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冢不二甜文】their 12-year ● 手冢国光● 不二周助 #网王同人

sodasinei 2021-03-09

原作者:千叶(/≧▽≦)/~┴┴

 

哎呀呀,原本是1029的贺文来着,结果因为有事没赶上,又拖了那么久才发上来,写得不好,求不打。

下面放文

 

第一年

这一年,他们国一,初遇是在青春学园离校门没多远的樱花树下。

那时的他笑顔如花,而他冷漠严肃,可是冰山脸却因为他笑眯眯的一句“不好意思呐,学长,请问一年六班该往哪走”而破功。这是他第一次,看到他第二种表情。

第二次见到他,是在网球部。他一个新生,却单挑了网球部里国二国三的学长,并全部以六比零的分数赢下比赛。可是他发现,这并不是他全部的实力。因为他是一个左撇子。

第一次,他对一个人产生了那么浓厚的兴趣,于是,在指出他是左撇子后不久,他向他提出了私下比赛的请求。想象中被他义正辞严拒绝的情况没有出现,一直严谨守纪的他竟然应下了。

可是,在约定好的那天,他是左撇子的事不知为何被曾经被他打败过的学长们知道了,认为他是在轻视他们,其中一个怒气冲冲的便抡起球拍打伤了他的左臂。

很多人遇到这样的情况都会选择不去赴约,可是他不同,他还是带着伤去赴约了,并且用那受了伤的左臂,和他进行了比赛。

而他,许是因为看到他赴约并使出真正实力所以高兴,以至于直到他承受不了那痛楚,球拍掉落在地时,他才发现他的手臂受了伤。

他问他,为什么受伤了还要来赴约?

他说,我答应过你的。

一向温和待人,以笑容示人的他,在听到他的这句话后,生气了。

他揪住他的领子,蓝色漂亮的眼眸中盛满了愤怒,那么多年来,除去曾经有一次弟弟被欺负时生过气以外,这是他第一次如此生气。

可你这样子来赴约我也不会开心的!说完,他拿起包走了。

他跟在后面,一直喊着他的名字。

终于,他回头了

等你的手臂治好了,我们再来比一场吧。

好。

他们这样约定。

 

第二年

曾经对同为一年生的伙伴们说一定要打进全国的小男生在国二时便穿上了正选队服,同时成了网球部的部长。

国一时因为大和的那句“成为青学的支柱”,让原本球技便极其出众的他更加努力,成了网球部队员只能仰望的存在。

但是,在此时仍能和他并肩的,只有他。

他们的相处模式并没多大变化,无非就是部活时他会走过来对他说陪我练一下;会一起去图书馆,坐在两个偏僻的位置小声的讨论问题;放学时一起结伴回家,不知何时开始,他总是走在他的右后方半步的位置,而他只需扭个头,便能看见他的笑脸。

这份感情是什么时候开始变质的?

无人知晓。

但是那并不会带来什么影响,因为,这样变了质的感情,感觉也不讨厌不是吗?

在青学大众的眼里,他们就像是互补的,例如在学习上,他是名副其实的理科天才,但却不是很擅长文科;而他,极擅长文学,却常常被理科那些拐弯抹角的题目给难住,所以两人时常在一起讨论学习,名次总是他第一,他以几分只差屈居第二。

但是只有他们两人知道,他们两个,并不是众人所想的那样。

虽然他不擅长文科,但却能和他辩论的不相上下;而他虽被理科题目难住,但当他给他讲解时却常常有自己的想法。

不是不会,只是不想。

他很喜欢走在他的身后,所以甘愿落后于他半步做他的青学天才。

就如他有一次在他检查手臂的医院堵到他后两人结伴回家时他所说的那句“总觉得只要和你在一起,不管多高,都能到达”话,不是丢掉了属于天才的骄傲,只是因为是他,所以甘心落后。

 

第三年

似乎就在眨眼之间,三年过去了。他们的面庞都不再稚嫩,声音也不再软糯,他的王者气势更盛,他的天才光环更亮。

网球部里来了一个拽拽的一年级学弟,看到他,总会让他想起国一时的他。

球打得一样好,脾气一样倔,只是,他没有刻意隐藏实力。

他知道,青学的支柱即将交棒,否则他怎么会为了让小学弟醒悟而牺牲自己未痊愈的手臂,全力以赴去打一场比赛呢?

