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冢不二甜文】味觉障碍● 手冢国光● 不二周助 #网王同人

sodasinei 2021-03-09

原作者:千叶(/≧▽≦)/~┴┴

 

依旧是现打没改的

“青春警局重案组组长不二周助,又一次立下了大工,抓住了多次行凶的犯人……”

硕大的液晶屏幕上,长相甜美的女主播激动的陈述着昨晚不二阻止了歹徒的暴行的英勇事迹,街道上来往的人们纷纷停下脚步,为不二的英勇欢呼。

而此时被人们赞赏的不二,却窝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吃着便当。

重案组队员中最为活泼的菊丸,在看到自家队长上了电视后便激动的推门冲了进来大声喊道:“不二!!!”

不二放下筷子,笑着看向想也不想就冲进来的自己的队友兼好友的菊丸,开口:“怎么了英二,发生了什么事吗?”

“你看你看,不二你又上电视了耶。”菊丸指着不二门外正对着的电视,激动的说。

“这样。”不二笑眯眯的敷衍着像个孩子一样的菊丸,又低头去继续享用自己的午餐。

菊丸坐到不二身边,看着不二,说:“不二你也真是的,总是这样敷衍我。”

不二笑,捏起一块寿司放进嘴里,说:“没什么啊,又不是第一次了。”

菊丸看着不二便当盒里安静躺着的寿司,眼珠子转了转,坏笑着对不二说:“咦?不二,你看那是什么?是不是你的东西掉了?”

不二低头朝地上看去,菊丸马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手从不二的便当盒里拿过寿司,然后塞进嘴里。

不二低头寻找着菊丸所说的自己掉了的东西,却发现地面什么都没有,疑惑地问:“英二,你看到什么东西了?明明什么都没有啊。”

回答他的是菊丸一声惨烈的“啊!!好辣!!水!!!”,闻声,不二抬头,便看到捂着嘴,满脸通红,一脸痛苦状的菊丸。

将不二桌上的水一口灌完,菊丸才镇定下来,问:“不二,你吃的是什么啊?”

“啊,原来你吃了我的寿司啊,来来,我跟你说哦,这是芥末寿司。怎么样,很好吃吧?”不二笑眯眯的跟菊丸介绍着自己的午餐。

菊丸的眼泪哗哗的流着,哭着跑出不二的办公室:“呜~大石……”

不二的笑容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脸木然。

真的有那么辣吗?

他不知道。

耳边忽然想起寿司店老板温和的话语,小伙子,虽然喜欢吃辣,但是要有节制,吃多了对胃不好。

其实,他并不喜欢吃辣。吃辣的跟吃清淡的对他来说并没有区别,都是一样的味道,那就是没有味道。

他,没有味觉。

或者说,味觉障碍。

味觉障碍,在精神受了一定程度的压力时,便会使人失去味觉,这是其一。

曾经的他也跟普通人一样,能尝到食物的味道,讨厌酸的,会觉得苦瓜很苦,但是现在的他,已经不会了。

从那一天开始。

走在医院的走廊上,许是常来的缘故,沿路都有医务人员向不二问好,不二只能扬起勉强地不能再勉强的笑容跟他们打招呼。

轻车熟路的来到229病房,站在门口,不二却久久没有推开门走进去。

深呼吸一下,不二稍微调整一下心情,扬起比刚才好看不了多少的笑容,推开门,喊到:“手冢,我来看你了。”

白色的病房里,白色的床上,躺着一个有着金褐色头发的帅气男子。

看到他,不二的眼泪在即将涌出眼眶时被不二硬生生的给逼了回去,他不能哭,他哭了,他也会跟着伤心的。

将手上的花放在床头的花瓶里,不二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伸手替男子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刘海,凝视着男子俊美的容颜,终于还是忍不住泪流满面,伸手轻唤男子的名字:“呐,手冢……”

