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冢不二甜文】照亮生命的那道光● 手冢国光● 不二周助 #网王同人

sodasinei 2021-03-09

原作者:千叶(/≧▽≦)/~┴┴

 

迟到很久的,人物崩了的百粉谢文

 

    01

    青春福利院来了一个新的孩子。

    因一场车祸而痛丧家人,被发现时他被一个妇女,也就是他的母亲死死地护在怀里,所以才成了这场车祸的唯一幸存者,还只是受了些擦伤,但不幸的是,他因打击太大而成了一名失语症患者。

    手冢站在一棵树下,看着将整个人抱成一团,静静地坐在台阶上的孩子——不二周助。

    那是一个很漂亮的孩子,有着一头亮丽且看上去十分柔软的蜜色头发,身上穿着福利院的旧衣服却一点不显突兀。

    他看过孩子的资料,资料右上角的照片,更是让他印象深刻。

    照片中的孩子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一双澄澈的蓝眸显得无比空洞,整个人平静的不像话。

    但手冢清楚,在这平静之下,隐藏着的,是无尽的悲痛,哀默大过于心死。

    看着不二,手冢仿佛看到了爷爷去世时的自己。

    院长来到手冢身边,看着这个长时间赞助福利院,亚洲最大的集团手冢财阀的年轻总裁,道:“手冢先生,你真的决定好了?”

    今天一早,手冢突然出现在福利院门口,二话不说便说要领养这个孩子,到考虑到种种因素,院长便让手冢外想一想。

    毕竟,领养他便意味着要一直疼他,宠他,不让他再受一点伤害,虽然明白手冢不会做出伤害他的事来,但考虑到这个一夕之间变成孤儿的孩子,她还是忍不住多管了一把闲事。

    因为这孩子已经受了太多打击,这一点,从他成为失语症患者便能看出来,所以,他已经承受不了更多打击了。

    “啊,这个孩子,我要了。”声音铿锵有力,没有丝毫犹豫。

    他会给孩子最多的宠爱,会给孩子最好的一切,会给这孩子这世间最真挚温暖的感情,因为看着这孩子,手冢就仿佛看到了曾经的他,正因为太过了解所以才不会再让他受到伤害。

    向孩子走去,手冢在孩子面前蹲了下来,看着依旧低着头不知在看什么的不二,手冢想了想,轻声唤了唤孩子的名。

    “不二周助。”

    听到自己名字的孩子果然抬头,手冢看着他,开口道:“你为什么自责?因为家人逝世?因为你的母亲拼死保护你?可是你想过吗?天灾人祸并不是你的错,你的母亲保护你,并不是想让你带着自责过一辈子,而是希望你能幸福的活下去,带着他们的份一起。可是你现在这副模样,怎么对得起米死去的家人?”

    不二瞪大了眼睛,手冢的话仿佛将他心中那道他正努力使之愈合的伤口再一次生生地撕裂,痛楚自心脏部位向四肢蔓延,泪水盈满了眼眶。

    他想要辩驳,可是却发不出一点声音脸上一阵冰凉,原来是泪水不知何时溢出眼眶,顺着脸颊蜿蜒而下。

    两只手臂不断交替着拭去泪水,可是眼泪根本止不住。

    家人的逝世是他内心最深的痛,他明白家人希望他能坚强得的活下去,他也尝试着去忘记,可是根本忘不了。

    脑海中总是浮现家人地身影,慈爱的父亲,温柔的母亲,美丽的姐姐,只要一想到他已经永远失去了他们心就痛得厉害。

    孩子哭泣的模样让手冢心疼,忍不住伸手将孩子抱在怀里,,一只手轻抚着他的背,任孩子的泪水打湿他的衣服。

    这样的动作他是第一次做,却出奇的自然连他自己都没想到。

    不二在被手冢抱住的一瞬间愣了愣,随后才感受到来自这个怀抱的温暖,不由得伸手回抱住手冢,在手冢乖离抽泣起来。

    而后他听到手冢压低了声音,好听的声音此刻添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温柔。

    “你愿不愿意跟我走?让我成为你的家人那般重要的存在。”

    不二微微抬头,手冢也低头看着他。

    手冢的脸上带着一抹极轻极浅极温柔的笑容,他笑的次数极少,但在看到抬起投一脸茫然的不二时,不自觉地,便扬起了嘴角。

    也许是想安抚不二吧。

    伸手为不二抹去眼泪,手冢看着不二的眼睛,又问了一遍:“好吗?”