但是他不会多说什么,既然这是他的决定,那他便默默支持着,他想让学弟变得更强,他帮他。

只要他不要再伤害自己。

他们依旧不变,他冷漠,他温和,他向前一步,他跟着进一步,只是那份变了质的感情,却慢慢浸入两人心中,让他们更加了解对方,

以至于他们之间的默契也越来越好,就如他的一句话,虽然只有那么短短的几个字,他便能知道他所要说的。

可是,如此有默契的两人,同样存在着隔阂。

身为天才的他,即使不认真,也能轻轻松松赢下比赛。许是将比赛当成一场好玩的游戏,享受着游戏的乐趣;又或许是享受着被对手逼到极限时的刺激感,他认真起来的次数,寥寥无几。

一直认真负责,对每一场比赛都全力以赴的他终于忍受不了了。

真正的你,究竟在哪里?当他阻止了他和小学弟的比赛后,在部活室里,他这样问。

那时的他,脸上不再带着笑容,低头说了一句“若是这样的我对打进全国造成障碍的话,就把我从正选名单除名吧。”

可是他没有,因为他知道,他并不希望他们离得太远。

之后,他再一次为了胜利而牺牲自己的手臂,但是他还是输了。

虽然后来因为小学弟成功打进全国,但他自己若是想继续打网球的话,必须前往德国治疗。

他同意了。

去之前,他将他约去了学校的天台,他说,青学,还有你,等我回来,和谁比赛都可以。

他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国一那场未结束的比赛。

事实证明,他用行动来完成了两人的约定。

全国大赛开始前,他们继续了国一那场给彼此留下遗憾的比赛。跟国一时一样,一向不喜认真的他,在一开始就用尽了全力。

可是,第一次如此认真的他,因他一个下意识的右手零式削球而初次尝到了败北的滋味。

炎炎烈日下的他,虽然流下了晶莹的泪水,可是嘴角仍旧挂着那抹和煦暖如阳光的微笑。

不是在强颜欢笑,而是发自内心的觉得开心,没来由的。

我真的很开心。

他的声音带着哽咽,但却透露着他真真切切的感情。

这样的他,让他心疼,上前抱住他安慰,以朋友之名。

后来,他们站上了全国大赛的赛场。

他解封了自国一手臂受伤后便一直封印着的千锤百炼之极限,并且开启了才华横溢之极限,而他,将原有的绝技全部进化,同时增添了新的绝技。

经过了一番努力,他们终于站上了全国大赛的领奖台,拿到了全国大赛的优胜奖杯,颁奖前不久,他露出了极少有人见过的迷人笑容,被他捕捉到。

为此,他只是轻咳了几声,道,就当没看过吧。

国中生涯的最后一年,他们称霸全国,他们,仍旧比肩。

 

