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唯」夜与玫瑰● bl文● 守护甜心 #同人

sodasinei 2021-03-17

原作者:梧桐树尖的银杏叶

 

「一个是月光下跳动的光影,在黑暗的庇护下无所约束自由自在。

 

一个是白日里聚集宠爱为一身的玫瑰,温柔且优雅。」

 

“几斗哥哥,你去哪里?”几斗拿着足球从楼下经过,现在正是他蹿个子的年纪,去年买的裤子没穿几次,裤脚已经随风在少年的脚踝处晃荡。听到熟悉的声音,他抬头看向楼上,白玉团子一样的小孩正趴在阳台上。

 

唯世不满的嘟着嘴,几斗出去玩却不带他。随便套一件衣服往楼下冲去,楼道里昏黄的灯更显得外面阳光明媚,几斗正站在旁边的树荫下。

 

“几斗哥哥!”站在阳光下冲他招手。

“嘁……”几斗一撇嘴,有些不情愿的从阴影中走出来,“你为什么不找别人玩?”

 

“因为我喜欢几斗哥哥。”小孩理所当然的回答,眼睛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哼,你这么小哪里懂得喜欢……”嘴角不经意间翘起,几斗牵起他的手。

 

独属于少年独特的音色在拥挤的楼房之间穿梭,奔向无垠的天空。

 

阳台上乘凉的阿婆眯了眯眼,笑呵呵的看着一大一小两个孩子在楼下肆意的奔跑玩闹。又然想到了什么,敛了笑容,悠悠的叹了口气,“大人的罪过啊……”一阵风吹来,苍老的声音就此消散。

 

 

“唯世你下午去哪里了?”妈妈在玄关处脱下高跟鞋,看见了唯世沾满泥土的球鞋。

 

“妈妈回来了!”唯世从房间探出头,却发现妈妈的脸色沉了下去,一时间欣喜的表情僵在脸上。

 

“又去追着几斗玩了?”

 

唯世犹豫着点了点头,他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妈妈看起来这么生气。

 

“真是搞不明白你为什么非要和一个对自己从不搭理的人那么执着……简直和你爸爸一个样子!”妈妈的语调毫无起伏,像是自言自语却一字不差的落入唯世耳中,鞋子重重的的摔在橱柜里,尖锐的鞋跟和空心的木板发出沉闷的响声 。

 

“下周,咱们就要搬家了。”妈妈把大衣挂在衣架上,然后头也不回的走进卧室, 留下唯世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

 

 

关上房门的妈妈烦躁的打开手机,相册里丈夫正站在几斗的母亲面前,而对方正垂着头微笑。她已经想要搬家很久了,尤其是几斗的父亲失踪以后,对于丈夫给几斗的母亲的帮助,她开始异常的在意。

 

刚和唯世的父亲交往的时候,她就知道三人是非常要好的朋友,最开始她也是为丈夫开心的。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发现自己始终是个局外人,心里不知什么时候有了一种嫉妒的情绪,并且慢慢的不可收拾。

 

即使那两人已经成婚并生有一子。况且现在来看,那个孩子……是会带来不幸的……

 

“知道了,妈妈。”隔着门,唯世的声音听起来十分乖巧。

 

 

“小鬼,你这几天去哪里了。”几斗看似不经意的堵住下楼扔垃圾的唯世,用毫不在意的语气掩盖自己连续蹲了好几天的事实。

 

“几斗哥哥,如果我们不能见面了,你会想我吗?”唯世盯着自己的鞋面,吐出一句不着边的话来。

 

“不会。”头顶处几乎是立刻就传来了答复,唯世的心沉到了谷底。接着是一阵跑远的脚步声,几斗走了。

 

唯世没有追上去,他要赶快回家了。太阳落山了,要快点回家……

 

 

“妈妈!”几斗扑进一个温柔的女性怀里,“为什么人都会离开……”他的声音小小的。

 

爸爸也是,唯世也是,为什么都要离开。

 

奏子轻轻揉了揉几斗的头,抬头望向窗外的夕阳。

 

 

唯世数着日子,今天就是要搬家的时候了。他像往常一样趴在窗口,心里不知道在期待什么。几斗今天会来吗……

 

没有。

 

 

今天的楼道好像格外昏黄,距离也格外的短。原来自己曾经快速奔跑的路并不长,那为什么自己总觉得不够快?

