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迹文】雨夜观察报告● 忍迹● 白谦 #迹部景吾 #忍足侑士 #网王同人

sodasinei 2021-03-13

原作者:弓土长川

 

无脑速摸短打

因为被气到了

写得很糟√

 

五点。

冬季的天总是暗得早。

忍足被闹钟叫醒的时候,人还有点发昏,处于一种睡太饱的状态。他有些烦躁地抓了抓头发,从喉头无意识地挤出几声不明的嘟囔。空气里那股莫名的感觉让他越发觉得难受,耳朵也莫名其妙有些不太舒服,尤其耳廓那一轮,生疼得厉害。

迹部六点半从伦敦回来。“那边有几个不太华丽的欠收拾的家伙。”那人离开前是这么说的,眉梢上挑,简单得好像不过是去散个步,“本大爷希望回来的时候能吃上合适的食物。”

忍足努力去回想自己那时候说了什么,但他怎么也想不起来,毕竟睡了三天的脑子现在还是一片空白的饱腹感。他使劲揉了揉脸从床上爬下,摇摇晃晃地去了厨房。

半个小时后,忍足一脸空白地走出厨房叫了外卖,备注了五六个加急后把手机一扔,整个人躺在沙发上挺尸。

虽然迹部不说,他也隐约感觉到了近日的一系列不对劲。

但他真的太累了,奇怪的没来由的酸痛感的加剧和已经恢复清醒但莫名一直在绷紧的神经在做着不断的拉锯,所有的信息直白的平摊在他的脑海里,挤得他脑袋发涨,只能放弃梳理的念头。

手机莫名震动了一下。在昏暗的屋里,那光显得惨白过了头。

忍足没管。他已经听见了离去的脚步,但他不想起来,最起码在方圆五百米没有人他才放心。毕竟他现在这个样子出门除了给科学研究院提供活体研究样本以外没什么用处了,也许还可以再让那位外卖派送员收获一份新闻大礼包,被冠以“在某住宅区发现并上报活体狼人的勇敢者”的名分——虽然迹部能有足够的手段来阻止这一切的发生,但是闯祸什么的暂时没在他的考虑范围,忍足可不想再应对一次发疯的迹部。

忍足翻了个面,又掐着表躺了五分钟。当初和迹部合租的时候,装修什么的都交给了那家伙。所以他现在在和壁炉上的老钟面面相觑。

指针缓慢地划过“3”,离迹部回来只有十五分钟了。

在认真地考虑完一个饥肠辘辘的迹部面对冰凉而没有活力的食物会导致的后果后,忍足慢吞吞的从沙发上下来,强忍着浑身不适的酸痛,把门打开一条缝。

然后他的眼神彻底冷了下来。

外面在下雨。这很正常。只不过,雨是浅蓝色的,泛着诡异的荧光。

 

迹部赶到伦敦的时候,情境还不算太糟,也许。

但是空气的确是很不舒服。

而且,伦敦这边的血族数目——迹部合上眼,在脑海里飞快地过了遍前段时间收到的报告——的确是在激增。

而且不止血族。

“桦地。”迹部睁开眼,看向窗外那头挂着涎水在马路上横冲直撞的野狗,还有其后拉着警笛呼啸而过的警车,感觉有什么脑海中有什么极细极微的东西连在了一起。

“帮本大爷接通大英政府。”他说。

 

指针缓慢地划过了“6”。

忍足睁开眼,感觉到一股极其恶心的湿气从门口挤了进来,他脸色一变。

“再吐在沙发上你自己看着办。”

忍足脸上的表情瞬间扭曲了一瞬。

“拜托,我是伤患。”忍足有气无力地回了迹部一句,又懒洋洋地拖长音调,“欢迎回来,大少爷。”