    这一次,他看到怀里的孩子又哭起来的同时,狠狠地点了点头。

    生命不会真正黑暗,只是因为还未遇到那道足以照亮生命的光。

 

    02

    后来,不二停止了哭泣,手冢便抱着哭得眼睛通红的他去办理手续,手冢和院长在聊着,而不二窝在手冢怀里听,不知不觉,倦意袭来。

    再醒来时,不二便看见手冢的下巴。这是哪里?

    察觉到怀里的小家伙醒了,手冢扶着不二起来,问道:“睡得好吗?”

    不二点了点头,然后好奇的看了一眼周围,才发现原来他们在车里,手冢在开车,而他坐在手冢腿上。

    所以,手冢一直都是一手扶着他一手开车的?那岂不是很累……

    开口想要说话,张了张嘴,不二这才想起自己失声了,沮丧的低下头,不二开始讨厌变成哑巴的自己。

    注意到不二的情绪变化,手冢拍了拍不二的脑袋,说:“一点都不累。”

    不二猛地抬头,他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看着不二手冢忍不住笑了,拍脑袋的动作变为去揉不二的脑袋,手冢继续说了下去,“不过这样交流下去也不是办法……”

    手冢顿了下来,目光不停地在马路两边扫着,在看到一家文具店时手冢想到了个主意,垂首看向一直盯着他看的不二,蓝色的眼眸中尽是疑惑,让手冢的嘴角不由得勾起。

    不知道手冢为什么笑的不二更加疑惑,手冢不得不轻咳一声,然后正色道:“不二你会写字吗?”

    不二点了点头,得到不二的答案后,手冢在马路边将车停下,让不二在车里等他一下便下了车朝文具店走去,手冢走后,不二立刻趴到车窗上,看着渐行渐远的手冢。

    也许今后的他,真的可以像家人所希望的那样活下去,因为这个人出现在了他的生命中。

    手冢很快就回来了,回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个板子,板子的右上角还贴了一张写着“擦可写”的标签,手冢将这东西递到他面前的时候不二回以一个疑惑的眼神。

    “以后你有什么想说的就写在这上面把,像这样。”说着手冢用跟板子是一套的笔在板子上写下了不二的名字,然后又拉了一下板子上方类似于拉链的东西,板子上的字在这一拉后便没了。

    “可以反复使用。”说完,手冢连同笔两板子递给不二,不二愣愣地接过,低头看着手中的板子,又扭头看了一眼手冢然后拿起笔在板子上写了起来。

    谢谢。

    手冢笑了笑,将车发动,问:“应该的,今天你都没怎么吃东西,饿了吗?”

    不二摇摇头,却马上被手冢反驳,“不用怕麻烦,现在的你我是家人。”

    可我是真的不饿。不二举起板子,脸上带着点委屈。

    看到不二这样子,手冢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默默地加快了车速,说,“既然这样我们就回到家再准备吃的吧。”

    不二笑了,露出了这几天的第一个笑容,朝手冢点了点头,然后抱着板子坐在副驾驶上。

    家这个名词,是如此的温暖。

    他一定不会再让不二受到伤害。

    看到不二的笑容,手冢在心中默默地想到。

    然后便专心地开着车,只是用余光扫了一眼一旁的不二,看着嘴角挂着笑容,紧紧抱着板子的不二,手冢忍不住道:“你笑起来很好看。”

    不二抬头看向手冢,眨了眨眼,拿起笔在板子上写了起来,写完后伸手扯了扯手冢的袖子,手冢扭头看了一眼。

    哥哥笑起来也很好看。

    手冢勾起唇角,估计也只有小家伙会这么说了,毕竟,他极少在别人面前露出笑容。

    不二笑了笑,抱着板子乖乖坐好。

    不多久,车子拐进了一个街道,然后停了下来。不二扭头望向窗外,映入眼帘的是一栋两层的公寓,耳边响起手冢的声音。

    “到了,这便是我的家,从今天起,也是你的家。”