 

工人把最后一箱家具抬到车的后面,然后就是一阵汽车打火的声音。树被风吹的沙沙作响,树根处好像有一个裤脚随风飘荡。

 

那是谁,唯世的心怦怦直跳。这时所有的景物开始倒退。

 

不,先停下,唯世焦急的趴在窗户旁边,想要看清那个人。

 

有那么一秒一张脸从树后面闪了出来,深蓝色的眼睛如同大海一般,蓄满了寂寥。他身旁的足球被风吹着,滚向漆黑的楼道。

 

 

「他们隔着玻璃相爱了,在黄昏的余晖中接吻,在清晨的光芒中道别。黑夜不属于玫瑰,光影消失在阳光下。

 

年少时期的爱情总是让人奋不顾身,哪怕遍体鳞伤,他们眼中也只有对方。」

 

中学时期到唯世,已经是让人无法忽视的存在,白皙的皮肤,淡金色的头发和优雅的举止让人轻而易举的就能从人群中发现他,并为之眼前一亮。因此接到的情书让足以让别的男生眼红,再加上唯世的性格温和,遇上强硬的女生难免会有有些强迫性的希望唯世接受她的告白。比如今天唯世收到的情书,就是越他在学校后面的一条小道里见面。那条小道是这一片最大的酒吧存放垃圾的地方,平时压根没有人去。

 

唯世停下笔,叹了口气,最后他还是决定去一趟,当面回绝那个女孩,这样总比给人空留希望要好。他实在接受不了一个人长时间的等待,不管是自己还是他人。那种寂寥的神情……唯世用手覆盖住自己的眼睛,透过指缝,视线里是一团白色的光影,算起来已经有六七年了。

 

 

虽然是存放垃圾的地方,但也没有多么杂乱,女孩已经早早的站在那里,衣服上的铆钉在酒吧侧门的灯光下闪烁着金属的银光,脸上是不符合她年龄的烟熏浓妆,和她尚带稚气脸格格不入。她看到唯世,眼前一亮,大幅度的招手示意唯世她在这里。

 

“对不起,我不能接受你的告白。”走上前来的唯世没有给女孩开口的机会,此时的他显现出平日里温柔下面的坚决。

 

女孩没有反应过来,她扬起的嘴角还高高的挂在脸上,眼神里就已经出现了泪水,这样直接的拒绝确实不是她这个年纪能妥善处理的。但她多少又不同于同年龄的女孩,这身打扮也多少能透出她早熟与其他人的不同。

 

她竭尽全力不让眼中的泪珠滚落,“你怎么这么直接,一点都不温柔,这样会弄坏我好不容易化的妆的。”女孩的坦诚反倒让唯世感到又些内疚,而且这样在黑暗中强忍泪水的倔强模样,让他好像看到了当年那个破旧的楼道前,高大的柳树下直直站立的身影,足球从他手中掉落,咕噜噜的滚向黑暗的深处。

 

“那咱俩当朋友吧,进去喝一杯。”女孩后退一步,调整好自己的情绪,重新扬起一个笑脸。有一半的阴影打在她的脸上,神情像极了一个人,

 

“好……几斗哥哥。”

 

“什么?”女孩诧异的回头。

 

“没什么。”唯世还是那副温柔的样子,用微笑掩盖自己刚刚的走神。

 

酒吧里面唯世是第一次来,放学后穿着的白衬衫让他和这里有点格格不入。相比之下女孩熟练很多,她带着唯世坐在一位年轻的酒保面前,熟练的要了一杯酒,然后转头,清亮的嗓音盖过了嘈杂的音乐,“唯世,你要喝什么。”

 

霓虹灯的闪烁让唯世有些眩晕,他把目光垂在擦的光亮的桌子上,“随便就好。”

 

这时候一只白皙修长的手出现在他面前,带着不容质否的力度勾起唯世的下巴。

 

“!”

