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哈甜文】男朋友喝醉是什么体验● drarry● 德拉科马尔福● 哈利波特 #hp同人文

sodasinei 2021-03-14

原作者:腓腓的豆腐

 

* 又名互相暗恋的那些年

* 德拉科视角 甜就完事儿 ooc属于我

[新春贺文,各位春节快乐]

 

我第一次见到我男朋友喝醉的时候,他还不是我的男朋友,但也就因为那一次酒醉,他真的成为了我的男朋友。

 

在那之前,我跟他认识了多少年,彼此作对就有多少年。我们两个在校园里是水火不容的死对头,他看我不顺眼,我看他心里烦,可他从来不知道,他是我年少的憧憬。

 

没错,他从小就很有名,很多人听着他的故事长大,我也不例外,我那时候甚至想着,将来有一天我一定要成为他最好的朋友。

 

可当我们终于见面的时候,我却成功毁了一切,装腔作势的把邀请的话语说的那样讨人厌,因此他拒绝了我伸出的手。

 

那时候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但我想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不会说出那样的话了,虽然我们最后走到了一起,可我更希望从那时候开始就能陪在他身边。

 

不过他拒绝我以后,我们倒是以另一种方式形影不离。校园里的每个角落几乎都发生过我们的纷争,他的身边绕着他的朋友,我身后站着我的,我们从斯内普没洗的头发,说到特里劳妮可笑的预言,我冷嘲热讽,他夹枪带棒。

 

从上学到毕业,我们的人生中处处充斥着彼此的影子,我们大概可以算是半个竹马,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发现我对他的感情不仅仅止于憧憬和遗憾了。

 

他有双漂亮的绿眼睛,像是被春风吹皱的湖水,我和他很多次有意无意的对视,最后总会深陷在他的眸底。

 

我从不可置信,到最终心甘情愿的接受这一事实,是啊,他那么优秀,那么多人喜欢他,凭什么我不能?

 

可我不敢想象他知道这件事情以后的样子,或许我们会连继续做彼此的死对头都做不到,我也不能再以此为借口总是追在他身边了。

 

但我真的很爱他。

 

我知道他喜欢喝南瓜汁,喜欢蜂蜜公爵的滋滋蜜蜂糖,还喜欢魁地奇。

 

我也喜欢魁地奇,但是天分没他高,这个我承认,当我们在赛场上对决时,我毫不意外的输给了他,我装作丧气又懊恼,偷偷看一眼,他笑的灿烂。

 

我低下头,却被一片阴影笼罩,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脱离了大部队,悄悄跑来我们这边,伸手递给我一颗薄荷糖。

 

他说,你虽然输了,但是打的不错,下次再战。

 

我一时沉醉在他的笑容里,心如鼓擂,移不开眼。

 

到了毕业的那一年,我们的关系已经变得没有那么恶劣,甚至开始会在见面时向彼此打招呼,像是老朋友一样。

 

我终于有机会光明正大的趁着去蜂蜜公爵买泡泡糖的时间,给他带回一大盒滋滋蜜蜂糖。

 

虽然以前我都是偷偷的买回来,再把它们塞进那家伙的书包。

 

而他也回赠我一大箱子绿苹果,他笑着对我说,经常看见我嘴里咬着苹果走在校园里。

 

要命。我笑了笑没说话,因为那苹果和他的眼睛一样,青翠欲滴。

 

我曾想过,以往几年的时光,我已经做错了一次选择而没能成为他的朋友,现在马上就要毕业,我是不是应该抓住最后的机会?

 

反正我们并不算亲密,以后大概也不会有多少交集,不用担心关系破裂。

 

我无数次凝视着他的背影,想把他拉到一个角落,大声的把这些话灌进他的耳朵里。

 

可是最后也没做成,一拖两拖的就到了毕业,我的室友问我,到底什么时候去和他告白。

 

我总是含糊的搪塞过去,然后看着他黑发微卷的背影发呆。

 

一转眼到了毕业典礼,常规的流程,没什么特别。没有扎比尼想象的火红玫瑰花,更没有潘西托着脸痴想的戒指。

 

是的,我什么都没准备,因为我压根没准备在这里跟他告白。

 

扎比尼和潘西冷笑着嘲讽我,骂我怂,我把手里的空酒杯搁在一旁,没反对,毕竟确实怂了这么多年。

 

舞会开始,我看着他牵起一个红头发的姑娘,是他最好的朋友的妹妹,也是他们学院的院花。

 

