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霖】纽扣。 *箱子调戏兔子的故事

sodasinei 2021-03-07

原作者:L葵是只橘猫

 

*还是青春校园设定,3.3k一发完。

*没有文笔,甜就完了

*箱子调戏兔子的故事

*ooc怪我

-/

严浩翔又把贺峻霖堵在楼梯口了。

 

贺峻霖觉得烦的很,翻了个小幅度的白眼,第八百次试图无视他直接走过去,同时也是第八百次被拦腰捞回来。

 

“过路费。”

 

“你是小学生吗?”贺峻霖一脸无语。

 

严浩翔这样已经不止一次两次了,以往贺峻霖说点重话推推搡搡地也就过去了,他至今没搞明白严浩翔堵楼梯口的意义在哪,杀伤性可以说完全没有,但天天被人这么堵,贺峻霖这么佛系的人都会嫌烦。

 

他俩的梁子应该是很早之前就结下了。

 

严浩翔出了名的混,座位就在贺峻霖左前方,贺峻霖每节课都能看见这位光明正大地趴桌睡觉,于是身为纪律委员的贺峻霖不因为他帅就轻易原谅他,而是大公无私地告诉了老师。

 

隔天贺峻霖就第一次被人堵了,其实有点奇怪,按常理来说,校霸堵人难道不应该带着一群小弟吗?

 

但是当时只有严浩翔一个人站在那儿,他一见贺峻霖就大步上来揪他的领子。

 

贺峻霖也是第一次认识到,校霸身上居然还能有香味儿。

 

干净的洗衣粉味道,还掺着点被阳光晒足了的温暖。

 

严浩翔贴着他耳朵:“小同学,背后告人黑状是不是有点不道德?”

 

贺峻霖皱着眉也不躲,平铺直叙:“那也算告黑状?那是阐述事实。”

 

严浩翔笑了一声,呼出的气掠过敏感的耳廓,有点痒,但贺峻霖依旧没动,像是他一躲就输了什么一样。

 

“你像......一只故作镇定又张牙舞爪的兔子。”严浩翔低眼看着贺峻霖唇间露出一点的兔牙,给出一句有点文艺的评价。

 

贺峻霖白他一眼,抓住他领口的手泛着冷白的光,他把那只手甩开,嘶啦一声,严浩翔看着自己的手。

 

上面有一颗纽扣,来自贺峻霖的领口。

 

“....送你了。”贺峻霖不能更无语,随口说了一句,转身就走。

 

那时候刚好起风,吹开他一点领口,夕阳的颜色染进去,衬得他皮肤分外细腻,等严浩翔回过神来,人已经走了。

 

他看着手里的纽扣,忽而一笑。

 

严浩翔对那颗纽扣作何感想贺峻霖当然不知道,但是从那以后,严浩翔天天堵他。

 

“不给不让走。”严浩翔这时候没点校霸的样子,反而像耍赖的小学生,贺峻霖发自内心地觉得。

 

不给糖就捣蛋的那种。

 

贺峻霖顺着这个念头,往口袋里摸了摸,还真就摸出一颗糖来,他一扬下巴示意严浩翔伸手。

 

下一秒严浩翔手里多了一颗奶糖。

 

“你哄小孩呢。”他笑了声,却还是把糖丢进嘴里,有点粘牙。

 

“你可不就是小孩么。”贺峻霖擦着他肩膀走过去。

 

-/

自习课上,几个班干部一起稳住场面,大部分同学都很自觉地开始学习,严浩翔偏不。

 

三节晚自修,他第一节睡觉,第二节发呆,第三节才开始慢悠悠写作业。

 

一边写还一边回头问贺峻霖借尺子啊橡皮啊铅笔啊什么的,贺峻霖怀疑他笔袋里面装的可能是寂寞,虽说不耐烦,但也不会不借。

 

借到之后严浩翔还会毕恭毕敬地对他说一句:“谢谢贺哥。”

 

真有毒。

 

上课的时候贺峻霖尤其难受,严浩翔要是在睡觉也还好,他都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严浩翔也有不睡觉的时候,他就趴在桌子上,明目张胆地回头盯着他看。

 

要是对上了视线,还冲他弯起眼睛笑一笑眨眨眼,贺峻霖被他盯得写错字的概率都大幅增加。

 

听课体验极差。

 

某个课间贺峻霖找严浩翔问过这事,这货一脸坦然甚至还有点戏谑:“谁盯着你看了,你看我我才看你的,小贺同学,你原来这么关注我啊?”

