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哈文】吐真剂与爱情● 德拉科马尔福● 哈利波特● drarry #hp同人文 #虐甜

sodasinei 2021-03-13

原作者:腓腓的豆腐

*一发完    关于Malfoy喝下吐真剂简直像Potter给他喝了迷青剂一样这件事

 

    Harry站在咕噜咕噜冒着奇怪颜色泡泡的坩埚旁,手忙脚乱的拿起旁边的玻璃瓶,看都没看就将里面的东西倒了进去。

    原本绿色的汤药逐渐变成深紫色,并且散发出一股难闻的恶臭。梅林作证,Harry从来没有在魔药课上发挥的如此超常,把一瓶毒药炼制的如此完美。

    “噢Hermione,我需要你的帮助。”Harry绝望的呐喊,“不然Snape教授一定会让我留下来把每一个坩埚都擦干净的。”

    然而Hermione似乎并没有听见他的求助。头发蓬乱的姑娘把自己埋在草药堆里,有些暴躁的揣摩着每一个步骤。今天制作的吐真剂太过复杂,就连她都感到十分棘手。

    “该死的臭疤头,你在干什么。”一个令人厌恶的熟悉声音从背后传来,Harry不情愿的回头,绿色的斯莱特林手中拿着一罐曼德拉草,正一脸戏谑的看着他。

    “听着Malfoy,我现在没空理你,如果我不赶紧把这锅东西变成吐真剂,那么待会儿我的头可能会被Snape教授塞进小精灵的壁橱里。”

    Harry不耐烦的继续低下头,绞尽脑汁挽救着这锅颜色可怕的魔药。

    可惜金发的斯莱特林大概格外听不懂别人的言外之意,他不仅没识趣的离开,反而慢悠悠的向Harry走过来,结果差点被他的坩埚给熏个跟头。

    “破特!我真不明白你的巨怪脑子里都装的是什么,你熬出来的药剂味道简直像你刚从粪坑里爬出来一样可怕。”Malfoy脸上嫌恶的神情简直要溢出来,他死死捏住自己的鼻子,“你究竟往里面放了什么?”

    Harry痛苦的揉乱了一头黑发,绿色的眼睛里写满迷茫两个字,“之前一直是按步骤来的,可刚才……那瓶子里大概是开花豆荚?或许不是……”

    Malfoy抬起手,用盛曼德拉草的罐子狠狠敲上救世主的额头,“你为什么会认为制作吐真剂要用到开花豆荚?梅林,希望你丢进去的是别的有用的东西。”

    Harry头上一痛,正恼怒的要反击,却惊愕的发现罪魁祸首已经上前一步站在了他的坩埚前,正专注的翻看着魔药制作手册,不时往坩埚里扔些他认都认不出的植物。

    几分钟后,Harry眼睁睁的看着深紫色的汤药逐渐变的清澈透明,可怕的恶臭也随之消失了,之前恐怖又恶心的毒药现在变得像清水一样。

    “时间到了,先生女士们,让我来检查一下你们的成果。”Snape教授的声音响起。

    Harry依旧维持着一脸惊讶,他的嘴现在简直能塞进去一百个巧克力蛙。Malfoy笑着从他的坩埚前离开,准备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临走还不往嘲讽一句:“我亲爱的救世主,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你现在脸上的表情有多滑稽。”

    “对了。“他伸手指了指Harry的桌子,”把我的曼德拉草递给我。”

    Harry还处在极大的震惊中,他疑惑的思考着为什么该死的Malfoy会帮他完成吐真剂,又为什么会完成的这么简单又轻松。

    临了他得出一个结论,梅林,果然魔药课真是糟透了。

    但眼前的斯莱特林的的确确是帮助他免除了即将到来的Snape的一顿臭骂,以及挽救了格兰芬多被减的岌岌可危的分数。于是Harry顺从的准备拿起桌子上的罐子,然后把它递给Malfoy。

