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哈甜文】他是猫● drarry● 德拉科马尔福● 哈利波特 #hp同人文

sodasinei 2021-03-14

原作者:腓腓的豆腐

 

* 救世主变成猫 俗套的梗可我总是写的很开心

* 私设如山 双向暗恋 小甜饼

* 一发完 ooc属于我

 

“嘿Amy,你在找什么,丢东西了吗?”

 

被叫到名字的拉文克劳女巫正努力的踮起脚四处眺望着什么,闻言放下脚跟支支吾吾的说了声没事,转身又继续张望起来

 

她的朋友奇怪的看了她一眼,却也没当回事,一扭头看见了别的相熟的人,便朝着那方向离开了。

 

Amy脸上的表情越来越苦恼,她在一番徒劳后终于放弃了寻找,继而绝望的垂下头喃喃,“希望我的变形咒……真的没有击中人,我明明只想试试把这杯子变成一只动物的……”

 

而宴会厅的另一个角落,有一个人比她更绝望。

 

“这是……变形咒?”

 

因为宴会的气氛正热,人们大多数都聚集在大厅中央,因此这个角落并没有什么人关注。而此刻,这里依旧十分安静,只能从地上的一团衣服中隐隐看出有什么东西在费力的蠕动。

 

哈利绝望的在自己的长袍里摸索了半天,终于从领口处勉强将头钻了出来。

 

他刚才明明只是碰巧路过这里,正毫无防备的走着,突然被一个迎面飞来的咒语击中了头部,那咒语的速度快到他只看见一道白色的残影,然后就没有了意识,醒过来时,他的身体居然缩小了。

 

似乎不仅仅是缩小,哈利坐在自己的长袍上,透过一旁玻璃的倒影,清楚的看见了自己现在的模样。

 

那是一只浑身漆黑的长毛猫,毛茸茸的大尾巴仿佛有自己的意识一般在身后晃来晃去,眼睛是澄澈的祖母绿,额头上甚至有一快地方毛发稀疏,仔细辨认还能看出那是一道闪电的形状。

 

如果猫咪的脸上能有表情,那哈利的一定写满绝望和无助,“为什么我会中变形咒?”

 

可惜没人回答他,况且一只猫也不会说话。

 

哈利适应了一会用四只爪子走路的感觉,然后从衣服堆上跳下来,用爪子将其拢成一团,再用嘴咬住,费力的拖着自己的衣服开始向记忆中刚才罗恩和赫敏所在的方向移动。

 

虽然他一点也不想在变回来时浑身赤衤果,但是显然咬着衣服的猫眯速度太慢,目标也过于明显,他最后只能依依不舍的将衣服藏在一株观赏绿植的花盆后,而自己小心翼翼的贴着墙根前进。

 

毕竟一只突然出现的猫,保不准会被费尔奇先生抓起来。

 

然而大概今天诸事不顺,倒霉事一股脑的找上了门,哈利无奈的看着横在眼前锃亮的皮鞋想。

 

它的主人依旧穿着墨绿的斯莱特林长袍,虽然今天有一个小小的宴会,不过它实在太平常,就连斯莱特林的花孔雀也没有特地为此打扮一番。

 

哈利抬起头与马尔福对视,后者也正凝视着眼前这只突然出现的黑猫,它绿色的眼睛瞪得滚远,长毛柔软的垂在地上,然后冲着自己轻轻的“喵”了一声。

 

哈利喵完得意的想,反正马尔福现在认不出自己,就算挑衅他也拿自己没办法。

 

然而马尔福似乎完全不那么认为,他听到那柔软的叫声后,先是怔了怔,然后连往常冷淡的眼神都染上了温度。

 

哈利着急去找赫敏和罗恩,因此并不想和马尔福多浪费时间,他自以为挑衅完后就想离开,却被金发的斯莱特林牢牢地堵住了前面的路。

 

马尔福灰色的眼睛里甚至盛满了笑意,连嘴角都弯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我没见过你,我猜你没有主人,那么你愿意跟我走吗?”

