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迹文】天台闲谈 #忍足侑士 #迹部景吾 #网王同人

sodasinei 2021-03-13

原作者:弓土长川

 

迹部上到天台的时候,忍足已经在那里了。

四月的天总是这样,要是不下雨,就是晴朗得让人想舒舒服服躺好睡上一觉。天总是蓝的,透而干净,像是被人故意涂抹开来装点用的;但空气中还是夹带着混着湿气的凉意,和弄着轻浅的草木香。

忍足看到他了,便冲他招了招手,向边上挪了挪位置,空出一小块地来。

“这边最舒服。”他说。

迹部便在忍足让开的地方躺下,和忍足一样。

“真不敢相信,本大爷居然会做这种事。”他嘟囔道,倒不是委屈,也不是抱怨。

忍足有点想笑,但他忍住了,只是小心翼翼地帮边上那人稍稍拢了拢头发。光打在金色的头发上,亮堂得好看,指尖似乎还残留着那人洗发液的气息,不是很甜,但闻起来很舒服。

舒服,忍足一向喜欢这个词。虽然他很难去找一个定义来约束它,但他就是无由头的喜欢。无论是风从耳边吹过夹带着的熟悉的气息,还是被阳光晒得暖融的被褥,或是一段旋律,一首诗,或者是边上那人在光下亮晶晶的眸子,他都喜欢。

“乱发呀乱发。”见迹部看过来,他随意说着。

迹部嗤了一声。

“你的记忆怎么突然衰退了?”

“与谢野晶子?”忍足笑了笑,但也把手给收回了,“谁说我是在吟诵呢?”

迹部撇了撇嘴,倒也没在乎他的诡辩,也像忍足方才那样去拢他的头发。

忍足的头发,看上去很柔软,但实际上还是有些结。作为踩点的忠实拥护者,忍足同学在关于时间的某些方面就会自然而然地做一些舍弃,毕竟梳开缠在一起的乱发可不仅需要时间。

“本大爷上次给你的洗发液和护发素你在用了没有?”迹部有些恼了,他用手指小心地扯开缠在一起的头发,又要尽力不去扯痛忍足。

忍足抿起嘴冲他笑了笑。迹部面无表情地扯了下他的头发,满意地看到眼前那偷懒成性的家伙的表情扭曲了一小下。

“好疼。”但语气还是带笑的。迹部白了他一眼,继续做着手头的梳理。

“让你懒。”

“反正你会帮忙嘛。”忍足半开玩笑地回了声,扣住迹部的手腕将它拉开,“算了,别管了。唔,好香。”

迹部直接把手插进忍足发间狠狠地揉了揉再松开,看着眼前那家伙一脸凌乱的表情,感觉心情更好了几分。

忍足也看着他笑。他喜欢看着迹部笑,尤其是在阳光下的时候,笑起来是那么好看,肆意又张扬,比太阳还要耀眼。

而且也更近。忍足想,但他把那只想要伸出的手给制止了。

会被烫伤的。他的心发出细碎的声响,在那片黑黢黢的空洞中不停地打转。

“说起来,迹部接下来想好怎么办了吗?”忍足把话题问得很含糊,但也很明确。他换成正躺的姿势,光就这么不加阻碍地铺了他满脸,晒得脸有些发烫,他甚至能感到脸上那细小的绒毛。

迹部眨了眨眼。

“都大会吗?本大爷觉得只要一个正选就够了。”

“是要给网球部的大家一点锻炼的机会吗?”忍足眯着眼,“既然迹部这样说的话,正选应该有人选了吧。”

“嗯,本大爷决定派宍户上场。”

“没有凤吗?他们可是搭档。”

“正因为他们是搭档。”迹部倒是很坦然,“所以他的短板反而被凤给掩盖了。既然并非毫无死角,那必定会有隐患。”

“所以是赌博了?”忍足又问他。

“只是规模稍大一些的训练罢了。”迹部轻哼了声,“在没有绝对的把握前,本大爷可不会轻易去掷骰子的啊。”

“说起来——”迹部用余光瞥了眼忍足,那人墨蓝色的头发被光照得暖洋,他身上的那层奇怪的隔阂似乎也被化开了许多。

“现在可能有点早,忍足,你高中——”

“我想吃草莓蛋糕。”忍足冷不丁地插了句。

迹部很是习惯他随时跳脱开来的话题,自然也不会像初次那样起身拽着忍足去买。

但他还是稍稍皱了皱眉,把手摊开,举到眼前。

光就这么跳到了他的指尖上,静谧的,无声的,却又无法拒绝。

“但是你不喜欢吃草莓。”

他听见忍足低低的笑了笑。

“是的。”他承认,“我只是一下子很想。唔,可是是因为那朵云和奶油有那么点相像吧。”

忍足伸出手去,在天空中稍稍比划了几下。

迹部偏过头来看他。忍足躺在那里,眼睛眯起来,头发又是散乱的,被阳光一化,倒显出几分说不出的温柔来。那句话又是混在风里的,带着点好闻的草木香。

他想,去问忍足草莓在哪里似乎并不重要。

因为忍足并不是真的想吃草莓,而且他也不喜欢。

莫名其妙的,迹部猛然回想起他们第一次在天台的闲谈,当他问起忍足为什么会突然跳跃话题的时候,忍足也是这副被太阳晒化了的模样,声音也是混在风里,平静的说着不过是刚好想到。

他当时应该再问一句的。迹部想。

但现在做也不晚。毕竟天气是那么好,好到似乎所有的越界都可以被大方的原谅。

“无论是谁吗?”

