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冢不二甜文】情人节之吻● 手冢国光● 不二周助 #网王同人

sodasinei 2021-03-09

原作者:千叶(/≧▽≦)/~┴┴

 

情人节之吻

情人节的贺文当然要的,能在今天结束前码完真好,情人节依旧虐狗的冢不二文参上!

 

    (上)

    二月十三日,周五。

    训练结束后,手冢和不二一如既往地并肩走回家,只是手冢发现,今天的不二有点反常。

    手冢少语,平日回家路上总是不二走在他左边落后半步的位置带着浅笑跟他东扯西扯,可是今天的不二,却总是低着头沉默不语。

    也不知走了多久,手冢只觉今天的时间十分漫长,侧头看了一眼依旧低着头的不二,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叫道:“不二。”

    不二听到手冢的声音终于回过神来,抬头便看见手冢严肃的俊颜,问到:“手冢,怎么了吗?”

    “这该我问你才对吧。”手冢说。

    不二又低下头,不敢看手冢的眼睛,总不可能告诉手冢他在想明天想要跟他出去吧。

    直到两个星期前,他们还只是朋友,或者说是朋友之上,恋人未满的暧昧关系。

    说起来也有点奇怪,他们是同校三年的校友,又同是网球部三年的队友,可是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两人的关系渐渐变得暧昧,手冢会对不二笑,不二也时常会对手冢说一些似是朋友,但更像是恋人说的关心话语。

    国中三年,两人都很默契的保持着这样的关系,不去戳破那张薄薄的,阻隔着两人坦诚相对的那张纸。

    一直到那天,不二遇到表白。

    以不二的容貌,温柔的微笑,自然而然会有很多人喜欢,可是不二却从来没有接受过别人的表白。

    可是那天的那个女孩跟其他女孩不一样,在不二将她写的情书递还给她,并说出不知说了多少遍,对多少人说过的话又说了一遍之后,女孩一改最初的羞涩面容,语气严厉,道:“为什么你总是拒绝?你是不是有了喜欢的人?那人是不是手冢学长?”

    听到手冢时不二睁开了眼睛,蓝眸中带着一起冷厉,让人不禁颤抖。

    短短三秒,不二又闭上了眼睛,恢复成那个笑眯眯的天才不二周助。

    看着面色有点惊恐的女生,开口道:“抱歉,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觉得我拒绝你是因为手冢,我们只是队友兼好朋友罢了。”

    “是,是,真的很对不起。”听到不二这么说,女生也不敢再说什么,战战兢兢的道歉之后鞠了个躬,跑掉了。

    不二站在原地想着女生的话。

    真的只是好朋友而已吗?不,他知道的,他和手冢之间的关系不仅仅是这样,会不会,他真的如那女生所说的,他喜欢手冢,对,恋人的那种喜欢。

    嘛,下午去找手冢聊聊好了。

    下午的时候,不二轻车熟路地来到学生会长室,坐在沙发上和在处理学生会事务的手冢说起这件事,说完之后不二开口。

    “呐,手冢,你怎么想?”

    手冢停下笔,看向沙发上笑眯眯的不二,推了推眼镜,说:“不二,我不喜欢空想。”

    “呵呵,”不二轻笑,用半认真半玩乐的语气道,“呐,既然手冢也不知道我们在一起试试吧。”是手冢的话应该不错。

    “……好。”沉默了几秒,手冢吐出一个字。

    到是不二听到手冢的回答后愣了几秒,然后掩着嘴笑了,“手冢果然好有趣呢,那以后就请多指教了。”

    “啊。”

    那天之后,手冢和不二就不再是朋友之上,恋人未满的暧昧关系,而是真正的恋人,虽然是这样,两人的相处模式也没什么改变,依旧一起吃饭,一起训练,一起回家,最亲密的动作也不过是牵手而已。

    可是今天是二月十三号,情人节前夕,而且明天也是周末,他真的想和手冢一起度过。

    不二不笨,经过两个星期的恋人时期,最初想要找寻的答案已经得到,可是他却不知道手冢怎么想。

    “不二,不二。”手冢看着又走神的不二,无奈地捧起不二低着的头,问:“怎么了不二?有什么想说的?”

    不二的脸瞬间通红,连耳垂都微微发热,这真的不怪他,要怪也怪手冢突如其来的动作。

    又想要低头却碍于手冢捧着他脸的手没有得逞,将脸扭过一边,小声的说:“呐,手冢,今天是二月十三日。”

    手冢蒙了,二月十三日,嗯,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吗?

