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冢不二文】世间最美不过与你相遇 #网王同人

sodasinei 2021-03-09

原作者:千叶(/≧▽≦)/~┴┴

 

为了坑某人的文我也是豁出去了。

半年没写文了,感觉什么都不会了,这写的都什么鬼,求轻拍

 

    正文开始

    手冢晨跑回来的时候发现客房里的人依旧没醒,冲了个澡后便到厨房准备早餐。

    也不知是不是闻到了饭菜的香味,在手冢将早餐逐一摆上餐桌时房里的人走了出来,笑着和手冢打了招呼:“早啊,手冢。”

    “早餐已经准备好了,你洗漱后就可以吃了。”

    “谢谢啦。”他笑着洗漱去了。

    手冢将饭菜摆好后坐到自己的位置上,拿过报纸,心却完全不在报纸上。

    一个月前,手冢一家决定随团去中国旅游,因着手冢长年在外比赛,所以房子就这样空下来了,彩菜想着空下来也是空下来,便让国晴在网上发了租房启示。

    不二周助,就这样成了手冢家的房客。

    也许是缘分吧,一个月前的手冢,突然回到日本,决定休假三个月,为之后的温布尔顿网球公开赛做准备。

    于是两人就这么相遇了。

    不二洗漱结束后,坐在了座位上,手冢放下了报纸,两人就这么相对无言的吃起了早饭。

    早饭结束,不二抱着笔记本电脑坐到了沙发上,而手冢则坐在一边捧着一本德文小说在看。

    突然,不二偏头看着手冢,问:“呐,手冢,你今天还去俱乐部练习吗?”

    “大概九点。”手冢抬头看了一眼墙壁上的挂钟,八点十五分。

    “那我也一起去可以吗?”

    “可以。”

    “太好了!谢谢你。”不二开心的说。

    于是将近九点的时候,不二穿着手冢从衣柜里翻找出来的高中的运动服站在镜子前,看着这套紫色的运动服不由得轻笑出声。

    “手冢你的眼光真特别。”

    “……不二,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手冢轻咳了声,说。

    “好好,我只是对手冢你那么前卫感到惊讶而已。”

    “……”被打趣了的手冢只能沉默以对。

    尽管只相处了两个星期而已,但是手冢不得不承认,不二在他的心里是特别的。

    也许是爷爷和爸爸都比较严肃,家教也比较严格的原因,手冢小时候就比同龄人成熟,就是关系较好的朋友也不敢开他玩笑。

    可是不二是个例外。

    尽管只有两个星期,但是手冢发现不二和他真的很投缘,几乎什么都能聊。虽然不二偶尔会打趣他,但是手冢从来不觉得厌烦,或者说,因为是从来没有过的体验,手冢觉得这感觉十分新奇。

    手冢又想起那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不二看到他时愣了几秒,而后带起一抹微笑,说:“手冢君你好,我是不二周助,我在国中时常常听到龙崎老师说起你。”

    后来手冢才知道,不二国中也是在青学念的书,比他小三届,曾经也是网球部的部员。

    “手冢?”

    略带疑惑的声音响起,让手冢回过神来,一扭头便看见不二的面容。

    “怎么了?”手冢问。

    “没,”不二摇头,笑说,“只是很少看到你发呆。”

    “想到一些事。准备好了?”

    “嗯,我们走吧。”

    “国中的时候在网球部,龙崎老师看着我懒懒散散的样子,总是拿你来作为对我说教的例子。”不二走在手冢身后半步的位置,轻声说。

    “说你的手伤了还要坚持上场,说你风雨无阻的训练,说你为了网球部做了很多很多。”

    “那都是过去的事了。”虽然这么说,但不二的话还是让手冢的目光带上了些许暖意。

    他想起了国中的时候,和一群队友一起朝着全国大赛而奋斗的日子,青春,热血。虽然现在只有他一个人在打职网,但是他知道,他们一直在支持着他,为他加油。

    “龙崎老师一直说我太过懒散,说我和你是恰恰相反的两种人。

    大概是因为这样,所以我对你产生了兴趣,看过你的比赛后才发现龙崎老师说的一点都不假,你真的是个很认真的人呢。

    我想,如果我们能同在网球部,我肯定会被你感染,从而认真的对待网球吧。”

    手冢回头看了一眼不二,他突然有点想看看国中时期的不二。

    肯定也是这样微笑着,肯定也会和队友开着玩笑,打网球的时候,一定是耀眼无比的。

    晚上的时候,不二接到了一个电话。

    是编辑由奈的。

    叹了口气,不二接了起来,“喂。”

    “不二,状态调整好了吗?已经好几个月了。”由奈的声音柔柔的,带着一丝担忧。

    “抱歉啊由奈,”不二看了一眼自己删删减减仍是不满意的文档,说。

    “没关系啦,你好好休息,不要勉强,是你的话,瓶颈什么的一定没问题的!”由奈安抚道。

    “谢谢你,由奈。”

    “好了好了,你早点休息,我挂电话啦。”

