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忍足谦也第一次独自偷溜出门这件事● 白谦● 藏谦 #网王同人文

sodasinei 2021-03-13

原作者:弓土长川

 

关于忍足谦也,稍微熟悉点他的人都知道他是个急性子。尤其是小时候,老是喊着“no speed no life”冲在前头开路,连跑两个来回才能在路上遇到慢腾腾负责收尾的侑士。

“你太慢了!”年幼的狼崽子鼓着脸冲自家堂兄抱怨。往往换来堂兄恶劣地在鼻头上一点,开始了滚动的第三个来回。

谦也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一向是速度之星的他,偏偏在化形上落后了侑士那么多。明明大家一开始都是狼崽子,怎么偏偏有一天侑士就从蓝毛团变成人了,而自己再怎么努力,最多也只是通过炸毛让自己变得大一点。

“嘛,很简单,是因为我比较强嘛。”已经化形成小男孩的忍足一把捞过沉迷于挖土吐槽的棕毛小狼崽,选择性忽略谦也那不断扑腾的四肢,把气呼呼的毛团揉得一团糟,再把谦也装进了一旁的篮子里,给他盖好小被子。因为他们俩是偷偷溜出家族领地跑到人类辖地边上的森林里玩的,为了不被怀疑,忍足谦也同学只好乖乖做一个狼宝宝玩偶——最起码在穿过那条不时会有人类经过的回家路上时他得这样忍辱负重。

虽然一次两次没什么关系,但当这是忍足侑士这个月底五次逃掉自己的小提琴课拉着自家傻乎乎的小堂弟跑得无影无踪后,忍足终于被爸爸强硬看住压往课堂。

谦也眼巴巴的送别自家委屈难过把小脸绷得死死的堂兄,强撑着难受回了房间。听到家里人远去的脚步声后,登时把小尾巴一摇,快乐地撒起了欢。

“侑士那家伙,我不要他带着也能进到那片森林里。”撒够欢了,谦也的小鼻子一皱,就开始想计划。虽然那段不可避免的与人类相撞的路避不可避,而且他每次过去都是被装在篮子里根本看不见路,但是他可是有着一个好鼻子。

左转,右转,很好,直行。

谦也埋在枯草丛里,小脑袋左看看右看看,小耳朵偶尔一动弹,紧张地接受着各种讯息。在确认无误后“腾”地一声弹起,极快地窜进了对面的森林。

“做到啦!”成功过来的狼崽子很激动,围着自己的尾巴转圈圈转了好一会儿,又绕到自己常待的树下躺下,露出圆乎乎的小肚皮,用右前爪不时挠挠自己的脑袋,忘情地滚来滚去。结果一不小心得意忘形,滚得力度太大了,再加之边上有个小斜坡,直接咕噜咕噜滚了下去。好容易停下后,狼崽子难受地拍拍自己漂亮的皮毛,痛苦的发现空气里浮了一层又一层的薄灰。

完蛋了。

谦也悲愤地抬起脑袋,准备哀嚎几句地时候,突然和眼前一个好看的男孩子撞了对眼。

他低头,又抬头。

闭眼,又睁眼。

那家伙还是呆在原地,一脸困惑的样子。

这次,怕是真的完蛋了。

 

白石觉得自己这一天过得有些奇妙。

早上起来晨跑的时候,意外地捡到了一本《狼族启蒙读物》,而且好巧不巧,里面正好有自己所需的关于圣骑士的资料。

中午吃饭的时候,妈妈以“好了差不多年龄了是时候该让藏林知道关于圣骑士的事情了”为由,给他讲了让他好奇七八年的关于自己血液里含有的那一小部分血脉的故事。

下午难得想要去家旁的森林里散个步顺便看看有没有心水的独角仙,却偏偏让他撞上了一只狼,或者说,一只奶凶奶凶的小狼崽。

他开始怀疑这是不是狼人了——如果是的话也太巧了。

 