 

他这么一笑再一低头,距离一近,低沉的声线就更轻佻又撩人,贺峻霖觉得这人特别不正经,不想理,但不知道为什么总控制不住耳热。

 

贺峻霖人缘还行,由于长得帅还挺招女生喜欢,他还跟几个女生无意间聊到过严浩翔。

 

太帅了那些花痴言论他自动屏蔽了,剩下来就是家里很有钱,自己请老师,听说还喜欢鬼屋鬼故事之类的。

 

真能给自己找刺激。贺峻霖十分不赞同他的爱好。

 

还有一个很奇怪的事情,每当他跟严浩翔说话的时候,几米开外一定有几个女生突然开始频繁地往他们这边瞟,压抑着激动兴奋小声讨论什么。

 

零星听得到什么“是真的”“磕疯了”。

 

贺峻霖又找她们聊了聊为什么。

 

“因为觉得你们关系好。”

 

贺峻霖简直要气笑了:“我和他关系好?我和他那是死对头。”

 

“哦~~死~对~头~”

“真死对头那肯定是你单方面的,你见过死对头把你纽扣收得好好的?”

 

“不是,什么纽扣?您展开说说?”

 

“啊哈,轮到我福尔摩斯出场了,首先,翔哥的左手某天突然带上一根黑绳,上边啥也没有,就串了个纽扣,据观察,这扣子是校服上的,半透明的那种,已经对比过了!绝对是!再然后,你!你某件校服上正好突然缺了一个纽扣!那么!真相就是!”

 

“翔哥不知道通过什么手段从你领子上揪了颗扣子当手链戴了!”

 

“......”贺峻霖无语地拍起掌,“在下佩服。”

 

-/

贺峻霖知道严浩翔有时会在熄灯之后猫在被窝里看书,自带手电那种,夏天空调温度很低,他的棉被是深蓝色,很柔软的样子。

 

某个不知为何失眠的夜晚,贺峻霖往旁边瞄了一眼,瞄见几缕没遮严实的光线,其他两个舍友应该已经睡着了,能听见他们均匀的呼吸声。

 

鬼使神差地,贺峻霖轻轻叫他一声:“严浩翔?”

 

那泄露出来的光不太稳定地晃了晃,然后暗了一点,严浩翔从被子里探出头,用气声回答他:“怎么了?”

 

贺峻霖手撑着头:“你在看什么?”

 

“恐怖小说,你要看吗?”

 

“你看了睡得着吗?”

 

“哦,原来你会被吓到睡不着啊?小贺同学这么怂。”他笑了笑,用着拙劣的激将法,“不怂就来啊,霖霖。”

 

这人怎么这么会取外号。

 

佛系的贺峻霖居然被拙劣的激将法激到了。他俩的床就隔了几步的距离,从被窝里出来还是觉得有点冷,于是贺峻霖飞快地钻进严浩翔的被窝里。

 

要是那几个女生在,肯定又要说了,真死对头哪有睡一张床的。

 

严浩翔床上真暖。

 

“要是怕了就抓我的手。”严浩翔把他裹进来,一只手拿着手电,另一只手腾出来留给贺峻霖。

 

贺峻霖看了眼那只白的发光的手,没讲话,居然真的开始看书。

 

刺激是真的刺激,贺峻霖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抓住的严浩翔,以及什么时候开始积极主动地翻页,只是正看到惊悚的地方,窗外突然闪过一个影子,然后门把手一响。

