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冢不二甜文】无人相伴● 手冢国光● 不二周助 #网王同人

sodasinei 2021-03-09

原作者:千叶(/≧▽≦)/~┴┴

 

//别看标题这样,其实是甜文。

//八千字,一发完结
 

1、春日绯樱

“列车运行前方是上野站,有在上野站下车的乘客,请您提前做好准备。”

冰冷的提示女音响起,一个人从座位上站起。他穿着一件米色毛衣,外面套着黑色外套,嘴角扬起一个柔和的弧度。

下了地铁,不二并拢冻得僵硬的双手,放在嘴边轻呵了口气,然后从虽然携带的包里拿出相机,朝上野公园走去。

远远的,西乡隆盛的高大铜像便映入不二眼帘,拍了一张西乡隆盛的照片,不二继续前行。

一条宽阔的大道自脚下蜿蜒而去,樱花大道上游人如织,三两结伴的人们坐在樱花树下,在这一片人声鼎沸中,不二默默地向前走去。

风过之处,一片粉色的樱花雨随风而下,不二的头上,肩上也都落下了粉色的花瓣,不二举起相机,将这一幕定格。

“那边的小帅哥。”

突然传来的声音让不二一愣,不确定地往声源处看了一眼,便看见一个阿姨正朝他挥手,旁边坐着一对夫妻和一个粉嫩嫩的小女孩,俨然一家四口来这里赏樱。

“对,就是你。”阿姨看着一脸茫然的不二,和蔼的笑着,“我从刚才就注意到你了,不介意的话,和我们一起赏樱吧。”

不二笑了笑,走了过去:“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小女孩看着落座的不二,扑到了不二腿上,抬头看着不二,眼睛亮晶晶的:“大葛格你好好看。”

一家人看着她的举动,笑得合不拢嘴,阿姨开口说:“抱歉啊小帅哥,我家夏夏就喜欢长得好看的。我叫高田峰子,这是我的女儿和女婿,惠子和龙太郎,还有孙女夏夏。”

“我叫不二周助。”不二笑着说,然后低头看着夏夏,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谢谢夏夏,你也很可爱哦。”

“爸爸妈妈和婆婆也这么说。”说着夏夏跑到惠子怀里,脆生生的问,“对吧妈妈?”

“对,夏夏最可爱了。”惠子宠溺地抱起夏夏,柔声说。

“不二君一个人来赏樱吗?‘花见’时节大家都是结伴来的上野公园,像不二君这样一个人来赏樱的很少见呢。”

龙太郎话一出口就被惠子戳了一肘子,惠子看着不二:“抱歉不二君,龙太郎就是这样,你不要介意。”

不二摇了摇头,说:“没关系的,其实我今天来是为了取景的。”

“咦?不二君是摄影师吗?”峰子问。

“算是吧。”不二微笑,“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能否让我拍张照片留念一下呢?”

“可以的!”夏夏甜甜的声音率先响起,然后又看向身后的大人,“爸爸妈妈婆婆,可以吧?”

“呵呵,”惠子轻笑,“既然夏夏都这么说了,我们当然不能拒绝了。”

“谢谢。”说着不二站了起来,走到远处蹲下身子,看着已经站好的一家人,喊了声:“好,我数一二三,你们就说茄子哦。”

“好哒。”被龙太郎抱着的夏夏朝不二挥了挥手,应着。

“好,一、二、三!”

“茄子!”

“咔嚓”一声,相机的闪光灯亮起,将四人灿烂的笑容定格。

他们身后是排列密集,枝繁叶茂的樱花,仿佛一片绯红的轻云染红了这一片天空。

 

2、夏日烟火

不二坐在房间里,拿着一块布仔细地擦着相机。

突然房门被打开,不二扭头便看见旅馆主人前田婆婆。

这是一个七十岁的婆婆,脸上总是带着微笑,说话也温温软软的。

“那个,打扰一下,不二君你晚上是要去烟火大会是吧?”前田婆婆问。

不二点头:“是的。”

“那么……”前田婆婆在不二面前坐下,将原本藏在身后的东西摆在不二面前,“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请穿上这个。”