    看到手冢一脸疑惑的样子,不二提起脚步往前走去,当然,走之前扔了一句“手冢你真笨”给手冢。

    手冢追上不二,问:“不二,不要生气,二月十三号是什么重要的日子吗?”

    “哼,你自己想!”说完不二气冲冲地走了。

    手冢果然是个大笨蛋!

    郁闷的回到家,手冢还是没有想起二月十三日是什么特殊的日子。

    手冢彩菜见到手冢回家高兴地说:“啊啦,国光今天没有收到巧克力吗?”

    手冢疑惑,问:“什么巧克力?为什么今天要送巧克力?”

    “啊啦,明天不是周末嘛,我还以为你们学校的女孩子会提前送呢,毕竟是想心上人告白的好日子。”手冢彩菜无奈的解释,真是的,她的儿子怎么那么木纳呢?

    手冢一惊,原来是这样,二月十三日,情人节前夕,所以不二的重点是在明天的情人节?

    匆匆回到房间,手冢拿出手机给不二发邮件。

    等了许久都没得到不二的回复,手冢知道不二生气了,找到不二的号码,拨通。

    “嘟,嘟,嘟,嘟……”

    手机里传来的嘟嘟声不知响了多久,就在手冢快挂掉重拨之后终于接通。

    “……喂,这是不二。”电话另一头沉默了一会儿,方才传来不二的声音。

    手冢不禁扶额,果然让不二生气了啊。

    “不二,对不起,我忘了明天是情人节。”

    “……没事,手冢本来就不在意这种事嘛。”不二说。

    他知道的,他都知道的,比起情人节这样的日本,于手冢而言,还不如网球赛开场的日子来得有意义。

    但是他还是忍不住生手冢的气,说起来,其实是他不对……

    考虑好之后,不二又开口:“手冢……”

    而手冢也在这时唤起不二:“不二……”

    “呐,手冢,你先说吧。”不二道。

    “不二,若是以前情人节忘了就忘了,可是我现在和你在一起,忘了情人节我很抱歉,两个男生过情人节可能会很奇怪,但是不二,在一起后的第一个情人节,我想和你一起过,可以吗?”手冢说了一大段话,然后等着不二的回复。

    不二忍不住笑出声,打趣道:“呐,手冢,你的冰山形象呢?”

    “所以不二,你同意吗?”不理会不二的打趣,听到不二笑出声的一瞬间手冢不禁扬起一个笑容,问道。

    “呐,手冢,你不是好奇我今天为什么出神嘛,我当时在想怎么跟你提出一起过情人节呢。”不二微笑。

    得到答案,手冢笑了。

    之后两人又谈了一下时间和地点,挂掉电话之后,不二躺在床上,微笑着望向窗外,明天啊,好期待呢。

    情人节就要到来,你的爱人,是否与你一同?

 

    (下)

    第二天一早,手冢便在他们两个回家时分路的岔路口等着不二,约好的时间是十点,可是手冢却匆匆忙忙在九点的时候就到了,在原地站着的手冢抬手看了一眼手表,发现才过了二十分钟的他不禁扶额。

    真是,他是有多心急见到不二啊,晚上失眠就算了,还提前了一个小时来这里。。。。

    拿出手机,打开相册,将一个文件名文私密照片的文件夹打开,里面只有一张图片,一张,不二仰头看着飘落樱花的照片。

    那是在国二开学时,手冢在一颗樱花树下看到了来报道的不二。

    依旧是不变的微笑,蜜色头发被轻风吹起,而不二仰着头,看着头上被风吹落的樱花瓣。

    那样的不二,让手冢忍不住拿出手机,将这一幕拍下。

    他曾想过他和不二的关系,队友?朋友?但都不是,手冢只知道不二在他心中占着很大的地位,而他对不二的感情,那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以前的他不清楚,可是前段时间不二在拒绝一个女生的告白时被质问是不是喜欢他,并且提出在一起试试的提议,而手冢也答应了。

    因为对于不二的请求,手冢从来没有拒绝过。

    看着不二的照片,手冢突然就出了神,在成为恋人的这两个星期,他渐渐理清了对不二的感情。

    他将这份感情称之为——喜欢。

    将手机放下,手冢又看了一眼手表,才九点半啊。

    突然,手冢发现有一个身影慢慢地走近,似乎是个女生,对除了不二之外的人,他一点兴趣都没有。

    可是,“那女生”走到手冢面前,笑到:“呀,手冢,你来得真早。”

