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迹文】恋人絮语:相思●忍足侑士●迹部景吾 #网王同人

sodasinei 2021-03-13

原作者:弓土长川

 

后来迹部去了英国,忍足回了大阪。

“时差很糟糕啊,小景。”在某次闲谈中,忍足笑着跟迹部谈起这件事来。他现在已经能很自然地捉着身边那人的手,亲昵地叫他。

“就算是发邮件,但等小景看到且有空回复的话,估计也要花上好一段时间了吧。”

迹部倒是一幅无所谓的模样,他想去揉忍足的头发,但由于靠近忍足的那只手被忍足好好握着,而另一只手去摸又觉得别扭,只好稍稍用力回握了下忍足。

“又不是不联系了。”他说。

也许是抱着顺其自然的念头,他们没去谈分手的事。毕业那天,他们交换了纽扣,忍足的脸红到可怕,迹部也觉得被他看得有些羞怯了起来。天气很好,樱花也开得浪漫,两人在僻静的角落里交换了一个带着阳光气息的青涩至极的吻。

然后两人分开。

忍足觉得迹部好像是一只风筝,他把线交给自己,留下一个会回来的可能性,然后毫不留念地离开。但想着想着,他又觉得自己也是一只风筝,他们只是相互交换了彼此的线。

他们很少通电。作为任性后的代价,迹部的时间被安排得满实,虽然他一贯能游刃有余地学习与处理,但也能感觉到这是家里在故意掐着那条紧绷的线。

在短暂的休憩片刻,他也想给忍足打个电话,想听那人孩子气的吐槽,或者是自己孩子气的抱怨,但是他最多只能做到把手机拿出来,翻出通讯录,任由指尖在拨号键上摩挲许久,一直到休息时间结束。

等到终于夜里稍稍闲下来后,他又莫名开始担心吵醒了一贯嗜睡的忍足,所以也就作罢,一边喝着冰咖啡,一边无所谓地翻阅文件。

但他们会写信。没有固定频率,全依忍足的心情。忍足发了,迹部就回他。

有时只有短短的“好”或者是别的什么,但终归是答复了。忍足也不没觉得被打击了之类的,因为他知道迹部都会很认真的看完,所以他还是自顾自地跟迹部讲着他觉得近日里发生的有趣的事,比如种在院子里的绣球花开了,比如第一次尝试做甜品但不小心失败了,偶尔也会讲几句网球部里的大家的现状。

唯一一封难得让迹部多说几句的反而是“谦也似乎在和白石交往”这件事,迹部回了他六个点,并且认真帮他分析了下关于白石的人品性格,忍足看完回信倒觉得很有意思,冲自家堂弟大喊一声“迹部似乎把你划分到他的领地里去了”便扭头继续写信,留下一脸呆愣的谦也和他身后同样呆愣的白石面面相觑。

他们就这么平淡而自然地过着属于自己的生活。

开学后迹部的时间相对而言反而宽裕了许多,但因为习惯了写信的通讯方式,他也没有主动打电话给忍足。但忍足似乎变忙了起来,所以他接过信件交流的一半主动权,他也会写点关于生活的什么回去,但不同于忍足的纯粹趣味式,他偶尔会发几句牢骚。忍足看着信总会不可避免地想象迹部别过脸去小声嘟囔的场景,然后看看日历,根据时间的充裕程度决定回信的时间。

假期的时候迹部并不全回家去。在不回家的那些假期里,他会从一堆亟待解决的事务安排中空出那么半天或一天的时间用来漫无目的闲逛。如果是雨天,他就去博物馆或者是图书馆,每一次去的都不一样,像是在开拓新地图。在图书馆看书时,他总是习惯性地拿几本爱情小说放在对面,虽然他并不会看。

“这个假期还是不回家吗?”忍足已经摸清了迹部的休假模式,在信的最后他问了一句。

迹部看了看日历。这是他和忍足一起挑的,在毕业那天,他们干脆把日历也交换了。忍足笑着说这很浪漫,他轻骂了忍足一句,看着日历上用鲜红的笔圈出的2月14也不免笑出了声。

手头的工作基本都做完了,按照时间规划来看他这个假期难得比较清闲。他吐了口气,简短地回复忍足。

“不回。”

他想了想,又迟疑着加上一句,“像你说的那样,出门走走挺好的。”

忍足没及时回他。他也没管,毕竟按照时差来看,那家伙还处于深度睡眠中。迹部偏头看了眼窗外,天不算蓝,但干净,很适合画一幅画,听一首歌。迹部一边把自己突如其来的文艺感归结于忍足,一边从两人一起创建的歌单里找出500miles听了起来。

