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冢不二甜文】触手可及的你● 手冢国光● 不二周助 #网王同人

sodasinei 2021-03-09

原作者:千叶(/≧▽≦)/~┴┴

 

    触手可及的你

    “呀,手冢。”

    电话的另一头,传来了不二叫他时特有的语调,微微上扬的语调让人的心情都不自觉的好起来。

    放下手中的笔,手冢问到:“不二,有什么事吗?”

    手冢的话让不二有点无奈,不过更多的却是开心,跟手冢说话就是轻松呢,然后开口,连语气都染上了一丝欣喜:“呐,手冢今天晚上有空吗?”

    “有。”手冢想了想,答到,因为他知道回答没有不二也会想方设法让他腾出时间。

    “嗯,那就好了,呐,今晚大家说一起去逛庙会,手冢有空的话也一起吧。”不二的语气尽是期待,让手冢不忍拒绝,从以前开始,对不二,他就一直无法狠下心来。

    “好。”

    “太好了!那今晚见咯。”

    “啊。”

    傍晚,手冢家的门被敲响,发出一阵“叩叩叩”的声音,已经穿戴好了的手冢去开门,他知道是不二来了。

    “呀,手冢。”一开门,果然看见不二站在门前。

    不二今天穿了一件纯白色的浴衣,已经及肩的蜜色短发随着微风清扬,带着他熟悉的温暖笑容跟他挥手打招呼。

    手冢在很久以前就这么觉得了,不二长相中性,声音也较偏向中性,脸上总是挂着的笑容很容易骗过了很多人,更有人不愿相信总是微笑的他其实是个腹黑的本性。

    很快就回过神来,手冢看着现在门前只有浅笑着的不二时,问道:“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大家呢?”

    不二笑:“阿桃去喊越前了,大石去叫英二了,阿乾和海堂似乎还在训练,阿隆还在店里帮忙,然后我就来找你啦,呀,大家感情真好呢。”

    手冢彩菜在这时因为疑惑手冢开个门怎么那么久便走了出来,一看见是不二,笑得可开心了,道:“哎呀,这不是不二君吗?好久不见了。”

    “彩菜阿姨好,一段时间不见又年轻了许多*^_^*”不二礼貌的跟彩菜打招呼。

    “哈哈,不二君真会说话。”一句话说得彩菜心花怒放,看到不二也穿着浴衣,问:“阿啦,国光是和不二君一起去的吗?难怪我说国光这个从小到大除了看书就是网球的呆子怎么会突然去逛庙会了呢,原来是跟不二君一起的啊。”

    不二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扭头看向手冢。

    “母亲……”手冢喊到。

    可是彩菜似乎对手冢的童年抱有极大的不满,根本不理会手冢,越说越起劲。

    “不二君啊,你都不知道,国光小时候可像个老小孩了,从小一直跟着爷爷,到最后就成了这副死德行了,哎,我以前多希望有个软萌软萌的,声音糯糯的跟我撒娇的儿子,可是国光却恰恰相反,我的梦想就这样破灭了……”彩菜说着说着就变成了赤裸裸的抱怨。

    手冢黑线,每次彩菜说到他的童年就开始唠叨,看了一眼一旁笑得腰都快挺不直的不二,道:“母亲,挺晚了,我们该走了。”然后转身走了。

    “那我们先走了,伯母再见。”跟彩菜挥挥手,不二跟上手冢的步伐,两人并肩而行。

    “玩得开心啊~”彩菜朝两人喊到,看着两人并肩离去的身影,不禁感叹为什么没有一个香不二这样的儿子。

    走在路上,不二想起彩菜的话,又禁不住笑了起来,扭头看向手冢,问:“呐,原来手冢小时候就是这样子的啊,难怪连阿隆的爸爸都误以为手冢是老师。”

    手冢黑线,决定无视,继续往前走去。

    不二耸了耸肩,跟了上去,同事在心里吐槽手冢太无趣。

    不久后,两人来到约定集合的二町目,便看见其他几人都在了,菊丸正仗着身高优势使劲揉着越前的头,海堂和桃城依旧在吵架,是大石最先看到手冢和不二。

    “手冢,不二,你们来啦。”大石朝他们挥了挥手,九人到齐,大石才道:“好了,朝庙会的位置,出发吧!”

    “oh!!!”

    然而……

    不二看着眼前的人墙,笑眯眯的说:“呐,手冢,大家都走散了呢。”

    而手冢站在不二身边,想了想说:“要不去找找?”

    不二摇了摇头,不赞同这个提议,这方法显然不可行,等把人都找到,估计也要到午夜了,于是提出了个比较实际的想法:“人太多了,要找几个人有点困难,虽然有点遗憾,但是既然都来了,就我们两个人去玩一下吧。”

    “啊,也行。”手冢同意了。

    突然,不二看到了什么感兴趣的东西,笑着喊了声“诶,那边”后便拉着手冢的手跑了过去,停了下来后,手冢便死死地盯着眼前游来游去的金鱼,所以现在是怎样?

    只见不二弯下腰拿起一只勉强能称之为渔网的东西,虽然上面只有一层薄薄的纸,然后回过头,对手冢说:“呐,手冢一定没捞过金鱼吧?”

