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利甜文】和平年代● 艾伦● 利威尔● aot #同人

sodasinei 2021-03-13

原作者:腓腓的豆腐

 

*全文七千,一发完

*利歪在线养孩子

*二十二岁的利威尔捡到了十二岁的艾伦, 然后两个失去所有的人相依为命长大的故事

*城市地理位置以及气候都是虚构的

 

00.

 

三月的布莱顿,海岸边还吹着咸湿的海风,被冬天遗留下的寒冷无孔不入的充斥着空气,随着深蓝天空下一声海鸥的嘶叫,一同被扇动的雪白长羽拍打进翻滚的浪花里。

 

利威尔每次下班回来都正好路过这座城市最迷人的海滩,可惜由于近年来的战争影响,往日人潮如织的景象已难以得见。

 

利威尔像无数次一样,短暂的驻足在这片海天交映的蔚蓝之境前,扑面的海风像粗粝的砂纸一样擦过他的侧脸,他遥望着远处的海平线,再过片刻,天边那轮金红的太阳就会从那里落下。

 

他收回了目光,加快步伐往家里走去,他一向都在天黑前回家。

 

夕阳在他身后缓缓下沉,直到被淹没了最后一线光亮,天地终于缓缓被笼罩在黑暗中。

 

 

 01.

 

“艾伦。”利威尔轻手轻脚的推开门,屋里没有开灯,漆黑一片,他不由得皱了皱眉。

 

空气中弥散的沉寂气息让他感受不到一点别人的存在,这让他有些烦躁与不安,于是他下意识的去按开关,指尖还停留在半空,不远处突然传来一个低低的声音。

 

“利威尔先生……欢迎回来。”

 

利威尔的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随着声音的来源,他终于看见了沙发角落里蜷缩着的小小的身影,他迟疑了一下,停止了手上的动作,走了过去。

 

“艾伦。”利威尔挨着他坐下,“为什么不开灯?”

 

“我不小心睡着了,醒来天已经黑了。”艾伦的声音微弱发颤,“……抱歉。”

 

利威尔叹了口气,把手覆在艾伦的身体上,他的心跳快的有些不正常,瘦削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着,后颈已经出了一层薄汗。

 

“不要紧,艾伦,这没什么可怕的。”利威尔用手轻轻抚摸着他的头发,“来,看着我。”

 

话音沉寂在空气中良久,艾伦的身体仍在微弱的颤抖着,头却缓慢的向上抬了抬,直到露出一双半阖的眼睛。

 

“是我的疏忽,抱歉,艾伦,我以后会早点儿回来。”他顿了顿,“不会再让你独自面对了。”

 

艾伦无声的抓住了他的衣袖,看着他的眼睛,点了点头。

 

第二天,利威尔将家里所有的灯都换成了能够定时开关的,并且把遥控器放在了离艾伦常待的沙发最近的桌子上。

 

他不再留恋于布莱顿海滩短暂的宁静,每天的目标就是争分夺秒在天黑前赶回家,然后与艾伦一起看着窗外的夕阳落下,黑夜中亮起万家灯火。

 

艾伦的怕黑的毛病在他更早一段日子来到这里的时候还不曾有,只是在去年的一场猝不及防的大雨倾盆而下时,利威尔还在上班,艾伦一个人在家,屋内光线昏暗。他甚至没来得及去打开客厅的灯,一道轰鸣的闪电划过黑暗,撕破长空,最后落在他耳边爆炸。

 

艾伦脑海里轰鸣一声,那些被短暂忘记的旧事又一件不差的鲜活的浮现在他眼前,包括父母生前对他露出的抚慰的笑与掩饰不住惊恐的脸。

 

扑面的火光好像苍穹里飞过的流火,燃烧着温暖到灼人的温度,无情的吞噬了那么多人的生命。

 

或许并不是温暖的,因为与这段记忆相随的仿佛是一道刺骨的寒冰,让他整个人都开始禁不住的发抖。

 