    不二的视线转移到为他杰安全带的手冢脸上,然后缓缓地,轻轻地吻上手冢的脸颊,看到愣了一下的手冢,不二微笑着低头去写。

    回家了很开心。

    原本他以为,家这东西不会再出现在他的生命中。

    但是,是手冢,给了他一个全新的家。

    手冢无奈地笑了,将不二抱出车外,然后像是回礼般,在不二脸上留下蜻蜓点水的一吻,然后轻声道:“啊,欢迎回家,周助。”

    搂住手冢的脖子,不二将脸埋在手冢地肩窝里,然后悄悄地红了眼眶。

    谢谢你给了我一个温暖的家。

 

    03

    手冢原本还想抱着不二进去,但在不二的强烈反抗下只好将不二放下来,其实手冢是觉得有一点小可惜的,因为不二的身子软软的抱起来真的很舒服。

    牵着不二小小的手从车库来到大门口,在看到门牌时不二停下了脚步,轻轻挣脱手冢的手,在板子上写了起来,手冢就低头看着不二头顶可爱的发旋,直到不二写好并将板子举起。

    哥哥叫手冢?

    虽然不知道不二问这问题的用意所在,但手冢还是点了点头,说,“对,手冢,手冢国光。”

    得到回答的不二又低头去写,这一次很快就写好了,但却迟迟没让手冢看,手冢疑惑地看着一脸纠结的不二,终于在不二伸手想要抹掉板子上的字时拿过了板子。

    那我以后是不是叫手冢周助?

    手冢看着上面的字,又垂首去看此时恨不得将脸埋进领子里的不二,心一阵一阵地抽疼。

    原来你是在担心这个吗?

    不二低着头,刘海垂下遮住他的眼睛,手不断地纠着衣服下摆。

    电视里面被领养的小孩之后都是跟着那家人姓,可是他不想……虽然他很喜欢,也很感谢手冢,但是不二一姓,是家人给他留下的最后的东西。

    哥哥,会不会不喜欢他了?

    不安的等着手冢开口,终于在他快要无法呼吸时看到了蹲下身的手冢。

    手冢将板子放到不二怀里,看着将板子抱在怀里,小心翼翼地抬头望着他的不二,手冢道:“你依旧姓不二,我保留了你的姓,因为这是你的家人留给你的独一无二的姓氏。”所以,你不用为此担心。

    听了手冢的话,不二愣愣地,突然,两行清泪自不二的脸颊滑落,不二低头在板子上写下了“谢谢”。

    手冢笑着抱起不二,轻轻擦去不二的泪水,手冢说:“今天是个例外,以后,都不要哭了好吗?”

    不二狠狠地点了点头,得到回应的手冢满意的从上衣口袋中掏出钥匙开门,然后在玄关处帮不二脱了鞋,牵着不二走了进去。

    手冢的房子很简洁,客厅的不远处摆了餐桌,往里一些摆着沙发和一台液晶电视,空旷的阳台上摆着两盆盆栽。手冢让不二在沙发上坐着,蹲下身看着不二说:“你坐在这里,想看电视的话就自己开,我去准备饭菜。”

    我可以帮忙。

    听了手冢的话,不二急忙摇了摇头,然后快速地在板子上写下了这么一句话。

    “不用了,你坐着等我把,我们是家人,照顾你是我的责任。”虽然知道不二想要回报他的心情,但是他不想,他想要宠着不二。

    谁知不二把头摇得更厉害了。

    我想帮忙。

    手冢没有办法,只好伸手摸摸不二的头,说:“那周助坐在这里,有需要的话我就叫你,这样可以吗?”

    不二这才满意地笑着点头。

    不二一直抱着板子等待着手冢的呼唤,抬头看了看墙上挂着的时钟,不悦地嘟嘟嘴,距离手冢进去厨房已经十五分钟了,可是却没有听到叫他的声音,刚刚说的一直是在敷衍他吧。

    想到这,不二跳下了沙发,朝厨房的方向走去。

    正在盛菜地手冢注意到了站在厨房门口的不二,放下盛了一半的菜迎了上去,说:“周助你来得正好。”

    说着将不二抱起走到餐桌边的椅子上坐下,自己转身又回了厨房,再回来时手上拿着碗筷和盛好了的菜。

    手冢只见不二满脸严肃地举着板子,板子上写着:你骗我。

    手冢不由得失笑,将手上的东西放下,手冢将满脸不高兴的不二抱起,道:“我没骗你,我是想让你最后尝一下味道。”

    就这么点小事?

