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哈文】ABO|易感期● 德拉科马尔福● 哈利波特● drarry #hp同人文

sodasinei 2021-03-13

原作者:腓腓的豆腐

*冰雪德a×柠檬哈o

双向暗恋 一发完

ooc属于我

 

    墙壁上嵌着的古老时钟刚刚走过十二点,时针缓慢挪动,发出“咔嚓”的一声,悄然融入寒凉如水的夜色中。微弱的月光穿过二楼尽头的窗户投射在地板上,Harry把头伸出窗外,低呼一声。

    “下雪了。”

    窗外不知何时飘起了雪花,且有愈来愈大的趋势。不一会儿,整个霍格沃茨都被笼罩在风雪中。银白的雪光映在Harry脸上,又投入那双湖水般翠绿的眼睛里。

    “现在休息室的炉火应该烧的很温暖,一个美好的雪夜,我却要被困在这里,这都怪你,该死的Malfoy。”Harry气愤的说。

    一双淡灰色的眼睛无声隐匿在黑夜中,看向窗前融入雪光下的身影。他的主人低声道,“我可是第一次知道伟大的救世主的记性原来这么不好,才半天就把他骂我是臭白鼬的事忘的一干二净。”

    Harry没好气的瞥他一眼,“如果你不嘴欠,说我的头发像被雷劈焦了的光轮2000的话。”

    他突然觉得有些冷,于是把头缩了回来,伸手用力的把厚重的窗关上,又紧了紧脖子上的金红色围巾。

    Harry转身,看向不远处的阴影里,那站着个高个子的斯莱特林,正懒洋洋的倚着身后的书架。大概是察觉到了他的目光,Malfoy摊了摊手,“事实上我真是这么觉得的,伟大的救世主难道睡醒后都不梳一梳他那乱糟糟的头发吗?”

    Harry气结,又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确实有点凌乱的黑发,走到Malfoy对面的几排书架中间,背对他抱起一摞书,“得了臭白鼬,你也名副其实。快点过来干活,别在那站着了,反正这三天我们谁都别想好过。”

    格兰芬多与斯莱特林的针锋相对历来是霍格沃茨的传统,Harry和Malfoy也不例外,每天的小打小闹简直已经是家常便饭,反而让两个人有点乐在其中的意味。

    然而千不该万不该,他们居然在变形课上争论了起来。McGonagall教授严厉的目光向Harry和Malfoy扫来,紧接着到来的的是她冷冷的询问。

    “Potter先生和Malfoy先生,我想知道你们正在我的课上讨论什么东西。”

    Harry当然不能说事情的起因只是一头睡乱了的头发,于是在他们两个的支支吾吾和沉默不语下,不出意外的被McGonagall教授惩罚了。

    惩罚内容是在十二点后清理图书馆,整整三天,连带着也算关禁闭。图书管理员平斯夫人听到这个消息非但不开心,反而露出一副忧心忡忡的面容,她忍不住再三叮嘱他们两个。

    “如果你们能来这里帮忙那是最好的,但请千万小心,把手脚放轻一点,那些古老而脆弱的书籍可禁不起年轻人们用力的搬放。”

    这只是第一天。Harry叹了口气,小心翼翼的拿起一本厚重的大部头,用魔杖对它施了一个清理一新,又按照指引把他放到了相对的地方。

    突然,一阵似有若无的寒气慢悠悠飘了过来,从Harry围巾的空隙中钻了进去,像是有生命一般,攀附着他的脊椎蜿蜒而下,转而流连在腰际。

    Harry狠狠打了个寒颤,那股冷意一瞬间消失了,好像刚才的一切都是幻觉。他快步走到窗前,疑心自己没把窗户关严,可是那厚重的窗正严丝合缝的与墙壁扣在一起。

    那这股寒气是哪来的?Harry想了想,先排除了霍格沃茨城堡年久失修导致墙壁漏风的可能。

    他敏锐的嗅到空气中有一点特别的味道,像是大雪过后,徒步走在一望无际的雪原中,空气中的杂质与尘埃都暂时被掩埋在了雪层下,所露出的最原本而纯澈的气息。

    与此同时,他觉得自己比刚才更冷了,不是身体上的冷,而是一种充斥头脑与鼻腔的冰。Harry不由自主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仿佛被仍在了冬月里大雪纷飞的黑湖边,整个人被冰冷的清醒与麻木双重感觉刺激着。