 

“唯世。”青年几乎是立刻确认了他的身份,好看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唯世,这让的姿势让他不由自主的心跳加快。

 

“他是我朋友。”旁边的女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还是试图解围。

 

“朋友,男朋友?”尾音上挑,青年的眼神逐渐危险。

 

“不,就是普通朋友。”唯世连忙摇头,反应的迅速把自己都吓了一跳。

 

几斗哼了一声,转过头去。不多时一杯果汁推过来,“好久不见,我请你。”

 

 

唯世咬着吸管,他有很多想问的想说的,但很明显现在并不是一个很好的时机。女孩走了,他还是找了个理由留了下来。这样的见面始料未及,和他想的那些大场面一点都沾不上边。

 

下巴搭在桌子上,稍稍偏过头,让刘海盖住自己的眼睛,然后偷偷的的透过缝隙观察正在工作的几斗。都说人最帅的时候就是认真工作的时候对,这句话原来唯世嗤之以鼻,现在看来谁都逃不过真香定律。

 

工作服是经典的白衬衫加西装裤,把刚刚成年的挺拔的身材勾勒的淋漓尽致,调酒时因为大幅度的动作而飞舞的发丝掩盖住低垂的眼睛,纤长的睫毛投下一片阴影。

 

几点了,是不是应该回家了,妈妈该着急了。

 

可是啊,他舍不得。

 

 

明明事放学的时间,唯世却躲在一个拐角处迟迟没有回家。酒吧遇见之后,自己被妈妈打来的电话叫回了家。匆忙之间没有来得及问几斗的任何联系方式。因此这次的遇见他一定要牢牢抓住。就在唯世想要走上前的时候,他看见了几斗的表情。好看的眉毛拧在一起,眉眼之间透露出淡淡的忧虑。

 

这事……怎么了。唯世缩回原地,突然有些踟蹰。

 

买完东西的几斗,并没有往家走。长腿迈着大步,几步就来到了唯世的藏身之处,把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的唯世吓了一跳。

 

“为什么跟着我。”平直的语气里,颇有些不给我满意的答复今天就不要走了的意思。

 

看着比自己高了一头的几斗,唯世的能在几千师生面前从容不迫演讲的脑子好像失去了语言功能,满脑子都是这样近的距离和几斗长长的睫毛。

 

或许是这样的表情取悦了几斗,或许是少年不知所措的样子让他心软了。几斗在唯世的脑门上轻轻弹了一下,放弃追问,但也没有留下。

 

“你如果有什么心事可以和我说。”身后变声期的少年嗓音不像小时候那么清亮,却多了一份让人安心的沉稳。

 

离开的脚步顿住了。

 

“我为什么要和你说。”几斗的语气出乎他自己的预料,好像炸毛的野猫带这些尖锐的反击,即使他的本意并非如此。

 

唯世没有因此生气,刚刚的时间足够他回复平常的自己。少年善解人意的指了指不远处的长椅,示意两人可以坐下来慢慢说。

 

几斗的脚步是自己动的,他这样告诉自己。

 

坐定后唯世没有急着开口,他在等待。

 

“……我没有家了。”或许是少了血缘的压力,也可能是没有缘由的安心。对自己家人说不出口的话语此时却毫无阻碍。“妈妈她……改嫁了。在父亲的小提琴被找到之后。”

 

青年低垂着目光,掩盖住眼里的情绪。唯世默默的听着,没有急着安慰,没有亲身经历,就无法做到感同身受。

 

时间好像流淌的很慢,慢到两人一点一点的补回错过的光阴。

 