    听到声音手冢猛地抬头,才发现刚才他所以为的女生是不二。

    不二今天穿了一件米白色风衣,围着一条白色围巾,整个人都被风衣包围起来,也难怪连手冢都会以为不二是女生。

    轻咳了两声,已掩饰他的尴尬,看到不二带笑的眼手冢只好用了个蹩脚的理由:“咳,因为我把约定时间看错了。”

    不二笑了,说:“没想到手冢也会那么粗心大意呢。”

    就在不知道怎么回答的时候,手冢突然想起来现在也才九点半而已,然后反问:“那你呢?你为什么来那么早?”

    不二将脸埋进围巾里,轻声说:“因为这是我第一次过情人节,稍微有点兴奋。”

    手冢笑,坦率的不二真可爱,真希望这样的不二,只属于他一个人。

    很自然地,手冢伸手去牵不二的手,不二的手很冷,被手冢温暖的手掌包裹在其中舒服的不像话。

    “我们走吧。”偏头看着不二,手冢说。

    不二笑着点头,跟着手冢往他们此行的目的地走去。

    现在,就是情人节的开始。

    游乐园门口,手冢和不二看着游乐园里来来去去的情侣,不禁一阵尴尬,这么多情侣中似乎只有他们是与众不同的(虽然没人看出来)。

    “总而言之,我们先去玩玩吧,难得都来了。”不二道,然后拉着手冢随意的往另一个地方走去。

    “额,嗯。”手冢应到,任不二拉着他走。

    虽然说第一次约会理应做好计划,这样也可以避免到时候不知道去哪里而尴尬。

    手冢国光再怎么严肃也不过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年,写着计划在他决定今天和不二度过情人节后就计划好了。

    可是,想象中的那些场景一点也没出现。

    比如说手冢的第一个计划是和不二去玩海盗船,因为他知道不二喜欢刺激,可是手冢没想到,他活了十五年,却从来没发现他根本坐不了海盗船,一从海盗船下来,便在垃圾桶边吐得稀里哗啦的。

    而不二,则是无微不至地照顾着脸色变青的手冢。

    后来因为考虑到手冢,不二划掉了一些他很感兴趣的东西,将一些手冢能接受的东西玩过之后,只剩下摩天轮,真真正正地属于恋人的东西。

    将手冢拉着走上摩天轮,手冢和不二在摩天轮里坐下,摩天轮慢慢转动,手冢和不二看着窗外的风景。

    手冢一脸郁闷的坐着,真是的,明明是想和不二过一个快乐的情人节的,可是现在什么都搞砸了。

    不二坐在手冢身边,感觉到来自手冢身上的低气压,疑惑的问:“呐,手冢,怎么了吗?”

    手冢低着头,开口:“抱歉不二,本来今天是想好好和你过情人节的……”

    不二笑了,没想到手冢也会考虑这种事呢。

    稍微往手冢的位置靠一靠,不二伸手握住手冢的手,说。

    “呐,手冢,你不用自责的,我今天很开心。”

    因为和你在一起,不管做什么事,我都感觉好开心。

    “不二……”手冢正想开口,却被不二打断。

    “呐,手冢,我们两个最初,是说在一起试试对吧?”

    听到不二这么问,手冢慌了,难道不二是想和他分手吗?反握住不二的手,紧紧地握着,道:“不二!我不会跟你分手的!”

    不二愣了愣,然后笑了,没有理会手冢的话继续说了下去。

    “最初,我确实是想和你在一起,因为那或许能让我得到答案。”

    “从很久以前开始,我就察觉到我对你的那种不清不楚的暧昧情愫,但是一直没敢说呢。”

    说到这里,不二已经决定要说出口了,因为情人节,很适合告白不是吗?