不二定睛一看,是一套米色的浴衣。

“这个是……”

前田婆婆笑着解释:“这是我给我孙子做的,他身形和你差不多,你应该能穿,他只穿过几次,希望你不要嫌弃。”

不二接过,笑着道谢:“谢谢婆婆。”

“旅馆门口有木屐,你可以去选适合的。那我就先走了。”说着她站了起来。

不二跟着站起来,怀里抱着那套浴衣,郑重地对她鞠了个躬:“真的很谢谢你。”

“不客气,祝你今晚玩得愉快。”

从浴室里出来,不二已经换上了那套米色浴衣,看了一眼身上不长不短的浴衣,不二不由得感叹了一句:还真的合适。

拿上了相机,不二走了出去。

前田婆婆正坐在前台,带着老花镜不知在看什么,看到了走出来的不二,前田婆婆眼睛一亮。

“啊啦,我就说,正好合适呢,很好看呢。”

“谢谢婆婆。”不二微笑。

“木屐在鞋柜里。”

“好的。”不二打开鞋柜选了双木屐,然后和前田婆婆道别,“那我走了。”

“好好玩呀。”婆婆笑着挥手。

今天是8月8日,是琵琶湖举行烟火大会的日子。

不二独自一人走在前往庙会的路上,途中看见许多和朋友爱人结伴而行的人。不二迈着轻盈的脚步,拿着关了快门声的相机,留下沿途的夜景。

他不忍去扰了这片夜的静谧。

突然,不二注意到了走在他不远处的小情侣。

女生剪着一头齐肩短发,穿着一件粉色的浴衣,低头走在男生身边。

男生长得很高大,女生走在他身边显得越发娇小,男生扭头看着路边的景色,右手却一点一点想去牵女生的手。

不二不由得笑了,举起相机,在他们牵手的那一刻按下了快门。

男生看上去很别扭,嘴角却泄露了他的真实心情,女生扭头看向男生,眼睛笑得弯弯的,脸上还带着未褪的红。

青春啊。

不二这么想着,快步向前走去。

“前面的两位请等一下。”

被喊的两人停下脚步,回头看着不二。

不二将相机递给他们,看着两个一瞬间又红了脸的情侣,笑着说:“因为你们看上去很甜蜜,所以没忍住就拍了,请问这张照片我能保留吗?”

“可、可以的。”女生怯生生的说,“还有,就是……能不能、能不能……”

女生的话没说完,男生便开了口:“她想说等照片洗出来之后能不能给我们一张。”

女生笑着对男生说:“真是的,说的好像你不想要似的。”

“我、我没想要啊,我是帮你问的好不好。”

“一点都不坦率。”女生低声嘟囔。

不二看着他们打情骂俏,笑说:“好呀,我们交换一下邮件吧。”

“我的邮箱是……”

“我和你换。”男生打断了她。

“你……”女生瞪着男生,却没继续说下去,只是看着男生一脸认真的和不二交换邮件,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深。

“好了,那我先走了,祝你们玩得开心。”不二笑道,然后转身走了。

庙会里人山人海,不二只是行走都觉得困难。但他脸上却没有一点不耐烦,随着人流慢慢地移动着,还分心留意着庙会景色。

他看到了捞金鱼的摊子上一个围着漂亮的金鱼兴致勃勃地下手却在网破后露出沮丧表情的孩子;看到了一个土耳其人在他的冰淇淋摊点上玩杂耍似的玩冰淇淋;还看到刚才的那对小情侣的甜蜜互动……

终于,不二随着人潮来到了琵琶湖畔,人们找了位置,不顾身上穿的漂亮浴衣便在草坪上坐下,等着那一场期待已久的烟火。

不二找了个没人的位置坐了下来,手里的相机已经准备就绪。

时间到了。随着一束火光慢慢升空,第一朵烟火在天空绽放,而后各种各样的绚烂烟火跟着升起,五光十色的,照亮了夜空。

不二嘴角勾起,用相机留下了这一幕盛世烟火。

 