他只是想知道,不,也许只是因为身为冰帝王者的自己不能忍受自己最亲密的朋友,也许,朋友——他根本不知道他为什么会问这么一句,他勉强将其归结于方才那阵带着轻浅的草木香的风,它轻轻抚过,将一片樱花花瓣遗忘在了忍足的发间。

迹部莫名其妙的从心底感到一阵鲜明的脱力感,他的心饱胀得快要流出来了,和着太阳,暖融而滚烫的,毫不顾忌的大胆奔放的洒出去,把那块水彩色的天彻头彻尾铺上属于他的色彩——但他还是一副嚣张肆意的模样,像是方才不过说出一句再正常不过探究。

那个人就这么突然转过头来,他那因为困意而染上了点湿气的眸子就那么撞进迹部的眼里。

迹部感觉全世界的颜色都在那人眼里炸裂开来。

忍足的回答是那么认真,那么清晰。

“不。”

迹部隐约看见那片花瓣从忍足的发间滑落下来。

“因为我知道你会听。”

他听见忍足说。

迹部想,他自己也突然有点想吃草莓蛋糕了。

 

】恋人絮语:相思● #
原作者:弓土长川   后来去了英国,回了大阪。 “时差很糟糕啊,小。”在某次闲谈中,笑着跟谈起这件事来。他现在已经能很自然地捉着身边那的手,亲昵地叫他。 “就算是发邮件,但等小...
】关于进食● #
原作者:弓土长川   众所周知,哪怕亲缘关系再近,一旦相处起来也是会闹腾不断的。 比如谦也。 但是,关于,不仅不属于同一种族而且在性格上都不太相融的两位,在同居生活中...
】雨夜观察报告● ● 白谦 # # #
家伙,心里不自觉地冒出一股极淡的排斥感觉。 “你好,我是白石,白石藏之介。” 看了眼那伸出的手,没管它,只是轻轻抬了抬下巴,声音是一贯的倨傲:“本大爷是。你和谦也那家伙是什么关系...
】声(我流含量较低)● #
打出巨熊回击后,突然问他,他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对。 信手擦了擦汗,他似乎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固执而有力。 “来自大阪的。”他看向,不知道为什么又补上一句,“记住的话...
】自然而然● #
”气息的话的。 “你把本大爷改变了。”嘟囔着,倒颇为理直气壮。 摊手。也许他不是有意的,但奈何哪双充斥着好奇试探的、亮晶晶的与他发色相近的眸子,让他永远都没法坚定地对他说“不”。 所幸...
】关于种族互换的探讨● #
似乎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他伸手指了指和自己,“如果我们种族互换的话,可能这个世界就要乱套了吧。” 瞥了他一眼,似乎觉得的奇思妙想颇为愚蠢。但他还是顺着思考了一下,如果他是狼,无可否认...
【跡x你】跡和你● 男神x你● 本命x你● 网球王子● 手冢国光● 乙女● #
,直到结束。 结束后,你把跡拉到二楼,还未等你发作,出现了。,也是你儿时的玩伴,小时候你们三个关系很好。你也不避讳,说出了憋在心里的话:“跡,你凭什么觉得我会跟你订婚啊...
/】天鹅物语● 网球王子bg● ● POT
回应。     “。”     “嗯。”     自然地拿过风间的书包,牵着她的手,向网球的方向走去。     夕阳把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看来下学期得向申请办一张家属证了...
大人到底分手了没??● 网球王子● POT●
音乐平了,听着音乐的时候也喜欢做点什么,比如看看关注的歌单什么的,看看大家有什么喜欢的歌。      我在音乐平台上关注了的女朋友。关注她音乐平台账号这种事情应该也算常规操作吧,毕竟社交账号是...
乙女】雪日●bg● x你● 网球王子● 虐向
学生会,看见你后并不吃惊,不过你看得出来他似乎很不希望你的到来。     为什么?明明你什么也没做错,为什么要这么讨厌我呢?     住心里的不安,等到所有都走后,你才问起:“你看起来很不...
】狩猎前夕● ● 白谦● 藏谦 #
。 等到两平静后,笑了笑,打开地图。 “那么第一站就定在这里吧。”他的手指漫不经心地在地图上点了点。   走到边上,抬头看了看。 “他们还没起?”他的声音倒是很平静,“怎么起那么早?” ...
:什么?她要跟谁相亲?● POT● 网球王子● bg
。       “你好,怎么称呼?”她心态平和地发过去消息,打算先礼貌友好一番。       “。”     轻飘飘的几个字大摇大摆地撞进她的眼睛里,她竟然有点懵。       一时间她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