艾伦头痛欲裂,像条脱水的鱼一样在地板上来回翻滚,利威尔回来时就看到了这样的景象,这时艾伦已经没了多少力气。利威尔蹲下身紧紧把他按在怀里,“臭小鬼,听着,现在已经没事了。”他用指尖擦去艾伦眼角的泪水,嗓音低沉,带着让人安心的笃定。

 

“好好生活吧,这里没有你所害怕的东西了。”

 

艾伦在失去最后一抹意识前,听见这句话落在他耳边,他脑海中恍惚的游过几个念头,最终还是支撑不住,晕了过去。

 

自那以后,利威尔再也没有在天黑后回过家,哪怕他知道艾伦会早早的自己打开灯。尤其是在冬天,天黑的更早,当他气喘吁吁的赶到楼下时,抬头看见温暖的光从玻璃散出,这总会让他的心头滋生一种奇异的感觉。

 

可是偏偏今天……利威尔懊悔于自己的疏忽,两年来艾伦已经很少露出这样的情绪了,他逐渐变得开朗,爱笑,不再对过去的事耿耿于怀。

 

可那双黑暗中的眼睛,该死,利威尔几乎立刻就在脑海中把他与两年前的艾伦重叠了,同样涣散失焦的瞳孔,充斥着无措与恐惧。

 

利威尔把艾伦抱回房间,等他的呼吸逐渐平稳之后,才安静的退出屋子,掩上了门。

 

他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垂下灰蓝色的眼睛,点了一支烟。

 

 

02.

 

利威尔第一次见到艾伦,是一个八月。

 

连绵不绝的阴云连续几周都笼罩在布莱顿上空,时而飘一场断断续续的雨,像是人发了一半被打断而没了后续的脾气,憋得怪难受的。

 

利威尔像往常一样,下班回家,走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路,却在家门口看见了一个蜷缩着的陌生人。

 

他脸色苍白,似乎十分营养不良,瘦弱的身体瑟缩在破布袋似的衣服里,像一把干枯的竹竿。

 

看样子不过是个十来岁的孩子,身上却几乎没有半分生气,只有那双祖母绿的眼睛,茫然无措的望着他,似乎带着无数复杂的情感,在黑暗的楼道里无声的与他对峙着。

 

“喂,小鬼,你从哪儿来的。”利威尔率先打破了沉默。

 

“……奥格。”那个陌生人低下头,声音微弱到像一阵嗡鸣。

 

利威尔紧紧的皱起了眉,奥格三年前爆发了战争,布莱顿离其也不过隔着一片海域,很多时候仔细听都能听到海的那一边炮火的轰鸣声。

 

然而就在前不久,这场战争已经落下帷幕,以奥格的失败告终。敌对国家占领了奥格,开始在那片土地上推行殖民政策。

 

“喂,你是奥格人吗?”利威尔一边说这一边往前走了两步。“怎么过来的?”

 

他的这句话不自觉的提高了音量,楼道里的声控灯被惊得亮起来,对方虽然低着头,感受到他的靠近,身体明显瑟缩了一下。

 

“没错……我偷偷上了离开港口的船。”

 

利威尔走到他面前,蹲下身体与他平视,他想了想,却不知道要说点什么。

 

父母已经没必要问了,看这孩子的样子,大概父母一个都不在人世了。利威尔想,真不知道这孩子是幸运还是不幸,失去了亲人,只剩自己无助的活在这世上。

 

不过……能活着总是好的。他轻轻闭了闭眼,“小鬼,你现在想怎么办,想留下来吗?”

