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冢不二甜文】together forever● 手冢国光● 不二周助 #网王同人

sodasinei 2021-03-09

原作者:千叶(/≧▽≦)/~┴┴

 

    不二醒来时是靠在手冢肩上的,而手冢正在看报纸。

    疑惑地看着手冢,他明明记得几个小时前他在迷迷糊糊中被拐上飞机时是被手冢抱着的。

    看到不二醒来,手冢将报纸放下,偏头给了爱人一个缠绵的morning kiss,让不二原本就带着迷茫的蓝眸霎时蒙上一层水汽。

    “早安,不二。”手冢轻轻为不二拭去嘴角残留的唾液,道。

    “唔,手冢,早安。”不二歪歪脑袋,随后透过舷窗望向外面的天空,问:“我们要去哪?”

    他只记得他在睡觉的时候被明明正在出差却突然出现在家中的恋人叫醒,然后也没解释清楚就将他带上飞机,一醒来,就发现他在飞机上了,而这整个过程中,他什么都不知道。

    话说,这么晚了手冢他是怎么买到票的?

    随即一笑,嘛,反正他家恋人神通广大嘛。

    手冢看着突然笑起来的不二,不语,拿出一个三明治面包和一盒牛奶递给不二。

    没得到手冢的回答也不生气,因为手冢不说有他的理由,到了他想说的时候他会说的。

    不过也不能就这样让手冢得意就是了。

    带着这样的念头,不二笑着靠在椅子上,并没有接过手冢手上的东西。

    手冢无奈,不二的意思他当然懂,不过却没有什么不满,没办法,谁叫不二的懒散是他惯出来的。

    咬了一口三明治,手冢拉过不二,对准不二那总是挂着一个完美弧度的唇印了上去,并慢慢的将食物渡到不二口中。

    不二没有反抗,而是顺从地仰头接受手冢渡过来的食物并咽下,并跟往常一样,在咽下食物后回应起手冢的吻。

    就在两人吻得起劲的时候,偏偏传来一个不识相的人的声音:“喂,我说你们……”

    手冢立刻松开不二,并将不二拥入怀中,扭头看向,而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声音羞得窝进只属于他一个人的怀抱中的不二也从手冢怀里偷偷抬眼,看到来人时,愣了愣,然后惊讶的问:“迹部,你在这里?”迹部的话难道不应该乘坐他的私人飞机出游吗?

    看出不二眼中的疑惑,迹部伸手撩起头发,说:“本大爷偶尔也想要坐坐看这些普通的飞机。”

    “迹部,有什么事吗?”手冢有点不悦地看着迹部,没有人在跟恋人亲热时被打扰之后笑着谈心。

    “哦,对了,本大爷过来是想跟你们说一句,现在可是在飞机上,你们两要亲热也要适可而止,不要做过头了。”无视不悦的手冢和早已经羞得恨不得找个地缝来钻的不二,迹部道。

    因为迹部的这句话,不二再一次将脸埋在手冢怀里,但通红的耳垂却无法遮挡。

    都是手冢的错!?明明是在飞机上却做出这么大胆的举动,最气人的是他居然还回应了!!!

    低头轻轻在恋人的头发上落下一吻,右手撩起不二柔软的蜜发随意把玩,看向带着一抹笑意的迹部,用带着警告的眼神扫了迹部一眼,他的计划暂时还不能让不二知道。

    迹部一如既往张扬的笑,道:“算了,你们秀吧,本大爷要去找忍足那混蛋了。”然后不等手冢和不二回答,转身走了。

    不二从手冢怀里抬头,脸上的红晕还未散去,抬头看着手冢的薄唇,突然就啃了一口,却又因为不忍心让手冢痛,只是轻轻一咬便放开,抬手轻抚手冢唇上他留下的浅浅牙印,轻声道:“大色狼!”

    宠溺的笑笑,手冢何不知这是恋人别扭的表现,让不二靠在他的肩上,说:“再睡会儿,到了我叫你。”

    “嗯。”恋人的话向来是最好的催眠曲,不二打了个哈欠,枕着手冢的肩,再次进入梦乡。

    也不知过了多久,不二才听到手冢的声音:“不二,醒醒,到了。”

    不二睁开眼睛,可是睁眼后眼前仍是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双手不停乱动似乎是在摸索着手冢的位置所在,开口道:“手冢,为什么我的眼睛被蒙上了,我……”

    手冢握住不二的手,听出了不二语气里的一丝焦躁不安,解释道:“不二,没事的,是我把你的眼睛蒙上的,因为我有个惊喜要给你,所以别怕,我一直都在。”

    听着手冢的话,不二渐渐冷静下来,笑容重新攀上嘴角,不二重重地点了点头:“嗯。”

    恋人的信任让手冢为之感动,捧起不二的脸并在不二上扬的嘴角印下重重一吻,然后牵着不二的手往目的地走去。

    眼睛被遮起来后听力敏锐了不少,沿途不二都听到不少男女带着浓浓喜悦的谈论声,应该是情侣吧,同时不二也在好奇到底是什么惊喜需要手冢这样煞费苦心的去准备。

    说起来,这里是哪里啊?