迹部白了他一眼,倒也没像忍足设想着的那样回他几句,只是径直上了楼。这让忍足不免感到几分无趣,而心底的担忧,也越重了几分。

壁炉里的火烧得挺旺。忍足莫名其妙想起当初他们讨论房屋装修的时候,他对在屋里装个壁炉千万个不愿意,但最后还是在迹部的“威逼利诱”下一点一点地妥协了。事实证明,装个壁炉真的很管用,无论是对低血糖人士而言,还是对发呆人士而言——反正他现在两者皆是。

 

等忍足再回过神时,迹部已经洗完澡坐在一旁的沙发上,一边小口小口喝着手里的牛奶一边好整以暇地打量他。

“回过神了?”迹部满意地看着忍足放空的眼神开始重新聚焦,凝缩在一点,整个人从自闭状态重新脱离出来,忍足管这个叫“锁闭心扉”,他在外面的时候也就应着叫,但独处的时候他还是喜欢管这状态叫“灵魂出窍”——只不过很显然,今天并不是个什么时候调笑的日子。

“啊。”忍足无意识地应了声,小幅度地摇了摇脑袋,迹部很容易看见那深蓝的头发里那两只小耳朵敏锐地动了动。然后,他看见忍足笑了起来,那对锐利的眸子也转移到了他手中的杯子。

“牛奶?”他问,声音还带着点哑。

迹部无所谓地晃了晃,牛奶也快见底了,他干脆一口气喝完,按照惯例翻过杯底示意自己没搞小动作,把杯子放在一边。

忍足看着迹部那副写满理所应当的倨傲表情又忍不住发笑。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前两年为了不喝牛奶动不动就要和他打一场的大少爷是谁来着,要不是因为大少爷手气差到可以又是个愿赌服输的性子,恐怕他俩早就因为胃病或是精神衰弱进好几次医院了。

而且照顾醉酒的人真的很麻烦,尤其是醉酒的血族,要一边扛着把人整顿好还要一边防止动不动就被人抱住啃脖子。而且好不容易把人洗净打理好送上床哄睡,还要任劳任怨的去收拾一地狼藉,不然就要等着被醒来后洁癖症发作的大少爷狠狠的咬上一口,被迫结束赖床状态去打理屋子。

忍足使劲把自己从追忆往昔的状态中脱出来,看见迹部已经打算起身坐过来连忙坐正出声阻止。

“我还是伤患。”他说。

迹部的脸沉了下去,他紧抿着唇,狠狠地瞪了忍足一眼。

“——其实也不算太严重。”忍足感觉自己一下子就没了底气,他默默从坐正的状态恢复到一滩烂泥的状态,“只是我感觉谦也要来了。”他抛给迹部一个“你懂的”的眼神。

迹部一下子熄了火。他有些气冲冲地向门口走去,忍足毫不怀疑虽然迹部不是在迁怒但他绝对有那么一两分想要把地跺穿的念头,但他最后还是将其归类于自行攥写的《迹部观察记录》“如果血族饿狠了之后会有什么后果”这一分栏里去。

 

忍足谦也,忍足的堂弟,一个风风火火能跑能跳被忍足亲切称为“傻白甜”的,狼人。

“侑士!”

一阵寒风突然窜进来,忍足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而且当他看到自家堂弟向自己弹来的时候条件反射地向边上一滚,成功逃脱谦也的“来势汹汹撞一下怕是要犯三天恶心”的热情拥抱。

“晚上好啊,谦也。”忍足摇了摇尾巴——滚一下花了他大力气,他现在还有点没缓过劲来,“小心点啊,我现在是伤患。来,先把我搀到沙发上去——哎你轻点!忍足谦也你怎么搞的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你怎么还是那么大力气。”

迹部没管那边的兄弟闹剧——反正每次都是闹着玩,不碍事,而且负责收拾屋子的又不是他。

他看着门口的另一个跟着谦也一起进来的家伙,心里不自觉地冒出一股极淡的排斥感觉。

“你好,我是白石,白石藏之介。”

迹部看了眼那人伸出的手,没管它,只是轻轻抬了抬下巴,声音是一贯的倨傲:“本大爷是迹部景吾。你和忍足谦也那家伙是什么关系?”