 

之后的故事其实很简单,就像他们的再次重逢一样简单。两个人在那样的年纪。轻轻的,悄悄的相爱了。

 

唯世像小时候一样的缠着几斗,而几斗也像小时候一样无法拒绝唯世。

 

两个人一起去公园,酒吧,游乐场……

 

有一天,傍晚的时候天气很好,夕阳在他们背后缓缓落下。两个人坐在长椅上谁都没有说话,唯世一偏头看见几斗的发丝被镀上一层金色,好像心跳漏了一拍。就像深谷里冰不断的沉积,冰层不断的加厚,然后有一天阳光突然照进来,融化了。

 

一种名为喜欢的感情就这样浩浩汤汤的流淌在唯世心里,不时掀起一个浪花。

 

 

是谁先告白的?

 

安静的图书馆里,唯世咬着笔,对着空白的试卷冥思苦想。写下几行公式,又用整整齐齐的两条杠划区。

 

最后懊恼的放下笔,这题好难啊。然后把头轻轻靠在几斗肩膀上。几斗伸手,揉一揉唯世的脑袋,就像对待一只金毛的小狗。

 

 

「时光给了玫瑰茂盛的根枝,却也让他触碰到泥土外面的花盆。

 

光影触碰到冰冷的玻璃,回头才发现自己的弱小。

 

最后他融于黑暗,玫瑰失去了他。」

 

 

窗明几净的办公室,导师轻轻把交换生的申请表推给唯世,声音温柔平静“你现在的成绩已经在这里算得上是很好,但我希望你还能再走一个台阶。这次机会很难得,你认真考虑一下。”

 

唯世点点头,认真的谢过导师然后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门咔哒一声合上,导师叹了口气,这是个好孩子。可明明在最应该活泼的年纪,他的目光里却多了许多顾虑,这样不好,不好。

 

他总会迎来需要舍去的一天……

 

路上的阳光有些刺眼,哪怕隔着重重叠叠的枝桠。

 

回到自己和几斗租下来的房子,唯世轻轻叹了一口气,把申请书压在自己那一堆衣服下面转身去准备晚饭。

 

 

半夜的时钟格外明显,特别是几斗还没回来的时候。他现在工作换的频繁,可以说是随心所欲,在生活上难免有些疏忽,但还好有唯世。

 

可自己一旦出国了……几斗的生活如何保障还是个问题。他从不反对几斗大幅度的变动工作。相反,他羡慕几斗的自由,他做不到的不希望几斗因为现实而放弃。

 

六点的太阳不带任何温度,却能透过窗帘唤醒熟睡中的人。唯世撑起身子,发现几斗在他身边睡的深沉。

 

轻轻印下一吻,那张申请表……就让它和衣服一起翻滚在洗衣机里吧。

 

几斗的梦并不安稳,他的工作换来换去,最近在唯世学校旁边的酒吧里又做回一名调酒师。出色的外貌让他身边并不缺少来往的人,也因此得到不少的消息,有那么一些就是关于唯世从未告诉他的,他身边的消息。

 

“唯世又拒绝了一名容貌出众的学妹,放弃成绩优异的学姐抛来的橄榄枝。”

 

“其实唯世早就有了喜欢的人,那个人已经工作。”

 

“唯世拿到了保送名额。”

 

“唯世没有答应导师。”

 

“唯世要为了他喜欢的人放弃出国的机会。”

 

“那个人是要有多优秀才能配得上唯世?”

 

……

 

几斗好看的眉头皱了起来。

 

自己有多优秀能留下唯世?