 

严浩翔反应极快,手电筒关了丢开,书一盖,一只手猛地把贺峻霖扣进怀里,另一只手企图捂住他的嘴但是没捂到。

 

贺峻霖在被子里,额头抵着严浩翔肩膀,嘴就贴在严浩翔手背上。

 

他听得见严浩翔有点紊乱的呼吸和心跳声,一定是被子里温度太高了。

 

舍管阿姨拿着电筒随便晃了晃,小声拆穿,“浩翔你又躲着看书啊,早点睡噢。”

 

严浩翔一笑,“知道了阿姨。”

 

贺峻霖调整了一下姿势,起码别再亲人家手背了,过程中他灵光一现,稍稍侧脸,果然在严浩翔手腕上碰到了一根手绳。

 

舍管阿姨渐行渐远,门又被关上。

 

同时贺峻霖也摸到了那颗纽扣。

 

他拽着那颗纽扣,半天没动。

 

严浩翔低头下来:“干什么,摸半天了。”

 

“......闷。”

 

“哦对。”严浩翔把盖住他的被子掀开一点,手缩回被窝里又很自然地横到贺峻霖腰上。

 

“那颗扣子,你干嘛还留着?”

 

“霖霖送的,肯定得留着。”

 

贺峻霖抬起头,即使在黑暗里也能感觉到他们之间的距离过分近了,呼吸交错,鼻尖都险些撞在一起。

 

“不是,你好好回答,我跟你也没多大仇,你一直以来的行为......”贺峻霖细品了一下,觉得不好形容。

 

不像报复,不像为难,一点也不符合惹校霸生气之后的行为逻辑。

 

“那你想听什么样的回答?我喜欢你,这个怎么样?”

 

贺峻霖听出他声音里的哑,同时突然明白过来。

 

如果嫌烦,他大可以再告诉老师,或者警告严浩翔别再烦他了,不然打一架也可以虽然他是纪律委员,但是兔子被逼急了也是会咬人的。

 

可是他都没有,他心甘情愿地让严浩翔烦他。

 

“小贺同学,你是不是应该回答一下我,我说我喜欢你。”

“之前那些都是为了引起你的注意,有点傻,但是效果还行?”

“所以....你真的觉得我烦吗?”

 

“......假的。”

 

贺峻霖觉得腰上的手一紧,幼稚的校霸追问他:“说你喜不喜欢我。”

“哎呀快说。”

“喜不喜欢我?”

 

“喜欢喜欢喜欢。”贺峻霖语气十分无奈。

 

“喜欢谁?”

 

“喜欢严浩翔,行了没,赶紧睡觉。”贺峻霖丢下一句话就想起身回自己床上,又被严浩翔摁了回来,抱得死紧。

 

“不让走,我的床是你想上就上想走就走的吗?”

 

贺峻霖终于忍不住笑出来,“哎行行行,你轻一点,这么粘人。”

 

说真的,床又小,两个一米八的少年躺着又挤,还有点热,但是贺峻霖抱起来很舒服。

 

-/

据说第二天那两个舍友围在他们床前,每个人的嘴都能塞下一个鸡蛋。

 

据说那两个舍友把这事告诉了班里那几个磕疯了的女生,于是某些文章的素材库又丰富了。

 

据说论坛里他俩的CP楼都炸了。

 

两位当事人毫不知情,并且还在课上时不时眉目传情。

 