    想着想着不二这才发觉他连这是哪都不知道。

    前面,手冢的脚步慢了下来,是要到了吗?

    突然,不二感觉手冢松开了他的手,然后挡住他视线的布条被慢慢拆下,不二闭上眼睛后再睁开,映入眼中的是一片片田园。

    大风车,碧绿的田,自己随处可见的金色郁金香,这里是,荷兰吗?那手冢带他到这里来难不成是为了……

    看着有点呆愣的不二,手冢箍住不二的双肩,让不二转了个身,再次牵起不二的手,来到一个窗台前,窗台上,平摊着一张写满英文的纸。

    上面的标题上写的是结婚协议书。

    他想的果然没错。

    在现在的日本,人们的思想并没有那么开放,仍是接受不了同性相爱,所以他们无法在日本成为合法的夫夫。

    一直以来,他都很清楚手冢对他的感情,所以没有那一份证明,也算不上什么大事。

    可是,他还是怕,还是会患得患失,害怕手冢会放开他的手。

    他一直以为手冢不知道,可是,他还是低估了手冢对他的了解。

    他,一直都知道。扭头望向手冢,不二眼中闪着泪光。

    “不二。”松开不二的手,,手冢抬手轻轻拭去不二顺着脸颊滑落的泪珠,柔声到:“你那么聪明,看到这个一定明白我所说的惊喜是什么了吧,因为是匆匆忙忙下决定的,所以我不得不拜托迹部。”

    不二不解,这时身后传来迹部的声音:“不二,你家冰山可是花了不少心思呢。”

    不二回头,在看到飞机前站着的迹部和忍足以及他们身后的仆人和侍女手上拿着的各种各样的衣服后,他懂了。

    手冢让不二面对着他,说:“我向迹部借了他的私人飞机,还麻烦他让他的家仆扮成乘客,就是为了来领个证,不二,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离得并不远的迹部很清楚的听到了手冢的话,不禁无奈,平日雷厉风行的手冢竟然会在这种时候磨蹭起来,让他再次感叹爱情的魔力之大。

    虽然是这样,但是想他大爷浪费那么宝贵的休息时间来帮手冢这个忙,他们两个到这里又要磨叽,不就是领个证而已,签个大名拿了证走人不就好了。

    这样有点不耐烦的同时迹部又不禁想到他帮的忙,满意极了,他大爷出马果然把什么都做的华丽丽的,不过这两人也太慢了点,算了,看着手冢和不二,迹部想,再帮他们一把好了。

    然后,迹部不管在场的人是否听得懂,用日语冲手冢和不二喊到:“喂,你们两个太慢了!”

    然后等手冢和不二看过来时如国中打网球他上场时高举起手,“啪”地打了个响指,朗声道:“不二,答应他!”

    熟知迹部的忍足以及一众家仆在听到迹部打的这个响亮的响指后纷纷附和迹部的话,男男女女的声音混杂在一起:“答应他!答应他!答应他!”

    不二扭头,望向正温柔凝视着他的手冢,笑着流下了眼泪,说:“呐,手冢,如果这是求婚的话你不下跪说不过去吧?”

    再次牵起不二的手,手冢垂首看着被他的大手包裹着的不二的较小的手,拇指摩挲着不二的无名指,道:“抱歉不二,戒指还在定做当中,等戒指到了,你要我跪多少次都行。”

    不二“噗嗤”一声笑了,说:“跪搓衣板去!”语气中带着浓浓的笑意

    “不好意思两位,你们决定登记了吗?还没决定好就先回去讨论清楚,快到下班时间了。”

    手冢看着纸上需要填写的时间一栏,看向不二,说:“不二,听说在荷兰登记结婚之后,如果要离婚的话,现在选择的时间越短要交的税越多。为了那无人可预测,不确定的未来着想,我们……”

    不二当然理解手冢的意思,他们从未想过他们会分开,更不会离婚。他们明明想的一样,手冢却仍是要拐弯抹角还要让他说出口,这大概是,手冢国光少有的任性吧,不过,因为是手冢,所以他愿意去包容,就像手冢包容着他的一切,手冢国光的这份小任性,他愿意去包容。。

    抬手抹去眼泪,不二开口:“手冢是傻子,我们的未来不是早已经确定了吗?”

    手冢笑了,果然只有眼前的这个人,果然只有不二周助,不用他说就能知道他在想什么。

    “两位……”工作人员不耐烦了,又喊了一声。

    转身面向工作人员,手冢的右手和不二的左手紧紧相握,手冢在那一栏里写上了A lifetime.