3、秋日红叶

不二身在岚山中,穿过了一片竹林,又走过了一条盘桓在茂密林木中的山间小路,才终于看到了那端庄大气的渡月桥。

古色古香的渡月桥横亘于潺潺大堰川之上,乍看之下是座木桥,可是它却是完全现代化的钢筋混凝土大桥。

然而,它的木制护栏却刻意营造仿古情调,远远望去,浓重的时代感油然而生。

不二左右望了望,眼中映入一抹火红。

一片片火红色在黛青色的山体背景中显得愈发明艳,艳丽的枫叶好似一片缭绕的彩云,如火如荼,层层叠叠。

河边的枫树弯下腰,似在欣赏自己秀美的姿态,明艳的红色映入水中,随着水波将红晕荡漾开。大堰川水面一时流光溢彩,美不胜收。

不二心中一喜,拍了张照片,拍了后看了看,却又觉得不是自己要的那种感觉。

“小伙子。”

远远传来一个声音,不二循声望去,便看见一艘停在岸边的小船,船上坐着一对老夫妻,而船夫正朝他挥手。

“你乘船吗?”

不二走了过去:“会不会不方便?”

“不会的,”头发花白的老爷爷爽朗的笑着说,“我和我老伴觉得三个人太无聊了,正好看到你,不嫌弃的话就上来吧。”

“那就打扰了。”说着不二上了船。

小船缓缓地划着,不二将相机从脖子上取下,对着渡月桥拍了起来。

“小伙子是摄影师啊?”老婆婆笑着问。

“是,”不二笑着回答,“这次来就是为了来取景的。”

“这里很漂亮吧,我和我老伴啊,第一次来就被这个地方给吸引了,岚山总有一种让人静下心来的魔力呢。”老婆婆说。

“是啊,那个时候工作忙,就只能约好一年来一次,有时是樱花季,有时候是枫叶季,两个人牵着手慢慢地走着,总会有幸福就在身边的那种感觉。”老爷爷说着,脸上浮现出怀念的神情。

不二也不插嘴,就静静地坐着,听两位老人说着他们年轻时的经历和感受,直到老婆婆看向他,问:“小伙子一个人?”

“对。”不二愣了愣,不知为什么话题到了他身上,但还是点了点头,应了。

“啊啦,那么俊的一个小伙子还是单身啊?”老婆婆诧异地问,而后又笑着说,“要不要老太婆我帮你介绍一个?”

不二无奈地摇了摇头,笑道:“不用了,我有一个很喜欢的人,虽然现在无人与我相伴,但是我相信,在今后的日子里,那个人会陪我去所有我曾经一个人去过的地方。”

“看来不是单身呢。”老爷爷笑着打趣,“小伙子啊,你的笑容,很幸福呢。”

不二扭头,看着霜叶下的渡月桥,夕阳的余晖铺落在那座端庄大气的桥上,抬头又看见一团团火红的的枫叶,那是秋天的姿态。

“是。”

下了船,不二和两位老人一道离开,听着两位老人回忆往昔,不二笑而不语。

鞋带掉了,不二停下来蹲下身子系鞋带,打了个结后起身,便被眼前的景象迷住了眼。

两位老人并肩走在枫树下,不知两人在说些什么,只是老爷爷时不时扭头揶揄的看着老婆婆,老婆婆扭头看着老爷爷,脸上是少女才会露出的神情。

夕阳未散的余晖铺洒在他们身上,在火红色枫叶的映衬下,两人十指相扣的手让人动容。

“咔嚓”。

 

4、冬日暖阳

远远的,不二便看见那座神圣的山。

它呈优美的圆锥状,下宽上尖,仿佛一把打开的折扇高悬在天空中。圆锥形峰顶终年积雪,耀眼的银白色仿佛直冲湛蓝的天空,庄严、美丽、壮观。

不二按下了快门,看着照片,满意的笑了。

不二走在还算广阔的道路上,一步一步向前走去,相机留下了沿途秀美的风景。

不二不打算爬到山巅,他只想拍下这海拔两千米之下的风景。

“拜托你不要闹了好不好!”

