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冢不二甜文】阿喀琉斯之矛●网王同人● 不二周助● 手冢国光

sodasinei 2021-03-08

原作者:余归

 

所爱之人的目光和接吻,既能造成又能医治爱的创伤。

 

 

全国大赛斩获冠军的那场庆功宴,为避免和其他学校聚众又造成像烤肉时那样的惨剧,青学吸取了教训,在河村家的寿司店里庆祝一番后,根据菊丸英二的提议他们预定了一处卡拉OK的大包间。

 

“每个人都必须唱哦——小不点你可别想跑。”

 

“麻烦……”

 

“别这么说嘛,越前,你今天是大功臣,好好表现一下有什么关系!”

 

“既然阿桃学长都这么说了——”

 

背景音在无限、无限地放大。冰块落进碳酸饮料上浮起的气泡破裂开来,爆米花的香甜气息蔓延着,大家的话语开始在嘈杂的歌曲前奏中化为毫无章法的音节。

 

不二并不喜欢人多喧闹的场合,他相信手冢也是如此,所以两人才会又一次默契地远离人群靠在长沙发的角落。他们都还是未成年人,商家能提供的只有汽水和低浓度果酒,颜色纷杂的瓶瓶罐罐在霓虹灯下映出迷离的光芒。

 

“不二,你不喝点什么吗?”

 

“啊,我就不用了。”

 

手冢的目光投向屏幕前凑在一起的大石菊丸和桃城越前,投向一旁又被乾用鬼故事惊吓到的海堂和极力安慰的河村,不二却始终只是静静地注视着这位部长。

他看着那指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抬起易拉罐拉环,看着手冢仰头、闭上双眼,将带着有如恋爱般酸涩气味的果酒一饮而尽,看着那属于这个年纪的年轻男性的喉结因吞咽而明显地颤动着。

 

明明还没有唱过一首歌,他却清晰地觉察到口中的干涩,还有在这密闭的空间内随某种情绪震荡起来的剧烈心脏跳动。

 

只是在那么一瞬,不二差点觉得自己疯了。

他想要吻手冢。仿佛是一时兴起,或许只是天才日常的捉弄,可又像无法平息的强烈愿望。

 

他想吻他。

 

 

……

 

 

支配天才的,从来不是天赋,而是心绪。

 

不二一直都明白,他和其他人之间的距离。

当面对所有人都挂着那张微笑的脸时,也就意味着对所有人都保持了那种同样冷漠的关系。

他会关心队友,会体贴后辈,会安慰失意队员,但仅此而已。这份温度对谁都是一样,一分不多,一分不少,足以让他在维持最基本人际关系的基础上,不再让任何人靠近一步。

 

但是手冢不一样。

初一时见到他的第一眼,他就隐隐觉得对方是个有趣的存在。

抱持着这种随时可能消散掉的三分钟热度,他与手冢约定了比赛,却恰碰上强撑着受伤左手执意要履行约定的对方,让一向冷静的自己没控制住情绪,差点干下这三年里来最暴力的一件事情。

 

虽然事后很快地调整下来,但动乱的因子已在心头埋下。

被推移的约定,让他无法再心平气和地对待这个曾只是让他“感到有趣”的人。

 

不与任何人亲近,归根到底是对自己的保护。

不希望因关系亲密而产生依赖,也不希望因建立羁绊而变得多愁善感。

 

那时他无意间在报纸上看到一条新闻——近来,国际医疗组织正视图用“substance abuse(物质成瘾)”来取代“drug abuse(药物成瘾)”。

 

“现代人普遍觉得药物才能成瘾,但客观来说,被广泛应用甚至滥用的物质完全拥有相当于药物的成瘾性和对精神的控制性。服药用的阿司匹林,作为娱乐消费的酒,提神的含咖啡因饮料,大多数人都会抽的烟……依赖性物质越多,停用这种物质后出现的戒断反应就会越强烈。”

 

不局限于“药物”的“物质”,那么人是否也能包含在内呢?

毫无来由的,不二突然这么想。

 

对物质的反复使用会导致生理上成瘾或对该物质形成依赖,起初会表现为对这种物质的耐性增强。如一段时间内摄取较多奶茶或咖啡就有可能对咖啡因免疫,但停用此类饮料就会导致戒断反应,会恢复对此类物质的极度渴望。

换种说法,如果在某人生命的进程中始终有另一个人参与其中,他的存在不会本质上影响他自己人生道路的选择,却在潜移默化中让人在心里“成了瘾”……

这种事情,有可能存在吗?也许人也是一种会成瘾的物质,或者说,两人间存在的暧昧不清的感情也是一种“药物”。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等到注定分开的一天到来,彼此间或许也会像那些因戒烟戒酒而痛苦的人群一样产生希腊语中意为“心灵显现”那样的脱瘾致幻反应。

 

老实说,不二并不希望自己落到那样可悲的境地。

因过度思念某人而产生幻觉,不就意味着已经到了离开他便无法生活的地步吗?