 

几斗的离去悄无声息,本应和衣服一起投放到洗衣机里的申请表却好好的摆在桌上。

 

唯世坐在茶几前,太阳从头顶逐渐消失在地平线。

 

酒吧没有,纹身店没有,任何地方都没有,几斗离开了他,像自己小时候离开一样。可是这一次几斗没有给他任何机会,一秒都……

 

他怨恨几斗吗?他更怨恨自己。没有足够对实力,爱情和未来对他们来说就只是空谈。

 

「终于在破旧的房屋里,冲出一丛绽放的玫瑰,繁茂的枝叶投下层层阴影,是对黑夜的邀请。

 

你要的自由,我给你。

 

光影在玫瑰娇艳的花瓣上落下一吻。

 

我以身相许可好。」

 

几斗躺在沙发上,灯光那般耀眼,就好像那一年唯世踏入安检口的那一刻,无情的日光。为什么想起这个……是因为那些古怪的要求吗。

 

有人敲门进来,看着满地的草稿纸叹了口气。

 

“怎么就让你烦成这样?”经纪人把草稿整理好放在桌子上。

 

“哼,你从哪找来的投资人,还有这么多古怪的要求。”几斗翻身坐起来,抽出压在最底下的那张纸,上面用好看的字体写了满满一页。到不是字有多少,甚至可以说得上是没有几个,铺满整个眼球的是笔直的三条横线,划掉了一大段一大段的字体。

 

但这并不足以让几斗多么感激他提出的简单要求,反而留在上面的字才是最难懂的。

 

“曲调像炎热的夏日里流淌过的清风,稍纵即逝,从不留给你挽留的时间。”

“结尾地平线诱惑着夕阳,投入他的怀抱。”

……

 

“这么抽象的要求他为什么不去找梵高。”几斗揉了揉头发,长腿搭在沙发背上,恶狠狠的盯着自己的经纪人。“推掉这个单子。”

 

“不行。”经纪人斩钉截铁的拒绝,“他可是给了好大一笔钱。”

 

“难道我这些年赚到的钱还不够花的!”几斗情绪少有的出现了大波动。

 

“现在反悔要赔钱的了。也就是那个老板人好,答应你一拖再拖,我都看不下去了。”很明显经纪人的胳膊肘已经不朝自家人拐了。

 

几斗气的不想说话,这样的意识流要求真的是自己成名以来少见的奇葩,更试问哪有人会花大价钱买一首歌留着自己听……从来不和甲方见面的几斗头一次有了想去见一见的冲动。

 

想揍人的冲动。

 

机会很快就来了。

 

酒店金碧辉煌的大厅很难引起几斗的好感,哪怕自己这些年为了事业为了母亲出入过这里几百次,他还是厌恶这里。黄色的灯光映在神情各异的人脸上,模糊了他们的面容,方便他们隐藏起内心的想法。

 

引路的使者却没有带几斗走向大厅,而是绕了一圈,顺着一条小路来到了一个幽静的地方,四处环绕着观赏性的植物,细听不远处竟还有水声。

 

几斗心里并没有因此增加什么好感,握住小提琴的手反而暗中带了些力气。他难免不会联想到一些心怀不轨的老板,说实话他也打跑过不少。

 

这样也好,省的他见到那人时因为惊讶而摔着小提琴。

 

温柔的人也会故意让自己的恋人苦恼。哦不,现在还不是,过了今晚就是了。

 

 

推开门,几斗听见自己的呼吸声,一人金色的长发束在脑后,有几绺顺着肩膀耷拉下来。他低垂的眉眼因为门的开合而望向这里。

 

是一片玫瑰的海洋。

 

“为什么是三条杠?”

“因为要比以前更加认真。”

 

