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回乙女】当你穿吊带裙出去他们的反应

sodasinei 2021-03-28

原作者:虎子虎子大虎子

 

#咒术回战乙女向

内含五条悟、夏油杰、七海建人、伏黑惠、伏黑甚尔、两面宿傩、狗卷棘

元宵节快乐!

 

五条悟

“老婆穿成这样是要去哪里鸭?”五条悟把你压在墙上,男人带着草莓味的嘴唇一张一合。

“我出去一下,一会就回来。”你想要推开五条悟,不料却被人抓住手腕。

少女雪白的胸膛露了大片,那根黑色的绳挂在肩膀上,用一根手指就能轻轻挑开,而且从五条悟那个角度刚好能看见你可爱的小兔子。五条悟感觉鼻腔一热,好像有什么东西要流出来。

“不要,你不说明白你就不能去。”五条悟想了想,然后补充道:“说明白了也不许去。”

“我老婆只能在我面前这样穿,不可以给其他人看。”说着在你脸上留下一个响亮的亲亲。

 

 

夏油杰

“要去哪?”男人放下书向你走过来。

淡淡的烟草味把你包裹起来,那双大手搂上你纤细的腰。

“去见一个朋友。”你如实回答。

“可以不去吗?”那双狐狸眼紧紧盯着你雪白的胸膛,昨晚留下的痕迹意外的扎眼。温热的呼吸喷洒在你耳朵上,夏油杰把你搂的更紧。

你脸微微发红,手紧紧抓住夏油杰的袖子。少女的嘴里带着香草冰淇淋的味道,让人想亲。

“也不是非得去.....”你挠了挠头说。

“好孩子。”夏油杰奖励似的在你脸颊上亲了一口,然后把你抱到沙发上,继续昨晚的事。

 

 

七海建人

“小孩,穿这么少会感冒的。”七海建人看了看你穿的那条吊带连衣裙,眼神暗了暗。

男人身上带着淡淡的咖啡的香味,七海建人把你抱在怀里,亲了亲你的额头。

“听话。”

“又不冷.....”你小声抗议着,七海建人听到了你的抗议。轻轻点了一下你的额头,“怎么又不听话。”

你看着七海建人死死盯着你的胸口,那眼神好像恨不得马上把你这个不听话的小猫吃了一样。

你搂上七海建人的脖子,“娜娜明是吃醋了吗?”你轻轻扯着他的领带。

七海建人把你卡在自己和墙之间,想了一下。尤其认真的回答你。

“是,吃醋了。”

你没有想到他会回答的这么认真,而且那磁性的声音明显染上了不少沙哑。

“我不想让其他人看见我家小孩这样穿,我的小孩只能我看。”说着扣住你的头,亲了上来。

 

 

伏黑惠

“不许这样穿。”面前的少年把自己的外套披在你身上,脸上凶凶的,好像哥哥在教育小朋友一样。

“诶,不要嘛。我这样穿不好看吗?”你歪了歪头问伏黑惠。

面前的少女身材微微带有肉感,算不上胖,但该有肉的地方绝不含糊。黑色的吊带很好的勾勒出你的曲线,微微熏红的脸颊,显得更加诱人。

“不是不好看……”伏黑惠脸有些发红,把头别到一边不敢看你。

你搂上伏黑惠的脖子,轻轻咬了一口他的耳朵。少女甜丝丝的声音让伏黑惠身体僵了一下。

“惠这是害羞了吗?昨晚不都见过了吗?”你看着伏黑惠又羞又恼的样子,心里暗爽。

结果还没等你开心多长时间,少年就摁住你的脖子,狠狠在上面嘬了几口。

“这样,你还要出去吗?”

 

 

伏黑甚尔

“小丫头,穿成这样想去看谁啊。”伏黑甚尔看着正好穿鞋的你。

“要你管。”你没好气的回他。

“可要是你回不来,下个月房租怎么办。”伏黑甚尔走过去抱住你的腰。男人强健的手臂把你紧紧扣住,强烈的荷尔蒙的味道让你气焰弱了一点。

“好一个小白脸。”你小声骂着。

伏黑甚尔真诚的承认,“对,我是小白脸。但小白脸也要知道自己的金主去见谁吧,万一遇到什么危险我好去救你。”

“我看你才是我最大的危险。”我锤了一下伏黑甚尔的胸膛。该死,手感还挺好。

伏黑甚尔把你抱了起来,放在桌子上。精瘦的腰卡进你裙摆之间,低哑的声音让你整个人抖了起来。

“那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危险。”

 

 

两面宿傩

“臭小鬼,穿成这样你找死吗?”两面宿傩把你压在墙上,眼神里面的凶狠让你不寒而栗。

“我出去见一个人。”你推了推男人的胸膛。

少女漂亮的锁骨露出来,雪白的肌肤上是昨晚留下的印记。胸口那两团小包子若隐若现,让人垂涎。

“出去见哪个野男人?”充满威胁的语气让你感觉有些委屈。你狠狠打了一下他的手臂,可爱的小嘴一张一合。

“你怎么能这么想我!我去见的是女孩子。”少女的眼尾微微泛红,像受了欺负的兔子一样。

“女的也不行。”

两面宿傩把你拉进领域,身下阴森森的白骨硌的你发疼。

“以后还这么穿就不是这个后果了,明白了吗?”