 

利威尔没等到对方的回答,一抬手拎住了他的后衣领,将他提了起来,那孩子惊恐而疯狂的挣扎着,可是他实在太瘦弱了,利威尔几乎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另一只手稳稳的把钥匙插进锁孔里,推开了门。

 

利威尔把他丢进屋,在他绝望的眼神中关上了门。“别这么看我,如果你不想在这里生活的话,干什么蹲在别人家门口。”

 

“告诉我你的名字,然后去洗个澡,你现在脏的像刚从泥坑里爬出来。”

 

孩子听了他的话,惊恐的眼神稍微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另一张茫然。

 

他无措的站在那,低低的说:“我叫艾伦。”

 

利威尔深深的看着他,点了点头,“过来,艾伦。”

 

“从今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没有战争,也没有其他的什么。”

 

艾伦突然冲过来死死的揪住了他的衣角,他痛苦而混杂着泪水的脸上,那双祖母绿的眼睛绿的惊人。

 

“行了。”利威尔无声的把他揽进怀里,“别哭了,快去洗澡,我带你,走吧。”

 

 

03.

 

后来的日子里,利威尔偶尔会嘲笑自己的脑袋一热,看见个可怜的小孩,人家还没说什么,自己就上赶着一样把他拎进了家门。

 

不过他并不后悔。

 

利威尔快步走过海滩,一只海鸥在他前面低低的滑翔。

 

因为他也痛恨战争。

 

战争让艾伦失去了太多,同样也让他失去了太多,某种意义上,他们也算同病相怜。

 

利威尔捡到艾伦的时候,艾伦十二岁,他二十二岁。

 

那时候他舅舅刚去世不久,给他留了一大笔遗产,大概是对小时候没有善待他的补偿,又或者是因为,他们也是彼此最后的亲人。

 

刚开始,家里多了一个人的日子与平常没什么不同,艾伦太过沉默,总是一个人藏在毯子下,一藏就是一整天。

 

利威尔只好尝试着每天花更多的时间来陪伴他,在一个休息日,他第一次牵着艾伦的手,带他去海滩,那时候游客太多,艾伦怕的发抖,贴在他身边死死拽着他的衣角。

 

利威尔不高,肩膀窄而瘦削,怀抱里却刚好盛下一个艾伦。艾伦把头紧紧埋在他的衣服里,一直到回家才敢抬起头。

 

第二天,他们仍然出去,利威尔挑选了一个人更少的海滩,艾伦的情绪终于没有那么紧张,于是利威尔摸了摸他的头发,“试过赤脚走在沙滩上吗。”

 

艾伦摇了摇头,又在利威尔的指示下乖乖脱掉了鞋袜。

 

利威尔也做了一样的动作,然后又低下身子,替艾伦挽起了裤腿。

 

他把艾伦的手裹进掌心,牵着他在日光充沛的海滩上慢行,身后留下一大一小的两串脚印。海风卷过衣襟,他们遥望着海平线,听头顶海鸥的鸣叫与振翅声。

 

“海的那边……是什么?”艾伦问。

 

利威尔低头看他的眼睛,那里面没有多少痛苦,只有一些茫然。

 

曾经占领奥格的国家,如今又被其他国家推翻,硝烟弥漫不休,焦黑的土地上只有承受着灾难与痛苦的人民。

 

他斟酌了片刻,终于回答,“是过去,是每个人的过去。”

 

在这个战争频发的年代,布莱顿这座以旅游业闻名的海滨城市,像一片难得的世外桃源。

 

时间的车轮滚滚向前,不知是幸运还是怎么,战火始终没有蔓延到布莱顿。与此同时,世界战局正在往好的一面扭转,许多国家已经签订了停战协议。

 

等到这一天的到来时,艾伦十九岁,利威尔二十九岁。

 

 

04.

