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乙女】当你得了不治之症

sodasinei 2021-03-07

原作者:神通侯府唯一的女主人

 

*非典型疾病,含赤花症/飞鸟症/忘爱症/亡爱症,部分梗源网络

*罗/马尔科/卡二/艾斯

*ooc致歉

 

-罗

 

(赤花症:在身体上长出花朵,并从指尖蔓延到身体各处的疾病。花朵长出时不会有任何感觉,只会在花开时感受到蚀骨的疼痛,最后被花朵吞噬,变成养。唯有获得最爱之人的恨意,才可以消除花朵。)

 

一朵淡红的花朵长在了你的指尖。

 

起初你并不在意,只当是停留哪个岛时不小心染上了过敏症,过段时间就会好了,直到花由淡红染成赤红,从指尖蔓延到整个手臂,你才明白了这花到底有多毛骨悚然。

 

锥心刺骨的痛。

 

从指尖上传来,却痛到了心扉。

 

罗去草帽海贼团商量同盟的事情还没有回来,只有你跟几个船员驻守在船上。为了掩盖手臂上的花朵,你换下了平时常穿的短衫,又从柜子里找出一件深色的披风,将整个手臂隐藏在披风下,好在最近登陆的是一座冬岛,并没有人发现你的异样。

 

疼痛越来越频繁了,被花朵占据的皮肤也越来越多,必须得做点什么了,你来到罗的图书室,踩着板凳,在墙边的书架上翻翻找找,晦涩难懂的文字看的你头昏脑涨,也不知罗平时是怎么把这些书看下去的。

 

资料没有查到,你抱着书靠在架子上睡着了。

 

罗回来时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场景。

 

你被窸窸窣窣的声音弄醒了,揉了揉眼睛,看到熟悉的斑点帽子知道是罗回来了。

 

“罗,你回来了。”

 

“嗯。”

 

你张开手,每次久别重逢,你都会给罗一个拥抱,这次也不例外。然而你忘记了自己的异症,赤红的手臂就这么暴露在罗面前,罗没有像往常一样抱抱你,而是一脸担忧地看着几乎遍布你整片手臂的赤色花朵。

 

“怎么回事?”

 

你看到罗面色凝重,糊弄过去怕是不可能了,你把手臂上花朵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

 

“别担心,”罗在你床边坐下,俯身在你额头落下一个安抚的吻,“我会解决的。”

 

安顿好你休息之后,罗就投身到图书室中,他翻遍了海上几乎所有有关奇症异病的资料,终于在一本泛黄的古籍上找到了你身上的这种情况。

 

赤花症,如果不治,最终结果会被花朵吞噬。

 

解法是……所爱之人的恨意。

 

你是他一生挚爱之人,他怎么会舍得恨你。

 

罗很清楚,他没办法去恨你,哪怕这与你性命相关。

 

合上手中的书,罗深深叹了一口气。

 

此解亦无解。

 

正如你深深爱着罗一样,他也牵挂着你。

 

罗的人生经历过两次转折点,一次是被柯拉松先生救赎,给予他渡世的光,一次是遇见你,得到你全部的爱。罗曾以为遇见你之后又是新生,甚至与你许下岁岁年年的承诺,现在兜兜转转,又回到了原点。

 

罗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或者说面对失去你,他把自己关在图书室里好几天,等罗终于做好心理建设重新面对你的时候,赤红的花已经覆盖了你的整个右肩,像藤蔓一样缠绕蜿蜒至胸口和腰侧,你没有再穿那件深色的披风,而是放任自己身上的痕迹暴露在罗眼前。

 

罗打开舱门时就看这样一幅场景,你坐在船舷,静静地望着远方,赤红的花张牙舞爪地在你身上宣告着存在,像盛开在冥界之路上的彼岸花,衬得你的皮肤格外苍白。澄澈如镜的海面,明艳到眩目的日光,给面前的你笼上了一层虚幻的纱。

 

像近在咫尺,又像遥不可及。

 

罗抬手遮了一下阳光,不动声色的擦去眼角生理性的眼泪,今天的阳光确实格外刺眼了。

 

他走到你身侧,像是确认你的存在一般,从背后紧紧拥住你。

 