第四年

全国大赛后不久,他们收到了来着U-17的邀请函,青学队员,当然也包括了远在美国的小学弟。

高中生的训练果然与众不同,没多久,国中生便被淘汰去了一半之多。

又过去了一段时间,监督突然准备了一场国中生vs高中生的比赛,而他的对手,居然是曾经对他影响颇大的青学前任部长。

因为大和的一句“成为青学的支柱吧”而一直努力着的他,在那一场比赛中依旧是因为他的一句话而开启了第三扇门——天衣无缝。

毫无悬念的,他赢下了比赛,这并没有任何意外,意外的是,这只后,他突然说要去德国,向职业选手的道路前进。

他没有拦他,只是笑着开口,我有一个请求。

他们进行了一场比赛,一场没比完的比赛,原因不在他,而是在他。

不是平日里那轻松,华丽的他所熟悉的打法,每一次接球,他都感受到一股浓浓的绝望,就仿佛那个一直笑着的人独自行走在黑暗中,没有目标,不该往哪走,最后干脆放弃。

那不是他所熟悉的那个人。

所以他在他一个明显的失误后,伸手接住了向他飞来的黄色小球,中断了比赛,不管躺在地上默默流泪的他,只留下一个背影,便走了。

他很清楚,他一直走在自己身后,可是道标,是要自己来确定的。

他留下了这样的信息,因为他知道,是他的话,一定会知道他所要传达的话。

他也确实收到了,收到了他留下的信息。

他走后,他打开了心眼和虚拟的他继续比赛,悟到了这个信息。

呐,谢谢你。

后来,他更强了,他进化了,变成不再只打防守网球的天才。

在他的心底,他依旧是他的道标,他仍会跟在他的身后,只是,这次他会追上,直到两人再次比肩。

 

第五年

比赛结束后,他回到学校,就读青学的高等部。

他已经很少打网球了,只是偶尔会去网球部看看,指导学弟们。

而他,每天每天都在练习,累了的时候会想起中学时和队友们一起向全国前进的那段热血时光,但多数时间会想起那个总是走在他左手边落后于他身后半步的那个个子矮小,长得清清秀秀的青学天才。

他们偶尔会通话,多数时间是他在说,而他听着,时不时会说几句话,一如曾经的他们。

写信的次数较多,两人都不知道收着多少封对方的信。

他学文,有时会在信上跟他分享不知在何处找到的优美诗句,而他则会在回信中写下一道极为复杂的数学题。

他不在,他很自然的坐上了学年第一的宝座,但他总是想念那个高处他几分的人。

而他,每次找人做对战练习时,总是不由自主的喊了他的名字,不懂日语的队友疑惑的问他他在说什么时,他也只是推推眼镜,答了一句没什么。

他想他,他亦想他。

 

第六年

10月上旬,他的十八岁生日,收到了一份来自东京的非常特别的礼物。

说特别,却又很普通。说普通,却又跟特别。

因为那份礼物只是一封只写着一句话的信。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一句他看不懂的话。他不由得扶额,真是,连句生日快乐都没有却来了那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打电话询问,他也只是神秘兮兮的回一句这要你自己去发现。

一直到十几天后他因为想要更接近他而去阅读他所喜欢的中国书籍发现了那句话,在看到解释时,才终于了解他的用意。

他在他生日那天送了一句话,一句中国有名的爱情诗。他知道对他来说一定很难懂,所以在接到他的电话时听到他问那句话是什么意思时一点也不意外。

没什么呐。这样答到。

十几天过去了,他突然收到一封信,匿名信,上面是一个英文等式。

TF=Together×Forever=Tezuka×FuJi.

他笑了。

在他们认识的第六年的10月29日,两人在一起了。

 

第七年

这一年,是他们相识的第七年,也是他们在一起后的第一年。

可是传说中的七年之痒并没有机会出现在他们的身上。

纵然分隔两地,可他们对彼此的思念却没一点消减,反而更增。

他上课,他练习,依旧是书信联系,因为他们觉得这样更能将心中的想念寄给对方。

对于这样的生活,没有谁感到厌倦,他们只要知道对方心里有自己就会很满足。

这一年,他以职业选手的身份正式参加法国网球大赛,成为了法国赛场上的一匹黑马。同年,他的文章被一家杂志社采用,一时间,在日本文学界上掀起一阵风波。

即使两人不在同一领域,他们也要用不一样的方式,走在一起。

 

第八年

这一年,他们的恋情被家人知晓。

拿下自己人生中第一个大满贯的他接到了来自家里的电话,父亲的语气并不好只是要他回家一趟。

急忙回到家,便发现家人严肃的坐着。

他是在看到桌子上的那本日记时才知道家人这样心急火燎的叫他回来是为了何事。

那是他知道自己喜欢上他时开始写的日记,也就是说,家人的反应是为此。

你这个不孝子!!!父亲率先开了口,好好的为什么要当个同性恋?!