 

“艾伦,我回来了。”利威尔推开门。

 

“利威尔,欢迎回来。”艾伦懒洋洋的站在玄关处,张开双臂,紧紧的给了利威尔一个拥抱。

 

利威尔习以为常的让自己被艾伦嵌进怀里,然后又想要像往常一样离开,艾伦却没有松手,这次的拥抱显得格外绵长,长到利威尔几乎听见了艾伦胸膛里有力的心脏跳动声,以及感受到拂过他头顶发梢的艾伦的气息。

 

利威尔忍不住想起当初那个瘦弱的孩子,颤抖着揪住他衣角的身体,如今已经比自己高出了一个头。

 

“行了艾伦,想吃饭的话就快点松开。”

 

艾伦顺从的松开了抱着他的力度,嘴角依旧是懒洋洋的笑,垂下绿眼睛半真不假的抱怨,“利威尔真是冷淡,明明三天没见了,一点想念都没有吗。”

 

“事实上,我非常想念你,毕竟你还是个没断奶的孩子,一会儿都离不开我。”利威尔脱去大衣,艾伦接过,把它挂在衣架上。

 

“没断奶的孩子?没断谁的,利威尔你的吗?”艾伦嬉笑着退后几步,在利威尔露出恼怒的情绪,并且即将抬手揍他之前拉开一段安全的距离。“去休息下吧,我做了咖喱,待会儿一起吃。”

 

得益于利威尔的照顾,艾伦从小到大碰厨房的次数屈指可数,不过大概是天赋使然,虽然咖喱卖相不怎么样,味道竟然意外的还不错。

 

利威尔在艾伦满怀期待的眼光中把咖喱送入嘴里,然后点头,“不错。”

 

艾伦明显被这句话取悦了,笑意几乎要从眼睛里溢出来,但他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又立刻垂下嘴角,语气别扭的说,“谢谢,希望如此而不是你被出差折磨的累坏又饿坏了。”

 

利威尔瞥了他一眼,“有什么话直说,别跟我绕弯子。”

 

艾伦顿了顿,放下手中的筷子,连头也低了下去,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利威尔,以后能不能不出差了。”他声音闷闷的,“我见不到你整整三天。”

 

利威尔无奈的叹了口气,“艾伦,你已经长大了,这是我的工作需求,而且这么多年就这一次。”

 

艾伦固执的低着头,利威尔无数次告诫自己不能总是惯着他,可每次都败在艾伦可怜巴巴的发顶和眼神前。

 

他伸出手,抚摸着艾伦深棕色的头发,“行了,艾伦,吃饭吧,以后我都尽量推掉。”

 

艾伦终于像被抛弃的宠物狗一样可怜巴巴的望他一眼,又重新拿起了筷子。

 

利威尔的无奈与纵容格外短暂,下一秒他又重新变得严肃而深沉,灰蓝如冰雪的眼睛直直的看着艾伦,“艾伦,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利威尔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形容词来形容艾伦这股非比寻常的黏人劲,打个比方,假如艾伦现在有个更小一点的身体,他一定会在利威尔离开前坚决的把自己团成一团塞进利威尔的行李箱。

 

艾伦听见这话明显一震,他沉默的捏紧了筷子。

 

“利威尔……我梦见小时候的事了。”他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那大概是个噩梦,我感觉自己手脚都断了一样,用不上一点力气,也没法呼吸,好不容易挣扎着起来,想去找你……”可你去了大洋彼岸的城市工作,我找不到你了。

 

他没等利威尔的回答,自顾自的说下去,声音越来越干涩,“抱歉,我从小就是这样,一直追着你,像个拖油瓶,给你添了这么多麻烦。”

 

“闭嘴艾伦,如果你不想让我刚回来就揍你的话。”利威尔没有表情的听完,“啪”一下把筷子撂在桌子上,艾伦立刻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他干巴巴的想要补救,可惜利威尔已经起身,头也不回的进了卧室。

 

艾伦枯坐在桌前,利威尔的咖喱刚吃了一半。他的的胸口沉闷的像是浸满了水的棉絮,对于利威尔的思念如潮水一样淹得他喘不过气。艾伦觉得自己对利威尔的渴求简直到了病态。

 

可他闭上眼,仿佛又入了那晚的梦,火光在头顶爆炸,扑面的热浪把他掀出几米远。父母僵硬的面容,脏乱的客船,难民们惶恐的咒骂……

 