    可是救世主拿东西不低头看标签的毛病总也改不了。不仅如此,他还顺带着用长袍袖子挂倒了一片杂乱堆放着的瓶瓶罐罐,其中一个好巧不巧的在桌子上滚了一圈,然后“噗通”一声掉进了坩埚里。

    Harry又眼睁睁看着刚刚才平静下来的坩埚内的透明液体又开始咕噜噜冒起了泡泡。Snape已经听到了声音,黑着脸向这边望来。

    Harry刚想拿起锅盖,破罐子破摔的把坩埚盖住,身后的Malfoy不知什么时候又靠了过来,他把Harry从坩埚前拉开。

    “噢破特,我真佩服你巨怪一样的脑子,能轻松地毁了一切。”他不耐烦的嘲讽着,低下头想要像刚才一样查找原因和补救的方法。

    Harry盯着斯莱特林瘦长的身影,破天荒的靠在一边没出声反驳。

    就在这时,汤药似乎终于自发的完成了某种反应。“嘭”的一声,液体猝不及防喷涌而出,离得最近的Malfoy被淋了个湿透。而他刚才正好张着嘴想要说话,一下子被呛进喉咙里不少液体,开始惊天动地的咳嗽起来。

    Harry着急的扑上去,拍了拍Malfoy的背,他可不希望一个斯莱特林因为自己出事。“你没事吧Malfoy?”

    想了想,又记起了矫情的斯莱特林似乎还有着严重的洁癖,于是他抽出自己的魔杖,对着Malfoy施了一个烘干咒,和一个“清理一新”。

    Malfoy骨节发白,用力的攥着Harry的袖子,他从没有这么狼狈过,刚刚湿透又被胡乱烘干的头发凌乱的搭在额头上,现在还得靠在救世主的怀里,用尽全力压抑着自己的咳嗽。

    不过这次是他咎由自取,Malfoy在心里自嘲地想,谁叫你脑子一热凑过去了呢?不过,一切还是都得怪该死的Harry · Potter。

    Snape冷冷的声音响起:“Potter先生,因为你的莽撞导致Malfoy先生受伤,格兰芬多扣十分。“他眯了眯眼,似乎有点疑惑,”另外,我想你是否用了一些不入流的手段来威胁Malfoy先生,否则为什么他会来帮你处理你的烂摊子?”

    Harry瞳孔骤缩,立即想要开口反驳,却没想到被另一个人抢了先。Malfoy的声音在他怀里平静的响起。

    “教授,这是我自愿的。毕竟我做不到看着可怜巴巴的救世主还能袖手旁边,我知道他需要我的帮助。”

    四周围着的各院学生一片哗然,Snape的脸肉眼可见变得更加阴沉。一旁的斯莱特林阵营里发出阵阵唏嘘,Pansy揪着头发尖叫,“Draco,别到了这个时候还开玩笑!”

    Malfoy已经止住了咳嗽,可他并没有从Harry的怀抱里离开,或是松开攥着对方袖子的手。“我没有开玩笑。”他的情绪十分平静,“我说的都是真心话。”

    “够了,现在已经下课了,围着的人都散开。”Snape开口,严厉的目光落在Harry身上。“Potter,你究竟在你的汤剂里加了什么?”

    Harry呆滞的看着Malfoy的手,喃喃道:“之前出了一点小意外,但是Malfoy已经把它弥补了,从他手下制作出来,这应该是一份成功的吐真剂。至于刚才……我想我不小心把火石粉碰了进去,因为只有它是用方形的罐子装着的。”

    火石粉的作用——使魔药的效力成倍提升。那只是十分微量的一点就能起到的效果,而就在刚才,他把整罐火石粉都弄了进去。

    Harry绝望的低下头,与那双淡然的灰色眼睛对视,Snape阴沉的声音再次在上空响起:“吐真剂没有解药,只能等待药效过去,可加入了大量火石粉后,没人能确定它的维持时间以及实际效果,因此。”