你想回头看他,却被罗制止了,他抬起一只手覆上你的双眼,遮住了你的视线。

 

“当家的,如果能够选择,爱我和性命你会选哪一个。”

 

幼年的经历使罗对生命本身产生了敬畏,他很少会跟你开与生命相关的玩笑,你心沉了一下,了然。

 

你看不见罗的表情,却能听得出他声音里的酸涩和挣扎,你尽可能地让自己的声音显得自然,却还是控制不住带上了几分哭腔。

 

“罗,我爱你哟。”

 

少女的话语与多年前柯拉松先生的话重合,手上传来湿润的触感,罗把脸深深地埋在你的颈窝,静静地抱了你好久。

 

久到日升日落,久到潮涨潮汐。

 

 

一个月后,罗跟随草帽海贼团登上了德雷斯罗萨,未来他将会在这里取回自己曾经失去的东西。

 

只是罗往后的生命中,丢失了所有与花相关的记忆。

 

不见花开,不见你。

 

 

-马尔科

 

(飞鸟症:人的伤口若一天不结疤,便会从中飞出黑色的鸟,若是自杀,便会飞出白色的鸟,白鸟会飞到心上人身边。如果心上人三十天没有意识到白鸟是死去的那个人,白鸟便会消失,死者的灵魂永远无法得到解放。如果认出来了,白鸟会变回死去人的样子,即死者重生。)

 

“如果我不在了,请把我埋在向着海的山顶,我会继续看着你,好好活着,马尔科。”

 

正如马尔科不理解你当初为什么莫名其妙地说出这番话,他也不明白你以自尽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究竟有何理由。

 

他仔细搜刮脑海,回忆着与你相处的每一个片段,试图找出点蛛丝马迹,最后依旧徒劳无功。

 

唯一能告诉他答案的人已经长埋于世,他一手处理了你的后事,亲手把你葬在山的最高处,一脸淡然地参加完你的葬礼。

 

所有人都神情肃穆,怀着深深的遗憾和悲痛,以至于没有人注意到,一只白色的小鸟从你的伤口中飞出。

 

你以为放手即是放下,却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死后化作白鸟飞回了马尔科身边。

 

马尔科离开小岛的时候正值岛上落雪,你停留在莫比迪克号的船头,看着你曾经的伙伴们准备出航。

 

起航之前,马尔科转身最后望了一眼埋葬你的山顶,似要望尽毕生深情。许久,他才收回视线,接着你扑腾着翅膀,飞到了马尔科肩上。

 

“鸟?”

 

马尔科伸手在你翅膀上碰了一下,你乖巧地任他触碰,甚至在他指尖轻轻啄了一下。

 

马尔科第一次见到这种鸟,全身白的没有一丝杂质,眼睛是剔透的、如宝石般晶莹的蓝色,淡红色的尖嘴也显得十分可爱,马尔科记得,你向来很喜欢这样漂亮的小动物。

 

你被留了下来。

 

船上的大家十分默契的对关于你的事情闭口不谈,你的名字也成了船上的一个禁忌,一切又走回了正轨,马尔科并没有因为你的离开而消沉,除去在岛上那几天有些寡言外,现在的他仿佛回到了遇见你之前,那个强大冷静的一队队长。只有极少数的时候,夜深人静,马尔科会一个人站在甲板上,盯着远处的星星发呆。

 

起初大家看到你的时候,会跟马尔科打趣。

 

“哟,马尔科你什么时候也玩起小鸟了,这是要提前步入老年生活了啊。”

“你个老粗懂什么,队长这是高雅的爱好。”

“马尔科队长你记得看好你的鸟,不然被萨奇看到拿去炖了。”

 

过了几天,大家都习以为常,也不在因为你特意说些什么。

 

渐渐地,不仅是其他人,连马尔科也慢慢地习惯了你的存在,小白鸟不吵不闹,他办公的时候就安静地蜷缩在一旁,马尔科时不时伸出手在你身上摸两下,你也不躲,讨喜极了。

 

每当马尔科熬到深夜时,小白鸟就从桌子上飞起来,扑腾着翅膀去碰点着的蜡烛,一开始马尔科吓了一跳,急忙拦住你,把你护在手心,这种胡闹的行为会以马尔科无奈熄灭蜡烛告终,就像是无声地督促马尔科休息一样。