男子名为手冢国光,是青春警局重案组的前任组长,亦是,不二的爱人。

不二是个孤儿,是在一个夜里在一个孤僻的角落蹲着时被行人发现后送到警局的。

不管警察怎么问,不二都绝口不提在这之前他所遇到的事,没有办法,警察只好将他送到孤儿院。

第二天,在一个森林里,发现了四具尸体,每一具都血肉模糊的看不清楚模样。

那便是不二的家人。

其实那天晚上,不二一家一起去露营时被一个一直憎恨着不二家的人盯上,趁不二一家昏昏欲睡,全都放松警惕时冲了出来,当时跑去上厕所的小不二是被妈妈凄厉的叫声给惊得掉头回来。

躲在树后不敢出来,他知道他不能冲出去,他必须为家人报仇。

就这样,小不二目睹了那人拿着已经被血染红的刀往已经死去的爸爸身上捅去,一刀,一刀……

不二捂着嘴不让自己哭出声,直到那人狞笑着离开,不二才踉跄地从树后面走出来,看着倒在地上的家人,不二大声哭了起来。

太残忍了,太残忍了啊!

爸爸身上不知道有多少个伤口,妈妈,姐姐和弟弟的心脏位置多了一个深深的伤口。

原本容貌标致的家人现在血肉模糊的连脸上一块好的地方都没有。

几十分钟前还抱着自己的妈妈,和自己聊天的姐姐,糯糯的喊自己哥哥的弟弟,现在全部倒在了地上。

一夕之间,不二失去了一切。

一定要报仇!

从那以后,这便成为不二活下去的动力。

后来,不二总是虚假的笑着,再后来,进了青春警局的重案组,认识了手冢,和大家……

再后来……

两个月前的那个犯人,便是不二一直在找的人。

“菊丸,不二,拦住他!”手冢冷静的下着命令。

“是!”菊丸答到,却发现不二已经冲上去了。“不二!”菊丸怎么也没想到不二就这样冲了上去,毕竟是经过高强度训练的人,不二没一会儿便冲到了犯人前面。

不二睁开眼睛,冷冷的道:“你别想跑!”

“啧!”那人看着不二,突然掏出一把手枪,扣动扳机,射向不二。

不二险险地避过,不远处的手冢也松了口气,看着持枪的歹徒,皱起了眉头,这下棘手了,他居然还有枪!

重案组因为上次使枪时不小心伤到了附近的居民,加上青春警局局长认为这次的犯人只是个小角色,便不让他们配枪。

这下麻烦了!

考虑了一下眼前的境况,手冢冷静的做出判断并下了命令:“全员撤退!”

就在队员齐齐后退时,手冢却看到了没有动作,仍站在原地,面色冷峻的自己的恋人。

“不二!”手冢大喊。

不二却在下一秒做出让手冢更加震惊的举动,他居然不管不顾便朝那持枪的犯人冲上去。

一点也不像平时的不二!

然而此刻,手冢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向着不二的方向跑去。

那犯人显然也被不二吓到了,居然有不怕死的人!但他马上就反应过来了,对准不二,扣动了板机,一弹又一弹的朝不二射去。

此刻的不二什么都不怕,脑海里全是当年家人被他残忍的杀死的景象,他要报仇,即使要为此付出代价。

却不曾想,会因此害了手冢,那个永远不可能让他受伤害的男人。

子弹越来越近,不二条件反射的闭上眼。

“噗”地一声,是鲜血喷涌而出的声音,但是很奇怪,他一点都不觉得痛。

紧闭着的眼睛缓缓睁开,眼前是张开双臂,挡在自己身前的手冢。

“手……冢……”不二愣愣的喊了声。

手冢轻轻扬起一个笑容,下一秒,无力的倒在不二身上。

“手冢!”

不二在不二耳边轻声呢喃:“不二,你的命,要珍惜……因为,它不仅属于你,亦属于我……”

血,从手冢的伤口缓缓流出,浸湿了手冢的衣服,也染红了不二的警服,而靠在不二身上的手冢,呼吸越来越轻,越来越轻,轻得不二几乎要感觉不到……

“手冢!”