    “格兰芬多再扣二十分。”他说。

    “Harry,你真的没事吧?”红发Weasley凑过来低声问。

    Harry有气无力的回答:“Ron,我想是的。”或者说,有事的可不是他。

    他回头,不出意外的看见了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紧紧跟随着他们的Malfoy。对方见被发现了也不气恼,干脆理直气壮的追了上来。

    梅林作证,Harry现在一点也不想看见他,他忍住扭头就跑的冲动,对着斯莱特林露出一个尴尬的微笑:“Malfoy……你在这里做什么,我记得下一节我们选的是不同课。”

    “叫我Draco。”金发斯莱特林不满的说,“随便选了什么,我只是一点也不想和你分开而已。”

    Ron惊愕的张大了嘴,旁边一路沉默的抱着魔法简史的Hermione也忍不住露出了扭曲的表情。

    “我知道你想整他,可你干嘛给他喝迷青剂?这也太可怕了Harry。”Ron崩溃的喊。

    “他喝的不是迷青剂,是……超强吐真剂。”Harry的表情比他还绝望,斯内普的话在耳边回响。

    “事实上,火石粉的功效是有限制的,他大概率只是喝下了一份效力超强的吐真剂罢了。现在他说的话几乎可以说是百分百可信,更甚,他可能会随心所欲的去做自己内心真正渴求的事情。好了Potter先生,麻烦你好好弥补自己犯下的愚蠢错误,在药剂失效之前照顾好Malfoy先生。”

    Snape留给Harry一个不屑的眼神,“现在我得去检测一下这锅汤剂的成分,确定一下我们的猜测是否如实。”

    “所以……”Ron的表情像刚吞了一千只鼻涕虫,“Malfoy喜欢你?梅林,是我没睡醒还是Malfoy疯了。”

    是我疯了,Harry想。

    “闭上你的嘴Weasley。”Malfoy少见的没去回击Ron,他的目光一直钉在可怜的救世主身上,笑容十分恶劣,“Harry,快点,我们要迟到了。”

    说完,他一把牵住了Harry的手,带着他大步向前。可怜的Harry差点被拉了个跟头,踉踉跄跄的跟了上去。

    可真让人难以置信,那个烦人又总喜欢找他麻烦的斯莱特林,竟然一直喜欢自己?

    Harry不禁想起他们一同去禁林时,Malfoy手里紧握的那盏帮助他们驱散黑暗的灯似乎一直垂在他的前方;魔药课上被Snape臭骂一顿之后,Malfoy带着一脸挑衅的表情,小心翼翼朝他传来一只千纸鹤。

    更或者……在摩金夫人的长袍店,金发的男孩带着倨傲的神情,一双灰色的眼睛却紧紧盯着他不放。

    不管怎么样……Malfoy变成这样是因为我,所以我得对此负起责任。救世主一边善良的想着,一边用力去抽出自己被Malfoy紧紧攥住的手。

    “Malfoy,这样有点不太好……”Harry一边对着旁边露出惊讶神情的同学微笑,一边咬牙切齿的说。

    “都说了叫我Draco。这没什么不好的,我现在一刻都不想和你分开,就当是弥补我们以前错过的那么多时光吧。”

    Malfoy的手握得更紧了些,他的目光里投射出复杂的情感,而其中最明显的是那仿佛能滴出水的温柔,“快点,你的课要迟到了,我不介意陪你去旁听。”