    不二在听了手冢的话后瞪大了眼睛,然后“刷刷刷”得在板子上写下了这么一句话。

    “嗯。”手冢点头,他可不想真的让不二干活。

    不二听了之后,示意手冢放他下来,然后自己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刚把食物放入口中,不二的眼睛就变得亮亮的,而后在板子上写道。

    看在食物的份上就原谅哥哥了。

    手冢看到后忍不住将不二抱住,在不二耳边轻声呢喃,“对,就是这样。”

    不二不解,手冢也不解释,依旧紧紧地抱着不二。

    也许在看资料时只是同情,但是在看到他之后,便是打心底里想去宠他。

    不指望他忘掉伤痛,只希望他能真正把他当家人看待,对他耍性子,对他撒娇。

    现在这样,已经一点一点地在靠近了,对吧。

 

    04

    晚上十点的时候手冢给助理,同时也是他多年好友的乾贞治打了电话,说是要请几天假。

    会这么做,是因为他不想让不二缺乏安全感,至少在这几天里,他想多陪陪不二。

    当然,原因他并没有告诉乾。

    乾也没有多问,只是默默地在本子上记了下来:某年某月某日,手冢打了电话请几天假,应该是很重要的事吧,毕竟能让手冢这个工作狂请上几天假。

    随后手冢又交代了一些事后便挂了电话,转身要去找不二时,发现不二就站在他的不远处,手里的板子上写着:哥哥不去工作了吗?

    他并不想手冢因为他的原因而耽误了别的事情。

    手冢注意到不二是赤着脚的,想到今天因为急而忘了购置一些不二的日常用品便忍不住快步走过去将不二抱起,说:“嗯,这几天休息,顺便陪陪你。”

    知道手冢不希望他多想,不二用开玩笑的语气写到:不去工作哪来的钱养活我们?

    手冢失笑,说:“我现在的钱就能够养活周助。”看着笑起来的不二,手冢说了下去,“好了,很晚了,去洗个澡之后就睡了吧,明天我们去买些东西。”

    不二笑着点点头。

    手冢在浴室里放着水,才试好水温就感觉到后背被轻轻戳了下,回过头看见不二放大的板子,伸手推了推板子,好看轻板上的字。

    哥哥,我没有换洗衣服。

    除了板子上的字,手冢很在意的是不二白皙的皮肤上的那些零零散散的伤痕,看上去是擦伤的。

    手冢忍不住开口道:“痛吗?”

    手冢的话让不二愣了几秒,随后反应过来明白手冢问的是他身上的伤,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又指了指板子。

    知道不二是不想让他心疼所以才转移话题,手冢也收起了面上的心疼,将不二抱进浴缸,手冢说。

    “周助你先洗着,我去拿件我的给你,明天我们再去买。”

    不二点头。

    手冢从衣柜里拿了一件白色衬衫,回到浴室发现不二已经洗好站在浴缸里等着了,害怕不二会因此而着凉,手冢二话不说就用衬衫裹住不二并将不二抱到他给不二准备好的卧室,让不二站在床上,为不二扣上一粒一粒的钮扣。

    穿好后,手冢看着不二,没忍住笑了起来。

    即便是衬衫,于不二而言还是太大了些,衣摆已经垂到了膝盖处,领口处松松夸夸地挂着,袖子长出一大截来。

    不二不满的嘟嘟嘴,然后四处张望一点不知在找些什么,看着不二,手冢才想起被他遗忘的板子。

    “是在找板子吗?”手冢问。

    不二点了点头,然后他便看到手冢转身走了出去,再回来时手里拿着他的板子。

    艰难地卷起袖子,又艰难地在板子上写字,看着不二的动作手冢忍俊不禁,看到板子上写着的“太大了!!”时手冢更是忍不住笑出声,伸手拍拍不二的头,手冢说:“将就一下吧,明天我们就去买你的衣服。”

    不二想了想,然后又低头去写。

    总有一天,我要穿上哥哥的衣服。

    手冢笑,“好。好了,先休息吧,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卧室了。”

    谁知不二面露难色,一脸有话又犹豫着要不要说的样子,手冢问道,“怎么了吗,周助?”