    Harry终于忍不住了,转过身看向不远处的Malfoy,“喂Malfoy,你有没有感觉特别冷?”

    Malfoy依旧抱臂站在原来的位置,他沉默了片刻,终于低声开口,“没有,你的错觉吧。”

    Harry疑惑的看向阴影里的斯莱特林,敏锐的察觉到了什么。他今晚似乎格外的沉默,只要Harry不跟他说话,他就总是一个人藏在黑暗里。

    “荧光闪烁。”Harry举起了他的魔杖,轻松驱散了Malfoy身周的黑暗,“你到底怎么了Malfoy?”Harry凑近他。

    Malfoy似乎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踉跄着往后退了两步,直到重新进入一片黑暗中。“我没事,破特,离我远点,别多管闲事。”

    Harry挑起眉,又在Malfoy戒备的眼神中往前迈进,“怎么,突然变得见不得人了?Malfoy,我可不是多管闲事,我得知道这冷气是不是你在搞鬼。”

    往日高傲的斯莱特林仿佛变成了某种不能见人见光的脆弱生物,他的嗓音已经能听出细微的颤抖,却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掏出魔杖回击,而是依旧挣扎着想要把自己藏起来裹在黑暗里,那像是他最后的保护伞。

    “停下Potter,别再过来了!”Malfoy背靠着墙壁,身后已经没有了退路。

    “Malfoy。”Harry看着他,把魔杖上的荧光熄灭了,“你在躲什么呢,是光吗,还是……”

    空气中的冷气骤然剧增,Harry感觉自己浑身的皮肤一下子暴露在寒风里,那股淡淡的冰雪气息也浓郁起来,Malfoy背靠着身后的墙壁缓缓滑坐在地上,低低的口耑息声从齿间泄出。

    Harry觉得自己的灵魂被浸在冰水里,身体内部却开始奇异的热起来,好像与这寒气产生了某种共鸣,他倏地明了,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地上的斯莱特林。“Malfoy……你是个Alpha对吧,你现在是不是……”

    “……易感期。”Malfoy费力地开口,“说了不用你多管闲事,让我一个人待会儿。”

    Harry条件反射的想要离开,虽然他上个月打的抑制剂还有效,但空气中越来越浓的Alpha的味道依旧让他有些不舒服。

    但Harry只是选择重新点亮了魔杖,并把它搭在一旁的书架空隙里。他居高临下的看着Malfoy,后者正用尽全力掩饰着自己的颤抖,额头沁出细密的汗水。他的眼角已经发红,半阖着眼,隐隐能看出一点泪痕。

    长相出众的斯莱特林虽然是不少姑娘们心仪的对象,但是他却从来没有过一个女朋友,这点Harry心知肚明。

    这也意味着,他的易感期会格外的难熬。

    Harry低下头,蹲在Malfoy身边,犹豫着放出了一点自己的信息素。

    柠檬酸甜的气味迅速扩散在空气中,混杂着冰雪的冷意,像是盛夏里一杯晶莹剔透的柠檬冰,清新过了头。

    Harry扭头瞥了一眼窗外的大雪纷飞,突然开始怀念夏天。

    Malfoy嗅到了空气中omega的味道,酸甜柔和的柠檬很快中和了他散发出的狂躁的冰冷气息,他有点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