他回想起在某个午后,他们俩躺在天台上戴着耳机哼这首歌,那天忍足还带了两根棒棒糖,一根草莓味一根牛奶味,而那天的阳光正巧是草莓牛奶味的,轻柔得像是一个吻。

但是旋律被电话铃打断了。迹部忍不住咬碎了嘴里那颗糖,巧克力味混着牛奶味瞬间充斥了口腔,带着点甜过头的发腻感。他看也没看来电人,接通了电话。

“什么事,本大爷——”

“小景。”

迹部愣住了。他一下子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只好用力眨了眨眼。他听见忍足的声音,柔软的,低低的,像是贴着耳朵坏心地吹气后把自己抱在怀里,带着点好闻的清爽的洗衣液的气味,加一首诗,一片树叶,一点阳光,再带一点不易察觉的困意。

像一杯在早春的樱里加了草莓的冰牛奶。

“我在你校门口,可以来接我一下吗?”

迹部握着手机就跑了出去。在校门口,他看见了背着包的忍足。他靠着树站着,带着耳机,嘴角噙着笑意,迹部一下子发现自己没有挂断电话。他清了清嗓子。

“忍足侑士,你给本大爷站直了。”

忍足站直了看迹部大跨步地向他走来,在迹部走到自己边上后,伸出手去,与他交换了一个残留着巧克力味道的吻。

 

偏题了

 

】关于进食● #
原作者:弓土长川   众所周知,哪怕亲缘关系再近,一旦相处起来也是会闹腾不断的。 比如谦也。 但是,关于,不仅不属于同一种族而且在性格上都不太相融的两位,在同居生活中...
】雨夜观察报告● ● 白谦 # # #
家伙,心里不自觉地冒出一股极淡的排斥感觉。 “你好,我是白石,白石藏之介。” 看了眼那伸出的手,没管它,只是轻轻抬了抬下巴,声音是一贯的倨傲:“本大爷是。你和谦也那家伙是什么关系...
】声(我流含量较低)● #
打出巨熊回击后,突然问他,他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对。 信手擦了擦汗,他似乎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固执而有力。 “来自大阪的。”他看向,不知道为什么又补上一句,“记住的话...
】自然而然● #
”气息的话的。 “你把本大爷改变了。”嘟囔着,倒颇为理直气壮。 摊手。也许他不是有意的,但奈何哪双充斥着好奇试探的、亮晶晶的与他发色相近的眸子,让他永远都没法坚定地对他说“不”。 所幸...
】关于种族互换的探讨● #
似乎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他伸手指了指和自己,“如果我们种族互换的话,可能这个世界就要乱套了吧。” 瞥了他一眼,似乎觉得的奇思妙想颇为愚蠢。但他还是顺着思考了一下,如果他是狼,无可否认...
】天台闲谈 # # #
原作者:弓土长川   上到天台的时候,已经在那里了。 四月的天总是这样,要是不下雨,就是晴朗得让想舒舒服服躺好睡上一觉。天总是蓝的,透而干净,像是被故意涂抹开来装点用的;但空气中还是夹带...
【跡x你】跡和你● 男神x你● 本命x你● 网球王子● 手冢国光● 乙女● #
,直到结束。 结束后,你把跡拉到二楼,还未等你发作,出现了。,也是你儿时的玩伴,小时候你们三个关系很好。你也不避讳,说出了憋在心里的话:“跡,你凭什么觉得我会跟你订婚啊...
/】天鹅物语● 网球王子bg● ● POT
回应。     “。”     “嗯。”     自然地拿过风间的书包,牵着她的手,向网球的方向走去。     夕阳把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看来下学期得向申请办一张家属证了...
乙女】雪日●bg● x你● 网球王子● 虐向
学生会,看见你后并不吃惊,不过你看得出来他似乎很不希望你的到来。     为什么?明明你什么也没做错,为什么要这么讨厌我呢?     住心里的不安,等到所有都走后,你才问起:“你看起来很不...
】狩猎前夕● ● 白谦● 藏谦 #
。 等到两平静后,笑了笑,打开地图。 “那么第一站就定在这里吧。”他的手指漫不经心地在地图上点了点。   走到边上,抬头看了看。 “他们还没起?”他的声音倒是很平静,“怎么起那么早?” ...
大人到底分手了没??● 网球王子● POT●
奇怪怪。     收藏!下载!     什么?说我已经下载过了?   (大笑)我怎么可能下过听过的歌!我只下了他女……       ……   (愣住)该死的,这俩……     喜欢一首歌什么的真...
:什么?她要跟谁相亲?● POT● 网球王子● bg
。       “你好,怎么称呼?”她心态平和地发过去消息,打算先礼貌友好一番。       “。”     轻飘飘的几个字大摇大摆地撞进她的眼睛里,她竟然有点懵。       一时间她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