 

哈利当然一点都不想,他眨了眨眼睛,突然扭头就往旁边跑。

 

他一边跑一边想,这么温和的马尔福可真是少见。

 

然而下一秒,他就被定在原地,全身动弹不得。

 

马尔福慢悠悠的走过来,蹲下身把哈利抱进怀里,感受着掌心毛发柔软的触感,轻轻的笑了,“幸好定身咒没有打偏。你是不相信吗?放心,我会对你很好的,就当帮帮我吧。”

 

哈利气的要爆炸,却依旧无法动作,只能在心里把马尔福诅咒了个遍。果然温和都是假象,马尔福从来都是个混蛋,他愤愤的想。

 

 

马尔福没有等到宴会结束就急匆匆的将哈利藏在怀中,回到了斯莱特林地窖。

 

穿过公共休息室后,哈利被马尔福带到了他的宿舍。

 

这里的装潢显然属于一个典型的斯莱特林,银色与绿色交织的床幔,坠着金色流苏,无处不彰散发着古老而华贵的气息。

 

德拉科将怀中僵硬的猫放在床上,抽出魔杖解除了它的定身。下一秒,重获自由的猫咪暴起,猛地朝着他扑来。

 

马尔福灵巧的躲开了这愤怒的一击,他退后两步,朝着被激怒的猫咪友善的摊开了手,意外的温和有耐心,“抱歉没经过你的同意把你带到这里,但是我真的很喜欢你,留下来陪陪我好吗?”

 

“我真的很喜欢猫,尤其是黑色又拥有绿眼睛的猫。”马尔福在哈利的怒视下缓慢的一步步靠近,直到顺利的走到猫咪跟前,他蹲下身与床上炸着毛的猫咪平视,眼神柔软而真诚,“如果你实在不愿意的话,那么我答应你,只要你在这里留一周,就一周,我就放你离开,好吗?在这期间我会照顾好你的。”

 

哈利虽然看起来充满攻击性,但始终也没有朝着斯莱特林苍白的脸上抓上一爪子。

 

他沉默的看了马尔福半响,最后只是用粉色的肉垫摁在斯莱特林的脸颊上,将他的脸推开了一点,然后转身将自己团成团,窝进了柔软的绒被中。

 

那样子好像在说成交,马尔福在他身后无声的笑了笑。

 

 

在斯莱特林宿舍的第一天,哈利睡的意外的安稳。

 

虽然马尔福的宿舍并不小,但显然只有一张床,而马尔福也十分热衷于将哈利一同裹进被子中,哈利本来只想在床角凑活一晚,最终被他扰得烦不胜烦,只能被迫窝在马尔福的怀中入睡。

 

马尔福小心的不让自己的手臂压到哈利,然后将手指插|入柔软的长毛间,感受着它微微发烫的皮肤。

 

变成猫后他的嗅觉似乎变得灵敏了许多,马尔福身上清浅的气息混合着他的体温,从身后源源不断的传来,将哈利整个人都包裹住,但这感觉意外的不讨厌。

 

哈利依旧是将自己团成一团,在黑暗与马尔福气息的环绕中缓缓闭上了眼睛。

 

身后的马尔福用手指轻轻的顺了顺他的毛,低声说,“晚安。”

 

一夜好梦。

 

 

第二天,马尔福早早的起来上课,他临走前愉快的摸了摸哈利的头,甚至想要把他抱起来吸一口,但被哈利无情的拒绝了,并在马尔福的脸上狠狠蹬了一下。

 

然而马尔福并没有一点不开心,他甚至笑着离开了。

 

一个人留在宿舍的哈利闲来无事开始思索。

 

如果他无缘无故的消失,赫敏和罗恩一定急坏了,大家一定会找他,藏在花盆后的衣服会不会被发现呢?马尔福……是不是也会发现他就是消失的救世主呢?

 

哈利跳下床,烦躁的在地上转了几圈,昨天他鬼使神差的答应了马尔福,现在却不得不面临一些现实问题,他必须得早点出去证明自己的身份,然后变回来,但他不知道开门的口令是什么,而且他现在是一只猫,猫根本无法开口。

 

唯一的办法是让马尔福带他出去,但……哈利突然想到昨天马尔福望向自己的眼神,满溢的孤独中小心翼翼的夹杂着一份渴求。

 

他突然心软了,算了,不就是一周吗。

 

等一周后出去也不迟,估计那时候我的作业和落下的论文会堆积如山,而赫敏又会开始看着我补课了,哈利心酸又绝望的想。

 

 

马尔福回来的时候,哈利正在睡觉。

 

毕竟一个人呆着实在太无聊,他又没什么能干的事情。

 

马尔福看见床中央黑色的一团,不自觉放慢了脚步轻轻靠近,慢慢低下头,悄无声息的把一个吻印在了猫咪有些凌乱的长毛中,然后又抽动鼻尖狠狠地吸了一口。

 

他像一个得了饥渴症的人,自从拥有了猫之后,无时无刻不在寻找机会尝试吸猫,但都被哈利躲开了,而这次睡眠中的猫咪放松了警惕,居然被马尔福成功得手。

 

哈利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迷茫的睁开眼,而马尔福已经愉快的吸完了猫,一脸神清气爽。

 