    Malfoy身体起伏的幅度逐渐缩小,甚至终于有力气抽出魔杖,对着缩在堆满灰尘角落里的自己来一个清理一新。

    Harry看着alpha已经平静下来,也缓缓收住了自己的气息。Malfoy感受到鼻腔里的柠檬香一点点消失,心底有什么地方好像被重重地拧了一下,酸涩涌上心头,他的眼角又是一红。

    Malfoy失落又恋恋不舍的闭上了眼睛,知道自己被救世主的味道极大的抚慰了。

    Harry的脸也比刚才更红,大概是受了他信息素的影响,他站起身,把刚才放在一旁当照明灯的魔杖握在手里。Malfoy的目光流连在那双翠绿的眼睛上,最后逃避似的低下了头。

    “我不知道……救世主这么喜欢多管闲事。”还坐在地上有气无力的斯莱特林嘴硬的说。

    “得了,我可不是为了你。”Harry大人不计小人过,也学着他那样懒洋洋的靠在一旁的书架上,“我可不想在冬天的第一个雪夜冻死在你那该死的信息素里。”

    “不过……“救世主的眼睛眨了眨,”你的信息素是什么?简直冷的像冰雪一样。”

    “大概就是冰雪,它一直都这么冷。”Malfoy终于站了起来,他有点不自然的对着Harry说,“多谢了,Potter。”

    “不是什么大事。”Harry嘴角勾起一个不咸不淡的弧度,深深的看了Malfoy一眼,“比起那个,或许你更该找个女朋友,还是说你已经有了心仪的人?”

    Harry越说越觉得自己的猜测可信,一般的alpha过易感期都平平淡淡,只有有了伴侣或是心里有暗恋对象的家伙,才会有强烈的情绪波动,而Malfoy显然属于后者。

    看他这样子,大概还有在狠狠地压抑着自己那可怜的爱而不得。

    Malfoy没有回答Harry半真半假的试探,他只是沉默着走到书架前,开始弥补他先前落下的整理进度。

    Harry无奈的叹了口气,也开始了手上的工作。

 

    第二天早晨,他们两个各自顶着黑眼圈走到了对应的餐桌前。

    Ron不可置信的看着Harry,“梅林啊,你一晚没睡?”

    Harry烦躁的抓抓头发,抿了一口南瓜汁,“嗯,跟内个家伙关在一起,谁能睡得着。”

    Ron闻言看了看斯莱特林长桌,Malfoy的精神状态显然也很不好,甚至比Harry还要糟糕。他愉快的把脸转回来,“放心吧,那只白鼬的脸苍白的像面粉口袋,我打赌他一定会在课上睡着的,哪怕是魔药课也不例外。”

    Hermione恨铁不成钢的看了Harry和Ron一眼,抬起魔杖给Harry施了一个容光焕发咒。Harry的黑眼圈迅速淡了下去,连乱蓬蓬的头发都柔顺了许多。

    Harry感激的看着她,“谢谢你,Hermione。”女巫叹了口气,又把头转回到盘子里的食物前。

    “晚上关禁闭还得干活,白天又接着上课,McGonagall教授可真够狠的。”Ron笑着用拳头碰了他一下,“不过只要Malfoy不会这个容光焕发的咒语,那就还是你赢了Harry。”

    Harry装作不经意的往斯莱特林长桌看了一眼,Malfoy身旁的Pansy正高声笑着说些什么,而他沉默的坐在一旁,显得格格不入。

    “但愿吧,Ron。”Harry垂下眼睛,把南瓜汁一饮而尽。

 

    第二天的禁闭时间,格兰芬多与斯莱特林依旧在二楼尽头图书馆的巨大窗户下碰面。

    Harry和Malfoy各怀心事,他们表面上的关系又没那么好,所以谁也没和谁打招呼,都自顾自的整理着书。

    Harry以为Malfoy应该已经好些了,可事实上他的状态比昨天还要不对劲,身上无时无刻不散发出他那冰冷的信息素。

    Harry被冻的缩了缩身子,他知道alpha的易感期没有抑制剂可以打,只能依靠自己忍耐。这也正是强大的alpha最脆弱的时候,这时候说让他收敛之类的话未免有些不近人情,然而……如果再不说的话,Harry确信他今晚会被冻死在这里。