谦也很崩溃,谦也很后悔,谦也开始想他温暖的家,想起爱他的爸爸和妈妈。

他努力用后腿蹬了蹬土,龇起牙来,想要吓吓面前的人类,最好把他吓走。因为《条例》规定不得对人类出手再去拨动他们敏感而神游的想象力了,哪怕是个幼崽也不行。

但是很显然,事与愿违。面前那家伙在安全范围内一脸好奇地打量着他,而且那只缠了绷带的手蠢蠢欲动,像是要抓他的尾巴。他憋了又憋,发出一声绝对能吓到自家堂兄的吼叫,然后痛苦的发现眼前那人全然不为所动。

“你好。”他甚至还在做自我介绍,“我是白石藏之介,你叫什么名字?”

谦也的毛炸得更厉害了,他飞快地环顾了下四周,直奔不远处那棵大树,狼爪子在树皮上刮得极深。

那个叫白石的家伙没有过来,太好了!谦也小心地扭了个角度,充满防备地盯着他。

那家伙蹲下来了!居然蹲下来了!

“我不是故意吓到你的,对不起。”白石一脸困扰地挠了挠脑袋,语气到很是诚恳。

“我只是想要和你说说话而已。”

于是谦也炸着毛夹着尾巴,听着眼前那个长得怪好看的家伙絮叨了一个下午,内容包括但不仅限于“心爱的毒草枯萎了怎样才能养好”“独角仙怎么可以那么可爱”“怎样才能让生活有趣一点”,如此种种,让忍足谦也得出一个结论,这家伙是个话痨。

白石一边单方面输出一边小心地观察着不远处的毛团,很是欣慰地看到小狼崽从炸毛夹尾的状态变成趴在地上摊成一张肉乎乎的饼,小尾巴还在微微的摇着——不过它的主人貌似没注意到这点。

“好啦,该回家啦。”白石站起来拍了拍裤子,向谦也伸手。

“需要我带你一程吗?”他问。

谦也瞬间从有些放松的状态里跳脱出来,但也没恢复到先前那种紧张状态,他看向白石。那人毫无防备地冲他敞开了怀抱,而且趴了那么久他都有些麻了,让人顺路载上一程也不是不能考虑。

但不是这样。

谦也窜到了白石后面,直接扑了上去。

而是应该这样。

他的爪子搭在白石肩上,他眼前就是白石毫无防备的脖颈。

白石倒是没什么大反应,他甚至把手伸到后面往上拖了拖谦也的屁股,笑着让他抱紧。

谦也将头搁在白石脖子边,稍稍蹭了蹭,打了一个小小的呼噜。

白石就这么背着谦也走出了森林,走过那条属于人类辖地的路,走到对面的森林前。

一个墨蓝色头发的男孩就站在森林边,一张小脸绷得死紧,白石感觉肩上的小毛团不自觉地抖了抖。

忍足看了白石一眼,径直绕到他后面把谦也抱了下来。

“谢谢。”他说,虽然他的语句里没半分感谢的意味。然后转身,抱着谦也走进了那片神秘的,被人类称之为“禁林”的森林。

白石眨眨眼。

所以说他今天过得真的有些奇妙。

而且,莫名其妙的,他觉得自己以后还会遇到那团小棕毛。

“嗯——Ecstasy!”

 

后续就是谦也被打了屁股连着三天不能下床。

忍足被连坐,也跟着关了三天禁闭。

还有,过了不到一个月,谦也就化形成功了,可喜可贺。

但他后来溜出去完再也没遇到白石了。

以上。

 

再补充,犬科捕食其实很少会选择咬脖颈的,尤其是体型差比较大的情况下

 