小时候艾伦也做过几次关于那场战争的梦,几乎整夜都陷入梦魇。第二天他顶着黑眼圈磕磕巴巴的告诉了利威尔,利威尔看了他三秒,把他的被子搬进了自己的卧室。

 

后来再梦到,似乎真就不会再害怕了,因为他可以紧紧的揪住那个人的衣角,甚至借着噩梦的名头,钻进那个人温热的怀抱里。

 

利威尔清浅的气息与温度包裹着他,艾伦呆呆的躺着,觉得身上的羽绒被似乎都比自己睡更柔软一点。

 

直到十八岁成人,利威尔才又把他的被子搬回了客房。

 

艾伦的第一反应是极度的不愿,他拦在门口不说话,只是委屈的看着利威尔,往常他们因分歧而产生对峙时,总会是利威尔在艾伦这样的眼神中妥协。

 

然而那一次,利威尔也只是无声的看着他,他的目光像两把利箭,轻易的洞穿了艾伦为自己内心拼命粉饰的真相。

 

“艾伦,你长大了。”他说。

 

艾伦无声的哀求着他。

 

“好,如果你想继续和我一起,那给我个理由。你还在做噩梦吗,艾伦。”

 

艾伦低着头,他想说是,可在利威尔沉甸甸的目光中,他嗓子干涩的像是失语了一般。良久,他终于不情愿的摇了摇头。

 

“好,那么你有什么非要跟我在一起的原因吗?”利威尔似乎只是象征性的问一句,三秒过去,他没等到艾伦的回答,于是开口,“让开。”

 

他的被子终于还是被无情的扔到了客房,艾伦刚开始的时候对黑暗与孤独的恐惧让他整夜难以入眠,可他憋着一口气不想去找利威尔,到后来竟也慢慢适应了。

 

或许那句话说的没错,或许没有谁离不开谁。

 

可是当战争的梦魇再次缠绕他时,他摔下床,拼命的跑过去推开利威尔的门。

 

没有人,只有一室漆黑而粘稠的空气。

 

 

05.

 

艾伦在客厅坐了很久,一直到墙上钟表的时针指向九。利威尔的门响了一下,艾伦立刻把目光投过去,可利威尔看也没看他,直直的走进浴室,没多久里面就响起了哗哗的水声,几缕热气从门缝里飘散出来。

 

艾伦鼓起勇气站在浴室门口,他刚才脑子一热说了那番话,利威尔大概也被真的气到了,他首要任务就是赶紧解释清楚,再跟利威尔道个歉。

 

恐惧和一些其他的情绪已经被感受到利威尔生气了的难过代替,艾伦自嘲地想,他对利威尔或许的确太过火,从十八岁那年到现在,否则利威尔为什么要一点点的把自己推开呢?

 

浴室的水声停了,利威尔披着浴巾推开门,差点和站在门口的艾伦撞个满怀。

 

“利威尔,我很抱歉,我……”艾伦慌张的退后一步,他刚才神游的专注,没听见开门的声音。

 

利威尔停也没停,转身就走进卧室,艾伦伸出一只手,连他浴巾的角都没捞着,他僵硬的站在原地,觉得自己各种压抑已久的情绪乱七八糟的挤在一起,好像整个人都要爆炸了。

 

“小鬼,如果你想进我的屋子,就快点把澡洗了,记得把水擦干净,别弄脏我的地板。”

 

艾伦怔住,利威尔的门没关,他的声音从卧室里传出来。

 

艾伦的情绪一下子奇异的全都消散了,他脑子像放空一样,什么也没来得及想,用最快的速度洗了个澡,然后抱着自己的被子冲进了利威尔的房间。

 

利威尔背对着他,听到艾伦弄出的动静也没什么反应,但艾伦知道他还没睡。

 

艾伦轻手轻脚的关上门,熄灭台灯,室内陷入黑暗中,他竭尽可能的在靠近利威尔的地方躺下。

 

艾伦看着他的背影,轻声说,“利威尔,你睡了吗?”