    该死。Harry想,如果这里不是图书馆,他真想在地板上来一个火焰熊熊。

    等到他的手脚都开始发僵的时候,Harry终于无奈的出声,“Malfoy,收一收你的信息素,它太冷了。”

    Malfoy闻言,背影微颤了一下,Harry盯着他铂金色的后脑勺,他的身子微微弓起,似乎真的努力在控制自己的信息素。

    Malfoy徒劳的试了半响,终于还是卸了力。他缓慢的转过身来,直勾勾的看着Harry,嘴角挂着自嘲的笑,“我做不到,我收不住。”他低下头,“得了,你……你知道的,我喜欢的人可不喜欢我,要不然干什么一个小小的易感期,我却在这要死要活。”

    Harry的心头像被堵住一样,沉甸甸的没法呼吸。他看着Malfoy泛红的眼角,说不清充斥心底的到底是一种什么情绪,半响,终于还是无奈的叹了口气。

    柠檬的清香融入无声的夜色里,顺着冰冷的气息,一路游至源头,轻轻擦过Malfoy的脖颈,又聚集在他后颈的腺体处。

    Malfoy的身体狠狠的颤抖了几下,他的脑子像被裹在一团云里,意识都开始朦胧起来。他朝思暮想的气息紧紧的萦绕在他身边,让他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

    “够了……停下。”Malfoy艰难地从齿缝间挤出几个字。

    Harry尝试提起一个笑容,可惜失败了,但他知道Malfoy看不见他现在的表情,于是装作轻松地说,“没事,谁叫你这副委屈的满脸通红的样子实在太可怜了,我就顺便帮帮你。”

    “其实你和我的信息素还挺配的,这要是夏天,一定会是个让人神清气爽的味道。”

    话音刚落,Malfoy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一样,一下子朝着他扑过来,Harry没防备,“嘭”一声被撞到在地,连眼镜都一起飞了出去,旁边被波及到的书架上的书哗啦啦散了一片。

    Harry一线意识迷茫的想,完了,这下平斯夫人可能真的会发疯。

    然而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Harry睁开眼,看见死死压在他上面的Malfoy,一只手正伸在他的脑后。

    Malfoy在Harry反应过来之前,利落地扣住他的手,把头埋到他的脖颈处。温热的鼻息打在Harry的后颈,让他整个人都战栗起来。

    后颈最柔软细嫩的皮肉此时Malfoy低头就能咬下,他现在简直已经失去了神智,然而对待Harry的姿态却亲昵的如同恋人。Malfoy温柔的在他的肩颈处蹭来蹭去,alpha的气息将他牢牢地控制住,让Harry几乎没有力气反抗。

    周围的寒冷不知道什么时候消散了一点,大概是因为有Malfoy与他紧密相贴的温热体温,Harry对此却一点也不留恋。他冷冷开口,“够了Malfoy,你喜欢的人不喜欢你,那是你活该,但别找我发疯。”

    Malfoy握着他手腕的手蓦地用力,几乎要将他的腕骨攥碎。他迷茫的盯着Harry的翠绿色眼睛,如果可以,他想永远深陷在这潭湖水中。

    Malfoy被搅碎成七零八落的意识缓缓回笼,他看着Harry近在咫尺的脸,握着他手腕的力气一松,突然意识到自己都干了什么。

    “是啊……我活该。”他无比僵硬的从Harry身上起来,刚才怎么也收不住的信息素此刻消散得一干二净,他捂住脸,颤抖着发出一声叹息。

    “是啊,我活该。”他低声说,“我配不上他,他肩负着全魔法界的希望,生来就能成为别人的光,而我引以为傲的姓氏与家族却随时有可能站在他的对立面,为他最大的敌人效力……”