差点忘了,这两个才是真正的青梅竹马。

 

他平常的衣品不怎么样,风格全靠脸撑着,但是今天穿的格外好看,两人站在一起仿佛一对璧人。我自嘲的笑着,转了转手腕。

 

我今天选的袖扣是祖母绿色,像他的眼睛,我奢望着他能发现,然后我若无其事的把一切和盘托出,可他压根没向我投来过一个眼神。

 

是啊,还是有奢望的,期盼着能告诉他,毕竟暗恋了这么多年。

 

他们对彼此露出温和又默契的笑容,然后开始翩翩起舞。

 

我拒绝了几个人的邀请,一个人坐在那低着头喝了一杯又一杯,不想看见他,满脑子都是烦躁。

 

我酒量不错,因此只是走路有一点不稳,我摇晃着站起身,打算去露台吹吹风醒醒酒,然后回家。

 

可能以后我和他的人生,真的没什么关系了。

 

然而我走到露台,却发现了蜷缩在栏杆下的他。

 

我那时候喝多了,下意识的把一些怨恨发泄到了他身上,因此语气不怎么好,问他,你不是在和你的小女朋友跳舞吗?

 

他手里居然还握着个空杯子,脸颊泛着红,嘴里咕哝,金妮不是我的女朋友。

 

我清醒了一瞬,心中似乎燃起了一点希望,我把他的身子从地上扶起来,让他背靠栏杆,问他,你还知道我是谁吗?

 

他没回答,我又重复了一遍,他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慢吞吞的把目光移向我,在我脸上流连半天,盯得我脸有点烧,才开口道,德拉科。

 

在最近的一年里,我们都一直互称教名,但是他从没有用这样软的能出水的语气喊过我。

 

我有点恍惚,而他大概真的喝多了,只找回自己的意识那么一会,转眼又变得不清醒,大声喊着要喝酒。

 

他的嘴唇十分红润,像糜烂的樱桃,泛着诱人的光泽。我觉得胸口仿佛有股热气在上涌,下意识的把手中半杯没喝完的香槟递到他嘴边,抵住了他柔软的唇。

 

喝吧,我的声音有点嘶哑,我这里有酒。

 

他像个孩子一样懵懂的张开嘴,任那金色的液体滚进喉咙。他甚至因为喝得太快而呛着了,迷茫的挥手挡了一下,我没防备,手一抖,把一点酒洒在他的领口,然后听见他惊天动地的咳嗽起来。

 

我把这个醉鬼揽进怀里,轻轻的拍着他的背,直到他的咳嗽止住,我也没舍得放开。

 

他滚烫的体温透过一层薄薄的衣料烙在我的皮肤上,我觉得自己也开始发热了。

 

怎么一个人跑到这了?我问他。

 

他无意识的轻哼了一声,把头埋在我的肩膀上,没有回答,显然即将进入睡眠状态。

 

我多希望能这样和他待到天荒地老,可惜哪怕是夏天,晚风依旧有些凉意,他喝完酒的身子还散着热,被这么一吹估计第二天就要头痛感冒。

 

因此我只能强硬的把他从怀里剥出来,想要拉着他站起来往回走。

 

他不满的用手扯住我的袖子,低声喃喃,德拉科别走。

 

我说我们都得走,一起走,不然会着凉。

 

我勉强把他拉到室内,整个大厅里都没几个还醒着的了,大概是因为毕业季,不管是赫奇帕奇还是拉文克劳,又哪怕是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纷纷举杯相碰在一起,然后醉成一滩烂泥。

 

为了防止有的人喝多了回不去家,组织者特地在典礼开始前就统计了会原地留宿的人数,典礼结束之后直接到楼上的酒店休息。

 

我虽然报了名交了费,但是没打算留下,因为实在没必要,不过眼下带着这个名为喜欢的人的拖油瓶,却是真的回不去了。

 

我半扶半抱着他进了电梯,问他带没带着自己的房卡,他根本不理我,没办法,我只能自己摸。

 

衣兜裤兜都摸了一遍,摸的我有点血脉喷张,却连房卡的影子都没有,他大概是被摸烦了,终于勉强开口,房卡……在家里。

 

我无奈又窃喜的想,看来他也没打算留宿。

 

我把他扶进我的房间,关上门。他身上的酒气其实不怎么重,除去我刚才洒在他领口上的,其他几乎闻不到什么,可看他样子分明醉的不省人事。

 

