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迹文】声(我流忍侑,忍迹含量较低)● 忍足侑士● 迹部景吾 #网王同人

sodasinei 2021-03-13

原作者:弓土长川

 

我流忍侑,忍迹含量较低。

注意:一点偏童话向,忍足对声音十分敏感

 

从小到大,忍足对声音有着没由来的厌恶。

倒不是因为他厌恶与人交谈,社交是必要的融入社会的途径,他并不想过于特立独行。而且通过交谈,有时也会得到些颇为有趣的消遣。

主要是因为他的听觉敏锐得不同常人。街上车轮驶过的轻响,在他耳里不亚于一场轰鸣,空气的流动,远处的喧嚣,全部都在无意识地干扰着他。

“妈妈。”年幼的忍足曾跟母亲抱怨过,“好吵。”

母亲低头看着皱着眉头一脸不耐的忍足,轻轻叹了口气。她自然没有听见相隔两条街道那户人家的院子里,一只初来的幼犬呲着牙对陌生的环境警惕地咆哮。

但她总是应该相信忍足的,他并不是一个吹毛求疵的孩子。她弯下腰轻轻抚摸着忍足的脑袋,试图安抚他有些紧张的神经。

“很抱歉我没听见。”她温和地看着忍足,语气是一贯的温柔,“也许可以试着使自己不被干扰吧,小侑。”

过了两天,忍足收到母亲赠予的一对耳塞。他垂下眉毛,双手有些不确定地捏着耳塞,向母亲道了谢。

但耳塞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使用时耳边的碎发总是不小心被一起卷进去,忍足不得不学会了自己梳头。而且声响不仅没有得到彻底阻挡,反而是模模糊糊顺着耳塞透进来,隐隐约约地抓一下,但听不真切——忍足已经数次听到模糊的叫喊声,取下耳塞才知道是在唤自己。再加之取下耳塞后的那一小段时间,各类声音被进一步放大,像是锤子企图在他的神经上凿开一朵精致的花。

“还是那么难受吗?”谦也皱着眉头看忍足。

谦也算是唯一一个相信忍足对声音有着过于敏感的毛病的人。当他第一次见到忍足不适时,他猛地听见一声刺耳的哭声,吓得他凑到忍足面前,却发现忍足满脸痛苦忍耐,额角已经泌出一层薄汗。

“侑士,怎么了?”谦也有些惊慌,尽可能放轻声音问自家堂兄,他方才已经意识到声音是从街上传来的,似乎是一个摔倒的孩童发出的哭声。

忍足面色苍白,像是僵在了那里。谦也注意到忍足的唇色有些发白,手也在奇怪的抖动。谦也觉得忍足这模样像是冻着了,他马上冲过去将半开的窗户关上,并把放在一旁的抱枕塞到忍足怀里。忍足神经质地抓着抱枕,拼命深呼吸才缓回神来。

谦也这才知道忍足有这个毛病。他想拽着忍足去找大人,却被忍足轻轻摆手拒绝了。忍足缓缓吐出一口气,小声地和谦也讲述自家这个奇怪的毛病的附加毛病——对声音里的情感过于敏感。

“刚才,我的脑袋里就像撞进一只飞鸟,它正拼命地用喙啄着我的神经。”忍足揉了揉一脸后怕的谦也,又顿了许久才缓慢地开口,“真的,好痛啊。”

注意到谦也刻意放低的声音里的关心,忍足抬头看向谦也,冲他展露一个以示安抚的笑来。

“已经好多了。”他看着谦也,“妈妈是对的。”

妈妈是对的。

在意识到无法彻底阻拦外界的喧嚣后,忍足选择将自己封闭起来。当与双耳相通的心扉被忍足刻意紧闭后,世界终于回归到了忍足可以接受的程度。他不再会在深夜被不知何处传来的呜咽惊醒,不再会莫名感到恐惧或是轻蔑。

为了倾听,心扉还是留下了一道极微的、并不明显的缝。但与此同时,忍足的共情能力较之以往下降了许多。很多情况下,他不得不从别人的态度来判断自己应该给予什么样的反应。于是他疯狂地摄取着书中的情感,尤其是浸润了爱情的书籍,往往给予他更好的参照与判断。

谦也对他依旧很是担心,俩人每次谈话谦也都要刻意压低嗓音。数次解释未果后,忍足干脆想方设法去逗谦也,不把谦也逗得炸毛就不停止。几次之后,谦也已经敢在电话里跟忍足大吵大闹,这让忍足松了一口气。

