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冢不二甜文】阿里阿德涅之线● 不二周助● 手冢国光●网王同人

sodasinei 2021-03-08

原作者:余归

 

寂静幽谧的图书馆里,除了指针的跳动,只有书页被揭起、落下;笔在纸上摩擦着流动的墨水所发出的声响。

 

顺着索书号一本本翻阅时,手冢的左手食指慢慢划过了逐渐老旧的书皮封壳。

他的视线终于落定在J74-62,拇指屈起扣出了那本希腊神话的金属前端,但他马上意识到不对劲。

正确的索书号应当是J74-62A,只有一个字母的差别,手冢取出的这本并不是他想要找的文献。但紧挨着的下一本书是J74-63,也就是说,大概在他之前就已经有人把它借走了。

 

“手冢,你要找的是这本书吗?”

 

不知道是这个月第几次,尽管已不再同班,他依旧能隔三差五地在图书馆里看到不二的影子。对方以前并不是爱逛欧美文学书架的人,手冢对此再清楚不过,因此无法解释为什么不二总是能极端“巧合”地出现在他借书的时刻,并无比精准地在他之前率先借下他想要的书。

 

“是的,抱歉,我不知道你们班也上到克里特岛的部分了。等你看完后可以借给我吗?”

 

“啊,其实老师才刚开始讲夏目漱石,只是我个人对忒休斯的故事非常感兴趣。”少年露出了那令人熟悉的安静、温和的微笑,“我已经看完了,手冢需要的话就拿去吧。到时也拜托你帮我还喽。”

 

不二像完成了自己的某项使命般递交完书后,便从座位上取下外套和相机从大门轻轻地快步走了出去。

他唯一遗留下来的是一张留着墨痕的纸,字迹清晰可见,似乎是他方才一边看书一边做下的笔记。纸的正面只有一句话:

 

——你被我抛出的线团牵引着走入迷宫。

 

意义不明。大多数时候,手冢都很想去细究这个天才到底在想什么。

但过于钻牛角尖也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离午休结束还有段时间,他决定就待在图书馆里看完这本书。

 

雅典的王子忒休斯去往克里特岛斩杀残暴的牛头怪兽弥诺陶洛斯,然而米诺斯迷宫是他要面对的第一个障碍。米诺斯国王的女儿阿里阿德涅爱上了英雄忒休斯,她交给了他一个毛线团,让他牵着毛线的一端走进迷宫,在杀死怪兽后原路返回,便能找到唯一正确的路……

 

手冢翻向下一页,然而出现在他眼前的并不是所谓悲剧的结局,而是一封信。

会不会是之前借阅的同学留下来的呢?也或许,是不二留下来的?手冢没有窥探他人隐私的习惯,只是当他想拨开信封直接翻向下一页时,他发现这封没有邮票、邮编,甚至没有收件地址的信上,收信人那栏却清晰的写着自己的名字:手冢。

 

字迹很像是不二。

鬼使神差,他最终还是拆开了。

 

“尊敬的队长 手冢国光:

 

也许某一天,某个时候,你会在这本书里看到这封信。

从一年级开始我们就几乎天天见面了,经常会有短信、电话和邮件的往来,但像这样手写信给你,还是第一次呢。你大概会觉得很莫名其妙吧?

 

那天一起观看了对战冰帝时的录像回放后,你恐怕始终在纠结我是因为什么事而烦恼吧?

虽然持有别人所不知道的秘密是一件有趣的事,但我偶尔也想着,被瞒在鼓里的手冢也太可怜了。所以,比起当面说,请允许我在这里写下来吧。

 

说实话,直到不久前,打网球对我来说都没有什么意义……但是,现在不同了。

还记得我们一年级时在网球场上的第一次正式相见吗?你被学长刁难一个人留下来清理,还执意劝我不要多管闲事,怕连累我也被学长迁怒。我就是喜欢你这种温柔的地方。

 

但是严格来说,那并不是我们的第一次相见。至少不是我第一次关注到你。

开学典礼上你作为新生代表上台致辞时,我就觉得,你肯定是个有趣的人。

但是不在一个班上的话,以你的性格,我们俩相识的几率大概微乎其微吧。如果要缔结一条能够让你也注意到我的方式,恐怕只有加入同一个社团了。

 

是不是露出惊讶的表情了呢?

没错,在打听到你要加入网球社之后,我也从家里找出了很久未用的球拍——那是我与弟弟尚且年幼时才会一起进行的运动,他还觉得奇怪:已经整整两年没打过网球的大哥为什么突然又拿起了球拍?我很难真正认真起来,与其说是爱好太广,不如说是太泛——我能对每一项活动燃起兴趣,但它们都没有支撑我进一步努力下去的动力。

 

只是,见到你的时候,我发现我突然找到了某种我一直渴望拥有的刺激。

在那天正式出现在你面前以前,我就已预演了无数次,我们可能有的对话,你可能对我的问题做出的回答。没有太大的不同,我以为的最坏结果,顶多是你不搭理我,毕竟在你眼中我大概只是新生中一个普通到不起眼的老实球员。

 

你记得我的名字,甚至劝我离开,反而出乎了我的意料。我更加确定,你是个有趣的家伙。我坚定了要留在网球部的决定,并开始努力地练习。

 

原因,只是为了打败你,打败那个连学长都能全部击溃的,强到不可思议的你。

后来的事情,相信不用我再提醒,你一定也还记忆犹新。

我暂时放弃了要和你一决胜负的念头,开始为你口中的那个目标:进军全国大赛而努力。

 

我的诱导似乎奏效了。

你对我也产生了兴趣。

 

与越前的一战后,你向我问出的那个问题,如今我也无法回答。

我们一同在青学度过了两年的时光。春天有樱花飘落,秋天枫叶覆盖在球场,冬天初雪降临时,我们还相约一起爬山、滑雪。

 

我开始忘记了当初选择打网球的理由。

如果裕太是为了打败我,你是为了带领队伍成为全国第一,那我是为了什么?