    一整天,霍格沃茨的学生们都眼睁睁看着传说中的救世主与他的死对头两个人紧紧的牵着手,坐在相邻的座位上,甚至是走在去教室的路途中。

    就连在图书馆的自习,Malfoy也紧紧牵着他不放,高傲的斯莱特林甚至把刚做好的魔药作业推过来,在Harry感激的神情中得意的挑了挑眉,以掩饰他微红的耳尖。

    Harry曾无数次想在斯莱特林装模作样的圈住他的腰,或者靠在他肩头假寐时拔出魔杖给对方来一个昏昏倒地,他知道现在的Malfoy……Draco是不会阻止他的。

    可他始终没有动手,也没有告诉Malfoy他的行径有多荒唐,他甚至没说出一句拒绝Malfoy的话。

    可能我真的疯了,Harry想。

    晚饭时间,Malfoy终于恋恋不舍的松开了Harry的手,他脸上几乎被失落与伤心填满。

    “好了……Draco,别伤心,我们明天见。”Harry忍不住安抚他,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我需要一个慰藉。”Draco的声音闷闷的,他抬手把救世主揽在怀里,不顾他轻微的挣扎和瞪大了的绿眼睛,“Harry,我以前简直每天都活在地狱里,梅林知道我多想引起你的注意,所以我用了一些那样的方式,希望你别恨我。”

    “现在简直像做梦一样。”Draco在Harry耳边一声轻笑,低沉的嗓音让救世主麻了半边身子,他觉得自己的耳朵好像已经灼烧起来。

    Draco终于从善如流的松开了手,Harry在他沉沉目光的注视下一路落荒而逃。

    格兰芬多长桌,Harry终于又和朋友们聚在了一起。

    “所以呢?他现在完全是放飞自我的表现?”Hermione往嘴里送进一块奶油蛋糕,“可为什么连你也跟着他发疯,Harry,难道你对Malfoy也抱有一样的情感?”

    Harry装作冷静的把一杯南瓜汁抵在嘴边,偷偷的往斯莱特林们的方向看去,不出意外看见了那双往这边张望的眼睛,他慌张的低下头,心乱如麻,“Hermione,别再说了,我也不知道。”

    Ron连最爱的鸡腿都啃不下去了,他看着好友纠结又不知所措的神情,突然想起金妮情窦初开时也无非是这样。

    不过作为讲义气的朋友,Ron努力按下自己的心惊,决定帮助Harry转移一下注意力,“嘿,别想那个斯莱特林了。明天可是休息日,咱们去帮海格照顾他的动物们怎么样,双角兽新生了一窝蛋,估计他现在已经手忙脚乱了。”

    虽然海格的那些蜘蛛朋友总让他觉得毛骨悚然,但为了Harry,Ron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Harry讪笑着转过头,“我答应了Draco明天一起去霍格莫德,跟他买点糖果。”

    “什么?!”Ron惊叫出声,“你叫他Draco?等等,就你们两个?你什么时候答应的?”

    “就在……占卜课上。”Malfoy丝毫不听特里劳妮教授梦呓似的讲课,反而在课桌底下一脸得意的把Harry的手扣在掌心,一会儿十指相扣,一会儿又松开,来来去去黏黏糊糊的磨蹭。

    Harry觉得脸上热的快要烧起来,根本没心情去听Malfoy都说了些什么,直到下课后Malfoy再三叮嘱他别忘了明天的行程以及见面的地点,Harry才知道自己究竟答应了多荒唐的事情。

    昨天还在针锋相对的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明天就重归于好,甚至要手拉手一起去蜂蜜公爵买糖果了,这简直要命。

    该死。Harry在Ron怀疑人生和Hermione若有所思的目光中狠狠的拍了拍自己的头,没什么手拉手!

    第二天,Harry披上自己的隐形衣,准时来到了蜂蜜公爵门前。

    Malfoy已经等在那了,他的脸上十分平静,没有一丝不耐烦,一直沉着又坚定的扫视着Harry可能到来的任何方向。

    Harry冒出一个奇怪的念头,要是我不来的话,他会不会一直这样等下去呢?

