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迹文】狩猎前夕● 忍迹● 白谦● 藏谦 #网王同人

sodasinei 2021-03-13

原作者:弓土长川

 

天一点点地暗了下来。

因为是阴天,天的颜色反而是纯粹的灰调的蓝,倒也不阴沉,只是暗。

忍足透过二楼的玻璃往外看,只能看见空荡而乏味的街。

一只乌鸦,也许是,突然拍了拍翅膀在那段扭曲的枝干上站好,单调地叫了两声,又振翅飞去。

忍足听见身后悉悉索索的声音。

“现在?”他出声问,但没有听见回答。

空气干得有些紧皱。

他回过身去,迹部正站在他三步远的地方看他。

 

迹部觉得自己很冷静,他冷静得快要疯了。

在做出那个大胆而疯狂的决定后,作为主要信息来源的他直接成了他们四个中最忙的一个。以往还有忍足陪着一起行动,但现在那家伙一幅残血样根本只能做幕后。

白石和谦也多少也帮了些忙,但毕竟没有合作过,而且俩人一幅绑定的样子让他看多了都感觉眼疼,直接丢几个任务给他们自行处理。

直到昨日。

“大体上都已经确定下来了,这些细枝末节我想也是可以放一放了。”忍足突然叫停了他们。那家伙虽然没出门,但由于这些天一直负责着人手调配、信息粗处理等一系列事务,所以状态比起另外三人来说也不算太好。

“来开场‘圆桌会议’吧。”他敲了敲桌子,说。

迹部已经记不太清他们那场“圆桌会议”到底分析了什么了,大概就是开头谦也那句有气无力的“什么啊这不是方桌吗”,还有自己头昏脑胀地把脑子里所有的、混乱不堪而又被直觉判定为有关联的所有讯息不加丝毫阻隔地向另外三个人砸过去的零碎片段——如果放在前几天他还有厘清思路稍微替忍足分担一下的余裕,但在连续经历了几日的不眠不休外加进食不足后他只想快点吐完回去休息。

但他对自己汇报完后的那一小段时间反而记得特别清楚。因为从宣泄的讯息流中勉强挣脱开来,他突然感到了全然的平静。一切都变得很慢,或者说,他像是突然被罩进了一个未知的空间,所有的一切都显得清晰而模糊。他的思维作着轻松而自在的梳理,但面对那团打结的讯息却灵巧地避了开去。

于是他放弃挣扎,透过那层罩子去观察另外三人。谦也一幅发愣的模样,但头顶不知是什么时候冒出来的狼耳则是敏锐的很,至于那条同样不知到是什么时候窜出来的狼尾,则被主人小心地藏在椅子后面,有些紧张地炸着毛。白石相比较而言稍微好些,虽说还带着几分困惑的神色,但也很快连同那一丝戒备一起给收进了微笑里,也说不清有多少是因为讯息,有多少是因为本能。

迹部又看了眼忍足。那是他第一次看见忍足大汗淋漓的样子,狼耳已经全然被汗湿了,毛也粘在了一起,显得有些发黑,突兀得并不算好看。他突然反应过来他方才全然是按照两人的习惯性模式汇报的,但没有一个人提醒他。

“好吧。”他看见忍足站起来,轻轻揉了揉谦也的脑袋,把那份莫名的警惕揉开,再挥挥手,示意白石坐到谦也边上来。

等到两人平静后,忍足笑了笑,打开地图。

“那么第一站就定在这里吧。”他的手指漫不经心地在地图上点了点。

 

忍足走到迹部边上,抬头看了看。

“他们还没起?”他的声音倒是很平静,“怎么起那么早?”

迹部也跟着抬头看了眼,谦也和白石似乎还在睡。

“很早吗?”他问忍足,可能是因为睡得有些饱的缘故,声音莫名有些软。

忍足忍不住笑了起来。

“还有两个多小时呢,不急。”他告诉眼前那个似乎睡迷糊了的大少爷。看迹部依旧一脸严肃的样子,又忍不住补了句。

“别怕啊。”

他又努力想了想,伸手去揉了揉大少爷的脑袋。

“没关系的。”

 

谦也下楼的时候,看到忍足和迹部正一人坐一张沙发,在喝牛奶。

他怀疑一定是自己起床的姿势不太对决定拉着白石再回去睡会儿,但很不幸的是,他的脚还没来得及动就被那两人的目光给冻住了。

额,精神意义的。

“醒啦?”忍足抬头看了眼还处在发愣状态的堂弟,又低下头去。

“厨房有牛奶,你们一人一杯。”

谦也的嘴角抽了抽,一小步一小步地向厨房挪去,速度慢到令人发指。

“对了。”他听见忍足又出声,马上顿住脚步,期待着自家堂兄改变主意。

但很不幸,忍足只是想要叫住白石。

“要盯着谦也喝完啊。”

谦也的肩彻底垮了下去。

 

说实话,对白石来说,住进血族的屋子可不在他的人生规划里,尤其是那血族还是权力颇大的贵族的情况下。

可问题就在于,他好不容易又遇见的小毛团的堂兄,在和那个血族,同居。

而且忍足谦也还是个隐性的兄控。

所以他只能努力克服自己的本能反应,毕竟照局势来看,他们得一起共事好长一段时间了,毕竟拯救世界可不是什么容易事。不过也称不上什么拯救,最多只是趁大部分人没反应过来,抢先构建一个新的秩序,但聊胜于无。

无论如何,首先他要信任眼前那人,忍足侑士。

“白石藏之介。”忍足并不觉得自己半夜敲门把人叫醒的行为有什么不对,他的目光有些冷漠地在本应属于忍足谦也的房门上游离了一阵,随即转向眼前那个站在门口的家伙,“缘分真奇妙啊。”