 

“侑士。”

忍足猛地转头,在弟弟那藏着担忧的眼睛里看见自己的竖瞳。他长叹了口气,强迫自己放松下来,瘫倒沙发里。

“路上捡的?”他的目光瞥向在一旁和迹部交谈的白石。

他顿了顿,又用狼的肢体语言问谦也:「本家最近如何」

谦也看了看面色发白的忍足,叹了口气,学着他把身体蜷在沙发,像小时候那样。

“是啊。就那次回去的时候——走在路上就莫名其妙黏上来了,还挺能打的挺省心。”

「不必担心」

“是你黏上去的吧。”忍足稍稍松了口气,绷紧的脸也稍微放松了些。他从身后抽出抱枕,塞给谦也一个。

如果不是因为心中仍有兄弟爱,谦也恨不得马上就爬起来把抱枕一甩,指着当甩手掌柜当的心安理得的自家堂兄破口大骂“要不是你这家伙突然跟迹部跑了留一大堆烂摊子让我收拾我至于捡个战斗力爆表的人类来帮忙吗?”

不过,毕竟是一起长大的兄弟俩,虽然没有说出口,忍足还是在谦也幽怨的眼神里接收到了他那向来运气很好的堂弟的强力控诉。

“啊,很抱歉谦也。”忍足稍稍坐正身子,半调笑半严肃地回答他,“我可是把最清闲的活交给你了啊。”

 

“是你缠着那笨蛋的?”迹部收回打量忍足兄弟的目光,对于兄弟俩难得的和谐共处很是欣慰。

只不过语气还是带着冰渣子。

“也就那笨蛋相信,本大爷可不相信骑士。”

迹部选择性忽略了狼人与圣骑士几乎毫无干系这件事——如果一定要有联系的话,那时候的忍足兄弟俩还不过是爬来爬去连化形都不会的狼崽子,圣骑士能做什么,奶孩子吗?迹部狐疑又锋利的目光扫过白石,决定还是把这个“忍足式”的猜想给摁回到脑海底部去。

“我只是个吟游诗人。”白石面对迹部的敌意只得苦笑,“你知道的,圣骑士早就在数百年前被围剿的一干二净了。”

“所以你这次来是干什么?”迹部也不想在这个话题上过多纠结。

白石的目光向忍足兄弟飘去。很显然,兄弟俩还在拌嘴,根本无暇分心注意到这边构建起了一个极其隐蔽的结界。他看向迹部,正了正神色。

“总之,我也说不清楚。

也许是‘排异’,我一开始是这么判断的。但后来感觉到了不对劲,因为部分异族,根本没有受到影响。”

白石顿了顿,将声音又压低了些。

“可是狼人,无一例外。”

“谦也没受到太大影响。”迹部指出。那家伙现在还在沙发上活蹦乱跳的,和边上那株蔫成小白菜的忍足倒是形成了鲜明对比。

白石轻轻摇了摇头。

“他有。但是我帮他压住了。”

迹部挑了挑眉,冷哼一声。

“本大爷没记错的话,这是圣骑士才有的能力吧。”

白石耸耸肩,眼神倒是严肃。

“问题就在于,我是人类。最起码在感觉到不对劲前我一直都是。”

迹部感觉到那条闪了一瞬的线莫名就变得清晰了,他很快地抓住了它。

“你是混血。”迹部的语气很笃定,他给自己泡了杯茶,想了想,又给白石递过去一杯。

“我觉得我们有一会儿好聊了。”白石接过茶坐下,暗暗活动了下因为久站而有些发酸的腿。看着面前目光一下子变得炽热的迹部,他觉得他什么时候需要再去查阅一下资料搞清楚血族和圣骑士是否是真的不共戴天。

