哥/基拉/罗/香克斯/佩罗斯佩罗

*自行避雷,不接受ky

*ooc致歉

 

-多弗朗明哥

 

“多弗,你知道被强迫有多难受吗?”

 

你本来只是很平常地抱怨多弗朗明哥的不知节制,试图阻止他强迫你的行为,你的反抗向来没什么用,你也没报多大希望,这次他却一态反常地停下动作。

 

“呋呋呋……我知道啊。”

 

知道什么?你怎么会知道?

 

多弗朗明哥下一句话让你大脑一片空白。

 

“我也被侵/犯过啊。”

 

你花了一点时间来消化这个信息。

 

多弗朗明哥……他,被侵犯过?

 

多弗朗明哥在你眼里一直是一个为达目的甚至可以不择手段的男人,这样强势暴虐的男人也会有这种经历吗?

 

你知道他有一个算不上美好甚至可以说是悲惨的童年,是在那个时候吗?

 

将你压在身下予所予求的男人,也曾雌伏别人身下任人索取。

 

不同于你知道他跟其他女人厮混时的心情,这是一种完全陌生的情绪。多弗朗明哥的骄傲不会允许的做这种事,他是被迫的,但你依然控制不住心底泛起的一丝恶心和厌恶,不管你不愿意承认,它确实存在。

 

多弗朗明哥看起来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好像在说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这种无所谓的态度有些刺痛你。

 

“呋呋呋……你不想知道是谁?”

 

多弗朗明哥没有再强迫你,而是在床上坐了下来,把你抱到他怀里,胸口紧贴着你的后背。

 

“不过无所谓,他死了,我杀了他,尸骨无存。”

 

你呆愣的反应在多弗朗明哥的意料之中,他把下巴轻轻压在你的发顶,有一下没一下地捋着你的发尾,你们之间鲜少有这样安静的时刻。你觉得你应该安慰他的,但他现在的动作倒像是在无声地安慰你。

 

安慰你?你恍然大悟,多弗朗明哥是怕你不能接受吗。虽说你一开始你确实有些难以置信,但冷静下来想想,如果是他的话,没关系的,就像他无数次纵容你那样。

 

他是德雷斯罗萨的王,如洒在王宫高地上的朝阳一样明艳,他会在旭日下笃定地对你说出“你会爱我”,你也会如清辉的月,包容接纳他所有不愿见光的阴暗怯弱。

 

你挣扎了一下,回过身跨坐在多弗朗明哥的大腿上,与他面对面,在他与你视线接触的时候,你双手揽上他的肩回抱住他。

 

“多弗,你说的对,我想我确实是爱你的,很爱,爱你的一切,包括你的过去。”

 

 

-基拉

 

基拉跟基德在一起讨论些什么,你本想过去给他们送两杯茶,却无意间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基拉,我看得出来,你很喜欢她,她对你也很好,你可以试着接受她。”

 

你停下了脚步。

 

“你觉得我可以吗?”

 

基德叹了口气,“过去的事你该放下了。”

 

“基德,我还是忘不掉,被囚/禁、被侵/犯这种事。”

 

手里的茶杯落在了地上,陶瓷碎裂的声音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基拉回头看到是你之后动作凝固了一瞬,你尴尬的站在原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啊……老子忽然想起来还有点事,你们聊,我走了。”

 

基德果断的选择了跑路,留下你跟基拉面面相觑。

 

基拉抱着一丝侥幸,试探性地问你,“你都听到了?”

 

“嗯,听到了。”

 

你坦然承认了偷听的事实。

 

“我……”基拉手足无措地站在你面前,“抱歉……”抱歉,我是想告诉你的,但是这种事,我无法开口。

 

“为什么要道歉,”你伸手去握基拉的手,基拉想要抽回,你以更大的力道握住他,双手包裹住他的手,“我听到了,基德说你喜欢我。”

 

你张口却揭穿了他对你的小心思。

 

接下来会怎样,基拉静静地等待你开口,接受最后的审判。

 

你突然笑了,是基拉很少在你脸上见过的、纯粹的笑。

 

“我接受了,我也喜欢你,基拉。”

 

基拉做好了被你厌恶、质问的准备,却没想你开口竟是对他的告白,没有追问他不愿开口的过去,也没有深究他隐瞒的理由,只是笑着接受了他的心意。

 

“被这样的我喜欢你不会觉得恶心吗?”