    Harry眼中的神色晦暗不清,Malfoy依旧自顾自的说着。“我是个藏头露尾的懦夫,我连问他一句话的勇气都没有,而现在。”他放下手,绝望的看了Harry一眼,“我连那勇气都不需要了。”

    “如果是夏天就好了……可惜啊,我们都深陷寒冬。”Malfoy转身与Harry擦肩而过,Harry甚至没来得及伸手去捞住他一片衣角。

    Malfoy破开了图书馆的禁制,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Harry脱力的坐在窗前,双眼失焦的对着窗外,让视线散乱在呼啸的寒风中。

 

    第二天清晨,Harry又与好友们聚集在一起。Ron兴致勃勃的与他讨论着最新的一场魁地奇比赛,Harry漫不经心的听着,不时附和一声,目光却频繁的飘向斯莱特林长桌。

    然而直到早餐时间结束,Harry也没有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

    他觉得有些慌乱,甚至想要去揪住那群经常围绕在Malfoy身旁的斯莱特林们,质问他们Malfoy究竟怎么样了。

    然而他最终只是远远的站在那。

    Malfoy缺席了今天的所有课程,连Ron也对此感到惊奇,晚餐时间他问Harry是否知道些什么,然而得到的只是好友心不在焉的敷衍以及永远走不完的神。

    Harry整个白天都没见到Malfoy,他的不安一直持续到午夜。十二点低沉的钟声响起,他进入了黑暗而封闭的图书馆内。

    这是他惩罚的最后一天,也是和Malfoy在一个空间内单独相处的最后一天。

    Harry的背后起了一层冷汗,他觉得自己的心脏忐忑的简直要跳出胸腔。他快步走到走廊的尽头,那个熟悉的地方。

    所幸,轻薄如蝉翼的月色中,站着一个他熟悉的人,那是他找了整整一天的Malfoy。

    他身周的气息非常正常,闻不到一丝一毫冰冷的信息素气味,空气中只有一股潮湿的书卷霉味,以及飞扬的尘土味道。

    Harry的嗓音有些干涩,对着那个背影缓缓出声,“怎么不去上课,你该不会是被昨天吓得躲进被子里了吧。”他没等到对方的回答,又轻轻的笑了笑,“你的易感期,已经过去了么……Draco?”

    Draco闻言转过头,Harry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他迫切的想要走近他,看清楚他的一切。

    “其实算不上易感期。”Draco淡淡的看着Harry,“只是爱而不得,情难自禁。”他露出一个疲惫的笑脸,“我已经软弱了太久,所以我曾想我大概没有说出这话的勇气。”

    “虽然我们之间隔了太多,可是Harry,我还是想说出来。不为别的,就因为我不想忘记拥有勇气的滋味,以及爱你的感觉。”

    Draco无声的注视着Harry,蚀骨的黑暗下隐藏着无数泥泞而肮脏的真相,黑魔王的诅咒,救世主额头上的伤疤,卢修斯身上食死徒的刺青……太多太多。

    他们像是站在一条银河的两端,隔着无数过往,向看不见的未来张望。曾几何时,Draco甚至不敢设想自己的明天。

    然而Harry只是一步上前,打破了他的一切焦虑与不安,把Draco紧紧地拥入怀中,“得了,你比谁都勇敢。”救世主嗓音带笑,“伏地魔会被打败的,相信我。”

    “不过只有我一个人可不行。”他把一个虔诚的吻落在Draco的颈侧,“我们要一起走出这寒冬。”

    Draco顺从的待在他的怀抱里,信息素的气味猛烈爆发出来,却不再像以往那般冰冷,恍若早春刚带了几分温度的阳光,照着松间初融的冰雪,形成一股汩汩流动的细泉。

    Harry被温柔的拥簇在Draco的气息中,突然感到后颈被什么触碰了一下,痒痒的,像是被一片羽毛轻抚过。

    他无声的笑了笑,“来吧,没关系,我爱你。”