 

和白石的讨论最终也没得出什么像样的答案,只是估摸着猜出这是一次针对混血的清洗,只不过兽人因为有着兽与人转变的过程被误判成了混血——这是白石提出的假设,而迹部除此以外也一下子想不到合理的解释,也就默认了。

至于清洗的模式大概是“返祖”,白石估摸着是朝圣骑士这一方向“倒退”这一大闹心又有利的事实,今天的迹部已经不太想去考虑了——再不进食他的大脑要停止转动了。

谦也最后还是成功和忍足吵了一架,这让迹部放心不少。

 

谦也和白石离开后,房屋里一下子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你们似乎聊得很投机。”

忍足依旧赖在沙发上,也没看迹部,只是一个劲地看着着天花板上的灯,好像在经历了几年的同居生活后他突然对这位“同居人”产生了莫大的兴趣。

迹部凉凉地瞥了他一眼。

“本大爷饿了。”他说,语气倒是一如既往的理直气壮。

忍足只是笑。

“我不想起来。”他的语气里带着点无赖。

迹部压了压眉,径直走上前去。

忍足忙坐直身子,生怕迹部挤他一下——虽说大少爷也不是不近人情,但有些东西他还真是把不住度。迹部看见他的动作,眉头反而是拧得更紧。

“很糟糕?”他在忍足给他空好的那半边沙发上坐下,没等忍足回话又补充了句“本大爷已经饿了三天了没力气吵架”。这话又差点让忍足笑出声来,他低下头咳了两声,继续一点一点努力试图挪到迹部边上来。

迹部没得到回答,脸有点阴,他狠狠地瞪着还在挪动的忍足,恨不得把眼前这个莫名其妙跑神的家伙给烧穿。忍足埋在头发里的狼耳朵动了动,居然有点想要缩回的样子。

深知无视迹部给出的试图对话的讯息的后果,忍足仔细想了想,估摸着说了句“大概是两个月牛奶的量”,毫不意外看到迹部的脸色又沉了几分下去。

迹部猛地站了起来,只不过还没等他迈开步子忍足就把他的手腕给扣住了。

“轻点啊大少爷。”忍足耸耸肩,有些无奈地拍了拍沙发,“你看我都移到这边来了,你再走我不就是前功尽弃了吗。饿狠了吧?”

迹部倔了倔,还是饥饿感占了上风。他有些勉强地转过身,皱着眉让忍足离他远点,伸一只手过来就行。

“不要啃脖子?”忍足又笑他。

迹部回敬他一个白眼,抓着他的手看了许久。忍足怀疑,如果可以,迹部恨不得用他的目光把自己这只手给剖了,一滴血都不会浪费的那种。

房间里一下静得出奇。

“咬吧,没事。”还是忍足率先打破了这片沉寂。

迹部眨眨眼,干脆利落地咬了下去。血腥味很快就在在口腔中蔓延开来,迹部几近贪婪地摄取着忍足的血液,每一滴。

忍足安抚地摸了摸迹部的脑袋,手滑到后颈轻轻捏了捏,感受到手下那人一点点放松下来。

迹部抬头看了眼忍足。介于他还叼着忍足的手腕,不仅不凶,反而像是只奶豹子。他用舌尖轻轻碰了碰自己咬开的伤口。

“交换情报?”迹部喝足了,又一次恢复到他出门前的样子,嚣张、耀眼、精致。

他放开忍足的手,但也没坐远,只是挨着,转头就能看见那毛茸茸的耳朵扑扑着。

迹部直接上手去抓,忍足也没拦他。大少爷现在吃饱喝足开心得很,给他一个秋千他能直接给荡到月亮上去。

“大清洗。”

他们每次交谈都这样,说一半留一半。

“混血。”迹部补充。

“倒退。”忍足接得很快,他又很快补充,“也许我该变回狼形这样会更轻松些。”