我刚才一直勉强维持着清醒,现在酒劲上来,有点想吐,把他扔在床上扭头进了卫生间,抱着马桶吐了个天昏地暗。

 

等到意识朦胧的洗完一个澡,刷了三遍牙后,我才想起我的床上还躺着一个人,我暗恋了很多年的人。

 

我现在清醒了一点,忐忑的走出卫生间,他已经睡着了,呼吸清浅,垂下的睫毛纤长而浓密。

 

他是格兰芬多的院草,这点毋庸置疑,他的脸长的很漂亮,但我也不差,至少斯莱特林找不出比我更好看的人。

 

我为自己找着各种冠冕堂皇的理由,然后费力的脱掉了他的外套。

 

可是酒洒在了他的领口,如果不脱掉估计他会被腌入味。我安慰着自己,又伸手去解他的扣子。

 

扣子解完,他一截雪白的锁骨露出来,我一鼓作气把他的上身脱了个精光,用毛巾给他擦了擦洒到酒的地方。

 

他依旧毫无察觉的睡着,一脸人畜无害。

 

我说,你醒着吗?

 

他没有应答,大概已经陷入了一个香甜的美梦。

 

我看着他的脸,把他那皱巴巴的裤子也扒下来,又将他裹进柔软的棉被里。

 

我凝视着他的睡脸想,怂了这么多年,到最后一刻,不如放手搏一搏,反正我也不必有什么顾虑,事情不会更糟了。

 

借着醉意,我问自己,真的能忍住爱而不得,留在他身边做一个普通的朋友么?

 

答案毋庸置疑。

 

我干脆低下头,凑到他耳边,提高了音量,醒醒哈利。

 

可他连动都没动,睡的很熟,全然没有受到影响。

 

我有点疑惑,我那一嗓子应该能叫醒他才对。于是我几乎是半吼着又说了一句,醒醒。

 

而他却好像是被人带上了超隔音耳塞,一动不动的闭着眼安睡。

 

我忽然舍不得继续打扰他了。大概老天爷都不想让我告白成功吧,我自嘲的想。

 

但是话到嘴边,我已经憋不住了,干脆对着一个睡着的他轻声念叨起来。

 

哈利,我喜欢你。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但是已经很多年了。我想再不说可能就没机会了,所以干脆一股脑告诉你吧,虽然你听不见。

 

其实我们没那么多意见相左,但只有你往东我往西,才能让你记住我,本质上我们还蛮合得来。

 

我今晚,其实一共想对你说两句话。

 

第一句是对不起,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不该说出那样的话,也不该骂你的朋友,天知道我有多想和你成为朋友,有多想在你身边,听你对我说你的一切,这么多年,一直都是。

 

第二句是我爱你,老天爷都不愿意让你听到的一句我爱你。

 

我希望和你共度余生,你说你想当傲罗,那我愿意进圣芒戈当个治疗师,将来你受了伤,我会全部帮你不留痕迹的治好。

 

或者我也可以当个傲罗,和你并肩作战也挺不错的,不过说完这番话,就不能了,如果那时候我还时刻在你身边,我怕我就真的放不下了。

 

其他的没什么了,哈利,希望你以后一切都好。

 

其实还有很多话,但我有点语无伦次,只把最想说的捡了出来。我把一个吻印在他的眉心,然后想要起身离开。

 

一股不容置喙的力道却拉住了我,把我往相反的方向拽去,我没有着力点,一下子被拉了个跟头,狠狠地向下栽进了他的怀里

 

我一抬眼,正撞进他那双带笑的绿眼睛。

 

我傻了,只听见他在我耳边说,干什么都好,你开心你喜欢就好,但没必要为了我,反正我们会有很多的时间在一起。

 

你的歉意我收到了,没关系,你的爱意我也收到了,谢谢你,男朋友。

 

他的眼睛里盛满了狡黠的光,说,我也爱你。

 

后来就是这样,我有了一个男朋友。

 

再后来的某一天,我问他,那天到底醉没醉,或者为什么装醉。

 

他回答我说他和那个红发姑娘跳了一支舞后就离开了,但是我一直低着头喝闷酒,所以没察觉。他不好意思的看着我说,他的酒量其实不怎么样,喝了一点就头晕的不行,本来也打算去露台吹吹风的,但是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正好坐在栏杆旁边,想着靠一下缓一缓,没成想就睡着了。

 

至于什么时候醒的,从你解我扣子扒我衣服的时候,我就醒了,但我想看看你打算干什么,所以就装下去了,他枕在我膝头笑着说。

 