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忍足已经和别人没有什么区别。他不再会难以控制地泄露一小丝不快,而总是在最恰当的时候给出最应该的反应,完美得甚至有些像是机器。虽然在某些时候,忍足会觉得有一种莫名的空虚。哪怕是和自己关系最好的谦也,他有时也会觉得他们之间有一层无形的薄纱。

声音把他的心一起剥蚀走了,忍足想。也许,他得锁着他的心扉一辈子。

后来忍足到了东京。陌生的环境让他觉得有些说不出的难受。入学那天,他不小心上错了车,错过了开学典礼。他仰面躺在长椅上,只能看到被光照得发白的尘埃。于是他给谦也打了个电话,嘟囔着东京的糟糕。谦也在电话那头闷笑,时不时应和他两句。

注意到略显吵闹且持续不断的脚步声后,忍足挂断电话去了网球场。网球场内正在比赛,忍足第一眼就注意到了迹部。这时迹部恰好抬起头来,他们的目光短暂的交汇在一起。忍足听见了奇怪的声音,像是空气碎裂,他不由得把心再紧了紧。

忍足也打网球,但比起喜欢,更多只是顺其自然。在找到“治疗方案”前他就注意到,如果将自己的精神过于集中在某一点时,声音便不会对他造成过分干扰。那时谦也因为看了比赛的缘故闹着要学网球,于是他也就跟着一起打起了网球。

但有时候,忍足搞不清网球对自己而言到底是什么。他很容易打出别人很难打出的球,教练称他们兄弟俩都是练网球的绝佳苗子。但在他看来,轻轻松松就能站到顶端,着实有点无趣。不过无论如何,忍足依旧乐此不疲,并将其视为自救良方。

忍足在观察迹部。迹部的发球非常快,而且很有力。忍足的视线准确地捕捉到那枚黄色的小球,认真描绘着它划过的弧度。如果一个人的球风能反应一个人的性格的话,忍足想,迹部和自己在本质上有着莫名的相像。

忍足觉得自己的心有些灼热。

他想和他打一场。

在那场一对二的比赛结束后,忍足走到场上,向迹部发出了比赛的信号。迹部欣然同意,还打了个响指,发出“胜利属于我”的宣言。这时,尖叫和呐喊声格外响亮,但忍足的神情却很平淡,带了点笑意。

“真是个爱搞华丽的家伙。”忍足轻笑。

他们开始了比赛。比起刚才在看台上看到的,迹部的发球还要再快上一些。忍足收了心神,专注于捕捉球的轨迹。场地交换时,迹部主动指出他的观察,挑衅式地问他是否要展现本事。忍足心里为自己的眼睛动向被迹部所察觉暗暗吃惊,但还是不着痕迹地把话题收了回来。

他们继续着比赛。

“对了,我似乎还没问你的名字呢。”在他打出巨熊回击后,迹部突然问他,他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对。

忍足信手擦了擦汗,他似乎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固执而有力。

“来自大阪的忍足侑士。”他看向迹部,不知道为什么又补上一句,“记住的话对你有好处。”

迹部侧过脸来,露出一个肆意的笑来。

“忍足侑士吗,我会好好记住的。”

他们后来的比赛更像是斗嘴。他们一边嘲笑着对方打出的招式,一边果断有力地还击。忍足觉得场外的声音变得模糊,唯有心跳的声音越发清晰。但他已经无暇去看他的心了,他们的比赛容不得半点恍惚——他们都擅长捕捉到对方的缺点加以攻击,熟练地像是比赛了千百次。

忍足甚至没注意到网球场里已经洒满了黄昏。

他听见迹部的笑声,明亮而肆意,却又带了点不易察觉的亲近。

他听见看台上的交谈,听见球破空而来带动的空气流动,但这并不像多年以前那样刺耳,反而轻柔地拂过他的神经。

他听见迹部把自己的球拍打飞出去的声音。

他听见了所有。

落地的网球,击碎的空气,还有那句嚣张肆意的“沉醉在本大爷的美技中吧”。

所有的一切,温和地像是一个吻。

忍足稍稍眨了眨眼。

没有突然袭来的耳鸣,也没有难以忍受的头痛。

只有一抹带着黄昏气息的风,轻轻地揉开他干涸许久的神经,渗进一点带着水汽的清凉。

“真是个从头到尾华丽的家伙。”他故作遗憾地叹了口气。

迹部笑着回他:“你比我预想的还要让我享受。”