    Harry摇摇头,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可笑。他走到旁边的一个无人巷子里,揭下隐形衣,然后快步向Malfoy跑去。

    别再让他多等一秒了,Harry在心底想。

    目光与Malfoy在空中相接的那一刻,Malfoy平静的表情一下子转为欣喜,他稳稳接住了冲过来的Harry,又自然而然握住了他的手。

    “抱歉让你等了这么久。”救世主愧疚的说。

    “我刚来一会儿,你能来就好。”Malfoy笑着说。反正已经等了够久,他已经不在乎这片刻了。

    他简直不敢再回忆,刚才看见绿眼睛的救世主朝他跑来的身影时,他的心脏几乎要冲出胸腔。

    “好了,进去吧。”一个斯莱特林牵着一个格兰芬多,愉快的进入了蜂蜜公爵的大门。

    “吹宝超级泡泡糖?我不知道你居然喜欢这东西。”Harry看见Malfoy手心里鼓鼓当当的蓝色泡泡糖,实在没忍住,捧腹大笑。

    Malfoy苍白的脸因为羞愤而染上一层薄红,“够了Harry,事实上你没法不承认它吹出的蓝色风铃草泡泡有多漂亮。”

    “况且我没觉得喜欢吹泡泡是一件多丢人的事,就像一个斯莱特林爱上一个格兰芬多一样。”Malfoy无声的垂下了眼睛。

    Harry停住了笑,不自在的挠了挠头发,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只能又抓了些泡泡糖塞进Draco手里。

    “抱歉,我没想嘲笑你,作为补偿,这些算我送你的。待会儿我再请你去喝一杯三把扫帚的黄油啤酒怎么样?”Harry真诚的说。

    Draco看着他澄澈的绿眼睛,又换上了一副吊儿郎当的笑脸,“好啊,就这么说定了。”

    Harry替Malfoy结了账,他自己也买了一些糖果准备分给Hermione和Ron。他们两个一起拎着装糖果的袋子往外走,却碰上了另一个熟悉的身影。

    对方看着眼前并肩而行的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忍不住揉了揉眼睛,“嘿Draco,你们两个……别告诉我Pansy说的都是真的。”

    Draco刚想出声,Harry却抢了先,“Draco。”看着一旁的Blaise · Zabini脸色变得更加奇怪,他忍不住笑出声,“有什么事情就说吧,我先去三把扫帚等你。”

    Draco想了想,终于还是撒开了他的手。“等我一会儿,我马上过去。”他凑近救世主小声嘟囔。

    Harry摆了个OK的手势,头也不回的朝着三把扫帚走去。

    Zabini已经完全陷于震惊当中,Draco带着他来到一个没人的角落,他终于把满腹疑惑问出口,“Draco,听说你在魔药课上喝了吐真剂,现在一切行为都是自发的,那么你真的一直爱着那个救世主?”

    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这么多年来Draco带着他们每天不厌其烦的去堵格兰芬多们,也是为了引起救世主的注意?

    Zabini差点因为Draco的幼稚行为笑出声。

    “听我说,Blaise,其实那天我喝下的根本不是吐真剂。”在Zabini怀疑的目光中,他摊了摊手,“Severus教授可以为我担保,我相信他应该已经检测出那坩埚里的液体到底是什么了。”

    “那么你这两天是在干什么?”Zabini震惊的说,“别告诉我你忍辱负重的在全学院的人面前对救世主示好仅仅是为了等检测结果出来之后羞辱他。”

    Malfoy死死地皱起了眉,“你怎么会……”他话音未落,身后突然传来“嘭”的一声。

    Harry拿着一大杯黄油啤酒突然出现在他身后,并且毫不犹豫的朝他泼了上来。Malfoy像在魔药课上一样被淋了个湿透,可惜这次再也没有救世主手忙脚乱的烘干咒了。

    他瞳孔骤然放大,伸手去拉Harry的袖子,却被对方躲开了。Malfoy无措的站住,Harry怒极反笑道,“别让我再看见你Malfoy,不然我会把你的头按进你的风铃草泡泡里。”