谁能想到,格兰芬多的院草居然是个一杯倒,谁又能想到,他的演技好到能立刻摘一座奥斯卡小金人。

 

他说,其实你不说,我也要说了,因为我没你那么多的顾虑,我清楚的感觉到我被爱着。但我也是个胆小鬼不是么,一直等到了最后一刻才打算说出口,我们之间错过了很多美好的时光。

 

我低头堵住他的嘴,然后又轻轻磨蹭他的脸颊,不,哈利先生,和你在一起的每一秒都很美好,不过你说的很对,我的确一点都不想再错过了。

 

我从身后的枕头下掏出一个盒子,打开,里面乘着一枚戒指。

 

他看着戒指怔了怔。

 

你愿意永远和我在一起吗?我问。

 

他低低的“嗯”了一声,伸出手,我将那枚戒指套在了他的手上。

 

从我看见他第一次喝醉到现在,已经八年了,我的男朋友,终于变成了我的爱人。

 

——END——

 

】他猫● drarry #hp人文
。   “我。”笑着将手指插进他乱糟糟的发间,“不过我希望你也能叫我,好吗?”   回应他的一个落在鼻尖的轻吻。   的眼神乱飞,脸红的像番茄,也没好上多少。   “知道了……...
】睡眠障碍● drarry #hp人文
苦笑着,“我会整夜陷入梦魇中,经历一些我曾经经历过的,在潜意识中认为最可怕的事情。”   沉默了,他没去问梦的内容什么,因为认为最可怕的事情,那些过去……他们彼此都心知肚明。   他按...
】时间会抹淡爱情吗● drarry #hp人文
。”提议。   “不行。“毫不留情的反驳,”况且高兴看见你,而不我们。这两个人的假期,我希望不要有无关人等参与。”   似乎还想再坚持,但没给他开口的机会,“不然你跟我回...
】春日漫游● drarry #hp人文
,而是他刚刚输了某场游戏,现在正因为被要求履行这样的惩罚而感到羞愤,漫不经心的想。   毕竟真心实意的向告白,这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   “,别先入为主,我没有骗你...
】我搞到真的了 #HP #· #· # #罗赫
。” 电话挂掉。出现在了的视线中。 原本一个·就足够吸人眼球了,再来一个·。不得不说,这两个人走在一起绝对焦点。砸了咂嘴,今天居然没有记者在这。难得他特地捯饬了下自己...
】Curse apple● #hp人文
!一言为定]   走后,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有些酸涩,原来他这么想要脱离自己的纠缠啊!就这么讨厌我吗? ………………………… [嘿,!把模型还给我!]   [如果我不还呢?]   做个人不好...
】因为我姓 #hp人文
在扭头的那一瞬间也流下了眼泪 过了几天收到一封信,寄信人: :         你的魔杖山楂木,山楂木代表矛盾。可我的杖芯独角兽毛,而不其他。我也曾向往光明,想要善良...
】英国病人● hp人文● DH
。 "…"侧过头,看着半靠在床头,嘴里衔着一支烟的,看着他形状美好的肩胛骨,清瘦的背,和可爱的腰窝。 而那个人只微微垂眸,湛蓝色的水波闪闪,复陷入了明亮的祖母绿中。 "不,"他的声音...
】吐真剂与爱情● drarry #hp人文 #虐
住扭头就跑的冲动,对着斯莱林露出一个尴尬的微笑:“Malfoy……你在这里做什么,我记得下一节我们选的不同课。”     “叫我Draco。”金发斯莱林不满的说,“随便选了什么,我只一点也不想...
】ABO|易感期● drarry #hp人文
,“不过只要Malfoy不会这个容光焕发的咒语,那就还你赢了Harry。”     Harry装作不经意的往斯莱林长桌看了一眼,Malfoy身旁的Pansy正高声笑着说些什么,而他沉默的坐在一旁,显得...
】我挺野的 #HP # #沙雕 #· #·
死的讲话:“... ...,有话讲,有屁放,放完就滚,懂?” 突然站了起来,抹了抹脸上不存在的鼻血,笑得像个82年的陈年老憨批:“你喜欢我?” 手一顿,随后继续操作,淡淡...
[]举起魔杖● 人●
……”转头刚好看到,“劳驾,能帮个忙吗?”正打算把蛋糕拿出厨房。           没有发现看着他的眼神的异样,只点点头。            两个人又一次面对面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