    “那天突然提出在一起试试的意见我真的是开玩笑的,可是我没想到你会答应我。”

    “如我所想的那样,跟你在一起后我确实明白了那暧昧情愫是什么,那是喜欢,呐,手冢,我其实是,喜欢着你的。一直一直,都很喜欢。”

    话音刚落,不二直觉落去一个温暖的怀抱,手冢的手臂环在不二腰上,手冢在不二耳边低喃。

    “不二,没想到会被你抢先一步。”

    “不二,我喜欢你的心情,一定不会比你对我的少。”

    不二听着手冢的话语,轻轻地闭上眼睛,原本他们啊,早已相爱。

    许是告白成功的幸福感满溢,不二抬头看着低头温柔凝望着他的手冢,然后,抬头吻住手冢。

    手冢慢慢的夺过主动权,一点一点,慢慢与不二唇舌缠绵。

    这个吻中,尽是幸福。

    离开游乐园后,两人打算回去了,却在这时跑来一个小妹妹,小妹妹拉着手冢的裤腿,用软软的声音道:“哥哥,买朵玫瑰花送给你大姐姐吧。”

    手冢扭头看了一眼不二,然后想要先出钱买下这花。

    可是……

    而一直看着手冢的不二大概猜到了,在心里无奈地说了句手冢也会有这种时候啊,然后拿钱买下了一枝。

    将花递给手冢,手冢却不收,看着不二,说:“不二,我本来想买来送给你的,所以我不会收的。”

    不二轻笑,说:“那,手冢,这支花本来就是我买来给送我。”

    手冢这才接过花,然后又递回到不二面前,顺:“不二,情人节快乐!”

    不二笑着接过花,说:“嗯,我很快乐。”

    时光会流逝,玫瑰会凋谢,只有我们的爱情,永远香醇。

    一支情人节玫瑰,带着两个人的爱。

(完)

 

】无相伴● #
句:“请问你的爱人是?” 就在所有都以为会回答的时候,不知想到了什么,露出了一个极温柔的笑容,语气温柔。 “他叫,和日本的富士山的富士音,也是知名摄影师,K.S.” “啊,终于...
】喜欢是要说出来的●
事件,看到对方被吓得花容失色(大雾);一起去图书馆自习,看到有趣的事情会互相分享;聚餐和看比赛总是待在一块;下课总要跑过长长的走廊去借英语字典……   问任何一个,都知道,是青学的...
】窗● #
告白场所。当然,大多数都是针对的告白。     并高,而是因为在的时候,在拒绝一个女生的告白时说了一句“我已经有喜欢的了”,之后,有了喜欢的的这一件事便传遍了学校...
】嗜睡症● #
,就有了写是同桌以及患有嗜睡症的,情节非常坑,欢迎大家来吐槽       扭头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睡得香桌,无奈的叹了口气,为了让吹来的风使着凉,将校服外套脱下,为披上...
】阿里阿德涅线●
,还是会甘心吧。就这样展现了真正的自己,就这样让在此前费心尽力铸造起来的“完美的”完全瓦解掉了。   但确实,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毕竟,才是真正深谙钓鱼道的嘛。   总之,今后也请多...
】下一份礼物● #
。”     彩菜点了点头,说:“是啊,很喜欢小呢。”     三年后,七岁,小三岁,在上小一年级,而小在上幼稚园,因为两的家离得并远,家的也很相信,所以也就很放心地让...
】所谓缘分● #
,请多指教。”然后伸出了。     “。”带着点汗湿的握住比他稍小一点的。     握住的一瞬间,有些微愣怔。     很软,在如此热的天里手出奇的凉,跟他的...
】你是我平淡如白开水的日子里偷偷加的一块糖● #
爱好也可以,但,你是我平淡如白开水的日子里,偷偷加的一块糖。” 垂下了眼眸,笑容明媚:“说的也是,我早该想到的,就是这样的呢。” “难得听到的情话呢,”看向,“那,时间过得那么...
】味觉障碍● #
搭在膝盖上,看向呆站在门口的。 听到的声音,才回过神来,慢慢地走走过去,在床边站定,喊了声:“……” 伸手拉过垂在身侧的,将他拉到床边坐下,又喊:“……” “...
】照亮生命的那道光● #
。     无奈地笑了,将抱出车外,然后像是回礼般,在脸上留下蜻蜓点水的一,然后轻声道:“啊,欢迎回家,。”     搂住的脖子,将脸埋在地肩窝里,然后悄悄地红了眼眶...
】happiness● #
亮,看着那光亮慢慢接近,这才发现那是放在推车上的蛋糕上的蜡烛发出的,而推着推车的是别人,是!     此刻围着一条白色围裙,将蛋糕推到面前停下,愣愣地问:“你这是...
】向心加速度● #
.right。     可是知多少垂涎的,却已经有了恋人,而这个是别人,正是让想恨却敢恨的——。     ,跟一样在青学,在其他学校都无比出名的,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