 

你摇摇头,隔着面具直视基拉的眼睛。

 

“不会,你是最好的。”

 

 

我不会深究你不愿开口的过去,不在意你从前有过怎样黑暗的经历和过往。

 

我只恨没能早点遇见你,在你无助迷惘时给你一个拥抱。

 

在我这里,你就是最好的。

 

 

-罗

 

你被人贩子拐走了,罗几乎动用了所有的力量,不眠不休地找了你三天三夜,才在一家人口贩卖的地下交易场所找到你。

 

罗赶到的时候,你正被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压制在身下,你拼命反抗着,死死咬住了男人的手腕,男人抬起另一只手作势向你扇去,可是下一秒他的手就脱离了身体滚落到地上,哀嚎声还没出口,罗利落地切断了男人的喉咙。

 

罗不屑触碰男人肮脏的身体,抬手开了一个room,交换了自己与男人的位置。

 

“当家的,没事了。”

 

罗语气轻柔地安慰你,你看到方才自己死死咬住手腕上的黑色纹身,才反应过来此刻抱着你的人是罗。你松开了他的手腕,埋首在他胸口,小声啜泣起来。

 

与罗轻柔语气截然相反的是他阴沉的脸色,到把你带回船上,罗的脸色也一直没有好起来。

 

在罗的柔声安哄下你渐渐停止了抽泣,但长时间的过度紧张仍然让你对周围一起保持着抗拒,罗想抬手拭去你眼角的泪水,你本能地闪躲了一下,你和罗都愣了。

 

你抬头见罗阴沉着脸色,以为是自己的反应引得他不愉快。

 

“罗,对不起,我……”

 

“该道歉的是我,是我没保护好你。”罗出声打断了你,把你紧紧扣在他怀里,你感受到罗在颤抖,“当家的,我有话对你说,你别出声,听我说完。”

 

感受到怀里你点头的动作,罗深吸了一口气,对你吐露了他不为人知的过去。

 

“我被男人侵/犯过。”

 

话音一落罗果然感受到你突然僵硬的身体,他把你抱紧了些,继续开口。

 

“或许你会因此恶心我、厌恶我,我还是要告诉你。”

 

“我知道被人强压在身下的恐惧和绝望。”

 

“我庆幸你没事,我不敢想要是我晚一点找到你会怎样。”

 

“别怕,当家的,别怕,我在。”

 

你难以置信的发现罗的声音在颤抖,甚至带上了哭腔,罗把身子放低,脸深深埋在你的颈窝。

 

你是他小心翼翼护着,放在心尖尖上的人,所以他看到你差点被侵犯的时候,绝望和愤怒几乎占据了他的理智。他本不想就这样轻易放过男人,只是比起处理他,罗更担心你,因为自己被侵/犯过,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被人侵犯的痛苦和绝望。

 

罗抱着你,一声声重复着“别怕”,你不知道他是在对你说,还是对自己。

 

你忽然感到一阵心酸,罗最后把你护下了,可他呢?是否有人在他被侵/犯绝望无助的时候给他一个拥抱,轻声拍着他的背告诉他‘没事了,都过去了’,还是最后只能躲在阴暗的角落独自舔舐伤口?

 

你一直把罗当做无所不能的船长和恋人,这是第一次觉得,原来他也一样脆弱,一样在最无助的时候需要有人做他的支撑。

 

你放松了自己的身体,任凭罗把全身的重量放在你身上,你学着他的样子,轻轻拍着他的后背。

 

“别怕,罗,我在。”

 

 

-香克斯

 

你们从上次被打败的海贼团里救下了一个小女孩,你看她身上青青紫紫的痕迹,还有见到你们船员时恍若受惊的眼神就知道,她是那艘船上的禁/脔。

 

看她的样子,不过跟你差不多大,也是可怜,难免产生了些同情的心理。

 

不过你对她的这点同情心在她与香克斯的频繁接触后很快打消了。

 

因为她的身份特殊,船员们心知肚明,尽量避免了与她的接触,只有香克斯,你已经不止一次见到香克斯跟那个女孩在一起了。

 

你烦躁地扯了扯头发,把手中的空酒瓶扔进了海里。

 

“往海里乱扔东西可不是好习惯。”

 

是香克斯。

 

你轻哼了一声,没理他,转身回了房间,香克斯也跟在你身后进来。

 

“贝克曼跟我说了,你吃醋了,小姑娘。”

 

你还是不理他,香克斯知道这是你生气的表现,于是他跟你解释。

 

“我只是觉得她的经历跟我很像啦,有点同情,就关心一下,小姑娘你别生气了。”

 

“人家只是一个禁/脔,你一个海贼船长,你跟我说经历很像?”你转身与香克斯面对面,“我不想跟你开玩笑,香克斯。”

 

“要是我说是真的呢,我被男人侵/犯过,”香克斯的语气难得认真,不像是在说谎,“看着她我只是想起了自己而已。”

 

香克斯对自己的过去毫不掩饰,意料之中看到你眼中难以置信的震惊,按捺心中的不安和失落,香克斯耸耸肩,往一边站了站,让出了门的位置,冲你伸出手。

 

“小姑娘要是愿意接受这样的我,就过来,”他又指了指门的位置,“不愿意的话,我也不会阻拦。”

 

原本是你在质问自家爱人,现在却反过来变成他在问你,这算什么?