他弯起眼睛冲着猫咪笑,哈利敢打赌他在马尔福这里呆的两天见到的笑容比以往的几年都多,“我……能给你起个名字吗?虽然你只会在这里呆一礼拜,但我总得对你有个称呼。”

 

哈利坐起来懒洋洋的伸了个腰,然后看着马尔福,像是无声的默许。

 

马尔福帮他顺了顺毛,从脊背一直捋到尾巴根,“就叫你哈利吧。”

 

本来舒舒服服打着呼噜的哈利闻言瞬间僵硬了,他不可置信的看向马尔福,怀疑自己已经暴露了。

 

马尔福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小动作,自顾自的说,“你和他真的很像,你们两个都很好,唔……两个哈利。”

 

“我比喜欢你还要喜欢他,梅林,然而我喜欢的两个哈利都不属于我。”他的眼神中填满落寂,哈利震惊的看着他,马尔福抬手把他拥进怀里,他难得没有拒绝。

 

“可是我现在只有你。“马尔福的声音有些低哑,”那个救世主已经两天没出现了,简直像失踪一样,格兰芬多的那群家伙疯了一样的找他。”

 

“希望他不会出事,不过他是大难不死的男孩,这世界上应该没有什么能伤害他,对吗?”

 

哈利闻言,沉默了片刻,伸出带着倒刺的舌头舔了舔马尔福的侧脸。

 

马尔福被舔的有些痒,他忍不住笑了笑,黯淡的眼神中终于带了一点鲜活气,他叹了口气,将那些情绪很好的压在心底,又变成了如往常一般的模样,两只手将哈利举起来,又将脸凑近哈利的鼻尖。

 

“让我亲一下好吗?就当安慰我。”狡猾的斯莱特林可怜巴巴的说。

 

回应他的依旧是一记飞蹬,不过力度比上一次轻柔了很多。

 

 

一转眼,救世主已经消失了六天。

 

哈利一边惊讶于变形咒的效力还没有消失,一边对于即将到来的期限越发焦虑。

 

马尔福似乎把所有的温柔都倾注在了一只猫身上,这一个礼拜来,他确实如自己承诺的将哈利照顾的无微不至。

 

他每天离开前都会和可爱的猫咪讨一个离别吻,如果被拒绝就退而求其次的摸摸头,每晚准时把猫咪抱进被子里,对他絮絮叨叨自己的一些秘密。

 

比如他有多喜欢那个格兰芬多的救世主,可救世主一点都不知道,甚至对他厌恶到避之不及,况且他们一个是斯莱特林,另一个则是格兰芬多,所以他知道自己一点机会都没有。

 

他用最讨人厌的语调叫着破特,却只敢在深夜,对着一只猫用最柔软的语调叫哈利。

 

分别的前一晚,马尔福依旧将哈利抱进被子里,然而今晚他却十分沉默。

 

哈利也没有丝毫睡意,他用爪子抓着马尔福的睡衣,轻轻的“喵”了一声。

 

马尔福看了他许久,突然开口,“哈利,你还是不愿意留下吗?”

 

哈利被问得一怔,他一瞬间难以形容自己的心情,这六天里他看见了完全不一样的马尔福,将柔软的内里剖开给他的马尔福。然而救世主必须得回去,不能永远窝在黑湖下当一只猫。

 

虽然他此刻,一点也不想拒绝马尔福,但他还是得将目光缓缓移开。

 

“我知道了。”马尔福平淡的说,似乎没感到什么意外。

 

哈利将头转回来,却看见了马尔福眼睛深处极力掩饰的痛苦。

 

他一瞬间心脏也揪痛了起来,想要做点什么,伸出肉垫去触碰马尔福的脸,然而爪子伸到半空,他突然眼前白光一闪。

 

等到光芒散尽,在马尔福震撼的目光中,哈利明白变形咒终于消失了,自己终于变了回来。

 

他第一反应是有点慌张的钻进马尔福的被子里,将自己牢牢的裹住,毕竟他的衣服还在花盆后藏着,现在的救世主光溜溜的一丝不挂。

 

马尔福从震惊中缓过来,脸飞快的浮上一层薄红,两人相对无言片刻,终于还是他先打破了沉默,“救世主消失了这么久,居然是在这里装成一只猫,还把别人的秘密都窃取了,真卑鄙啊。”

 

哈利从被子里探出一个毛茸茸的黑色脑袋,毫不留情的回击,“够了马尔福,我是被人施了咒才变成猫的,本来想回去却被你强行带来了这里。还有,你和我说话就只会带刺?还是说你只敢一个人对着一只猫可怜巴巴的叫哈利?”