白石觉得自己还是保持微笑比较合适。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

“明天,我是说在狩猎地。”

忍足的声音放得很低。

“你帮我看着点谦也。”

 

总之,时间差不多了。

外头的天已经彻底暗了下去,只有街灯惨白的光。

四人站在门口,倒是很安静。

没有人开门。

“有什么东西落下吗?”白石清了清嗓子,决定承担起打破沉默的责任。

谦也猛地回过神来,他用力拍了拍腰间,语气倒有几分不确定:“应该……没有吧。”

迹部和忍足面对面站着。

“外面挺冷的。”迹部说。

忍足点点头。虽说这个时间点在外面行动的几乎没有人类了,但以防万一,他还是被迫戴上礼帽穿好长风衣,把耳朵和尾巴藏好。他不由得怨念颇深地看了谦也一眼,好像谦也身上的连帽衫是抢了他的一样。

“有东西忘带没?”迹部没管忍足的小情绪,又一次低声问他,似乎还要再确认一遍。

忍足很乖地摇头。

迹部削了他一眼,从一边的挂衣钩上取下围巾,小心翼翼地给他包了个严严实实。

“这样眼镜会起雾的。”透过围巾,忍足的笑声有些闷闷的。

大少爷还是很傲气。

“那就摘掉。”

忍足立马捍卫自己的眼镜。

“我会努力让它不那么容易起雾的。”他冲迹部保证,并往大少爷嘴里塞了颗糖。玫瑰味的,加了他的血,是大少爷会喜欢的口味。

迹部再度看了众人一眼,拧开门把手。

“走吧。”

他说。

 

】雨夜观察报告● #部景吾 #足侑士 #
家伙,心里不自觉地冒出一股极淡的排斥感觉。 “你好,我是石,之介。” 部看了眼那伸出的手,没管它,只是轻轻抬了抬下巴,声音是一贯的倨傲:“本大爷是部景吾。你和也那家伙是什么关系...
】声(我流侑,含量较低)● 足侑士● 部景吾 #
原作者:弓土长川   我流侑,含量较低。 注意:一点偏童话向,足对声音十分敏感   从小到大,足对声音有着没由来的厌恶。 倒不是因为他厌恶与交谈,社交是必要的融入社会的途径,他并不想过于...
】关于种族互换的探讨● 足侑士● 部景吾 #
什么不对,“上一任狼是我。虽然我觉得你早就知道。”        部冷着脸看他。他当然知道,但这并不重要,因为那是在足的默许下公开的讯息。 “不过我现在已经推给也了,现在的我只是你的移动血库...
关于也第一次独自偷溜出门这件事● #人文
,像是要抓他的尾巴。他憋了又憋,发出一声绝对能吓到自家堂兄的吼叫,然后痛苦的发现眼前那全然不为所动。 “你好。”他甚至还在做自我介绍,“我是之介,你叫什么名字?” 也的毛炸得更厉害了,他飞快地...
】关于进食● 足侑士● 部景吾 #
反倒是出奇的默契,这让包括也在内的一干人士实打实地好奇了一阵子。直到在某次家常便饭式的足家吐槽大会中足给出两相处其实也是经历了一段时间才适应的解释,再加之部那平静又傲气的眼神威压,众人只好...
】恋人絮语:相思●足侑士●部景吾 #
反而是“也似乎在和石交往”这件事,部回了他六个点,并且认真帮他分析了下关于石的人品性格,足看完回信倒觉得很有意思,冲自家堂弟大喊一声“部似乎把你划分到他的领地里去了”便扭头继续写信,留下一...
】天台闲谈 #足侑士 #部景吾 #
原作者:弓土长川   部上到天台的时候,足已经在那里了。 四月的天总是这样,要是不下雨,就是晴朗得让想舒舒服服躺好睡上一觉。天总是蓝的,透而干净,像是被故意涂抹开来装点用的;但空气中还是夹带...
】自然而然● 足侑士● 部景吾 #
”气息的话的。 “你把本大爷改变了。”部嘟囔着,倒颇为理直气壮。 足摊手。也许他不是有意的,但奈何部哪双充斥着好奇试探的、亮晶晶的与他发色相近的眸子,让他永远都没法坚定地对他说“不”。 所幸部...
乙女】雪日●bg● 部景吾x你● 网球王子● 虐向
学生会,部景吾看见你后并不吃惊,不过你看得出来他似乎很不希望你的到来。     为什么?明明你什么也没做错,为什么要这么讨厌我呢?     住心里的不安,等到所有都走后,你才问起部:“你看起来很不...
/足】天鹅物语● 网球王子bg● 足侑士● POT
挂在右侧的肩膀上,向先一步走到门口的部和桦地迈着步子。     “足同学,请等一下。”一句语气平和的请求掷地,却格外有力。     足闻声停下脚步,侧身看向方才发声的,略微惊讶,是风间同学...
【芥川慈郎x你】你和小绵羊的日常● 本命x你● 网球王子● 男神x你● 部景吾● 丸井太 #
原作者:你们的老公洛蝶   芥川慈郎x你 你这个每天活蹦乱跳的,浑身上下大多都很健康,唯有这个胃折磨了你很多年,今天上午你又和小绵羊陪着丸井去新开的甜品店大吃特吃。 你以为沉寂许久的胃这次也不会...
部大人到底分手了没??● 网球王子● POT● 部景吾●
奇怪怪。     收藏!下载!     什么?说我已经下载过了?   (大笑)我怎么可能下过部听过的歌!我只下了他女……       ……   (愣住)该死的,这俩……     喜欢一首歌什么的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