    工作人员惊讶的瞪大了眼睛,这是他那么多年来第一次看到这个期限,因为未来是什么样的没人知道,年轻时再相爱的两人也许也会在时光的磨砺中产生分歧,即使是为了以后少交点税,也从来没人填写过A lifetime,他甚至有点不敢相信,看向手冢和不二,他笑了,他有种预感,是这两个人的话,也许真的会有一辈子。

    快速地将手续办理好,看着两个小红本上的名字。

    tezuka kunimitsu和fuji syusuke

    笑了,这两个人,以后也许都见不到了吧。

    将本子递给手冢和不二时,他忍不住开口问道:“why are you so sure that you'll be together forever?”

    手冢和不二都愣了愣,随后笑了,手冢答道:“because our future has been determined.”

    然后朝他点点头,两人并肩离开。

    他愣了,一直到同事叫着他的名字他才回过神来,并且一脸疑惑地问他怎么了。

    他低头,看着手上签有两人名字以及那个A lifetime单词的纸,笑了,朝手冢和不二离开的方向望去,说了一句同事听不懂的话:“我看见了这份爱的未来。”

    清清淡淡,用心去感受才能体会得到的爱,但正如细水能够长流般,正因为它足够清浅,才没有随着时光流逝而消退,就像那酝酿多年的酒就一般,变得更加香醇。

    正因为如此,让这份爱的未来只有一个,那便是,幸福永远。

    飞机上,不二靠在手冢肩上,手里拿着属于他那份的红册子,笑了。

    手冢看着不二脸上洋溢着的幸福笑容,轻轻勾起嘴角。

    他已经看到了他们的未来,十年后,二十年后,或者更久,久到他们两人都已白发苍苍,一起坐在庭院或者哪里,回忆着他们的从前,那一定是,非常,非常美好的日子。

    “呐,手冢。”不二突然唤起他的名字。

    “嗯?”手冢疑惑地看着不二。

    只见不二笑得眉眼弯弯,说:“我给我们的未来起了个名字。”

    “??”

    “他叫,together forever.”

    手冢笑,将不二紧紧拥入怀中,答道:“啊!”

    他们有个幸福未来,他又一个名字,

    名为,together forever.

(完)

 

】happiness● #
亮,看着那光亮慢慢接近,这才发现那是放在推车上的蛋糕上的蜡烛发出的,而推着推车的是别人,是!     此刻围着一条白色围裙,将蛋糕推到面前停下,愣愣地问:“你这是...
】无相伴● #
句:“请问你的爱人是?” 就在所有都以为会回答的时候,不知想到了什么,露出了一个极温柔的笑容,语气温柔。 “他叫,和日本的富士山的富士音,也是知名摄影师,K.S.” “啊,终于...
】嗜睡症● #
,就有了写是同桌以及患有嗜睡症的,情节非常坑,欢迎大家来吐槽       扭头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睡得香桌,无奈的叹了口气,为了让吹来的风使着凉,将校服外套脱下,为披上...
】their 12-year ● #
网球部。他一个新生,却单挑了网球部里三的学长,并全部以六比零的分数赢下比赛。可是他发现,这并是他全部的实力。因为他是一个左撇子。 第一次,他对一个产生了那么浓厚的兴趣,于是,在指出他是左撇子后...
】你是我平淡如白开水的日子里偷偷加的一块糖● #
爱好也可以,但,你是我平淡如白开水的日子里,偷偷加的一块糖。” 垂下了眼眸,笑容明媚:“说的也是,我早该想到的,就是这样的呢。” “难得听到的情话呢,”看向,“那,时间过得那么...
】窗● #
告白场所。当然,大多数都是针对的告白。     并高,而是因为在的时候,在拒绝一个女生的告白时说了一句“我已经有喜欢的了”,之后,有了喜欢的的这一件事便传遍了学校...
】所谓缘分● #
,请多指教。”然后伸出了。     “。”带着点汗湿的握住比他稍小一点的。     握住的一瞬间,有些微愣怔。     很软,在如此热的天里手出奇的凉,跟他的...
】下一份礼物● #
。”     彩菜点了点头,说:“是啊,很喜欢小呢。”     三年后,七岁,小三岁,在上小一年级,而小在上幼稚园,因为两的家离得并远,家的也很相信,所以也就很放心地让...
】情人节之吻● #
,恋人未满的暧昧关系。     说起来也有点奇怪,他们是校三年的校友,又是网球部三年的队友,可是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两的关系渐渐变得暧昧,会对笑,也时常会对手说一些似是朋友,但更像...
】向心加速度● #
.right。     可是知多少垂涎的,却已经有了恋人,而这个是别人,正是让想恨却敢恨的——。     ,跟一样在青学,在其他学校都无比出名的,被...
】名为的感情● #
平时的一副模样,但是说出的话,却着实是让我大吃一惊。     他说:“,我喜欢你,你可以拒绝,但我还是会继续追求你。”     打直球的帅到爆炸!     尤其是不得不承认,真的...
】阿里阿德涅之线●
,还是会甘心吧。就这样展现了真正的自己,就这样让在此前费心尽力铸造起来的“完美的”完全瓦解掉了。   但确实,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毕竟,才是真正深谙钓鱼之道的嘛。   总之,今后也请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