迹文】雨夜观察报告● 迹● #迹部景吾 #侑士 #
一分栏里去。   的堂弟,一个风风火火能跑能跳被亲切称为“傻甜”的,狼人。 “侑士!” 一阵寒风突然窜进来,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而且当他看到自家堂弟向自己弹来的时候条件反射...
迹文】狩猎前夕● 迹● #
秩序,但聊胜于无。 无论如何,首先他要信任眼前那人,侑士。 “之介。”并不觉得自己半夜敲门把人叫醒的行为有什么不对,他的目光有些冷漠地在本应属于的房门上游离了一阵,随即转向眼前...
迹文】关于种族互换的探讨● 侑士● 迹部景吾 #
什么不对,“上一任狼是我。虽然我觉得你早就知道。”        迹部冷着脸看他。他当然知道,但并不重要,因为那是在的默许下公开的讯息。 “不过我现在已经推给了,现在的我只是你的移动血库...
迹文】关于进食● 侑士● 迹部景吾 #
反倒是出奇的默契,让包括在内的一干人士实打实地好奇了一阵子。直到在某家常便饭式的家吐槽大会中给出两人相处其实是经历了一段时间才适应的解释,再加之迹部那平静又傲气的眼神威压,众人只好...
迹文】恋人絮语:相思●侑士●迹部景吾 #
反而是“似乎在和石交往”,迹部回了他六个点,并且认真帮他分析了下关于石的人品性格,看完回信倒觉得很有意思,冲自家堂弟大喊一声“迹部似乎把你划分到他的领地里去了”便扭头继续写信,留下一...
迹文】声(我流侑,迹含量较低)● 侑士● 迹部景吾 #
精致的花。 “还是那么难受吗?”皱着眉头看算是唯一一个相信对声音有着过于敏感的毛病的人。当他第一见到不适时,他猛地听见一声刺耳的哭声,吓得他凑到面前,却发现满脸痛苦...
【战刻/上杉信x你】关于那位不速之客 ● 战刻夜血● 戦刻ナイトブラッド● 戦ブラ● 上杉信● 战刻夜想曲● 上杉景胜● 直江兼续
什么解决方法。 “即使那样,不会和现在有什么区别。” 信揉了揉你的肩膀。 “忘了吗?我有孩子,景胜是上杉家的继承人。” “信……先生……” “,不用在意。”他把你圈在自己的怀里。 “遇到你...
诞生日 ● 戦刻ナイトブラッド● 战刻夜血● 上杉景胜● 戦ブラ● 上杉
原作者:aijima_sena   今天是你的生日。 神牙的计日方法和你原来世界的不一样,所以其实你早就搞不清了。但是景胜却是一直记着。 生日,还是你之前和景胜提起的。起初你只是好奇自己和景胜...
戦刻ナイトブラッド 上杉の陣 掌中之珠 翻译1 ● 战刻夜血● 戦ブラ● 上杉信● 上杉景胜● 甘粕景持● 直江兼续● 柿崎景家
、毫不留情向我袭来的异形妖怪…… 是和我所在的世界完全不一样的地方。 就这样,我和被称为“神牙”的异世界相遇了。 第一章 景胜“……放心。不论发生什么,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景持“——真的是,无防备...
【战刻/上杉信x你 生病】 ● 战刻夜血● 戦刻ナイトブラッド● 戦ブラ● 上杉信● 上杉景胜● 战刻夜想曲
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哈哈”   “啊,还有信大人……到现在还在陪我,真的太不好意思了,你看我没什么了,信大人快回去休息吧,被传染了就不好了。”   你喝掉了最后一口粥,想送出门...
【战刻/上杉信x你】簪子 ● 戦ブラ● 战刻夜血● 戦刻ナイトブラッド● 战刻夜想曲
,你珍惜它的原因,不止这些。 “不,是因为……”你沉默了一下,“是因为信大人送给我的第一个礼物。”你有些小声得解释道,“信大人教我带上的簪子……” 话音落下,身边的人似乎有些惊讶,很明显得...
【战刻/上杉信x你】戒酒 ● 戦ブラ● 战刻夜血● 戦刻ナイトブラッド● 战刻夜想曲● 上杉景胜
原作者:aijima_sena   可能是你第一信产生了争执。 你气鼓鼓得从信房间里跑出了出来,坐在了庭院里一个人生闷气。 你已经不止一提醒信少喝酒了。“四十九年一睡梦,一期荣华一杯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