    “嗯,拜。”

    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嘟嘟”声,不二放下了电话,趴在了桌子上。

    大二的时候,他用FS作为笔名向柳前杂志社投了稿并和柳前签了合同,成了柳前的签约作者。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人气越来越高,收获了很多读者。

    可是,渐渐的,他越来越觉得力不从心,很多情节都已经在脑海中呈现,他却无法将它们描述出来。

    由奈说,这是瓶颈,一个很多作者都经历过的瓶颈期。于是特别为他申请了半年的假期,

    让他好好调整。

    于是,不二从千叶县来到了东京。

    “叩叩”

    听到敲门的声音,不二坐直了身子,回头便看到端着一杯牛奶站在门口的手冢。

    走到手冢面前,笑问:“手冢,怎么了?”

    “我热了牛奶,喝吗?”

    “谢谢。”不二接过牛奶,说。

    “那我走了,你早点休息。”说完手冢转身就想走,不料却被不二拦住。

    “等一下。”

    手冢回头,疑惑的看着不二。

    “其实我有个问题想要问你。”不二低头,双手摩挲着那杯温热的牛奶。

    “你说。”

    “你的手伤了的那个时候,你没想过放弃网球吗?你,不怕你的手终有一天不堪重负而毁掉吗?”

    手冢沉默了两秒,方才回答:“说实话我有想过,想过如果再也无法用这只左手去打网球会怎么样。但是那个时候,我们已经入围了全国,所以我不想放弃。不是说我对队友们的能力抱有质疑,相反,我比任何人都要清楚他们的潜力,我想要和他们一起站在最高的领奖台上,想和他们一起并肩作战。

    至于放弃网球,这是我从来没有过的念头,即使手臂再痛,即使康复训练再艰难,我都没有想过,因为这是我所钟爱的一项运动。”

    不二愣愣地看着他,而后笑了。

    “手冢真的很特别呢。谢谢你的牛奶和回答。”

    手冢不由得勾起一抹微笑。

    他早就看出不二在烦恼,至于是什么,不二不说他也不会问。但是此刻他能感觉到,不二的笑容中一直带着的那丝微不可察的愁因为他的一番话而消失不见了。

    不由得,手冢的嘴角勾勒出一丝弧度。

    温暖的,清浅的微笑猝不及防的映入不二的眼帘。

    “呐,手冢,有没有人说过你笑起来很好看,很温柔?”不二回过神,问。

    “……”手冢这才发现自己居然笑了,右手握拳抵在唇边,说,“不二,你就当没看到吧。”

    “那怎么行?呐,手冢,再笑一个。”

    手冢转身,留一个背景给不二,“我走了。”

    不二抱起笔记本坐到床上,想着手冢的那番话,嘴角的笑意不由得加深。

    一个月后,不二退了房,即将离开东京。

    不二拉着一个行李箱,看着来车站为他送行的手冢,说:“手冢,这一个半月来承蒙你关照了。”

    “没事。什么时候再来东京?”

    “不知道呢。有可能我来的时候你已经去德意志了呢。”

    “来的时候给我打个电话。”手冢不理会不二,自顾自的说着。

    “好,如果我来东京肯定去蹭住,到时候你可不能不收留我。”不二开着玩笑,脸上是手冢早已熟悉的笑容。

    “啊。”

    “快到时间了,我要上车了。”

    “啊,再见,不二。”

    “再见,手冢。”

    “呐呐,你知道吗?FS的新书终于出版了!!”

    “你是说那本《世间最美不过与你相遇》吗?我知道我知道,我看了好几遍呢。”

    “我也是我也是!我买了两本,一本随身携带一本收藏!”

    “我赌500元FS肯定是恋爱了!”

    “对对对,只有恋爱的人能写出这样的小说啊。”

    不二听着邻座的几个小姑娘的谈话,垂首看了一眼手中的书,笑了。

    嘛,从各种意义上来说,他确实是恋爱了。

    翻开序页,不二伸手摩挲着上面的文字,那段话,他早已烂熟于心。

    我曾迷失在黑暗中,进无可进退无可退,我以为我会永远陷入那片黑暗走不出来,所幸,我遇到了那抹微小,却温暖无比的光。

    我遇到了一个人。一个表面冷漠严肃,实际上温柔体贴的人,他身上有着我所没有的勇往直前,他也曾遇到过挫折,却从没想过要放弃,他也曾迷失在黑暗中,却用他自己的手,撕裂了那片黑暗。

    是他,给了我勇往直前的勇气。

    没试过,谁都不知道结局会是什么样的。你往前走了,才知道眼前是无尽的黑暗还是向往的光明。但若你未走过,便觉得眼前只有黑暗没有光明,那么你将永远待在那片黑暗中。

    很感谢上天给了我遇见你的机会。我从来不知道,原来世间最美的,不过是和你相遇。

    谢谢你,手冢国光。

    当然,最后的手冢国光没有写上去。

    一星期后,手冢正准备出门,便在门口看到正想按门铃的不二。

    两人都是怔愣了几秒。

    “不是说了你来东京的话就给我打电话吗?”手冢倒了杯水放到不二面前,说。

    “想给你个惊喜啊。”

    “怎么才回去几天?”