他们走上前去。忍足小心地观察着自己的心,每往前迈一小步,他的心就敞开一些。

心跳声显得越发有力。

与此同时,忍足听到了另一个人的心跳。和他的几乎同步,越来越响,越来越近。

他的世界似乎只剩下了心跳,但似乎什么都拥有了。

当忍足走到网前后,他的心只有一小块还闭合着。他向迹部伸出手去。

迹部给了他一个好看到眩目的笑,握住了他的手。

忍足意识到自己的心彻底敞开了,像一只初醒的猛兽懒懒地打了个滚,小心翼翼地收好爪牙,自在地敞开肚皮,好奇地听着来自四面八方的声音。

他听见迹部轻轻的喘息声。忍足没由来地感到一阵轻松。

他想,他终于找到正确治疗方法了。

 

】关于进食● #
原作者:弓土长川   众所周知,哪怕亲缘关系再近,一旦相处起来也是会闹腾不断的。 比如谦也。 但是,关于,不仅不属于同一种族而且在性格上都不太相融的两位,在同居生活中...
】雨夜观察报告● ● 白谦 # # #
家伙,心里不自觉地冒出一股极淡的排斥感觉。 “你好,是白石,白石藏之介。” 看了眼那伸出的手,没管它,只是轻轻抬了抬下巴,声音是一贯的倨傲:“本大爷是。你和谦也那家伙是什么关系...
】恋人絮语:相思● #
看也没看来电,接通了电话。 “什么事,本大爷——” “小。” 愣住了。他一下子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只好用力眨了眨眼。他听见的声音,柔软的,的,像是贴着耳朵坏心地吹气后把自己抱在怀里,带...
】自然而然● #
原作者:弓土长川   “觉得应该让你知道,”看着对面的,缓慢地开了口。 他们正坐在一家私密性很好的咖啡厅里,挑的,会员制,这是对他拒绝去高级餐厅并且要求有一个相对平民化的环境后给...
】天台闲谈 # # #
眸子,他都喜欢。 “乱发呀乱发。”见看过来,他随意说着。 嗤了一。 “你的记忆怎么突然衰退了?” “与谢野晶子?”笑了笑,但也把手给收回了,“谁说是在吟诵呢?” 撇了撇嘴,倒也没...
】关于种族互换的探讨● #
什么不对,“上一任狼。虽然觉得你早就知道。”        冷着脸看他。他当然知道,但这并不重要,因为那是在的默许下公开的讯息。 “不过现在已经推给谦也了,现在的只是你的移动血库...
【跡x你】跡和你● 男神x你● 本命x你● 网球王子● 手冢国光● 乙女● #
,直到结束。 结束后,你把跡拉到二楼,还未等你发作,出现了。,也是你儿时的玩伴,小时候你们三个关系很好。你也不避讳,说出了憋在心里的话:“跡,你凭什么觉得会跟你订婚啊...
】狩猎前夕● ● 白谦● 藏谦 #
扭曲的枝干上站好,单调地叫了两,又振翅飞去。 听见身后悉悉索索的声音。 “现在?”他出问,但没有听见回答。 空气干得有些紧皱。 他回过身去,正站在他三步远的地方看他。   觉得自己很...
/】天鹅物语● 网球王子bg● ● POT
挂在右侧的肩膀上,向先一步走到门口的和桦地迈着步子。     “同学,请等一下。”一句语气平和的请求掷地,却格外有力。     停下脚步,侧身看向方才发声的,略微惊讶,是风间同学...
乙女】雪日●bg● x你● 网球王子● 虐向
学生会,看见你后并不吃惊,不过你看得出来他似乎很不希望你的到来。     为什么?明明你什么也没做错,为什么要这么讨厌呢?     住心里的不安,等到所有都走后,你才问起:“你看起来很不...
【手冢国光x你】手冢国光和你的恋爱日常● 本命x你● 网球王子● 男神x你● ● 真田弦一郎 #
冰山弄到手了。”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悠闲的举着红酒杯讲电话。 当你向窗外随意看了一眼的时候车已经开走了。 第二天当你到达办公室后,八卦的组员们成群结队的过来问你:“组长组长,那个男什么背景啊...
x你】婚后日常,恶搞向● 本命x你● 网球王子● 男神x你● 乙女#
原作者:你们的老公洛蝶   x你  你整天抱着手机刷微博,站在床边,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看了眼窝在床上对着手机傻笑的你。最近一段时间你都没认真理过,即使他搬出自己拿手的甜言蜜语,都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