 

从前这些事都是你来做,你会在马尔科打算彻底不眠的时候闯进他的怀里胡闹,直到马尔科受不了你的闹腾,抱着你回房间休息才作罢。

 

 

小白鸟也有固执的时候,比如喜欢缠着马尔科不死鸟形态,明明有翅膀,却喜欢让马尔科带着一起飞,雪白的羽毛被风吹的乱七八糟,两只小爪子仍然死死地扒在马尔科身上。

 

马尔科愣了一下,他想起了你,第一次带你飞的时候,你也是这样死死地抓着他背上的毛,薅秃了都不松手。

 

明明过去了不久,却有种事隔经年的错觉。

 

马尔科也许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想起你时脸上带着的笑。

 

看着小白鸟笨拙的动作,马尔科不动声色地减慢了飞行的速度。

 

 

小白鸟像是通灵性,没用多久就讨得了马尔科的欢心,马尔科常常带着它外出,几乎到了形影不离的地步。

 

萨奇看到一直待在马尔科肩上的你,忍不住被你吸引了兴趣,躲在马尔科身后偷偷逗弄你,马尔科冲萨奇丢了个眼刀,他才恋恋不舍地放下了揉着你翅膀的手。

 

萨奇撇撇嘴,朝马尔科抱怨了一句。

 

“摸一下怎么了,这只鸟又不是小姑娘,你护这么紧做什么?”

 

萨奇话没说完就被以藏一肘子怼到肚子上,后知后觉是自己失言了。

 

“那个,马尔科,我不是故意的。”

 

马尔科没有理会萨奇,只是眼睛忽地闪了一下。

 

马尔科把你带回房间,放在桌子上,静静地看着你,小白鸟干干净净的,像极了他放在心尖上的小姑娘。

 

你抬起头看着马尔科,他眼睛里是你看不懂的情绪。

 

马尔科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明知道你已经不在了,却还是对着那只小白鸟,颤颤巍巍地伸出手,喊出了你的名字。

 

一阵白光流转,再入目是一位身着浅色长裙的小姑娘。

 

“我回来了,马尔科。”

 

 

-卡塔库栗

 

(忘爱症:由于某种原因忘记了最爱的人,一直在拒绝对方。不论回忆起多少次都还会再度遗忘。不会爱上别人,即使爱上了也会一次次忘记。)

 

高大的男人的弯下腰,拂下了飘在你头上的落叶,又伸手替你整了整方才因为奔跑弄皱的裙子,最后才把你放在他的臂弯上抱起来。

 

所有人都告诉你,那是你的丈夫,叫卡塔库栗。

 

你记得那个拿着糖果手杖的男人的是大哥,记得被你称作“小饼干”的哥哥很怕疼,也记得时不时会从镜子里突然冒出来吓你一跳的女孩的布蕾,可你搜刮过脑海里的每一个角落,独独对眼前这个人无论是外貌,还是名字,都毫无印象。

 

待在一个对你来说陌生的人的怀抱,你有些紧张,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才好,你低下头不敢看卡塔库栗,小手不自觉绞紧了衣物,把方才被整理好的衣角又弄得皱皱巴巴。

 

你的小动作没能逃过卡塔库栗的眼睛,他把你往上抱了抱,空出一只手牵引着你的手环在他的脖子上,毛绒绒的围巾蹭在你的手臂上,有点痒。

 

“你可以抱着我的脖子。”

 

也许是怕这个动作对于记忆一片空白的你来说过于突兀,也过于亲密,卡塔库栗又补充了一句。

 

“你从前也是这么抱我的。”

 

尽管你不记得卡塔库栗口中的“从前”,也还是顺从着他的意思收紧了手臂环抱住他。

 

卡塔库栗身上有一种独特的香甜气息,像极了你曾经吃过的甜甜圈的味道,人们对熟悉的东西总会有种不自觉的依赖性,你把头靠在了卡塔库栗身上放松下来。

 

卡塔库栗嘴角牵起一丝笑,只是隔着围巾你没有看见。

 

到了糯米神社卡塔库栗才把你放下,你环顾了一圈,神社里只有简单的陈设和几根支撑的柱子。

 

卡塔库栗在你面前解下了围巾,你看到他嘴角处缝合的线和露出来的尖牙。

 

“害怕吗?”