“本大爷不介意。”迹部揉了揉忍足的耳朵,忍足这时恰好转过头来看他。

大少爷笑得眉眼弯弯,比太阳耀眼个数百倍。在某个瞬间,忍足差点要伸手去捉住他的手,把人狠狠揉进自己的血肉里——但也只是差点。

他只是笑着,听着迹部嚣张又肆意地说:

“反正本大爷养得起。”

钟声叩响。

十二点了。

 

】声(我流含量较低)● #
无论如何,依旧乐此不疲,并将其视为自救良方。 观察的发球非常快,而且很有力。的视线准确地捕捉到那枚黄色的小球,认真描绘着它划过的弧度。如果一个的球风能反应一个的性格的话,想...
】关于进食● #
原作者:弓土长川   众所周知,哪怕亲缘关系再近,一旦相处起来也是会闹腾不断的。 比如也。 但是,关于,不仅不属于同一种族而且在性格上都不太相融的两位,在同居生活中...
】恋人絮语:相思● #
原作者:弓土长川   后来去了英国,回了大阪。 “时差很糟糕啊,小。”在某次闲谈中,笑着跟谈起这件事来。他现在已经能很自然地捉着身边那的手,亲昵地叫他。 “就算是发邮件,但等小...
】关于种族互换的探讨● #
什么不对,“上一任狼是我。虽然我觉得你早就知道。”        冷着脸看他。他当然知道,但这并不重要,因为那是在的默许下公开的讯息。 “不过我现在已经推给也了,现在的我只是你的移动血库...
】自然而然● #
”气息的话的。 “你把本大爷改变了。”嘟囔着,倒颇为理直气壮。 摊手。也许他不是有意的,但奈何哪双充斥着好奇试探的、亮晶晶的与他发色相近的眸子,让他永远都没法坚定地对他说“不”。 所幸...
】天台闲谈 # # #
原作者:弓土长川   上到天台的时候,已经在那里了。 四月的天总是这样,要是不下雨,就是晴朗得让想舒舒服服躺好睡上一觉。天总是蓝的,透而干净,像是被故意涂抹开来装点用的;但空气中还是夹带...
】狩猎前夕● ● 藏 #
秩序,但聊胜于无。 无论如何,首先他要信任眼前那。 “石藏之介。”并不觉得自己半夜敲门把叫醒的行为有什么不对,他的目光有些冷漠地在本应属于也的房门上游离了一阵,随即转向眼前...
【跡x你】跡和你● 男神x你● 本命x你● 网球王子● 手冢国光● 乙女● #
,直到结束。 结束后,你把跡拉到二楼,还未等你发作,出现了。,也是你儿时的玩伴,小时候你们三个关系很好。你也不避讳,说出了憋在心里的话:“跡,你凭什么觉得我会跟你订婚啊...
/】天鹅物语● 网球王子bg● ● POT
回应。     “。”     “嗯。”     自然地拿过风间的书包,牵着她的手,向网球的方向走去。     夕阳把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看来下学期得向申请办一张家属证了...
乙女】雪日●bg● x你● 网球王子● 虐向
学生会,看见你后并不吃惊,不过你看得出来他似乎很不希望你的到来。     为什么?明明你什么也没做错,为什么要这么讨厌我呢?     住心里的不安,等到所有都走后,你才问起:“你看起来很不...
大人到底分手了没??● 网球王子● POT●
奇怪怪。     收藏!下载!     什么?说我已经下载过了?   (大笑)我怎么可能下过听过的歌!我只下了他女……       ……   (愣住)该死的,这俩……     喜欢一首歌什么的真...
:什么?她要跟谁相亲?● POT● 网球王子● bg
。       “你好,怎么称呼?”她心态平和地发过去消息,打算先礼貌友好一番。       “。”     轻飘飘的几个字大摇大摆地撞进她的眼睛里,她竟然有点懵。       一时间她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