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神文】蜜饯甜 #雪光

sodasinei 2021-03-31

原作者:墨婳wen

 

新手入门作,求包容

戏子神×贵公子羽

此戏子非彼戏子

 

 

1

“阿神!公子他又来了!”

阿神一愣,“他来做什么?”

“公子他说他要见你,不然就不走了!”

“小光你听着,他不走,随他去,与我们无关。”

“怎么?我与你我关吗?真叫人伤心~”

 

2

一声极为好听的声音传来。

“公子,我今天很累,不能与你长谈。”

“那便不谈,噢,对了,你”羽毛看向小光。“外面有个叫雪兔的在找你噢~”

小光脸上绯红一片,急匆匆的走了出去。

“再说我们,阿神,听说你书法很好?”

“呵,跟公子比起来,肯定只是皮毛。改日还要向公子请教。”

阿神只想着尽快让这个羽毛离开,说话竟然根本不计后果。

 

3

“是吗?我今天就有空,你要不要向我请教一下?”羽毛一步步走向阿神,直到阿神退到木桌旁,羽毛快步上前擒住阿神,向前俯身。

小戏子的脸红的像苹果,一双明黄色的眼睛近在咫尺……

要是此时有人进来,会看到非常母汤的一幕,比羽毛矮一个头的阿神的腰后抵在木桌边,双手被羽毛扣住……

 

4

羽毛舔了舔嘴唇,余光看向桌上的一大块蜜饯,说:“阿神—喜欢吃蜜饯吗?”

阿神头脑发热的点了点头,羽毛咬住一块蜜饯,靠近阿神的嘴唇,给了阿神……

注:此时小光正在和贵公子雪兔在雪府“睡觉

 

【东离剑游纪/殇凛】六尘沾 #殇不患 #凛
到了桌面上,镶着的玉石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动,带动着饰晃荡起来,把走着的殇不患生生吓了一跳。他以为自己脑子里回转的念头都给他逐字听了个遍,如果是眼前这个人的话,他倒是半点也不会觉得惊讶。但凛鸦什么也...
】当阿开了后宫 #阿 #羽毛
” 不等阿说完,羽毛就起身把阿禁卐锢在身下,双眼对上阿清澈的黄眸。 “羽毛!” “呦,殿下~怎么脸红了~” “wk羽毛,你是在调戏我吗?” “调戏?呵,殿下去兔那里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么说的...
】你要让我睡你的床〖羽毛喵×主人阿
,阿,该睡了。” “唔~录完了该睡觉了~我说闲鱼?今天能不能别在我床上睡?”羽毛正在为的事发愁呢,突然这么一句话,可把他气坏了。 阿出去了一下回来后…… “?羽毛?你怎么在我床上?你不是失踪...
【德哈(那场大带走了我的爱人)#hp同人文
原作者:宁缺   #DMHP #DH #德哈 #Drarry 那场大带走了我的爱人。 潘西在自己病危的好友床边沉默。她知道自己的好友现在被痛苦折磨,但是他痛苦的并不是自己半生的食死徒身份,不是逐渐...
【综乙女】关于女朋友的病娇小心思(内含/赤司征十郎/太宰治/富冈义勇/黑快斗)● 黑篮bg● 文豪野犬● 名侦探柯南● 鬼灭之刃● 男x你● 乙女向
原作者:Fiercebark   *ooc致歉 *内含/赤司征十郎/太宰治/富冈义勇/黑快斗 *三观不正,内含病态的爱,不适请退出 *妈咪呀病娇太香了(流泪 *开始吧     Ver.赤司...
【鼠猫】我把你当宠物,你竟然想上我? #同人文
是在哪里见过?”   三生石上,奈何桥边,旖旎的梦境,时间的吉,是不是也曾有这样一个人,用低沉、沙哑的嗓音,在谁的耳畔轻唤:   “猫儿…”   他说,   “别来无恙。”   你回来了...
】羽毛比系统更烦人 #羽毛 #阿
帽子的少年推门,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小:? “闭嘴兔,快来帮我!” 兔坐到床边握住阿的手臂,一副无辜的样子 “诶?按理说你分配之后只有在外面才会和羽毛绑在一起,在屋子里应该是自由的啊…除非…是...
【铁骕求衣/墨不沾衣】道相承 ● 金光布袋戏
上正与东瀛来的人周旋,其余的便不得而知。” “那么,与中原合作,前辈以为如何?”墨眉头深锁,不觉中已将面前那人敬称为“前辈”。 铁骕求衣闻言眸微动,叹了口气答道:“难。” 这个回答连半分余地也不留...
】黄配什么颜色好看呢~阿〖学霸×课代表〗疑车无据
原作者:墨婳wen   幼儿园文笔 学子的疑车无据 〖学霸×课代表〗      数学课上,数学课代表戳了戳自己的同桌说:“羽毛羽毛,你们学霸都是上课睡觉都能考年级第一?” “不,阿”羽毛一...
【冢不二】嗜睡症● 手冢国● 不二周助 #网王同人
,就有了写冢不二是同桌以及不二患有嗜睡症的,情节非常坑,欢迎大家来吐槽       手冢扭头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睡得香的同桌,无奈的叹了口气,为了不让吹来的风使不二着凉,手冢将校服外套脱下,为不二披上...
【阴阳师乙女向】花吹 ● 玉藻前● 鬼切● 匣中少女● 酒吞童子● 男×你
原作者:身心巨皮的猫草 ڡ   *今儿先更痒痒鼠明儿个在更野(咸鱼脸) *内含玉/切/匣/吞 *ooc注意!!!!!! *不喜勿看,加禁止ky!!!!!!! *走起↓   玉藻前...
【食物语】一睁眼,发现我重生了!⑭往昔之忆 ● BG● 食物语乙女向同人小说 ● ALL女少主● HE● 有点小虐
。 那人一头白色的短发,浅粉的额发上悬挂着一个金色的吊坠,他身着银色罩衫,手持一根粉色翎。   “你是……鹄羹!”锅包肉眯了眯眼,看清了来者。 鹄羹早在多年前沉睡于《食物语》的封皮之中,与众人早已...