 

“没有。”

 

“今天的话我很抱歉,我没有说你照顾我是勉强或是别的意思。”

 

利威尔没有回应他的道歉,只是猝不及防的转过了身,艾伦被吓了一跳,他们间的距离一下子被拉进,他的鼻尖几乎能触碰到利威尔的额头。

 

“艾伦。”利威尔没有改变姿势,“这里是你的家,别对我感到愧疚。事实上是我应该对你说抱歉。”

 

他的嗓音低沉到有些沙哑,“把你带回来的那天,我发过誓,会好好照顾你,可我总会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缺席。我生气的是自己不能给你足够的安全感,让你没办法全身心的依赖我。”

 

“所以艾伦……”

 

利威尔未说完的话尽数被堵在喉咙里,他瞳孔紧缩,艾伦低下头,一边轻咬他的上唇,一边把他拥入怀中。

 

艾伦的动作十分生涩,他的吻也是一触即分,转而轻轻用额头抵住利威尔的额头,“利威尔。”他忍不住的用指尖摩挲着利威尔刚吹干的触感柔软的头发,“我一点也不想自己住一个房间,我想一直和你在一起。”

 

利威尔没有抗拒他的动作,只是像一年前一样开口,“理由呢?”他问。

 

“我害怕孤独,讨厌战争的噩梦,还有你说的,我需要你。”

 

“我很爱利威尔,我也只有利威尔,利威尔是我的全部,别让我离开你好吗。”艾伦把头紧紧地埋进利威尔的脖颈,像小时候一样,利威尔感受到肩头的衣服似乎已经变得濡湿。

 

“得了,臭小鬼。”利威尔用手揽住他的背,有一下没一下的安抚着,“睡吧。”

 

“最开始没有利威尔的时候,我根本睡不着,后来渐渐的好些了,可当梦到那场战争……我觉得整个人像死了一样痛苦。”

 

“是利威尔把我从战争中解放了出来,我人生的意义,只是利威尔而已,所以无论如何,请别讨厌我……”

 

艾伦的声音越来越微弱,很快就失去了意识,陷入了沉沉的睡眠中。

 

利威尔一直凝视着他的脸,那眼角大概还有没擦干的泪痕。良久,终于轻轻的抬手,覆住了那双紧闭的祖母绿的眼睛。

 

他想,艾伦啊,你也一直都是我的全部。

 

战争让我们失去了一切,孑然一身,又让我们相遇。

 

这残酷的美好的世界。

 

 

06.

 

艾伦和利威尔站在航行中的轮船上,看着一望无际的海洋。

 

半年前,最后一个区域的战争也落下帷幕,世界性的人权以及和平条约签订,各个殖民地终于获得了独立,被争夺了半个世纪的奥格以及它的人民终于从水深火热中解脱了出来。

 

利威尔请了长假,带着艾伦踏上了去往奥格的船。

 

等到踏上这片土地的这一刻,艾伦觉得在血液中脉脉流动着的什么似乎被唤醒了。

 

他俯下身子,轻抚过这片被硝烟与战火肆虐的土地。

 

新生的奥格正努力的实现着蜕变,公共设施被逐步的修复,人们已经对战争麻木的脸上终于破开了一丝裂缝。

 

那个时代正在逐渐被人们遗忘,同这片曾被鲜血染红的土地一起被封印在一个历史的角落,虽然即使再过很长的时间,那些伤痛带来的疤痕依旧不会愈合。

 

可是时间依旧向前,推动着每个人走向新生。

 

艾伦抓紧了利威尔的手,海风扬起他半长的发梢。

 

“海的那边,是什么?”他低笑着问利威尔。

 

“是未来,每个人的未来。”利威尔说。

 