    救世主头也不回的走了,只剩下两个斯莱特林彷徨的立在原地。

    格兰芬多休息室内。

    “伙计,怎么样,和Malfoy的一天愉快吗?”Ron表情夸张的说。

    “Ron,别再提起那个该死的斯莱特林。”Harry的脸上没什么表情,手却不自觉的攥紧了手中的书。

    “我想我可以提醒你一下……你的《黑魔法防御术大全》被你拿反了。”Ron悻悻的说。

    “Harry,你真的喜欢Malfoy?”Hermione实在看不下去他这副颓废的模样,“还是说你对他的行为感到非常困扰。”

    “如果是后者,那么恭喜你,明天的魔药课上你就可以获得解脱了,不管Malfoy是真情泄露还是弄虚作假。”Hermione一针见血的指出。

    Harry没回答,他已经知道了一切,他明白现在最好的选择就是装作若无其事的对所有人宣布,他烦透了那个Malfoy,陪着他胡闹也是出于对他的责任心。这样即使Snape告诉他吐真剂是假的,丢人的也只会是Malfoy。

    可是……梅林。Harry只要闭上眼,就能想起Malfoy望着他时专注而温柔的目光,他的心脏也随之不受控制的颤动起来。他简直想拿起魔杖对自己施上一个一忘皆空。

    好了,够了,不管怎样,明天一切都结束了不是吗。Harry对着Ron和Hermione丢下一句晚安,转身迈进了房间。

    第二天的魔药课上,Harry照例最后一个走进教室,看见Malfoy已经在前面的位置坐下,这不由得让他松了口气。

    Malfoy听到动静,第一时间向后看来,Harry低下头避开他的视线。

    索性Malfoy没有再做什么其他的事,魔药课平安无事的过去。下课前,Snape走到他的跟前低声告诉他下课晚点走。

    同样被告诉了这句话的显然还有Malfoy。下课后,整个教室里的人都朝外走去,Harry看见Ron朝他递来一个担忧的眼神,只能摇摇头表示没事。

    Malfoy就站在他身边,炙热的目光像是要在他身上烧出两个洞。

    “Potter先生,告诉你一件幸运的事,Malfoy先生喝下的并非是吐真剂,真是一锅什么魔法效力都没有的水而已。”

    Snape把阴沉的目光转向Malfoy,显然对他这两天做的荒唐事有所耳闻,不过他又对于这两个人的纠纷没什么兴趣。最终只是转身,宣布他们可以离开了。

    Harry扭头就走,刚踏出教室,手就被Malfoy紧紧牵住。救世主的神情冷漠又慌乱,他用力想要甩开,却被攥得更紧。

    Malfoy坚定的对他说,“Harry,你总得给我一个把话说完的机会。”说完拉着不住挣扎的救世主就往一旁的盥洗室里走。

    Harry抽出腰间的魔杖,指着他的头冷冷道,“够了Malfoy,别用这个名字叫我,也别再耍你的把戏 ,真相我可一字不差的听见了,如果你不想让我往你的头上扔几个恶咒的话,现在立刻放开你的手。”

    Malfoy忽然笑了,手上的力气没松懈一丝,“Harry,我确实没喝吐真剂,可我这两天对你说的和做的,全都是真的。”他专注的看着那双祖母绿的眼睛,里面愤怒的情绪逐渐转为惊愕,“我心甘情愿,曾经我想那是一厢情愿,可现在看来不是,对吗?”

    “我根本不知道你往你的坩埚里丢了什么。”Malfoy抿着嘴抱怨,”能让它失去效力变成一锅清水,这已经相当不容易了。如果Severus教授不拿起来品尝的话,它的外表简直和真正的吐真剂一模一样。”

    “听着Harry,摩金夫人的长袍店让我对你产生了兴趣,在霍格沃茨的相处中我对你情根深种。”Malfoy用深情却并不讨人厌的语调,一字一句的说。

    Harry的脸一直红到了耳尖,“那你为什么不一开始告诉我真相?”