 

“反正你的那几件小秘密都是我,我为什么不能知道?”黑发绿眼的救世主理直气壮的说。

 

在马尔福更加震惊的眼神中,救世主将头低下,像猫一样抵住他的胸口,“我回来了,不如说,

从没离开过。还有,你可以继续叫我哈利”

 

马尔福怔了怔,然后捂住脸轻笑一声。

 

“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他说。

 

那只额头上带着闪电的猫冲他喵的那一瞬间,他就高度怀疑那是哈利,因为救世主的每一个神态他都太熟悉了。

 

可是到底还是有百分之一的怀疑与不确定,但救世主失踪的消息一出,他就有了百分之百的把握。抱着破釜沉舟的决心,他依旧装着不知道,将自己的秘密一点点告诉了这只救世主变成的猫。

 

“所以现在到底是谁卑鄙?马尔福。”哈利穿着马尔福给他找来的斯莱特林长袍,气愤的坐在床上说。

 

“是我。”马尔福笑着将手指插进他乱糟糟的发间,“不过我希望你也能叫我德拉科,好吗?”

 

回应他的是一个落在鼻尖的轻吻。

 

哈利的眼神乱飞,脸红的像番茄,德拉科也没好上多少。

 

“知道了……德拉科,现在你知道你每天都去吸猫有多讨人厌了。”救世主结结巴巴的说。

 

——END——

 

】睡眠障碍● drarry #hp人文
苦笑着,“我会整夜陷入梦魇中,经历一些我曾经经历过的,在潜意识中认为最可怕的事情。”   沉默了,没去问梦的内容什么,因为认为最可怕的事情,那些过去……他们彼此都心知肚明。   按...
】男朋友喝醉什么体验● drarry #hp人文
原作者:腓腓的豆腐   * 又名互相暗恋的那些年 * 视角 就完事儿 ooc属于我 [新春贺,各位春节快乐]   我第一次见到我男朋友喝醉的时候,还不我的男朋友,但也就因为那一次酒醉...
】春日漫游● drarry #hp人文
,而是刚刚输了某场游戏,现在正因为被要求履行这样的惩罚而感到羞愤,漫不经心的想。   毕竟真心实意的向告白,这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   “,别先入为主,我没有骗你...
】时间会抹淡爱情吗● drarry #hp人文
。”提议。   “不行。“毫不留情的反驳,”况且高兴看见你,而不我们。这两个人的假期,我希望不要有无关人等参与。”   似乎还想再坚持,但没给开口的机会,“不然你跟我回...
】我搞到真的了 #HP #· #· # #罗赫
。” 电话挂掉。出现在了的视线中。 原本一个·就足够吸人眼球了,再来一个·。不得不说,这两个人走在一起绝对焦点。砸了咂嘴,今天居然没有记者在这。难得特地捯饬了下自己...
】Curse apple● #hp人文
!一言为定]   走后,看着的背影心里有些酸涩,原来这么想要脱离自己的纠缠啊!就这么讨厌我吗? ………………………… [嘿,!把模型还给我!]   [如果我不还呢?]   做个人不好...
】因为我姓 #hp人文
在扭头的那一瞬间也流下了眼泪 过了几天收到一封信,寄信人: :         你的魔杖山楂木,山楂木代表矛盾。可我的杖芯独角兽毛,而不其他。我也曾向往光明,想要善良...
】英国病人● hp人文● DH
。 "…"侧过头,看着半靠在床头,嘴里衔着一支烟的,看着形状美好的肩胛骨,清瘦的背,和可爱的腰窝。 而那个人只微微垂眸,湛蓝色的水波闪闪,复陷入了明亮的祖母绿中。 "不,"的声音...
】吐真剂与爱情● drarry #hp人文 #虐
思考着为什么该死的Malfoy会帮完成吐真剂,又为什么会完成的这么简单又轻松。     临了得出一个结论,梅林,果然魔药课真糟透了。     但眼前的斯莱林的的确确帮助免除了即将到来的...
】ABO|易感期● drarry #hp人文
高个子的斯莱林,正懒洋洋的倚着身后的书架。大概察觉到了的目光,Malfoy摊了摊手,“事实上我真这么觉得的,伟大的救世主难道睡醒后都不梳一梳那乱糟糟的头发吗?”     Harry气结,又...
[]举起魔杖● 人●
……”转头刚好看到,“劳驾,能帮个忙吗?”正打算把蛋糕拿出厨房。           没有发现看着的眼神的异样,只点点头。            两个人又一次面对面从...
】禁书区的甜蜜● #hp人文
自己听错了抱起自己的离开了 角落里两人的呼吸声听得特别清,身体贴的极近,觉得自己都感觉到了的心跳声 [嘿,破,夜晚寻宝?] [,离我远点!] [我偏不] [呼!] 意识到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