(进巨乙女)异世界的相遇● 埃bg● 阿
不说,巨人化的真不错啊可我老公还是 顺序:/埃/敏/   『』 你一直在无视我,我不知道是不是我哪里做错了。 我无数次看着他失去伙伴与家人。当年玛亚之墙被破的那天,我第一次睁开了双眼...
(进巨乙女)对方睡觉的习惯● bg● 埃bg● bg● 阿敏● 阿明●
原作者:Ethereal   『』 严肃,负责,强大,可靠…… 这就是外人对的印象。 但是从没有知道,熟睡后的是什么样子。 睡着后的他面容上依旧没有浮现笑容,浅眠保持着警惕,但...
(进巨乙女)突然消失的点● bg● 阿敏● 阿明● 埃bg● bg
原作者:Ethereal   你怎么吃了我想吃很久的点? 小日常x3  注意避雷,小心ooc 谁说男孩子就不吃点了?(昨天买了一堆薯片奥奥放松,今天上称前异常恐慌) 顺序:/埃//敏...
(进巨乙女)一直都是一场骗局● 埃bg● 阿明● 阿
:埃/敏//   『埃』 从你嘴中说出的话总是似真似假,飘忽不定。 就好像那天在花园里,我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问你“要不要娶我,我可是贵族,你娶我我就给你们投资。”埃没有在意,仿佛和回答今天吃...
(进巨乙女)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的伴侣是AI● bg● 阿敏● 阿明● 埃bg● bg
。 顺序:/敏/埃/   『』 我以为我已经摸透了人性的一切。 作为国际最先进科技组织发明的第一个完全符合人类理想的人工智能,我一直都这么认为。我被输入了正确的是非观,正确的行动指令,正确的情感...
(进巨乙女)遇到困难淋雨回家● bg● 埃bg● bg● 阿敏● 阿明●
原作者:Ethereal   啊,19和团长敏好好写,以后大概都会写这个时段的✓ 顺序:/埃//敏   『』 外面哗啦啦的下着雨。 : 小鬼,带伞没有? 我: 嗯,带了,你去忙吧...
(进巨乙女)中秋贺bg● 埃bg● 阿明● 阿敏● bg
原作者:Ethereal   顺序:/埃//敏   『』 月光照进窗棂,闹的我睡不着觉。 月光吵到我眼睛了,我趴在床上愤愤的想,被子上残留的红茶香趁机溜进鼻间,我抱紧了被子。“好吧好吧”我...
(进巨乙女)当被说你不配● bg● 阿敏● 阿明● 埃bg● bg
原作者:Ethereal   漂亮妹妹们为什么不来找我1551,依旧长期接受点梗。 顺序:/埃//敏   『』 “喂喂最近训练很少吗?竟然还有时间说闲话?她不配难道你配吗?” “有这功夫...
(进巨乙女)毫无防备被别人摸头,他看见后● bg● 阿敏● 阿明● 埃bg● bg
原作者:Ethereal   我终于想起来更全员向了,最近一直在另一个合集写单人。 顺序:/埃//敏   『』 “嘁,刚刚聊的很开心嘛” “不,我没有吃醋。我已经过了爱吃醋的年纪了...
(进巨乙女)为了救他受伤● bg● 阿敏● 埃bg● 阿明● bg
原作者:Ethereal   原著背景。注意避雷,小心ooc 这次是刚当上团长不久的敏。 顺序:/埃//敏   『』 (绳索收缩,二配合着解决了巨人落在地上。我捂着胳膊找着不知所踪的马匹...
(进巨乙女)当我的脸上盖上白布● bg● 阿敏● 阿明● 埃bg● bg
发的没有刀,吓得连忙肝了这篇。刀这东西,虽迟但到。 顺便安利一下我的另一个合集,今天还肝了另一个合集的两篇。 没有了,我今天真的一滴都没有了。 顺序:/埃//敏   『』 “兵长,她已经...
(进巨乙女)离别的时候不说再见● 埃● 阿敏● bg
是会有的,对吧? 顺序:/埃//敏 注意避雷,小心躲避ooc。   『』 我和相差了十四岁。 年龄差最的地方在于,他比我要更早经历我会经历的。年龄差最苦的地方也在于此,因为我会经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