    伴随着后颈一痛,Harry的信息素迅速的在空气中扩散,两种信息素逐渐融合,形成了另一种温暖而独特的味道。Draco吻去Harry眼角的一滴泪,望向窗外。

    夜幕依旧笼罩大地,天光不知何时乍泄。然而有人陪他熬过黎明前最深沉的黑暗。

    大概再等一束花开,便是冬去春来。

 

——End——

 

】睡眠障碍● drarry #hp人文
原作者:腓腓的豆腐   * 战后 治疗师德×傲罗与救世主的同居生活 * ooc属于我 小甜饼一发完     “好久不见,。”   正埋头写病历的听见这人熟悉的语调,不耐烦的...
】他是猫● drarry #hp人文
。   “是我。”笑着将手指插进他乱糟糟的发间,“不过我希望你也能叫我,好吗?”   回应他的是一个落在鼻尖的轻吻。   的眼神乱飞,脸红的像番茄,也没好上多少。   “知道了……...
】春日漫游● drarry #hp人文
,而是他刚刚输了某场游戏,现在正因为被要求履行这样的惩罚而感到羞愤,漫不经心的想。   毕竟真心实意的向告白,这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   “,别先入为主,我没有骗你...
】英国病人● hp人文● DH
再次到来。" 金发男人轻轻地叹息,半阖着眼吐出了尼古丁: "听我说。 "听我说,。你还记得那首诗吗?" 特点了点头,用着怀念的语气念出他的心声: "二十丽姝,请来吻我————" 而...
】我搞到真的了 #HP #· #· # #罗赫
。” 电话挂掉。出现在了的视线中。 原本一个·就足够吸人眼球了,再来一个·。不得不说,这两个人走在一起绝对是焦点。砸了咂嘴,今天居然没有记者在这。难得他特地捯饬了下自己...
】时间会抹淡爱情吗● drarry #hp人文
。”提议。   “不行。“毫不留情的反驳,”况且是高兴看见你,而不是我们。这是两个人的假期,我希望不要有无关人等参与。”   似乎还想再坚持,但没给他开口的机会,“不然你跟我回...
】Curse apple● #hp人文
跑过来不由得掏出魔杖对着那个黑影   [阿……]   [嘿!!]   [……破?]   迟到就算了,现在还凶人家,这样迟早会失去这么帅气的我的!   从兜里掏出一个苹果,(这里没有...
】男朋友喝醉是什么体验● drarry #hp人文
原作者:腓腓的豆腐   * 又名互相暗恋的那些年 * 视角 甜就完事儿 ooc属于我 [新春贺,各位春节快乐]   我第一次见到我男朋友喝醉的时候,他还不是我的男朋友,但也就因为那一次酒醉...
】因为我姓 #hp人文
在扭头的那一瞬间也流下了眼泪 过了几天收到一封信,寄信人: :         你的魔杖是山楂木,山楂木代表矛盾。可我的杖芯是独角兽毛,而不是其他。我也曾向往光明,想要善良...
[]举起魔杖● 人●
……”转头刚好看到,“劳驾,能帮个忙吗?”正打算把蛋糕拿出厨房。           没有发现看着他的眼神的异样,只是点点头。            两个人又一次面对面从...
】吐真剂与爱情● drarry #hp人文 #虐甜
迟到了。”     说完,他一把牵住了Harry的手,带着他大步向前。可怜的Harry差点被了个跟头,踉踉跄跄的跟了上去。     可真让人难以置信,那个烦人又总喜欢找他麻烦的斯莱林,竟然一直喜欢...
[]跟我玩,仙女棒都给你●人● ● 霍格沃茨
找打火机。”          没头没脑的开了口,“我叫·。”          蹲在草丛里看看了在他身后举着手电筒的,“。姨夫姨妈不喜欢我的名字,它不好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