前方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不二抬头望去,便看见前方一男一女。

两个人不知道因为什么而吵了起来,男人看到不二后便甩开女人的手,留下一句“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就走了,留下女人瘫坐在原地抱着腿哭了起来。

不二一看这情形,走了过去,从口袋中弹出纸巾递了过去:“给。”

“谢、谢谢。”女人接过纸巾,擦了擦眼泪,但还在不听抽泣。

不二伸出手:“我拉你起来吧,大冬天的,坐在地上容易着凉。”

女人看着他,然后伸手,不二使力将她扶了起来,两人并肩继续往前面走去。

“我叫不二周助。”

“我叫松下花菜。”

“我能问一下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吗?”不二看着松下,问。

“嗯,佑司,我男朋友叫山本佑司,我们每年冬天都会来爬富士山,然后今年也来了。”

“嗯,然后呢?为什么你们会吵了起来?”

“上个月我生日,他送了我一条红色的围巾,我今天也带来了。刚刚爬山的时候我发热了,就把围巾脱下来拿在手上,风吹的时候我没拿好,让风吹走了。”松下说着,脸上又浮现了忧伤。

“我心急想去追,可是被他拉住了。”

“也是啊,围巾又不知道被风吹哪去了,去找不找得到也不知道,可是很危险的。”

“我知道,”松下沮丧的垂下头,“我也知道他担心我的安危,可是他送我的每一样东西我都想好好收藏着。”

“我理解。”不二扭头看着她,“可是啊,这些纪念物,只要还在一起就一直会有,如果你为了这一件东西而遇到不测,岂不是更加不值得。”

不二说着,看着前方,笑了:“你看。”

“?”松下听到不二这么说,抬头望了过去,便看见站在前面的爱人。

松下鼻子一酸,泪水又从眼眶溢出,哭着向爱人跑去。

山本抱住向自己扑来的爱人,伸手轻拍着她的背。

“对不起,对不起佑司,我太任性了,我不该这么任性的。”松下紧搂着山本的腰,哭着说。

“这件事我也有错,抱歉,我不应该凶你。”山本柔声说,“可是花菜,我知道你很想找回那条围巾,也知道你很珍惜我送你的每一样东西,可是,在我心里,你才是最重要的。以后别再想着做那么傻的事了好吗?”

“嗯,我以后不会了。”松下抬头看着山本,哭着说。

“好了,不哭了,回去我再送你一条一样的,你戴着很好看。”山本温柔得擦去她的泪水,哄着。

“嗯。”

不二站在远处看着他们,笑着转身离开。

嘛,反正今天来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5、四季歌

“你知道吗?前几天浅江摄影社的官方推特说,今年的《四季歌》明天上市耶!”香取浅草跑到竹野内原子座位前,兴奋地说。

“咦?真的吗真的吗?临近考试了我妈妈把我手机没收掉了,差点就错过了,谢谢浅草你告诉我。”竹野内一听,激动地说。

“不客气不客气,明天我们一起去买吧。”

“那个……”旁边传来栗田的声音,两个人看向她,便听见她说,“我想问一下,你们说的是每年都会出新刊的那个K.S的《四季歌》系列摄影集吗?”

“对啊。”香取点了点头。

“啊,太好了!明天我能和你们一块儿去吗?”栗田开心的笑问。

“可以呀,不过没想到栗田你也在关注这个,感觉你每天每天都在很用功的学习呢。”竹野内笑着打趣。

“三年前去书店买教材时无意中发现的,”栗田笑着解释,“我觉得这个人拍出来的照片都非常有感觉。感觉他的每一张照片里,都在诉说着对某个人的思念。”

“对对对,我也有这种感觉,他走过的每一个地方,拍下的每一张照片都很让人动容。”

“所以从那年起就一直在关注他,今年的《四季歌》终于要出了,好兴奋哦。”

“那我们明天一起去吧。”

《四季歌》是浅江摄影社名为K.S的摄影师每年冬天出一本的系列摄影集,内容囊括了日本各地四季的四季景色。

美丽的风景照和浓浓的意境深受人们喜爱,即将上市的新刊已经是第六本。

“快快快!再不快点的话就没了!”香取拿起包,回头催促着竹野内和栗田。

“来了来了!”竹野内拉过栗田的手,“走啦栗田!”