 

不像对弟弟裕太的那种执念,毕竟只要身体里还流淌着同样的血液,他们就永远是一辈子无法分割的至亲的家人。但与此相比,队友、同学,哪怕是恋人,随时都有可能改变的关系,有必要为此将全部的自己投入其中,成为任凭情感的风暴和海浪所主宰的淹没之舟吗?

 

只是不知为何,当看着那句希腊语书写的“心灵显现”时,出现在他脑海里的,首先是手冢的身影。

 

事实上,也只有手冢的身影。

 

……

 

 

“发什么呆啊,不二!轮到你的歌曲了哦——”

 

恍惚地从英二手里接过麦克风,在面向屏幕前他的目光下意识地后移,于是像曾经的无数次巧合,这次他们的视线也在沉默中不期而遇。

 

手冢注视着他,看着他将麦克风凑近嘴角,露出一个微笑。

不是与平时面对所有人一样弯起轻微弧度的假笑,这时的不二,分明是真正地在笑着。

 

音乐流淌着,刚好划完了前奏。

 

“本当の僕は ココにいる……”

 

 

英雄阿喀琉斯的长矛,既能给予敌人重创,也能医治伤口。

——是的,手冢,那正像你的目光,刺穿了我的懦弱,让始终平静的心动荡不安的同时,也让我充满了从未有过的,为之前进的动力。

 

唱完这首,他将话筒递给越前,回到了原位。

 

 

“呐,手冢。”

“嗯?”

“之前说好了的吧,作为毁约的惩罚,你会满足我的请求,但我当时并没有想好。”

“我记得。那么,你现在想好了吗?”

 

“是的。”天才在昏暗的霓虹光下,睁开了他的双眼,“手冢,请你吻我吧。”

 

他的要求并没有等来答复,因为在不被人所察觉的这个角落,带着果酒里那股恋爱般酸涩气息的唇已紧紧贴合,并在低低的唇语中无声道出这句回答。

 

“Ja.”

 

#END

 

】阿里德涅线●
,还是会甘心吧。就这样展现了真正的自己,就这样让在此前费心尽力铸造起来的“完美的”完全瓦解掉了。   但确实,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毕竟,才是真正深谙钓鱼道的嘛。   总之,今后也请多...
】无相伴● #
句:“请问你的爱人是?” 就在所有都以为会回答的时候,不知想到了什么,露出了一个极温柔的笑容,语气温柔。 “他叫,和日本的富士山的富士音,也是知名摄影师,K.S.” “啊,终于...
】情人节吻● #
,恋人未满的暧昧关系。     说起来也有点奇怪,他们是校三年的校友,又是网球部三年的队友,可是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两的关系渐渐变得暧昧,会对笑,也时常会对手说一些似是朋友,但更像...
】嗜睡症● #
,就有了写是同桌以及患有嗜睡症的,情节非常坑,欢迎大家来吐槽       扭头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睡得香桌,无奈的叹了口气,为了让吹来的风使着凉,将校服外套脱下,为披上...
】所谓缘分● #
,请多指教。”然后伸出了。     “。”带着点汗湿的握住比他稍小一点的。     握住的一瞬间,有些微愣怔。     很软,在如此热的天里手出奇的凉,跟他的...
】窗● #
告白场所。当然,大多数都是针对的告白。     并高,而是因为在的时候,在拒绝一个女生的告白时说了一句“我已经有喜欢的了”,之后,有了喜欢的的这一件事便传遍了学校...
】你是我平淡如白开水的日子里偷偷加的一块糖● #
爱好也可以,但,你是我平淡如白开水的日子里,偷偷加的一块糖。” 垂下了眼眸,笑容明媚:“说的也是,我早该想到的,就是这样的呢。” “难得听到的情话呢,”看向,“那,时间过得那么...
】下一份礼物● #
。”     彩菜点了点头,说:“是啊,很喜欢小呢。”     三年后,七岁,小三岁,在上小一年级,而小在上幼稚园,因为两的家离得并远,家的也很相信,所以也就很放心地让...
】happiness● #
亮,看着那光亮慢慢接近,这才发现那是放在推车上的蛋糕上的蜡烛发出的,而推着推车的是别人,是!     此刻围着一条白色围裙,将蛋糕推到面前停下,愣愣地问:“你这是...
】向心加速度● #
.right。     可是知多少垂涎的,却已经有了恋人,而这个是别人,正是让想恨却敢恨的——。     ,跟一样在青学,在其他学校都无比出名的,被...
】喜欢是要说出来的●
事件,看到对方被吓得花容失色(大雾);一起去图书馆自习,看到有趣的事情会互相分享;聚餐和看比赛总是待在一块;下课总要跑过长长的走廊去借英语字典……   问任何一个,都知道,是青学的...
】味觉障碍● #
搭在膝盖上,看向呆站在门口的。 听到的声音,才回过神来,慢慢地走走过去,在床边站定,喊了声:“……” 伸手拉过垂在身侧的,将他拉到床边坐下,又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