    “真相不重要,是不是吐真剂也不重要,这两天我对你说的全部都是真话。”

    “况且。”金发的斯莱特林低下头,在救世主的唇上轻轻印上一个吻,“我还没愚蠢到需要吐真剂来告诉你我爱你。”

 

end

 

】睡眠障碍● drarry #hp人文
原作者:腓腓的豆腐   * 战后 治疗师德×傲罗救世主的同居生活 * ooc属于我 小饼一发完     “好久不见,。”   正埋头写病历的听见这人熟悉的语调,不耐烦的...
】时间会抹淡爱情吗● drarry #hp人文
。”提议。   “不行。“毫不留情的反驳,”况且是高兴看见你,而不是我们。这是两个人的假期,我希望不要有无关人等参与。”   似乎还想再坚持,但没给他开口的机会,“不然你跟我回...
】他是猫● drarry #hp人文
。   “是我。”笑着将手指插进他乱糟糟的发间,“不过我希望你也能叫我,好吗?”   回应他的是一个落在鼻尖的轻吻。   的眼神乱飞,脸红的像番茄,也没好上多少。   “知道了……...
】春日漫游● drarry #hp人文
,而是他刚刚输了某场游戏,现在正因为被要求履行这样的惩罚而感到羞愤,漫不经心的想。   毕竟真心实意的向告白,这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   “,别先入为主,我没有骗你...
】我搞到的了 #HP #· #· # #罗赫
。” 电话挂掉。出现在了的视线中。 原本一个·就足够吸人眼球了,再来一个·。不得不说,这两个人走在一起绝对是焦点。砸了咂嘴,今天居然没有记者在这。难得他特地捯饬了下自己...
】因为我姓 #hp人文
在扭头的那一瞬间也流下了眼泪 过了几天收到一封信,寄信人: :         你的魔杖是山楂木,山楂木代表矛盾。可我的杖芯是独角兽毛,而不是其他。我也曾向往光明,想要善良...
】男朋友喝醉是什么体验● drarry #hp人文
原作者:腓腓的豆腐   * 又名互相暗恋的那些年 * 视角 就完事儿 ooc属于我 [新春贺,各位春节快乐]   我第一次见到我男朋友喝醉的时候,他还不是我的男朋友,但也就因为那一次酒醉...
】英国病人● hp人文● DH
再次到来。" 金发男人轻轻地叹息,半阖着眼出了尼古丁: "听我说。 "听我说,。你还记得那首诗吗?" 特点了点头,用着怀念的语气念出他的心声: "二十丽姝,请来吻我————" 而...
】Curse apple● #hp人文
跑过来不由得掏出魔杖对着那个黑影   [阿……]   [嘿!!]   [……破?]   迟到就算了,现在还凶人家,这样迟早会失去这么帅气的我的!   从兜里掏出一个苹果,(这里没有...
】ABO|易感期● drarry #hp人文
原作者:腓腓的豆腐 *冰雪a×柠檬o 双向暗恋 一发完 ooc属于我       墙壁上嵌着的古老时钟刚刚走过十二点,时针缓慢挪动,发出“咔嚓”的一声,悄然融入寒凉如水的夜色中。微弱的月光穿过二...
[]举起魔杖● 人●
……”转头刚好看到,“劳驾,能帮个忙吗?”正打算把蛋糕拿出厨房。           没有发现看着他的眼神的异样,只是点点头。            两个人又一次面对面从...
[]跟我玩,仙女棒都给你●人● ● 霍格沃茨
找打火机。”          没头没脑的开了口,“我叫·。”          蹲在草丛里看看了在他身后举着手电筒的,“。姨夫姨妈不喜欢我的名字,它不好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