不,他不是同性恋,只是恰巧爱上了同为男生的他。

我爱他。他这么说。

你!若是你放不下这不伦的感情就别再踏入这个家一步!

他看了一眼一旁的爷爷和母亲,然后鞠了一个躬,转身走了。

他不在意别人怎么看,若是不能跟他在一起,那他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可是,他担心他,因为他知道,在他心里,家人很重要。

之后他便往他家赶去,却在门口看到了跪着的他。

你怎么了?他急忙跑过去,想要将他扶起。

见到焦急的他,他笑了,说,呐,伯父伯母来找我以后我就跟家人坦白了,可是,家人对此反应很大,我只好如此。呐,好像有一句话忘了说,欢迎回来。

看着这样强颜欢笑的他他真的觉得好心疼,虽然他不怕将来所要面临的阻拦,可是,他不想他伤心难过。

我,我们……他正要开口,却被他拦住。

不要说,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很贪心,不想离开家人,也不想离开你。

他笑了,跟着他一起跪在他家门前,两人十指相扣,一直没松开。

后来,两家人拗不过他们,同意了。

他们认识的第八年,在一起的第二年,得到了家人的认可。

 

第九年。

他们的恋情的到家人的认可后,他又继续回到了赛场奋斗,而他,则成了一个出版社的写手,但是常常会让责编难做。

例如今天会收到他请假的消息,然后明天晚上便会看见他出现在某个大型网球赛的上等观众席上。

而且那场比赛出场的一定会是现今网坛上炙手可热的日本新星。

然后在回来后就会显得特别安分。

他们认识的第九年,两人二十一岁,不再如年少时只是远远的看着对方,他会千里迢迢跑出国去只为了他的一场比赛,他静静的笑着,看着大放异彩的他,站上领奖台,朝他所在的方向扬起一个很灿烂很灿烂的笑容。

而他,会在休息的时候拿出他写的书,慢慢翻阅,细细品味,每次每次,他都能从他的字里行间感受到他对自己的思念。

这一年,平平淡淡,没什么特别的事,可是,他们对对方的爱,却越来越深。

 

第十年

网坛上的他,拿下了一场场比赛,得到了很多优胜奖杯,而他的文章,则一次又一次在文坛上引起骚动。

十年过去,青涩时光已不复存在,曾经并肩站在网球场外的一个轻笑着,一个冷着脸的两个少年也已不在。

他们在日本买了一间公寓,他不再待在家,而是住到了公寓里,他们每天都会通话,他总是听着他说,不觉厌烦,因为他知道他不喜欢一个人。

严谨自律的他,会为了他翘掉练习,只为回来陪他一会儿,虽然只是那么短短的几个小时,但他还是觉得好开心。

而向来喜欢偷懒的他,现在会为了他的比赛临近而熬夜赶稿,只为了能亲临赛场,看他君临天下。

不同于曾经一条短信发给责编就走,因为他说不希望他为了他而将工作落下。

第十年,他们用另一种方式,仍旧并肩走在一起。

 

第十一年

这一年,他们真真正正的在一起了。

那一天,他在他熟睡时回到了东京,将仍处于迷糊中的爱人打包带上到了飞机上。

当他从睡梦中醒来,不但看到了爱人正带着笑意看着自己,而且发现两人此时正在飞机上,即使是天才,也不禁愣了愣。

而他只是笑笑,然后低头吻住爱人的唇,不让他有机会将问题问出口,因为他想给他个惊喜。

当他牵着他的手在荷兰下了飞机,并且来到荷兰政府前时,他还没反应过来,这是,要做什么?