 

那确实是相对于一般人来说有些吓人的长相,可你心里却没有一丝害怕的情绪,反而有种亲近感。

 

一种莫名熟悉又复杂的情绪忽然跃上心头,脑海里忽地闪过几个细碎的片段,逐浪泛海上的并肩,星辰阔野下的相拥,还有卡塔库栗牵着你的手,把你带他家人面前。

 

这些细碎片段中的你,无一不是笑着的。

 

答案呼之欲出。

 

“我是不是喜欢你?”

 

卡塔库栗动作一滞,接着他在你面前蹲下,眼里是藏不住的惊喜。

 

“你记起来了?”

 

“嗯,我想起来了。”

 

你抬起脚,轻轻吻上他的唇。

 

 

第二天,你看着出现你面前的高大男人,一脸茫然。

 

“你是谁?”

 

 

时间像齿轮不停轮转,你在忆起与忘记中徘徊,时而清醒时而迷茫,那是永无止境的痛苦和无力,你有试着让自己不去遗忘,甚至不眠不休,可依旧会在某一刻脑海一片空白,最后忘记。

 

卡塔库栗不厌其烦地陪在你身边,看你记起又忘记,他并没有比你好多少,一次次看到挚爱之人忘记自己的痛苦,像密密麻麻的针刺在心口,算不上多痛,却如抽丝剥茧,永无止境。

 

 

“卡塔库栗,忘了吧。”

 

是佩罗斯哥哥的声音,你躲在墙后面,看到佩罗斯哥哥跟一个你不认识的男人在讲话。

 

男人的声音不算大,却带着难以撼动的坚定。

 

“她昏迷不醒的时候,我以为我会失去她,当时我就在想,只要她活着就好了,其他的我什么都不奢望了。”

 

“现在她活蹦乱跳的在我面前,我已经知足了。”

 

 

一字一句清晰地传入了你耳中。

 

你不懂,明明是个陌生人,为什么你会在听到他的话后泪流满面。

 

 

-艾斯

 

(亡爱症:患病者暗恋的人会一点点得到患病者的力量,每得到一分力量,对患病者的感情就会淡一分,被暗恋者得到患病者的全部力量时,会完全忘记患病者,患病者会死。被完全夺走力量之前,患病者杀了暗恋者,失去的力量就能全部夺回,如果暗恋者被其他人所杀,双方都会死。)(原创病症,无授权禁用)

 

尽管微乎其微,你依旧察觉到了,自己的力量在变弱。

 

你没有果实能力,仅仅靠着幼时跟随父亲习得的体术防身,说不上多强,但自保还是没问题,更何况你加入了白胡子海贼团,没有哪个笨蛋会愚蠢到伤害白胡子海贼团的人,即使是与海军作战,也有值得交付后背的同伴在,你并不担心。

 

但是力量的削弱与日俱增,往常你对付海军轻而易举,现在独身战斗却越来越吃力。

 

艾斯替你解决了几个身后的敌人,把你护在他的保护范围之内,才开口问你。

 

“不舒服吗?感觉你今天状态不太对。”

 

“没事。”

 

你摆摆手告诉艾斯不用担心,匆匆结束了战斗。

 

艾斯并没有再理会你,转身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你本身对力量并没有多在意,但不能容忍自己成为同伴的累赘,思来想去,你找到了马尔科,把情况告诉了他。

 

“马尔科,怎么样,是很严重的病吗?”

 

你见马尔科面色一脸凝重。

 

“我只在古老的书籍上见过,没想到这种病真的存在yoi”。

 

“什么病?”

 

“亡爱症。”

 

马尔科絮絮叨叨跟你说了一大堆有关这个病的话,你整理了一下。

 

“就是说,我会被我暗恋的人夺走全部力量,还会死。”

 

马尔科点了点头。

 

“那解法呢?”

 

“杀了你暗恋的人,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你的心沉了下去。

 

“另外,如果他被别人杀了,你们都会死。”

 

你不知该作何反应,亡爱症,如其名,因爱而起,结局必有一方死亡。

 

“小姑娘喜欢的人是艾斯吗?”