】香水● 戏影
今晚有些不同,严浩竟然坐得板正,岁月静好地搁那儿看书。   贺峻手久久没从门把上放下,严浩听见声响,整个人来了精神,把书随手一放就凑上来。   “又这么晚。”他音色低沉,颗粒感明显,软着语气说...
】嘘,下雨了
事情。   下课铃一响,贺峻立刻趴倒在课桌上,与此同时教室里也闹了起来,他借着把脸埋进胳膊动作从眼角偷偷地看他同桌。   严—浩———   这位冷白皮大帅哥被数学课折磨得也是趴了下来,眼皮一撩...
乱七八糟产物 ● 全职男神×你 ● 孙×你● 全职高手
原作者:墨卿君     孙第一次见到那个女孩,是在高一开学典礼上。   操场上挨挨挤挤地站满了人,九月阳光未完全褪去夏日炽热,与清爽秋风相匀,就变得温温凉凉,正正好好了。   隐约间有桂花...
【兼一乙女】飞鸟亦需落脚之处(叶BG) #男神x你 #史上最强弟子兼一
。虽然仍是冬天,可盖在你与你枕边人身上被子还是七扭八歪地斜在一旁,没有多少是盖在你们两个身上,至少上半身是如此。感受到了你清醒过来动静,叶稍稍皱了皱眉毛,连眼睛也没有睁开,手却像自己带了导航一般...
【凹凸世界】调戏吃东西他 ● 凹凸世界乙女向● 男神x你
原作者:噼哩   ·论调戏和反调戏 ·ooc慎入 ·格|雷|嘉|卡 你看着眼前正津津有味地品尝食物他,不禁萌生起想做弄对方想法。 -格瑞 “格瑞~” “恩?”一只沉浸在牛奶中白色芦荟发出一个单...
[警校组乙女]专属于你睡前故事● 名侦探柯南乙女向● 诸伏景光● 松田阵平● 萩原研二
?”     “好亲爱~那今天故事兔子和狐狸!”     有一只小兔子想要到大城市里生活,完成他梦想,在进入城市第一天她遇见一只狐狸,当时狐狸正遇见了麻烦,可爱兔子帮了他。之后狐狸给兔子讲现实...
【JOJO乙女】肉食党胜利(Dio X 长出兔耳朵就觉得自己兔子我)● 迪奥● dio
原作者:Dio左激推海带   DioX长出兔耳朵就觉得自己兔子我  又是ooc流水账沙雕   素食主义血真比肉食主义更加好喝吗?Dio给出了处于他专业领域答案。   尝不出区别。   我...
【露伴乙女】不要任性(双向暗恋,包甜)● jojo乙女● 岸边露伴
原作者:R.R   双向暗恋 青春疼痛文学(才怪 一个任性小孩和不任性女孩故事 5k+,包甜     我从小被教育得最多一句话就是     “不要任性。”     我也很懂事地把这句话揉...
【宿伏】宿傩狼狼和伏黑惠兔兔● 原创● 咒术回战● 两面宿傩● 伏黑惠● ooc● 睡前故事● 同人
原作者:饴糖   ooc产物,无脑cp产物 哄人睡觉顺口瞎编故事,看个乐子 要素很多   森林里面有一只叫宿傩狼狼,他每天最爱干事情就是遛弯儿,森林里其他小动物看见他了都打招呼道:“哟,大爷...
水龙基尔基修与脏兔子
+15% 脏兔子: S怪,魔兽系, 技能: 复仇飞踢,敌1体无属性体技伤害,自己处于毒或魔素状态时伤害3倍,看说明是个固伤体技。 音速突击,6回无视回避无属性体技伤害。 A技能:爆裂拳、封体技舞蹈...
【德哈文】兔子舞 #hp同人文
原作者:花怜研究事务所   #ooc预警 #麻瓜设定 #灵感来源于我体育课,我们校庆上要跳兔子舞,然后体育课拿来练习时候来灵感 #断断续续写,不知道逻辑能不能连贯,请见谅。 #DH #德哈...
【凹凸/男你】今天大人们还是没有吃到兔子 ● 凹凸世界乙女向● 男神x你● 修罗场
立正敬了个礼,耳朵跟着直立起来 看着你离去背影,安迷修整个人向椅子倒去,捂着脸发出闷闷声音,“真很可爱啊……” 【雷狮--姻缘】 “哟。来了啊!小兔子要不要喝一杯?”雷狮倚坐在树枝上,对着抱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