」因为你实在是给的太多了● bl守护 #
总会在在走到最后个路灯时开始倒数,也算一种莫名的仪式感。 就在即将拐弯的最后一瞬间,世偏了一下头,最后看了一眼那个小巷的入口。头顶的灯光闪了一下,他好像看到了一个瘦高的影。 世的颤动了一下...
」他的王子他的猫● bl守护 #
出乎意料的传来一声软软的喵呜声,斗顿时软的一塌糊涂,连叫声都这么可爱。   “你好,我想找一只猫。不知道你认不认识。”世在这里转了好多圈了,一只猫都没遇到。 “在我这里找猫?”斗的语气有些不好...
」异国他乡● bl守护 #
张照片和一张机票。世攥起拳头来让自己不至于激动到失态,他小心翼翼的捏着那张机票,迫不及待的踏上去往异国他乡的旅途,在陌生的街道上奔走,急迫的脚步声应和急迫的跳,却在街头的拐角停下了脚步。 在街...
」非黑即白 #bl #守护 #
。 “谢谢,斗。”好听的低音让世惊讶的抬起头,眼中的错愕是发自内心。然后又恰到好处的表现出欣喜羞涩。表情的拿捏没有半点差错。 在斗看来就像一个带了面具的洋娃娃,碎裂的塑料后面藏着的会是什么?因为...
【食物语】一睁眼,发现我重生了!④守护计划 ● 食物语乙女向小说 ● BG● 有点小虐● ALL女少主● HE
原作者:沐凝鸢   今天打算发两章,过天有事,估计要鸽(>△<) 求赞求赞!!!   【食物语】一睁眼,发现我重生了! ④守护计划 *接第八章剧情,私设少主被易牙一刀捅死后重生回到了空桑未被毁之前...
【食物语/相思寄月/彩蛋】红绫牵蛊 松鼠鳜鱼X你 ● 食物语乙女向小说● 有点小虐● 食物语相思寄月
天三。 不仅布下各种毒蛊机关,还小心算计,步步为营,好不容易将任务目标引入陷阱,只差一击就可完成此次任务,结果就晚了那么一步,被提前一剑刺穿了任务目标的心脏。 你:……!!!   能理解那种感觉吗...
【冢不二玫瑰● 手冢国光● 不二周助●网王
原作者:是饼领域呀     玫瑰代表什么?   不二收到情人节的第一支玫瑰时有点惊讶,他微红着脸拒绝了一位平时在摄影社团里合作过的男性同学递来的玫瑰,果断地选择了离开。   而后他接连被三个高中部...
「德哈」愚人节限定之pokey游戏 #hp人文#bl #dh
是期待的从自己女朋友手上结果两根,分给布雷斯一根,然后两个开开心的蹲一边吃去了,平时赫敏都不给他吃的。 哈利的反应从一开始的失望到脸红只经过了秒钟,他有些为难,到是德拉科看起来比较从容,如果忽略...
「德哈」“压”寨夫人 #bl #dh #hp人文 #HE
。”赫敏没有那么容易被说服。 “不需要你们,我肯定会保护好哈利。”德拉科说转身准备去找哈利,又突然回头,“两个的喜服设计,你明白吧。” 赫敏看着平时柔弱的德拉科姑娘现在健步如飞的步越上一块岩石...
「德哈」突然喜欢你(男孩子的春日心动)● bl● dh #he #hp人文
山谷吗,不,好像……是动。 哈利刚从斯内普教授的办公室出来,接受完由内而外的洗礼,整个都有一种神智不清的感觉。要问为什么,哈利感觉这天自己好像迷失在一团雾里,这个雾的名字叫德拉科。睁眼是他,呼吸...
【食物语】一睁眼,发现我重生了!⑭往昔之忆 ● BG● 食物语乙女向小说 ● ALL女少主● HE● 有点小虐
原作者:沐凝鸢   啊啊啊我终于回来了,前周在备考没办法写,好不容易考完试,母上大人又把手机收了。 这是偷偷摸的一篇,太对不起大家的期待了,所以可能后面篇也是会更的慢一点,我尽量找时间码,希望...
【德哈玫瑰 #hp人文
他想象的要辛苦,连的加班耗尽了他最后的一点体力,他现在觉得只有柔软的枕头可以拯救他。   突然亮起的路灯恰巧打在了玫瑰花上,像是舞台的聚光灯打在柔软的天鹅绒幕布上,那簇玫瑰就这样突然闯进了哈利的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