    “我回去进行签售的。对了,差点忘了,”这么说着,不二从放在身边的包里拿出本书递给了手冢,“这个给你。”

    手冢接过,看着封面上的书名,《世间最美不过与你相遇》

    “这是?”

    “我的书。”不二笑。“非常抱歉,没经过你同意就把你写了进去,所以我觉得作为当事人的你应该知道。”

    手冢疑惑的翻开,浏览了几页便发现了其中的端倪。

    这本书里,是不二记录了从国中时期,一直到他们相遇后对手冢国光这个人的认识。

    “看最后一页。”不二的声音响起。

    手冢扭头看了一眼不二,翻开了最后一页。

    最后一页是不二用黑色墨水的笔写上去的话,不多,却足以让手冢震惊和欣喜。

    致手冢国光:

    这本书的灵感,是来自于一句话。

    我喜欢你。

    手冢终于明白自不二离开后,这些天一直失魂落魄,仿佛失去了什么重要东西的原因了。

    原因不过是一句话而已。

    他喜欢不二。

    不二在一旁支着下颚看着手冢,说:“呐,手冢,今天是七夕哦,中国的情人节,你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手冢笑了,说:“啊,情人节快乐,还有,我喜欢你。”

end

 

】无相伴● 手国光● 周助 #
句:“请问的爱人是?” 就在所有都以为手会回答的时候,不知想到了什么,手露出了一个极温柔的笑容,语气温柔。 “他叫周助,和日本的富士山的富士音,也是知名摄影师,K.S.” “啊,终于...
】时间后门 #
我们会错过。 知道吗?传闻世间存在着一种很神奇的花,名为时间之花,它生于深山中,开花前开花后都是小小的五角星状。 传说每当它开花时,若是有人触摸到他,那么时间之花便会闭合,让时间静止,触摸会看到...
】触手可及的● 手国光● 周助 #
在想,手于我而言,是什么?同学?队友?或是朋友?”     “可是我很清楚并不仅仅是同学、队友或是朋友而已,”突然站了起来,右手伸向天空,继续说了下去,“那真实的想法我而言太遥远,就仿若...
是我平淡如白开水的日子里偷偷加的一块糖● 手国光● 周助 #
流逝的真实感,感觉昨天还在打全国大赛。” “是啊。” 扭头看着手,嘴角的笑容不见了:“手有没有后悔?” 当年手没有选择去打职的理由其实并复杂,只是因为当时已经是他恋人的还在这里...
】嗜睡症● 手国光● 周助 #
,就有了写是同桌以及患有嗜睡症的,情节非常坑,欢迎大家来吐槽       手扭头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睡得香甜的桌,无奈的叹了口气,为了让吹来的风使着凉,手将校服外套脱下,为披上...
】照亮生命的那道光● 手国光● 周助 #
?天灾人祸并的错,的母亲保护,并是想让带着自责一辈子,而是希望能幸福的活下去,带着他们的份一起。可是现在这副模样,怎么对得起米死去的家?”     瞪大了眼睛,手的话仿佛将...
】生日快乐 #
到在一起的这十年,特别的日子数不胜数,但在手看来,特别有意义的还是那的生日。     四年一次的2月29日,那么多年,手只陪他两次生日,算上这次也三次。     虽然每年的2月...
】那两个教会我爱的少年● 手国光● 周助 #
,婚前是一名会计,结婚后就辞了工作,起了相夫教子的生活。     说起我和丈夫的恋爱史,我想谢谢两个那两个在我懂爱的芬芳年华中出现,并教会我爱的两个,他们的名字叫——手国光和周助...
】阿里阿德涅之线● 周助● 手国光●
74-63,也就是说,大概在他之前就已经有人把它借走了。   “手要找的是这本书吗?”   知道是这个月第几次,尽管已不再班,他依旧能隔三差五地在图书馆里看到的影子。对方以前并是爱逛欧...
】窗● 手国光● 周助 #
此时的校服上的第二枚纽扣,没了。     手又道:“听说第二枚纽扣是接近心脏的位置,,我喜欢。”     并没有接纽扣,抬头望着比他高出十公分的手,问:“呐,手就那么肯定...
】下一份礼物● 手国光● 周助 #
准备些水果。”由子笑着回了厨房。     彩菜拉着手轻车熟路地来到淑子的房间,看到坐在床上抱着孩子的好友,道:“淑子,我来看了。”     淑子抬头,看见站在门外的好友,扬起笑容,说:“彩菜...
】情人节之吻● 手国光● 周助 #
。     情人节就要到来,的爱,是否?       (下)     第二天一早,手便在他们两个回家时分路的岔路口等着,约好的时间是十点,可是手却匆匆忙忙在九点的时候就到了,在原地站着的手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