三个人跑着来到最近的一家书店时,三个人都要没力气了,本来体力就不好的栗田眼前已经冒星星了。

“四、四季歌,我们要三本……”香取喘着气,把话说完。

店员看着三个突然冲了进来的小女孩,听着其中一个气喘吁吁地把话说完,笑了,拿出三本崭新的《四季歌》,说:“给,今年的内容也非常的棒哦。”

三个人一人拿过一本,看着封面火红枫叶下的渡月桥,欣喜的说:“谢谢你!”

付了钱,三人走出了书店,找了个长椅坐了下来,便迫不及待地将外面那层薄薄的塑料膜给撕掉。

“好好看啊!”竹野内道,“今年是上野公园,琵琶湖,岚山和富士山呢,我以后一定要去这些地方走一走看一看。”

“对啊,而且感觉这次拍出来的意境更美了,特别是这一张,”香取说着,手指着一张照片,照片上是牵着手的老爷爷和老奶奶,“就给人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栗田,你在看什么呢?”

只见栗田将摄影集翻到最后一页,然后将它摊开放在腿上,看着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个。”栗田笑了笑,指着上面的几句话说。

“啊,就是每一本最后都有的那个。”竹野内说着,也翻到了最后一页。

——我一个人去过很多地方,遇见很多不同的人,看见了很多不同的情。

——虽然现在无人与我相伴,但我会等着那人的到来。

“我以前就觉得他在思念某个人,现在看来是真的了。”栗田看着摄影集,轻声说,“所以他的照片才能这样打动人心。”

“K.S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呢?又是多深的思念才能让他拍出这样的照片呢?”

一个从她们面前走过的男人停下了脚步,笑了笑,又继续向前走去。

 

6、与你相伴

“国光,有你的包裹,从日本发来的哟。”

手冢从练习场上下来,将球拍搭在一旁的椅子上,伸手接过安东尼奥递过来的包裹:“谢谢。”

“举手之劳。”安东尼奥搭在栏杆上,脸上尽是揶揄,八卦地问,“怎么样,还是那位寄来的吗?”

手冢正要把球拍放进网球袋,听到安东尼奥这么问,手上的动作顿了顿,扭头看向他放在一边的包裹,道:“啊,是啊。”

“好过分啊你,竟然舍得让人家一个女孩子等你那么多年。”

手冢背起袋子,看着安东尼奥:“不,我舍不得。”说完手冢就走了,留下在原地发愣的安东尼奥。

回到了公寓,手冢便坐在沙发上,小心翼翼地拆了包裹。

等终于拆完,便露出了其中包裹的模样。

那是一本书,不薄不厚,封面是端庄大气的渡月桥,还有书名——《四季歌》

手冢看了一下时间,下午三点,不二应该还没有睡,拿出手机,找到不二拨了过去。

那边很快就接了起来,电话另一头传来不二甜甜的声音。

“喂,手冢,包裹收到了吗?”

手冢的心也随着声音的响起变得柔软,嘴角勾起一抹温柔的微笑,柔声说:“啊,收到了,我正在看。”

“那你看吧。”

“嗯。”应了一声,手冢将手机放在一边,电话并没有挂断,屏幕上是不断跳动的数字。

不二将手机放在耳边躺在床上,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沙沙”的翻页声,笑了笑,没有出声。

手冢一页一页的看过去, ,但他并不想,他想要慢慢地去感受不二独自一人走过的所有地方。

终于翻到最后一页,手冢轻抚过那两行字,不由自主的念了出来:“我一个人去过很多地方,遇见很多不同的人,看见了很多不同的情。”

不二愣了愣,然后笑着喊道:“呐,手冢。”软软的语气,好似在撒娇。

“不二,对不起。”

“真是,说什么对不起啊。”不二柔声说。

“让你一个人去那么多地方,让你独自一人有那么多路,六年,我让你等了那么久。”

“呐,手冢,我今年见到了很多人,温馨的一家四口,青涩的男孩女孩,携手同行几十年的老爷爷和老奶奶,还有吵架的情侣。”

“不止是今年,去年,前年,我都看过很多不同的人之间发生的事,不是不觉得孤单,只是孤单过后,我就会想到,正是因为现在觉得孤独,那么在今后你陪我一起去各种地方的时候,才会感觉到不一样的甜蜜。”

“而且,通过这样的方法,能让你缓解对故乡的思念,知道我在什么地方想你,是我自己愿意的。你不要说对不起,我们当初不就是这样约定的吗?”