 

被戳中心思的你恍若被踩了尾巴的猫,你急忙张口反驳,“才…才不是…”

 

红透的耳尖出卖了你。

 

马尔科最后叹了一口气,“孽缘啊…你打算怎么办?”

 

你的反应比马尔科想象中要平静的多。

 

“我会离开的,”你用坚定的眼神看着马尔科,“马尔科,答应我,这件事永远不要让第三个人知道。”

 

离开医务室后,你一个人静静地站在船舷旁,夜晚的风有些凉,吹起了你未束的发。

 

你不屑于夺回自己的力量,你的力量对艾斯来说微乎其微,甚至他都感觉不出,自己身上突然多出来的,不属于自己的力量。

 

事实上你根本没有纠结,从马尔科说出你得了亡爱症之后的下一秒,你就作出了决定。

 

离开这里,离开艾斯。

 

并不是为了什么所谓的“爱”一类的字眼,寄身大海的人不需要情爱,需要的是热血,是永不言败的激情,你这么做的理由,仅仅是因为做不出伤害艾斯的事,因为你爱他。

 

这听起来有些矛盾,可有些事本身就是悖论,你无法否认自己心底对艾斯仍藏有温柔缱绻的小心思,也无法确定自己是否真的想离开。

 

但总要有人来做决定不是吗?

 

 

第二日你就对全船的人宣布了自己想要下船的决定,尽管很不舍,老爹依旧放你离开,并告诉你,你永远是他的女儿,无论何时想回来他都欢迎。

 

你谢过老爹,转身看到了艾斯。

 

要是以前,艾斯一定会过来给你一个大大的拥抱,而现在却只是站在你的对面。

 

亡爱症的后果之一,就是艾斯对你的感情会渐渐变淡,最终忘记你的存在。

 

几步之遥,却像隔了一个世界。

 

 

“你真的要走吗?”

 

你点点头。

 

你以为艾斯多少会开口挽留你,但他没有,他把头撇向一边,像是极不情愿的开口。

 

“等我结束冒险,就去找你,你等我吗?”

 

尽管艾斯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对面前这个并没有多少感情的人说这种话,身体却先理智一步开口了。但这并不影响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亮亮的,仿佛天生如此,像燃起的不灭火焰,你有一瞬间的动容,不忍看这火焰熄灭。

 

像看尽千帆过后的清醒,你释然地笑了。

 

“我等你。”

 

 

你选在了那座与艾斯初见的小岛下船。

 

你看着艾斯在船头极不情愿地跟你挥了挥手,你站在港口,也冲艾斯挥挥手,直到莫比迪克号渐渐消失在地平线。

 

你垂眸,转身泪流满面。

 

这样就好。

 

永别了,艾斯,再没有什么能束缚你的自由了,愿你永远恣意,永远少年。

 

 

多年以后,结束了冒险的黑发少年来到当初告别的小岛,却不知自己为何要来。

 

“我明明记得是约了人在这里,奇怪,怎么想不起来是谁了。”

 

少年挠了挠有些凌乱的头发喃喃道,思索了一番,没有沮丧,也没有犹豫,扯出一个明媚的笑。

 

“既然如此,那就出海找吧,总会想起来的。”

 

 

少年从来没有放弃过,他总觉得,自己终有一天会想起来,会再见到那个约定之人。

 

可他还在找。

 

你却不会出现了。

 