    不二抬头看了一眼手冢,然后在板子上写到。

    那个,我不想一个人睡……

    手冢立刻明白了不二真正想说的话,抱起不二,看着他的眼睛问:“周助想跟我睡吗?”

    不二点了点头。

    从那天晚上起,他就无法独自入眠。

    “好,那我们一起睡。”手冢说,然后抱着不二向他的房间走去,当然,这次他没有忘记板子。

    如果能让他怀里的孩子多一份安全感,他不介意为他做以前从来没有做过的事。

    夜里,不二不断地往那个温暖的怀抱里蹭。

    他做了个梦,梦见家人带着笑容离去,而手冢,笑着朝他走来。

    不二轻轻微笑,对,他还有手冢哥哥,那道将他拉出黑暗深渊的光。

    还好,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而手冢因为本就浅眠,怀里的不二便这样将他蹭醒,低头看着怀里紧攥着他衣襟,脸上带着浅浅微笑的孩子,忍不住在孩子额上留下一吻。

    做个好梦,周助。

    默念着这么句话,手冢抱紧孩子,闭上眼睛睡去。

    只要有你在,生命就不会真正黑暗。

(完)

 

】无相伴● #
取说着跑了起来。 “、那个……” 牵着正要离开,便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女孩声音,回头一看,便看见一个女孩站在他们面前,身后还有两个喘着气女孩。 “请问你们是吗?”香取问...
两个教会我爱少年● #
,婚前是一名会计,结婚后就辞了工作,过起了相夫教子生活。     说起我和丈夫恋爱史,我想谢谢两个两个在我懂爱芬芳年华中出现,并教会我爱两个,他们名字叫——...
】喜欢是要说出来
事件,看到对方被吓得花容失色(大雾);一起去图书馆自习,看到有趣事情会互相分享;聚餐和看比赛总是待在一块;下课总要跑过长长的走廊去借英语字典……   问任何一个,都知道,是青学...
】你是我平淡如白开水日子里偷偷加一块糖● #
爱好也可以,但,你是我平淡如白开水日子里,偷偷加一块糖。” 垂下了眼眸,笑容明媚:“说也是,我早该想到就是这样呢。” “难得听到情话呢,”看向,“,时间过得那么...
】嗜睡症● #
,就有了写是同桌以及患有嗜睡症,情节非常坑,欢迎大家来吐槽       扭头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睡得香桌,无奈叹了口气,为了让吹来风使着凉,将校服外套脱下,为披上...
】阿里阿德涅之线●
,还是会甘心吧。就这样展现了真正自己,就这样让在此前费心尽力铸造起来“完美完全瓦解掉了。   但确实,这也是没有办法事。 毕竟,才是真正深谙钓鱼之道嘛。   总之,今后也请多...
】窗● #
告白场所。当然,大多数都是针对告白。     并高,而是因为在时候,在拒绝一个女生告白时说了一句“我已经有喜欢了”,之后,有了喜欢这一件事便传遍了学校...
】所谓缘分● #
,请多指教。”然后伸出了。     “。”带着点汗湿握住比他稍小一点。     握住一瞬间,有些微愣怔。     很软,在如此热天里手出奇凉,跟他...
】名为感情● #
平时一副模样,但是说出的话,却着实是让我大吃一惊。     他说:“,我喜欢你,你可以拒绝,但我还是会继续追求你。”     打直球帅到爆炸!     尤其是不得不承认,真的...
】下一份礼物● #
。”     彩菜点了点头,说:“是啊,很喜欢小呢。”     三年后,七岁,小三岁,在上小一年级,而小在上幼稚园,因为两家离得并远,也很相信,所以也就很放心地让...
】情人节之吻● #
,恋人未满暧昧关系。     说起来也有点奇怪,他们是校三年校友,又是网球部三年队友,可是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两关系渐渐变得暧昧,会对笑,也时常会对手说一些似是朋友,但更像...
】向心加速度● #
.right。     可是知多少垂涎,却已经有了恋人,而这个是别人,正是让想恨却敢恨——。     ,跟一样在青学,在其他学校都无比出名,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