全国大赛以一分之差输给白石后,我第一次感受到了害怕。

你说的那个“绝对要赢”的约定,我最终还是没能遵守。我害怕的不是像我自己说的那样因为妨碍胜利而被踢出队伍,我最担心的竟然是,这恐怕是第一次,我让你失望了。

 

但那时的你,微笑了。

不仅对我提出的再次比赛的要求做出了允诺,还握住了我的手。

那一瞬间,我仿佛捉住了光,抓住了这在我生命中可能绝无仅有的执念。

 

在那个时候,我的烦恼就已化解了。

只是大概,还是会不甘心吧。就这样展现了真正的自己,就这样让在此前费心尽力铸造起来的“完美的”不二周助完全瓦解掉了。

 

但确实,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毕竟,手冢才是真正深谙钓鱼之道的人嘛。

 

总之,今后也请多多指教了。

 

不二周助 2/14”

 

手冢小心地将信收拢放入书包,此时离午自修结束只有不到十分钟了。他对克里特岛的故事已了无兴趣,只是隐约记得昨天的部活中不二提到要为毕业相册制作设计一些体现学校氛围的室内场景。

 

他在分类为建筑装饰杂志的书架前找到了不二最习惯翻阅的那本,将自己今早写好的字条夹在了学生室一章。

 

“我看到了盛开的梅花……真是十分风雅,很漂亮。要不要找人一起去观赏呢?”

 

需要借阅的书都已扫码被装入包中,手冢离座前目光又落在了不二做笔记的那张纸上。他隐约觉得自己遗漏了什么,于是将那页纸翻了过来。

 

原来那后面还有一句话。

他本要迈出去的脚步又收了回来。

 

——直到弥诺陶洛斯的身影不再蒙蔽克里特岛,我才恍惚中发觉,原来,我才是那被引出迷宫之人。

 

#END

 

】无相伴● #
句:“请问你的爱人是?” 就在所有都以为会回答的时候,不知想到了什么,露出了一个极温柔的笑容,语气温柔。 “他叫,和日本的富士山的富士音,也是知名摄影师,K.S.” “啊,终于...
】情人节吻● #
,恋人未满的暧昧关系。     说起来也有点奇怪,他们是校三年的校友,又是网球部三年的队友,可是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两的关系渐渐变得暧昧,会对笑,也时常会对手说一些似是朋友,但更像...
】嗜睡症● #
,就有了写是同桌以及患有嗜睡症的,情节非常坑,欢迎大家来吐槽       扭头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睡得香桌,无奈的叹了口气,为了让吹来的风使着凉,将校服外套脱下,为披上...
】窗● #
告白场所。当然,大多数都是针对的告白。     并高,而是因为在的时候,在拒绝一个女生的告白时说了一句“我已经有喜欢的了”,之后,有了喜欢的的这一件事便传遍了学校...
】所谓缘分● #
,请多指教。”然后伸出了。     “。”带着点汗湿的握住比他稍小一点的。     握住的一瞬间,有些微愣怔。     很软,在如此热的天里手出奇的凉,跟他的...
】你是我平淡如白开水的日子里偷偷加的一块糖● #
爱好也可以,但,你是我平淡如白开水的日子里,偷偷加的一块糖。” 垂下了眼眸,笑容明媚:“说的也是,我早该想到的,就是这样的呢。” “难得听到的情话呢,”看向,“那,时间过得那么...
】触手可及的你● #
小时候就是这样子的啊,难怪连隆的爸爸都误以为是老师。”     线,决定无视,继续往前走去。     耸了耸肩,跟了上去,同事在心里吐槽太无趣。     不久后,两来到约定集合的...
】下一份礼物● #
。”     彩菜点了点头,说:“是啊,很喜欢小呢。”     三年后,七岁,小三岁,在上小一年级,而小在上幼稚园,因为两的家离得并远,家的也很相信,所以也就很放心地让...
】向心加速度● #
.right。     可是知多少垂涎的,却已经有了恋人,而这个是别人,正是让想恨却敢恨的——。     ,跟一样在青学,在其他学校都无比出名的,被...
】happiness● #
亮,看着那光亮慢慢接近,这才发现那是放在推车上的蛋糕上的蜡烛发出的,而推着推车的是别人,是!     此刻围着一条白色围裙,将蛋糕推到面前停下,愣愣地问:“你这是...
】喜欢是要说出来的●
事件,看到对方被吓得花容失色(大雾);一起去图书馆自习,看到有趣的事情会互相分享;聚餐和看比赛总是待在一块;下课总要跑过长长的走廊去借英语字典……   问任何一个,都知道,是青学的...
】味觉障碍● #
搭在膝盖上,看向呆站在门口的。 听到的声音,才回过神来,慢慢地走走过去,在床边站定,喊了声:“……” 伸手拉过垂在身侧的,将他拉到床边坐下,又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