    “捞金鱼?”手冢蹲下身,看着不二。

    “就是在这个网破之前将金鱼捞进碗里,很好玩的。”说完,不二向老板讨来一个碗,看着眼前游来游去的金鱼,然后抓住机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网伸入水中,渔网一挑,一条鱼便出现在不二左手的碗里。

    “就是这样。”说着,不二将渔网和碗递给手冢,蹲着托腮看着手冢。手冢盯着雨,也想像不二那样将鱼捕获,可惜,纸“啪”地一下,破了。

    不二在一旁笑,道:“手冢也有不擅长的事呢。”

    后来在手冢终于能捞上鱼后,两人又去玩了别的,一整晚,手冢都跟着不二转悠,终于,不二累了,提议到前面不远处休息一下再回去,手冢依旧点头。

    来到离举行庙会的地方不远的草坪上坐下,草坪上时不时地飞出几只萤火虫,极美。

    不二抬头望向天空,缓缓开口:“呐,手冢。”

    “怎么了不二?”手冢扭头望向不二。

    不二此时正抬头看着天空,月光洒落下来,给不二添了一丝朦胧感,却也显得更加柔美,微风吹起不二的及肩短发,不二伸手一勾,将发丝揽到了耳后,然后扭头望向手冢,眼眸全睁,露出其中隐藏的碧蓝,道:“其实,我有话想跟你说。”

    “什么事?”手冢疑惑。

    “原来还在犹豫的,可是这个庙会却给了我机会,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想,手冢于我而言,是什么人?同学?队友?或是朋友?”

    “可是我很清楚并不仅仅是同学、队友或是朋友而已,”不二突然站了起来,右手伸向天空,继续说了下去,“那最真实的想法与我而言太过遥远,就仿若这些星星一样,看似一伸手便能触碰到,但其实很远,远得怎么样都触碰不到,但即使这样,我也想要说出来,手冢……”

    不二的话戛然而止,因为手冢突如其来的动作,不二扭头看向不知何时站了起来的手冢,目光顺着手冢的右臂往下看去,看向两人十指相扣的手。

    就在刚才,手冢突然牵起他的手。

    手冢比他大上一些的手上有着因长年执拍而形成的薄茧,源源不断的热度从手冢手上传来,不二不禁抬头看向手冢。

    此刻手冢的那双深邃的琥珀色眼眸中带着不二从没见过的温柔,嘴角勾着一抹浅浅的笑容,举起两人十指相扣的手,道:“不二,你看,其实并不远。”

    不二笑了,说:“嗯,确实不远。”

    不知何时逐渐多起来的萤火虫围绕在两人身旁,微风吹起不二的发丝,手冢和不二抬头望向头顶上的星空,两人的手,依旧相牵。

    说到这里,便已足够,因为我知道,我们早已相爱。

    因为相爱,所以即使离得再远,都有如咫尺。

(完)

】无相伴● #
句:“请问爱人是?” 就在所有都以为会回答时候,不知想到了什么,露出了一个极温柔笑容,语气温柔。 “他叫,和日本富士山富士音,也是知名摄影师,K.S.” “啊,终于...
是我平淡如白开水日子里偷偷加一块糖● #
爱好也可以,但是我平淡如白开水日子里,偷偷加一块糖。” 垂下了眼眸,笑容明媚:“说也是,我早该想到就是这样呢。” “难得听到情话呢,”看向,“那,时间过得那么...
】嗜睡症● #
,就有了写是同桌以及患有嗜睡症,情节非常坑,欢迎大家来吐槽       扭头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睡得香桌,无奈叹了口气,为了让吹来风使着凉,将校服外套脱下,为披上...
】所谓缘分● #
,请多指教。”然后伸出了。     “。”带着点汗湿握住比他稍小一点。     握住一瞬间,有些微愣怔。     很软,在如此热天里手出奇凉,跟他...
】窗● #
告白场所。当然,大多数都是针对告白。     并高,而是因为在时候,在拒绝一个女生告白时说了一句“我已经有喜欢了”,之后,有了喜欢这一件事便传遍了学校...
】下一份礼物● #
。”     彩菜点了点头,说:“是啊,很喜欢小呢。”     三年后,七岁,小三岁,在上小一年级,而小在上幼稚园,因为两家离得并远,也很相信,所以也就很放心地让...
】名为感情● #
平时一副模样,但是说出的话,却着实是让我大吃一惊。     他说:“,我喜欢可以拒绝,但我还是会继续追求。”     打直球帅到爆炸!     尤其是不得不承认,真的...
】情人节之吻● #
笑眯眯天才。     看着面色有点惊恐女生,开口道:“抱歉,我知道为什么会觉得我拒绝是因为,我们只是队友兼好朋友罢了。”     “是,是,真很对不起。”听到这么说,女生也...
】喜欢是要说出来
事件,看到对方被吓得花容失色(大雾);一起去图书馆自习,看到有趣事情会互相分享;聚餐和看比赛总是待在一块;下课总要跑过长长的走廊去借英语字典……   问任何一个,都知道,是青学...
】照亮生命那道光● #
不知在看什么想了想,轻声唤了唤孩子名。     “。”     听到自己名字孩子果然抬头,看着他,开口道:“为什么自责?因为家人逝世?因为母亲拼死保护?可是想过吗...
】happiness● #
亮,看着那光亮慢慢接近,这才发现那是放在推车上蛋糕上蜡烛发出,而推着推车是别人,是!     此刻围着一条白色围裙,将蛋糕推到面前停下,愣愣地问:“这是...
】向心加速度● #
.right。     可是知多少垂涎,却已经有了恋人,而这个是别人,正是让想恨却敢恨——。     ,跟一样在青学,在其他学校都无比出名,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