“队长!”

“不二,你快将队长送到医院,剩下的事就交给我们!快!”较为冷静的乾道。

感激的看了他一眼,留下一句“那就拜托你们了”便扶起已经昏过去的手冢前往医院。

所幸那个犯人枪法不好,那么多枪射过来就只有两颗子弹打中手冢。

只是,因为一颗打在心脏部位,手冢还是成了植物人。

那一天,手冢丢了半条命,而不二,失去了味觉……

晶莹的泪珠顺着不二的脸颊滑下,最后落在地上,溅起一朵小花。

颤着手握起手冢没有被插针的手冢,不二不住的掉泪。

那是手冢啊,那个意气风发,犯人听了都闻风丧胆的手冢国光啊,此时却惨白着脸,只能靠氧气罩才能勉强存活于这世间,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

“呐,手冢……我会好好珍惜这条命的,等你醒来……我便将它完完全全地交到你手上……”将手冢的手放在自己脸上摩挲,不二开口,“所以,你一定要醒来!”

将手冢的手放进被子里,不二站了起来,然后俯身在手冢额上轻轻印下一吻,不二擦掉眼泪,道:“呐,手冢,我要去出任务了,下次再来看你……”

然后转身往门外走去,在门边回头看了一眼手冢,这才带上门,走了。

不二离开没多久,手冢的手指轻轻的动了动……

这次的任务很危险,是一个变态杀人狂,而且似乎有同伙。

可是,不管任务多危险,他都要做到最好,为了手冢。

让队员们跟在犯人身后,不二警惕的环视了一眼四周,谁知道犯人的那同伙会不会在后面埋伏。

突然,不二看到似乎有人从不远处的屋顶下去,不二心中一惊,不好,有诈!

“大家小心!”不二回头朝前面的队友大喊了声,秉承着对长官的命令唯命是从的习惯,在听到不二声音的那一刻一队人便停下了脚步。

前面的犯人也回过身,拿起枪便要瞄准最近的菊丸。

掏出别在腰间的两把手枪,不二瞄准了歹徒握枪的手。

“啊!!”犯人惨叫一声,手枪落地。

不二的枪法很准,不管单手双手。一眼望去,青春警局里除了手冢,便没人能与不二相提并论了。

不二低头看着左手持着的本应由手冢所持的枪,笑了:“呐,手冢,我们并肩作战。”

失去了枪,犯人便如同失去了翅膀的老鹰,怎么飞都飞不掉了。

眼看同伴被捕,另一个人怒火攻心,什么都不管的朝不二冲来:“去死吧!!!”

身后传来的歇斯底里的声音让不二急忙转过身,便看见一个面目狰狞的人朝自己冲来。

目光一冷,抓住那人朝自己的面庞打来的手,一个漂亮的过肩摔。

冷冷的俯视着他,不二笑了:“我答应过他的,要珍惜这条命。”

不二又去医院了。

因为在几分钟前,他接到了医院的电话,说是229号病房的人有意识了。

不二的步幅很大,最后不二直接用跑的。

虽然只是短短的两个多月,但是他却感觉过了好久好久,他很想念他温暖的怀抱。

不二在229号病房前停下了脚步,深深的吸了口气,扬起笑容推开门,便看见靠着看书的手冢。

要喊出声的名字堵在了喉咙,不二只能呆呆的站着,久久没反应过来。

虽然早已想到这景象,但真看到,不二还是呆了。

“周助,来啦。”将书搭在膝盖上,手冢看向呆站在门口的人。

听到手冢的声音,不二才回过神来,慢慢地走走过去,在手冢床边站定,不二喊了声:“国光……”

手冢伸手拉过不二垂在身侧的手,将他拉到床边坐下,又喊:“周助……”

“国光……”不二喊着,两行清泪毫无预兆的夺眶而出。

他不想哭的。

可是,在听到手冢温柔的唤着他名字的那一刻,他还是没法忍着眼泪,扑倒病床上,将脸埋在手冢胸前,双手紧紧环着手冢的腰。

心疼的抚着爱人的头发,手冢道:“我在昏迷的时候,一直有听到你的声音,却不知该如何回应你,知道你失去了味觉,可是却不知道怎么安慰你。所以我一直很努力的想要醒来,然后保护你,替你保管着这条命。现在,你能把你的命,连同你的人一同交给我吗?”