向同人】因为太优秀,所以他吃醋♥️♥️● 多弗朗明哥● 男神X● 克洛克达尔● 尤斯塔斯基德● 卡塔库栗● 克力架
,你们分手的情报在各海域的圈的论坛里都传开《基德那个混蛋和XX酱分手!男同胞们机会来!》   消息一传开,一大群为了蜂拥而上,戒指,鲜花,金钱每天都是源源不断。就连的一个吻,对他们来说...
向]遥不可及● 三大将● cp9● 巴里● 路飞● 卡塔库栗● 罗● 霍金斯
相信自己占卜的他,在看到如此不利的结果之后却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他见到的一瞬间,他就已经赢。 “哪怕只有0.01%的可能,我也不想放弃和在一起这件事。”   ★马尔科 地位高低在他的团从不...
去酒吧很晚才回去时● 罗● 柯拉松● 索隆● 山治●
原作者:浮岚   [在酒吧玩到很晚才回去时   ooc预警     撞梗致歉 内含罗/柯拉松/索隆/山治     罗         玩的太嗨忘记回家的时间,局促地站在门口搓着手...
向同人】不小心误伤他● 多弗朗明哥● 男神X● 尤斯塔斯基德● 赤犬● 萨卡斯基
,莫奈这三个连海军都不怕的直接吓跳到桌子上。   baby5的手变成加特林一顿扫射,结果愣是没射中。和莫奈就把周围所有能扔的东西全都扔过去。   “在门那边!”拿起闹钟重重的扔过去...
他们被问到最想和做什么时♥(内含路飞/艾斯/萨博/索隆/山治/多弗朗明哥/米霍克/克洛克达尔) ●
原作者:浮岚     ooc预警    撞梗致歉 内含路飞/艾斯/萨博/索隆/山治/多弗朗明哥/米霍克/克洛克达尔   工具人:“确认恋爱关系后,最想和她一起做的事是什么呢?”     路...
假如(超级甜!别被标题误解!!!)● 向● 香克斯● 红发● 黄猿● 波鲁萨利诺
,红发团的船长一言不发的进屋,屋内没有声音可每个人都听见这个红发男人的哭声。 你们相识在花街,就像所有团一样红发团也需要宣泄欲望。 而是那里的妈妈桑,一个被禁锢的人。 香克斯坐在椅子上...
向】他们爸爸● 多弗朗明哥● 克洛克达尔● 基德● 艾斯● 特拉法尔加罗● 卡塔库栗● 尤斯塔斯基德
爸爸吻满脸都是口红印 【塔塔过来,爸爸亲亲。】   【塔塔过来,爸爸抱抱。】就连也感到无奈第一次有女儿的基德,白天是满脸暴怒,晚上是合格的女儿控。   到塔塔三岁已经学会说话的时候,团里...
看电影时 ● 向● 赤犬● 藤虎● 青雉● 香克斯● 艾斯● 黄猿● 一笑
男人,抬手拂去他眼角的泪水。 顶上战争后,虽然艾斯没有死但老爹离开。白胡子团损失惨重,他在为这事哭泣吧。 “艾斯……”老爹,我、艾斯、马尔科、以藏还有其他团的船员大家都很想还好吗...
向】他们喝醉后的样子● 多弗朗明哥● 男神X● 尤斯塔斯基德● 基拉● 卡塔库栗● 佩罗斯佩罗
,老子告诉!等老子以后成王,以后就是这片大海上的女王!到时候想要什么老子都给……】这些话几乎只要他喝醉的时候就都会说几遍。   【好啦,我知道未来的王大人。】虽然有点傻,但...
向同人】他穿上情侣睡衣● 多弗朗明哥● 克洛克达尔● 尤斯塔斯基德● 男神X● 基拉● 赤犬
穿着毛绒绒的鼬款睡衣,穿着雏鸡睡衣窝在他的怀里【喜欢就买吧。】基拉这样说道。   因为零花钱用完了,身为的基拉怎么可能会在掏腰包,这次直接动手抢走睡衣。   晚上是你们守夜,窝在他的怀里,基...
向同人】吃饭挑食的时候● 多弗朗明哥● 克洛克达尔● 尤斯塔斯基德● 卡塔库栗● 克力架● 男神X
蓝异瞳的女人。百兽团的人永远记当时和最强三灾的king打五天四夜,除了厕所和吃饭之外连停都没喊过,最后还是。   开始谈生意的时候,黑炭大蛇把你们接待到花魁楼里喝酒吃饭,说是要加入唐...
向同人】给他做午餐便当● 多弗朗明哥● 尤斯塔斯基德● 男神X● 赤犬● 萨卡斯基
原作者:考神保佑不挂科   恋爱向注意OOC 基德/萨卡斯基/多弗朗明哥     基德   今天放学就看到旷课一个下午的基德在学校门口等一起回家【尤斯塔斯 · 基德!就算是大学下次能不能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