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同人文】厄里斯魔镜● 哈利波特● 双子● 乔治● 弗雷德

sodasinei 2021-03-16

原作者:某家爱幻想

 

一场战争,红发韦斯莱家的双子只留下一个。

 

猜猜我是乔治还是弗雷德?

双胞胎的游戏结束了。

 

莫莉夫人痛不欲生,这场战争让她失去了太多太多,越发地痛恨食死徒和那个连名字都不能说的人。幸好,他们还有救世主,那个勇敢的男孩。梅林在上,他会结束这场黑暗的战争,不惜一切代价。

 

果不其然,战争结束了。

除你武器战胜了阿瓦达索命咒,用爱战胜了死亡与黑暗。

剩下的就是战后恢复、审判。

 

令人不解的是救世主出席了马尔福家的审判,让马尔福一家得以逃脱阿兹卡班的命运。魔法界的大部分人对此颇有微词,然而经历过最后之战的人员对此保持了沉默。

 

这场战争付出代价的不止是他们,还有那些不得不进入黑暗的巫师,那个小马尔福,还有他那个令人钦佩的斯莱特林院长。

 

双子的恶作剧商店重新开始营业,霍格沃兹再次开学,人们终于相信这场旷日持久的黑暗战争终于结束,光明再次来临。

 

很久很久以后,久到赫敏和罗恩已经结婚,救世主和马尔福家的少爷纠纠缠缠成为预言家日报的日常头条。

 

莫莉夫人突然发现,乔治很少照镜子,甚至远离那些反光的地方,可只要照了镜子他会站在那里很久很久……

 

有些伤口就算过了许久,依旧在那里,隐隐作痛。

 

当你死后,每一面镜子对我来说都是厄里斯魔镜。

 

“哟,弗雷德,好久不见,和我一样变的更帅气了一点呢!”乔治站在镜子前笑着打招呼。

 

一头红发张扬耀眼。

 

双子hp乙女向人● 韦双子
想到他,哪里都有他。 “。” 镜子的人是你吗? …… 不,他竟然忘了,没有缺少一个耳朵。 “。” 相近的容貌,相同的发色。 看见的每一面镜子都是。   快乐都和有关...
文】处处吻 #hp人文
,他们知道,在古灵阁有一大笔钱,双子打算狠狠赚一笔。   正当凑到耳边劝他开个高价时,笑着摇摇头。“看在和我们韦莱家族的亲密无间的关系的份上,我决定,不赌金加隆。”   周围一片...
hp乙女】他偷看你被抓包● 恋与hp拉科● 塞德里克● 内普● 卢修● 西
原作者:某川   ▪ooc预警 三句短打 ▪如若撞梗 那咱俩就是姐妹 ▪内含: /拉科 /塞德里克 /尔 /西 /西 /莱姆 /伍 /双子 /卢修     “没有,我...
hp乙女】当你直接自信打招呼“嗨!老公”● ● 恋与hp拉科● 尔● 塞德里克● 内普
原作者:某川   ▪ooc预警  ▪撞梗即姐妹 ▪内含:  /拉科 /塞德里克 /尔 /西     你在好姐妹的威逼利诱下答应了这个大冒险,虽然内心是极不情愿但还是被一巴掌推了...
文】金箭射中了鹿屁股 #HP
原作者:阿兹卡班在逃黑魔王   ● 拉科● HP人● Draco● draco/harry● harry potter   1. 这一切应当从什么时候开始? 世间...
【CDOW】青史无他 # #塞德里克 #伍 #hp人文
米,嗯……不足为惧…… “普今年毕业了,不知道赫奇帕奇的新人是谁……让我来找找……” 伍时而抬头观看比赛,时而低头在随身携带的小本子上写写画画,口中念念有词。一左一右搭上他的肩膀...
文】The Double(上) #hp人文
的脑洞文,无意冒犯历史以及有关文学巨匠还有电影创作人。 # #Drarry #杀死汝爱 #   [一]      战争很残酷,那些夹杂在空气烧焦的气味,尘埃烟雾,变作残垣败瓦的霍格沃茨...
[恋与hp]特殊时期● hp乙女● 拉科马尔福●
觉得他不太对劲。   “那个金发混蛋!!”罗恩又气呼呼地扯着嗓子喊。   “罗纳——”说道。   “你再叫一句——”接下话继续说。   “我们就把你扔出去。”   “虽然我们也很奇怪为什么...
【GGAD】 埋葬的爱情● hp
迫切的想要打败他,但是在里面看见的却是格林沃。 “我不能对抗格林沃。” “为什么阿不思邓布多这么喜欢你?” “你觉得邓布多会为你哀悼吗?” 阴谋与爱情。 他们相爱相杀。 厉火埋葬了...
hp乙女】第一次的他们● ● 恋与hp拉科● 塞德里克● 尔● 小天狼星● 内普● 伍
原作者:某川   ▪ooc预警 ▪如若撞梗 那咱俩就是姐妹 ▪内含:  /拉科 /塞德里克 /尔/ 伍 /西 /莱姆 /西 /西奥多 /双子 /卢修 ▪心血来潮搞个群像...
hp乙女】当你们doi时你不小心睡着了● 恋与hp拉科● 塞德里克● 尔● 内普● 小天狼星
原作者:某川   ▪ooc预警 三句短打 ▪如若撞梗 那咱俩就是姐妹 ▪内含: /拉科 /塞德里克 /尔 /西 /西 /莱姆 /卢修 /伍 /双子 ▪孩子被屏傻了发个清水版...
[伍×你]魁地奇式爱情(狮院学长ⅹ鹰院学妹)● 恋与hphp乙女● 奥
见!”你朝同学们打了个招呼便离开了。 你慢慢悠悠地走进更衣室,殊不知更衣室的图标已经被改过了。   你脱下了外套——你应该庆幸你只脱了外套,因为这时候奥“闯进”了更衣室。 你正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