从手冢怀里起身,不二开口:“说什么傻话,我不早就是你的人了吗?”顿了顿,不二又继续说了下去,“呐,手冢,我尝出眼泪的味道了。”

“那,是什么味道?”手冢问。

“是苦的。”不二笑着说。

手冢皱眉,低头吻去不二脸上未干的眼泪,说:“不对。周助,你说错了。”

“那是什么味道?”

“明明就是甜的。”手冢答,然后吻上不二上扬的唇。

不二笑着闭上眼睛,对,是甜的。

因为这是,幸福的眼泪。

—end—

 

】无相伴● #
句:“请问你的爱人是?” 就在所有都以为会回答的时候,不知想到了什么,露出了一个极温柔的笑容,语气温柔。 “他叫,和日本的富士山的富士音,也是知名摄影师,K.S.” “啊,终于...
】阿里阿德涅之线●
,还是会甘心吧。就这样展现了真正的自己,就这样让在此前费心尽力铸造起来的“完美的”完全瓦解掉了。   但确实,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毕竟,才是真正深谙钓鱼之道的嘛。   总之,今后也请多...
】嗜睡症● #
,就有了写是同桌以及患有嗜睡症的,情节非常坑,欢迎大家来吐槽       扭头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睡得香桌,无奈的叹了口气,为了让吹来的风使着凉,将校服外套脱下,为披上...
】你是我平淡如白开水的日子里偷偷加的一块糖● #
爱好也可以,但,你是我平淡如白开水的日子里,偷偷加的一块糖。” 垂下了眼眸,笑容明媚:“说的也是,我早该想到的,就是这样的呢。” “难得听到的情话呢,”看向,“那,时间过得那么...
】窗● #
告白场所。当然,大多数都是针对的告白。     并高,而是因为在的时候,在拒绝一个女生的告白时说了一句“我已经有喜欢的了”,之后,有了喜欢的的这一件事便传遍了学校...
】所谓缘分● #
,请多指教。”然后伸出了。     “。”带着点汗湿的握住比他稍小一点的。     握住的一瞬间,有些微愣怔。     很软,在如此热的天里手出奇的凉,跟他的...
】下一份礼物● #
。”     彩菜点了点头,说:“是啊,很喜欢小呢。”     三年后,七岁,小三岁,在上小一年级,而小在上幼稚园,因为两的家离得并远,家的也很相信,所以也就很放心地让...
】情人节之吻● #
,恋人未满的暧昧关系。     说起来也有点奇怪,他们是校三年的校友,又是网球部三年的队友,可是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两的关系渐渐变得暧昧,会对笑,也时常会对手说一些似是朋友,但更像...
】向心加速度● #
.right。     可是知多少垂涎的,却已经有了恋人,而这个是别人,正是让想恨却敢恨的——。     ,跟一样在青学,在其他学校都无比出名的,被...
】happiness● #
亮,看着那光亮慢慢接近,这才发现那是放在推车上的蛋糕上的蜡烛发出的,而推着推车的是别人,是!     此刻围着一条白色围裙,将蛋糕推到面前停下,愣愣地问:“你这是...
】名为的感情● #
平时的一副模样,但是说出的话,却着实是让我大吃一惊。     他说:“,我喜欢你,你可以拒绝,但我还是会继续追求你。”     打直球的帅到爆炸!     尤其是不得不承认,真的...
】喜欢是要说出来的●
事件,看到对方被吓得花容失色(大雾);一起去图书馆自习,看到有趣的事情会互相分享;聚餐和看比赛总是待在一块;下课总要跑过长长的走廊去借英语字典……   问任何一个,都知道,是青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