“呐,手冢,第六年了,你还要等下一本《四季歌》吗?”

呐,手冢,你好好训练,好好比赛,我会等你,无论多少年。

我知道你会想日本,会想家。

所以我会一个人去走遍日本,看每一个美丽的地方,留下日本四季的痕迹。

一个人也没关系,因为我相信,我一定会等到你和我一起去的那一天。

手冢想起至今仍夹在第一本《四季歌》中不二的信件,笑了,说:“好,我不会再等第七本。”

次年七月,温布尔登网球公开赛开始举办,七月中旬进行决赛。

日本的选手手冢国光从众多选手中成功杀出重围,站在了一号中心球场,和德国的种子选手艾伯纳争夺冠军。

比赛结束时,手冢以7比5的比分拿下了这一届的温布尔登网球公开赛,而在这之前,他已经拿下其他三场大满贯,此战之后,手冢成为继越前南次郎后第二位拿下全满贯的日本网球选手。

站在最高领奖台上,手冢还在轻轻喘着气,接过象征着男子单打冠军的挑战者杯,轻轻鞠了个躬,看着前方的记者,缓缓开口。

“今天这一场比赛,是我的最后一场比赛,手冢国光当着全世界的面,宣布退役。”

此言一出,满座哗然。记者们愣了几秒后纷纷挤上前来,七嘴八舌的问着问题。

“请问你退役是因为你的伤吗?”

“你为什么想到在这个时候宣布退役?”

“退役之后你有什么打算?”

“我退役不是因为伤势,而是因为我和我的爱人有过约定,拿下全满贯后就退役,陪他去他所有想去的地方走走,不再让他独自一人。六年多来,我一直在为这个约定而努力。”

他说的是他,而不是她。

手冢国光当着全世界人的面,出柜了!

哪怕是和手冢朝夕相处了六年多的室友安东尼奥都震惊了。

此时,不知道是哪个记着问了一句:“请问你的爱人是?”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手冢不会回答的时候,不知想到了什么,手冢露出了一个极温柔的笑容,语气温柔。

“他叫不二周助,和日本的富士山的富士同音,也是知名摄影师,K.S.”

“啊,终于来到岚山了,好美啊。”竹野内趴在渡月桥上,看着满山的火红的枫叶,感叹道。

香取怀里抱着《四季歌》,笑着说:“是啊,真的一模一样,总算没白来。”

“不过一想到今后再也没有《四季歌》我就觉得好可惜。”竹野内垂下眉眼,道。

就在手冢国光出柜的第二天,浅江摄影社便宣布《四季歌》系列不会再出第七本,并表示是K.S本人的意愿。

“别这么说。”栗田拍拍她的背,说,“因为他思念的那个人马上就要回到他的身边了呀。”

“喂,你们看那边。”香取看着一个地方,愣愣地说。

两人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便看见不远处站着两个男人。

一人高大英俊,目光温柔的看着面前的人。另一人拿着相机四处拍着,嘴角挂着浅浅的笑容,时不时回头将相机递过去询问意见。

“那是手冢国光对吧?”竹野内愣愣的问。

“那,另一个就是K.S……”栗田张着嘴,许久才说了这么一句话。

“我我我……我能去要签名吧!”香取拿出《四季歌》,说。

“还等什么,快走呀!”香取说着跑了起来。

“那、那个……”

手冢和不二牵着手正要离开,便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女孩的声音,回头一看,便看见一个女孩站在他们面前,身后还有两个喘着气的女孩。