 

“香克斯,在你眼里我就是那么不值得相信的一个人吗?”

 

你一步一步向香克斯走去,你看到他露出了惊喜的神色。

 

“无论你过去是什么人,经历过什么,我这一生都认定你了。”

 

你握住了香克斯仅剩的一只手,就在香克斯满心欢喜地以为你要给他一个爱的抱抱时,你突然发力,一个过肩摔把他摔在了地上。

 

“下次要是再问这种蠢问题,就直接把你丢到海里喂鱼,笨蛋香克斯。”

 

 

-佩罗斯佩罗

 

你抱着对你来说有些巨大的糖果手杖,晃着脚坐在床沿,静静地看着你的佩罗斯佩罗收拾桌子上的文件。

 

你是被家族联姻送过来的,佩罗斯佩罗是你的丈夫。尽管嫁过来非你自愿,但你不得不承认,结婚之后佩罗斯佩罗细心扮演着一个丈夫的角色的角色,对你相当的温柔体贴,无论在哪方面都挑不出问题,你甚至开始感谢这场联姻。

 

唯一不足的是,佩罗斯佩罗从来没有碰过你,你不敢说自己是多么有姿色,但既然能被家族选中跟夏洛特家联姻,那一定是有过人之处的,可偏偏佩罗斯佩罗对你的暗示毫无反应,好像你只是他要负责照顾的孩子,而不是与他共度一生的妻子。

 

“好了,我亲爱的小公主,该睡觉了,perolin~”

 

佩罗斯佩罗从你怀里抽出他手杖放在一边,小心翼翼地抬起你的脚放在床上,扯过放在床尾的被子帮你盖好,自己才上床。

 

你看着他一成不变的睡姿叹了口气。

 

“佩罗斯佩罗。”你喊他。

 

“怎么啦,小公主,perolin~”

 

“你不抱我一下吗?”

 

“小公主的要求,当然要满足了,perolin~”

 

佩罗斯佩罗侧过身,伸出手轻轻抱了你一下,如往常一样,浅尝辄止的触碰。

 

你没有给佩罗斯佩罗放手的机会,伸出手环住了他,脚也挂在他身上,佩罗斯佩罗显然没有料到你的动作,毫无防备,你稍微用了点力气,就翻身坐在了佩罗斯佩罗身上。

 

你本想低头索吻,双唇刚刚接触就感受到了身下人的颤抖,你双手撑在佩罗斯佩罗胸前,支起上身,你看到他脸颊泛着不正常的潮红,急促的喘息着。

 

你以为他是情动,直到视线相交的时候你才发现佩罗斯佩罗眼里盛满了惊恐。

 

你愣住了,他在害怕。

 

你慌忙从佩罗斯佩罗身上下来,跪坐在一边。

 

“佩罗斯佩罗,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佩罗斯佩罗缓了缓神坐起来,“没有,是我太紧张了。”

 

你诧异于佩罗斯佩罗的反应,最后耐不住心中的好奇,问他。

 

“佩罗斯佩罗,为什么……”

 

“因为我被人侵/犯过,大概是后遗症吧。”

 

与刚才的反应截然相反,佩罗斯佩罗说这话的时候淡淡的,虽然如此,语气中却没有释然的意思,只是按下了心中的不安的悸动,阐述一件客观的事实。

 

你终于明白了他对你冷淡的理由,不是因为他不喜欢你,或是你对他没有吸引力,而是过去的阴影使佩罗斯佩罗没法面对他人的触碰。像受过伤的孩子害怕再次被伤害,于是将自己紧紧封锁了起来。

 

佩罗斯佩罗试着问你,“你觉得这样的我恶心吗?”

 

“佩罗斯佩罗,你再抱我一下,抱久一点。”

 

尽管不明白你的意思,佩罗斯佩罗还是照做了,这是他第一次跟你近距离触碰这么久,少女的身体软软的,还带着有淡淡的清香,像无形的手,抚平了佩罗斯佩罗紧绷的神经。

 

过了好久,佩罗斯佩罗才放开你。

 

“跟我的接触会让你想到痛苦的经历吗?”