一直到他们两个手上都多了个红本子以后,他才愣愣的流下了眼泪,可把他给吓坏了,一边手忙脚乱的替他拭去眼泪,一边问他怎么了。

他摇摇脑袋,开口,这是幸福的眼泪。

他笑了,一把抱住他,说,我们回家。然后微微低头含住他小巧的耳垂,道。

毕竟,春宵一刻值千金。

第十一年十月二十九日,他们于荷兰登记,成了一对合法的夫夫。

 

然后第十二年……

“叮咚”

门铃响了起来,正在打字的他疑惑,抬手看了一眼手表,都快十一点了,这时候是谁啊。

起身想去开门,却听到门“咔嚓”地响了一声,门开了,露出爱人俊朗的面庞,他笑了,问:“怎么回来了?”

他上前,将爱人拥入怀中,到:“怎么可能不回来?”今天可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

伸手环住他的腰,嘴角洋溢着一抹幸福的笑容,轻轻开口:“欢迎回来。”

第十二年的1029,祝他们幸福如初。

 

——end——

 

】无相伴● #
句:“请问你的爱人是?” 就在所有都以为会回答的时候,不知想到了什么,露出了一个极温柔的笑容,语气温柔。 “他叫,和日本的富士山的富士音,也是知名摄影师,K.S.” “啊,终于...
】窗● #
告白场所。当然,大多数都是针对的告白。     并高,而是因为在的时候,在拒绝一个女生的告白时说了一句“我已经有喜欢的了”,之后,有了喜欢的的这一件事便传遍了学校...
】喜欢是要说出来的●
事件,看到对方被吓得花容失色(大雾);一起去图书馆自习,看到有趣的事情会互相分享;聚餐和看比赛总是待在一块;下课总要跑过长长的走廊去借英语字典……   问任何一个,都知道,是青学的...
】嗜睡症● #
,就有了写是同桌以及患有嗜睡症的,情节非常坑,欢迎大家来吐槽       扭头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睡得香桌,无奈的叹了口气,为了让吹来的风使着凉,将校服外套脱下,为披上...
】你是我平淡如白开水的日子里偷偷加的一块糖● #
爱好也可以,但,你是我平淡如白开水的日子里,偷偷加的一块糖。” 垂下了眼眸,笑容明媚:“说的也是,我早该想到的,就是这样的呢。” “难得听到的情话呢,”看向,“那,时间过得那么...
】所谓缘分● #
,请多指教。”然后伸出了。     “。”带着点汗湿的握住比他稍小一点的。     握住的一瞬间,有些微愣怔。     很软,在如此热的天里手出奇的凉,跟他的...
】下一份礼物● #
。”     彩菜点了点头,说:“是啊,很喜欢小呢。”     三年后,七岁,小三岁,在上小一年级,而小在上幼稚园,因为两的家离得并远,家的也很相信,所以也就很放心地让...
】情人节之吻● #
,恋人未满的暧昧关系。     说起来也有点奇怪,他们是校三年的校友,又是网球部三年的队友,可是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两的关系渐渐变得暧昧,会对笑,也时常会对手说一些似是朋友,但更像...
】向心加速度● #
.right。     可是知多少垂涎的,却已经有了恋人,而这个是别人,正是让想恨却敢恨的——。     ,跟一样在青学,在其他学校都无比出名的,被...
】happiness● #
亮,看着那光亮慢慢接近,这才发现那是放在推车上的蛋糕上的蜡烛发出的,而推着推车的是别人,是!     此刻围着一条白色围裙,将蛋糕推到面前停下,愣愣地问:“你这是...
】名为的感情● #
平时的一副模样,但是说出的话,却着实是让我大吃一惊。     他说:“,我喜欢你,你可以拒绝,但我还是会继续追求你。”     打直球的帅到爆炸!     尤其是不得不承认,真的...
】阿里阿德涅之线●
,还是会甘心吧。就这样展现了真正的自己,就这样让在此前费心尽力铸造起来的“完美的”完全瓦解掉了。   但确实,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毕竟,才是真正深谙钓鱼之道的嘛。   总之,今后也请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