 

 

狗卷棘

“狗卷前辈我出去一下。”你和在吃饭团的狗卷棘说。

“木鱼花。”少年放下饭团向你走过来。指了指你裸了大半个的胸膛,摇了摇头。

“我马上就回来,而且今天挺热的。”

“木鱼花。”狗卷棘坚决的拒绝你,少年恰巧看到你那道深深的沟,还特意把领子给你往上拉了拉。

“狗卷前辈......”你拉着狗卷棘的袖子撒着娇,平日宠你的少年头一次点了点你的脑袋,继续摇了摇头。

“我回来给狗卷前辈带好吃的好不好?”

“木鱼花。”

你叹了口气,搂住狗卷棘的脖子。在少年的脸颊亲了一下,看着少年红红的脸颊。你笑嘻嘻的说:“那这样狗卷前辈能放我走了吗?”

“不许去。”狗卷棘不想和你再继续下去,拖着你的头亲了上来。带着金枪鱼蛋黄酱味道的吻还是第一次见。没多长时间,你就软在了他的怀里。狗卷棘把你抱起来,在你耳边说。

“只能穿给我看。”

 

洗完澡要他们拿睡衣
原作者:虎子虎子大虎子   #向 内含五条悟、夏油杰、七海建人、虎杖悠仁、伏黑惠、伏黑甚尔、狗卷棘、两面宿傩 我正经,我真很正经 中考暂退   五条悟 “悟,能帮我拿拿一下睡衣吗...
】戒断反应 #向 #狗卷棘 #五条悟 #虎杖悠仁 #夏油杰 #骨忧太
啊。   三只灵。   夏油杰跑遍了整个高专,甚至拜托了悟和硝子才在一个楼梯间里找到了气其实已经消差不多了,不过看见他之后还是有点叛逆心理,想要再多任性一些时间。孩子一点点私心罢了,会...
向】他约电影院看电影,会发生什么? #伏黑惠 #五条悟 #七海建人 #夏油杰
重新发一次)     【五条悟】(看是治愈电影)   蹬蹬蹬地从楼梯里出来,穿了一条粉红色裙子,摆很长,腰线分明,像一条刚刚逃出海底美人鱼。   他约看了最新一部治愈系电影,他领着进入...
玫瑰少女 (/原) 五条悟x她 ●
灵,是完全不同于人类存在,但在我眼里,她就是我最喜欢女孩。”   莎莎似懂非懂。   看着她心神不宁离开背影,骨不知怎么事,直觉冲脑,没多思考直接冲莎莎大喊:“莎莎小姐…或许可以直接问五...
向】与他们一起夏日烟火祭● 悟杰● 五条悟● 夏油杰
。”   接着,他就转身逃也似的离开了。      等学弟离开后,我才逐渐神。   等我反应过来后,第一时间就扯住他们两个衣领质问:“你们两个刚才给我按是什么人设?嗯?就算是想要让他离开,就不能...
生理期想吃凉他们反应 #小甜饼
悠仁手里多了一盒暖宝宝和一大堆零食。 “姐姐今天是孩子日子,不能吃凉,所以我给姐姐买了零食,姐姐就不要生气了…” “等姐姐好了以后我一定陪姐姐喝。”     伏黑惠 “还疼吗?”伏黑惠把手伸...
他们发现产品和实物不符怎么办
原作者:虎子虎子大虎子   内含五条悟、夏油杰、七海建人、虎杖悠仁、伏黑惠、伏黑甚尔、 其实就是cup比预料小 胡言乱语不要在意 #向     五条悟 “噗,这未免也太小了吧。”五条...
】被最爱人诅咒了 #向 #狗卷棘 #五条悟 #夏油杰
那么疼了。   和五条悟一起进入术高专学习,依旧不如他,哪里都不如他。他成为一级术师时候,只是堪堪达到准一级标准而已。 又一次战斗,独自袚除一个准特级代价是从医院躺了两个星期。再睁...
他们带小皮筋
原作者:虎子虎子大虎子   #向 内含五条悟、夏油杰、七海建人、虎杖悠仁、伏黑惠、伏黑甚尔 、狗卷棘、两面宿傩 最近训练好累,哭哭 ooc预警     五条悟 “老婆,刚刚往我手上戴...
向】他们灌醉后● 五条悟● 夏油杰● 悟
手机,振振有词:“懂什么!他就是我老婆!只不过他穿了件男人衣服!”     “……”     硝子看我眼神宛如在看一个脑科十级重症患者。     但我才不管她呢,我现在心思就只想和我...
】关于他们利用职务之便做不正当
原作者:虎子虎子大虎子   内含五条悟、夏油杰、七海建人、伏黑甚尔、骨忧太、两面宿傩 问我正经吗?笑话,正经东西我怎么可能写 大量私设和ooc #向     五条悟———警察...
】狗卷棘x★他会不高兴怎么想都是太过天然错●
个门真可以这样推开啊。   “鲑鱼?”他摆了摆手,询问来意。   “是忧太、忧太君出任务回来啦!”反应过来,笑眯眯地举着手机,冲他指了指上面骨忧太发给机场照,“正好明天大家都休息,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