“请问你们是不二周助和手冢国光吗?”香取问。

“嗯,我们是的哟。”不二笑着回答。

“能、能请你帮我们签个名吗?我们很喜欢你的《四季歌》……”香取说完,忐忑的看着不二。

“可以啊。”说着不二接了过来,手冢递过一支笔,写下了不二周助,然后又递给手冢,笑着说:“他也可以签吧?他的签名很值钱的。”

“嗯嗯,可以可以。”

手冢叹了口气,无奈的看了一眼不二,然后在不二名字的下方写下了手冢国光,然后合起递给香取。

等把三个人的都签完,不二笑着说:“谢谢你们的喜欢。”

然后和手冢牵着手离开。

三人翻开签了名的那页,对视了一眼,然后都笑了起来。

一个心形将两个人的名字给圈在了一起。

手冢和不二走着走着,突然不二轻轻笑了起来,手冢疑惑的看向不二。

“感觉这次来岚山看到的景色比上一次看到的更美了。”

“我在想,是不是你在我身边的缘故。”

手冢也笑了:“或许是这样呢。”

FIN

 

】名为的感情● #
平时的一副模样,但是说出的话,却着实是让我大吃一惊。     他说:“,我喜欢你,你可以拒绝,但我还是会继续追求你。”     打直球的帅到爆炸!     尤其是不得不承认,真的...
】嗜睡症● #
,就有了写是同桌以及患有嗜睡症的,情节非常坑,欢迎大家来吐槽       扭头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睡得香桌,无奈的叹了口气,为了让吹来的风使着凉,将校服外套脱下,为披上...
】你是我平淡如白开水的日子里偷偷加的一块糖● #
爱好也可以,但,你是我平淡如白开水的日子里,偷偷加的一块糖。” 垂下了眼眸,笑容明媚:“说的也是,我早该想到的,就是这样的呢。” “难得听到的情话呢,”看向,“那,时间过得那么...
】窗● #
告白场所。当然,大多数都是针对的告白。     并高,而是因为在的时候,在拒绝一个女生的告白时说了一句“我已经有喜欢的了”,之后,有了喜欢的的这一件事便传遍了学校...
】所谓缘分● #
,请多指教。”然后伸出了。     “。”带着点汗湿的握住比他稍小一点的。     握住的一瞬间,有些微愣怔。     很软,在如此热的天里手出奇的凉,跟他的...
】下一份礼物● #
。”     彩菜点了点头,说:“是啊,很喜欢小呢。”     三年后,七岁,小三岁,在上小一年级,而小在上幼稚园,因为两的家离得并远,家的也很相信,所以也就很放心地让...
】情人节之吻● #
,恋人未满的暧昧关系。     说起来也有点奇怪,他们是校三年的校友,又是网球部三年的队友,可是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两的关系渐渐变得暧昧,会对笑,也时常会对手说一些似是朋友,但更像...
】向心加速度● #
.right。     可是知多少垂涎的,却已经有了恋人,而这个是别人,正是让想恨却敢恨的——。     ,跟一样在青学,在其他学校都无比出名的,被...
】阿里阿德涅之线●
,还是会甘心吧。就这样展现了真正的自己,就这样让在此前费心尽力铸造起来的“完美的”完全瓦解掉了。   但确实,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毕竟,才是真正深谙钓鱼之道的嘛。   总之,今后也请多...
】happiness● #
亮,看着那光亮慢慢接近,这才发现那是放在推车上的蛋糕上的蜡烛发出的,而推着推车的是别人,是!     此刻围着一条白色围裙,将蛋糕推到面前停下,愣愣地问:“你这是...
】喜欢是要说出来的●
事件,看到对方被吓得花容失色(大雾);一起去图书馆自习,看到有趣的事情会互相分享;聚餐和看比赛总是待在一块;下课总要跑过长长的走廊去借英语字典……   问任何一个,都知道,是青学的...
】味觉障碍● #
搭在膝盖上,看向呆站在门口的。 听到的声音,才回过神来,慢慢地走走过去,在床边站定,喊了声:“……” 伸手拉过垂在身侧的,将他拉到床边坐下,又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