 

你抬头看着佩罗斯佩罗,方才他眼里的惊恐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同往常一样温柔看向你的眼神,你松了一口气。

 

“不,很安心。”

 

“那以后试着多抱抱我吧,抱多久都没关系。”

 

话音刚落你被带着佩罗斯佩罗抱了满怀,四周环绕着甜甜的气息。

 

“小公主,我想我可能上瘾了,perolin~”

 

侵犯 *多弗朗明哥单人向
尖沾了泥土和血污,来到面前,踢开了那具横在你们之间、姑且称作“大伯”的人的尸体。   人生如戏,前一天在强迫、肆意/的大伯,现在已经没了声息,像丢弃的垃圾一样以诡异的姿态跪伏在地上...
】当铐在一起
,还有一贯不变的面瘫脸。大兄弟有些面熟啊,仔细搜刮脑海的每一个角落,很快就锁定了目标,“魔术师”巴兹尔·霍金斯。   为什么霍金斯也抓?跟自己铐在了一起?震惊之余,冷静下来,估计这也是暂时...
】当铐在一起(2)
自己摔倒连累了吧。   忽然有点心疼,看似马虎的男人在关于的事情上总是格外小心。   重新握住了罗西南迪的手,有些吃惊,本想抽回手,却握得更紧了。   在罗西南迪疑惑的表情下抬头对上...
】戒指 *当身边卧底发现● 卡塔库栗
原作者:神通侯府唯一的女主人   *当身边卧底发现 *卡塔库栗单人向 *我真的太喜欢这个男人了 *ooc致歉   机会来了。   混乱中佯做惊慌,一把推开卡塔库栗,弹痕的残影穿的小臂...
向】我不是的青梅 #男神x #索隆
,要么是草帽团里有人没了,要么是见到了留学国外音信全无的古伊娜。 身为草帽团的一员兼索隆的朋友,真的想说,那永远不要落泪的好。 虽然这样真的很自私。   坐在办公椅上,盯着面前的电脑...
向】当熊孩子叫“大叔”● 多弗朗明哥● 男神X● 卡塔库栗● 赤犬● 克力架● 基拉● 黄猿
年龄底线受到了挑战,臭小鬼说谁大叔呢?!!【呋呋呋像这样的小鬼,我根本不屑杀了,毕竟教出这样野蛮小鬼的家伙肯定也是一群蠢货。】   【敢骂我大哥他们!等着瞧,我的团是不的!】说的...
【咒术】狗卷棘x不高兴怎么想都是天然的错● 咒术回战
了然地微笑。   骨忧太:“这孩子真的没问题……?”   熊猫笑嘻嘻地说:“没关系,棘很照顾人的哦。”     四   晚上有点凉。   夜风拂的脸颊,带来了清冽的春夜的味道,蕴藏着悦动的...
向同人】当看到和其他男人在一起● 多弗朗明哥● 克洛克达尔● 尤斯塔斯基德● 男神X
不挠的抓着。   【有什么关系,像那种把自己女朋友丢在这里的男人,有什么好稀罕的。】那个男人打算让的保镖按住。   克洛克达尔扔掉了嘴里的雪茄冲来抱住的大腿【真是的妈妈,父亲大人都要回来了...
向】如果出轨了怎么办?● 多弗朗明哥● 克洛克达尔● 赤犬● 尤斯塔斯基德● 黄猿● 克力架● 男神X
杀脸上有刀疤抽着雪茄男人的杀人犯。】   克洛克达尔:这畸形的……我喜欢。     多弗朗明哥   【这方面我曾也担心,毕竟是多弗。】   【如果我们是曾经的话,我不在意;但是现在是我的男...
向同人】当见到小时候的● 多弗朗明哥● 男神X● 尤斯塔斯基德● 赤犬● 黄猿● 基拉
立刻去杀掉把多弗朗明哥引路成为的托雷波尔他们。   【呋呋呋这,这身打扮只是我的兴趣而已……话说,我说我是从未来来的,就没怀疑?】   【没有啊,只要是多弗说的话我全都信。】踮起脚拍一...
【咒术回战向】当电影院看电影,发生什么? #伏黑惠 #五条悟 #七建人 #夏油杰
电影厅,里面空空如也,好家伙,果然,是包场了,这也符合的性格。   电影到中旬,突然发出抽抽噎噎的声音,别过头,心一紧,原来“最强”也流露出这么脆弱了一面刚想拍肩安慰就蜷缩地围上...
向同人】当尝试安慰的时候● 多弗朗明哥● 克洛克达尔● 男神X● 赤犬● 罗西南迪● 柯拉松
简直太帅了!不愧是要成为未来王的男人!我现在一想起前任王罗杰的鼻毛都笑,是我家社长最完美!】   那一天第一次看到克洛克达尔对开怀大笑。   克洛克达尔——现在的我给不了真正的幸福,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